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们来创造一个英雄吧!

不过在县大队当大队长的中村接到这个信息之后,他作为一个大阪人天生的商业嗅觉就开始发挥作用了,他并没有直接下令去剿匪,而是满脸笑容的安慰了一番孙旺财,不但给他换了身新衣服,还请他吃了一顿饭,而唯一要他干的事就是让他给捎封信给那个刚立山头的土匪头子。
“算了……你喜欢就行。唉!!!你去哪啊?”
猴爷下山去他们村子里闲逛的时候,不少人虽然还是怯怯的,但却已经能够不打哆嗦的朝他鞠躬行礼了。
“我挺喜欢小孩的。”猴爷看着监控器,脸上有笑容,笑容很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挺喜欢的。”
小姑娘有些害怕,但毕竟五六岁的年纪,对食物的渴望和克制根本就是没有,所以她想了老半天之后,还是默默的伸出了脏兮兮的手。
“拿去拿去!”
诚然,老陈曾经确实捕获过一个跟那家伙同级的大宇宙意识集合体,但那是在什么情况下?那可是在对方毫无察觉而他这方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并且利用了他本身的意志漏洞进行的。
小红对猴爷的行为颇有微词,这些小东西很烦人,至少小红是很不喜欢,毕竟她本身对人类就没有任何好感,更别提这些都处于狗嫌年纪的熊孩子了。
讲真,在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孩子眼里,猴爷真的就是上帝了。看到他扛着一大麻袋出来,然后里头都是各种颜色各种口味的糖时,这些孩子简直连亲妈都可以不要了,更别提狗屁对土匪的恐惧了,呼呼啦啦都围上去也不敢说话,就用一双双大眼睛看着猴爷。
“你挺聪明,这么说吧。我要一支队伍,你要什么,开口。”
中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毕竟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但看猴爷那架势,他只好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现在只是一名县大队的队长,我想当联队长。还有,战争迟早是要结束,和平只是时间问题,我也需要为我的未来考虑,您能明白吗?”
所有人都认为当年的鱼龙要比现在的这个怪物更厉害,但不会有人比老陈更清楚,当初的鱼龙还有弱点,而现和-图-书在的那个怪物已经金刚不败了。
这个信息让陈先生沉思了起来,这种干扰应该是情理之中的,因为队员被困在这个世界,以老猴的性格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进行救援,而一旦屏蔽松动,哪怕是一秒钟,那么以时空管理局的空间技术,完全就可以准确的定位到这个世界。
“怕啥,你怕啥!老子不抢粮食。”
按照常理来说,碰到这么嚣张的胡子,直接派兵就对了!但中村真的是个老江湖,他得到信息之后,副官都已经气的跳起来了,但他却仍是一脸笑眯眯的换上了变装,真的就这么亲自的上了山。
“你没事去惹这么些个小东西干什么。”
他走之后,小红有些不明白,所以凑到猴爷面前:“你跟这小人物这么客气干什么?”
那小姑娘伸着脑袋看着那个黄澄澄蛋糕,馋的不要不要的。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看得猴爷是哈哈大笑。
“屏蔽发生器被干扰,先生。”
老陈正在吃早点时,他的十大天王之一就幽幽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向他汇报了屏蔽仪产生的异常。
猴爷不屑的瞟了一眼孙旺财手上的信,劈手夺下就给撕了个干净:“滚,没诚意。”
见到自己小命不会丢,孙旺财哪里还有气节这种东西,那态度几乎就是直接给爷跪下了,然后喜滋滋的任由两个日本兵带着他回到了村里,然后径直的上了山,找到了猴爷所在的位置。
这一卖可就卖出事了,他们同时吸引了好几拨人的注意力,首先就是县城里的治安队长,他本身就是县里的大户,牢牢把持着小商品脉络,看到这些昂贵的糖果出现在山民的手里,他第一个反应是勃然大怒而第二个反应就是欣喜若狂!其次就是另外一座山头的土匪,他们也注意到了这些糖果的动向,毕竟这些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而且如果卖给日本人那可是能值一大笔钱。而最后,就是日本人了。
中村对猴爷一口流利的日语表示非常震惊,然后再看到桌子上那些连大佐都吃不上的饭菜,他心里顿时门清。
他们是正规军hetushu.com,甭管再怎么厉害的土匪碰到正规军那都是吃瘪的货,而这新来的土匪好特么不懂规矩,立了山头居然不过来拜个码头,刚好这段时间上头下达的剿匪指标没法完成,看来现在倒是有头肥羊可以宰了。
“逗孩子玩!”
这一波三折之后,孙旺财这种见着小土匪秧子都能吓哭的孩子当场就尿了裤子,哪还顾得上其他的事,真的是人家问什么,他就回什么。而皇军一听说是个新来的土匪给发的糖,当时就乐了。
“闭嘴,说重点。”
央求的什么,猴爷没听明白,但这个行为却打扰了猴爷逗孩子的雅兴,他眉头一皱,往地上啐了一口,站起身就要走。
后来他把这个意识集合体的克隆基因注入到了一个普通人的体内,虽然成功的杀灭了当时那个怪物的生命体,但最终还是没有灭绝掉他的意识体,导致他不但再度重生而且也发生了一定的本能进化。
猴爷当时刚好给小朋友发完吃的,今天已经不发糖了,现在已经改发可乐和巧克力了。而就在小孩捧着好吃的往回窜的时候,孙旺财就带着两个日本兵来到了猴爷的面前。
猴爷低头看了两眼,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大把奶糖塞到小丫头衣服前的兜兜里,接过破饼转身就走。
从这天开始,每天都有一大堆的小兔崽子跑到这里来领糖,而且人数越来越多,猴爷每天发出去的糖从二十斤涨到了五十斤又涨到了一百斤最后达到了一百七十斤。
猴爷叼着烟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敞开那装着两百斤糖果的口袋:“一个一个来!”
