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这年头,谁是好人呐

邓锦的日语那可比福原爱的东北话还溜,所以根本用不着翻译就能让全场听得真切,一时之间满屋子八嘎就沸腾起来了,甚至有几个冲动的就打算动手了。
“你?”邓锦摇摇头:“结果不会改变。”
“那么!”福田晴了的眼皮跳了跳:“你们想要什么!”
“挺正确的选择。”邓锦摊开手:“对了,您的女儿是不是今年刚十八岁啊?很漂亮的小姑娘呢,好像是在美国读书吧。”
毓卿浑身震颤了一下,盯着猴爷看了两秒:“果然,你还是那个天字第一号冷血动物。我还以为你变了。”
邓锦坐在那,一副冷峻的样子,双手抱臂。而在他的对面则是满脸杀气的福田晴了,这个久经沙场的老黑社会头子被小辈如此逼问,面子很是抹不开,但却也没办法说些什么,只是眼神阴冷的看着跪在一边的侄子。
福田晴了看向银龙,银龙小口抿着酒,轻轻仰起头然后带着笑容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戴微又指了指福田晴了,最后用手指做出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而这时,在包厢里的对峙已经到了高潮,福田晴了当然不同意因为这点小事而让自己的侄子就这么切腹和-图-书了,可邓锦却也死不松口,在这个夜总会外集中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装束统一、表情冷峻,一看就是有组织的黑社会行动。
“我喜欢看人们绝望的表情。”猴爷露出了一口白牙,笑得渗人。
“那个人是谁?我亲自向他赔罪。”
“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邓锦大喇喇的坐在那:“福田叔叔,你接任的时候,六代目没交代你吗?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能惹的,现在好了,他知道了这件事,交代我来处理,你说我该怎么办?”
邓锦没接嘴,只是冷冷的笑着,那副样子让人看着恨不得用刀直接捅了他。
“旧习难改。”猴爷眼睛轻轻翻起来:“我不能容忍任何想从我这拿走东西的人。”
“阉割。”
“中国有句古话叫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未来的合作很长远。没有必要因为一个人而让我们良好的关系葬送与此。”
“看来他们要来硬的了。”毓卿摇摇头:“这是要团灭的节奏。”
“我跟他们吩咐了,应布布公主的要求,不允许使用超能力,必须用人类范畴的东西来解决。”
帅!这个动作、这个语气和这份傲气让布布看得热血沸腾和-图-书,蹦蹦跳跳的成了小迷妹,她都没想到那个整天笑眯眯的被她当马骑的大块头居然这么有气势,简直帅的不像人呢。
“福田叔叔,听说您的家教很严,令嫒还没谈过恋爱吧。”邓锦一副典型的坏人模样:“不知道她能不能吃得消三十个黑人演员啊,黑人哦。”
果不其然,邓锦很快就发现了下面的情况,但他却一点都没慌,仍然坐在那调侃着:“福田叔叔,你叫这么多人来观摩侄子切腹吗?看来你们大社团的做派就是不一样。”
福田晴了抬起手,制止了手下们的躁动,皱着眉头说:“那请问邓先生想要怎么处理?”
邓锦面无表情的点上烟抽了一口,指向跪在那已经面如死灰的小福田:“切腹吧,算是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了。”
猴爷白了他一眼,但却没有说话,生怕打扰了小武似的,只是指着福田晴了晃了晃手指。
小武此刻已经趴在猴爷怀里睡着了,猴爷就这么抱着她,也不抽烟了,嘴里一边哼着小调一边轻轻晃着,动作温柔的不行。
“你!”福田晴了瞪大眼睛,死死握着手机,低头看着自己女儿被捆在那的样子:“你不配hetushu.com做人!”
“银龙桑,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吧。”福田晴了转头看向银龙:“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
猴爷笑了出来:“你太小看邓公子了。”
“生气啊?唉!福田叔叔,你生气啊!”邓锦站起身走到福田晴了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换个角度想啊,如果今天晚上你这侄子得逞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别看这个中年人是个老黑社会,但他的谈吐修养却远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一句话拐了好几个弯,威逼利诱双管齐下。
“邓先生,我和你的父亲的关系很好,希望这一次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就这样算了,如果你愿意,那么在合作方面我们会给予最大的优惠。”
毓卿看到他的笑容,终于想起来身边这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他也许喜欢孩子,但这和他的冷血并不冲突。塔城一个训练营、中特勤的一个任务组、异界的一座又一座城市可都是在他手上飞灰湮灭的。
“那么侵犯试图侵犯一个可以一夜之间掀翻你们住吉会的人的女人呢?”邓锦的语气加重:“我一点不开玩笑,银龙桑就坐在这里,你可以向他求证。”
“你们试试。”邓锦二郎hetushu•com腿一翘:“你如果今天如果能碰到我一根毫毛,我从这扇门里爬出去。”
“邓先生,这是我最后的要求,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只有这一个选择了。”
这一下福田晴了身后的人情绪反弹的更厉害了,各种谩骂都已经沸腾起来了,甚至还有人掏出了枪,可就在那把枪刚拿出来,银龙手上的酒杯已经砸在了他脑袋上,那人连反应都没有就晕了过去。
“我听说。”邓锦眼睛轻轻眯起来:“你们住吉会一直遵循礼法对吧,那么我倒想知道,一个连家主都算不上的人对一个与您平起平坐的人无礼了该怎么处理。”
“那不是要被人围殴了?”
“可不就是小事么,以他的财力人力,他亲侄子想弄一个合作伙伴的部门经理就要切腹,这放谁身上都过不去啊。”
“看不出来,你居然喜欢孩子。”毓卿显得很诧异:“你可是天字第一号冷血动物。”
邓锦说完,他把手机递给福田,上头正好切到电话视频的画面,画面上一个亚裔的姑娘被用布条捆着手,坐在一张椅子上,椅子周围站着几个黑人壮汉,手上拿着枪。
“福田叔叔,您和我父亲的交情我知道,但这一次可不和_图_书是我或者我父亲说的算了。”邓锦叹了口气:“而且您的侄子干出这种事,其实他打心眼里就看不起我们邓家,我想这其中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吧。您老在表面上说什么和我父亲关系很好,可如果真的关系那么好,恐怕就不会出现今天的事情,甚至连一丁点尊重都没有,这就是您自持的为人之道吗?难怪住吉会一直被山口组压着,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
“温柔?你大概是第一个这么说她的人了,那个家伙……”毓卿摇摇头:“不过也对,对你可是得温柔点。”
“福田先生,今天我必须要求一个交代。”
“你说他今天要完蛋是么?”
银龙抱着胳膊,抬起眼皮:“你没有资格质问我。”
布布歪着脑袋看着毓卿:“变态怪叔叔,你刚才是说幽大婶吗?她很温柔啊……”
“切掉左手四根手指。”
猴爷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他不甘心,他认为这只是件小事。”
“那么恶意侵犯女人呢?”
“三巨头果然是不简单,一个表情就让对面强行硬直了,不愧是塔城出来的顶尖人才。”毓卿点头说道:“不过银龙还是不够吓人,今天要是幽在这里,这些人现在恐怕都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