猴爷撇撇嘴,从身后的柜子里摸出一块半斤重的金砖:“送你了,明天再来,你好好想想,毕竟跟叛国差不多。”
只是他完全没想到,这个扰动其实是小红故意放出的烟雾弹,而他最恨也最怕的那个家伙,现在已经自立山头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山大王……
“小人物?他可不是小人物。我让他成大人物!”
猴爷坐在一口井旁边抽烟,旁边那个正抱着一块饼狂啃的小姑娘立刻把吃了一半的饼藏在了华丽,这个www•hetushu.com动作看得猴爷是火冒三丈。
到那时,不但自己的潜伏计划就此落空,恐怕还会导致一系列的连锁问题。
人才,真的是个人才。有这份胆子那也足够让人刮目相看了,所以当他只带着一个副官来到猴爷的山寨之后,猴爷倒是也接待了他。
当时其实集市已经散了,那个名叫孙旺财的家伙已经揣着票子赶着毛驴往回赶了,可没走两步就碰到了治安维持会长在县外把他给劫下来了,可还没等张口问呢,一波流窜在这一代号称连皇军都不敢动的马大胡子又把维持会长的人给揍趴下了。还是没等开口问,正儿八经的大日本帝国皇军又出现了。
“我效忠的不是天皇。”中村把金砖放进口袋:“那么我就不打扰先生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当然,这样大肆发糖最终的结果就是引人注意了,毕竟在南洋南美不算什么的糖类在这个时代的亚洲区其实还是很稀缺的东西。那些山民家里突然多出了这么多的糖,不少人都会拿出一部分到集市上去售卖。
不得不说,小红在工业生产这方面简直就是神,她为了满足猴爷当孩子王的恶趣味,连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菲律宾和新西兰创造了整条产业生产线,大量的种植园被它收购,现有的大量甘蔗、甜菜和牛奶都变成了各种口味的糖果。
“而且你特么这东西也能叫吃的?”猴爷不屑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蛋糕用手托着放在她面前:“看看,要吃也得吃这个!”
“甭管是谁。”猴爷拍了拍孙旺财的肩膀:“让你们头亲自过来,爷有功夫伺候他?”
黑死神张毓卿,自己最成功也最得力的渗透者,只是因为一些微不可察的漏洞而彻底的把身份暴露了出来。
“你胆子倒是不小啊。”
开始的时候,还有大孩子欺负小点的,抢小的糖或者插队之类的,但经过猴爷的整治,没两天的功夫,所有人都乖的不行,每天到点哪怕猴爷没来,他们都自觉的排好队,年纪最小的站在最前头,块头最大的站在最后头。
他们其实也不敢往里头进,就纯粹是打算在必经之http://www•hetushu.com路上蹲点守猴爷,而从监控里看到这二十好几个鬼鬼祟祟还脏兮兮的小脑袋时,猴爷简直是叫一个哭笑不得。
可这时,一个穿着花棉袄的小妇人嚎叫着冲了过来,一把抱住那姑娘,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猴爷的面前,不停的磕头也不停的央求。
“爷……皇军让我给您捎句话。”
那些机器士兵伪装成人类的样子四处搜刮,甚至有的直接是从日本人手里购买的原材料。虽然这些突然出现的机械士兵都很可疑,但在黄澄澄的金条之下,世上没有可疑人!而且糖这种东西又不是煤炭、石油、粮食这样的战略物资,撑死就算是个奢侈品,有人愿意出高价,他们简直求之不得好么。
他现在的计划,除非继续研发能够针对老猴的进化石之外,就是不断的寻求更高级平行世界的信息,因为要对付这种怪物,只有怪物本身才可以。
这个地方有不少日本侨民住在这里,哪怕原来是个北海道的农民,在这里也能享受到上等人的待遇,个个都是地主阶级,看到这新奇的玩意自然也就顺手买了点回去,回到家里自然要炫耀啊,一来二去的,驻扎在这里的守备官就知道了这情况,当时就命令把那卖糖的男人给带过来。
老陈并没有做好和那个家伙在现在就开始硬刚正面的准备,手头上那几艘空母还不够那个发狂的猴子徒手拆的。
越低级的世界诞生神的概率就越小,而越高级的世界诞生的概率则越高,这是一种诡异平衡。
所以权衡再三,老陈决定推迟送走张群的时间,而他自己也要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
没有破绽就代表没有弱点,曾经老陈试过想要对他身边的人动手,但却发现根本没有机会,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手脚,只要有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变得警惕无比。
“是自然干扰还是人为干扰。”
宇宙会进化、宇宙的意识会学习,所以作为宇宙意识的集合体也同样会产生进化。以前的鱼龙是个理想主义者,而且充满了慈悲。而现在这个老猴子却是个狡诈、阴险、不留任何破绽的怪物。
爽快,中村心里简和-图-书直乐炸了:“先生既然这么爽快,那么用中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明人不说暗话,我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把这里当成了第二故乡,先生大概也能看出来这里比其他地方更加繁华也更加安全,我……”
“根据分析是人为干扰,我想我们的计划要稍微延后一点了。如果在这个时候解除屏蔽,很可能会被那个怪物定位并且突入,我们手头有的力量并不足以对抗他。”
“排好队!”
小孩对土匪什么的也许有概念,但奶糖的诱惑绝对是大过天的,而那小姑娘估计也是个大方的主,自己有了还分给了小伙伴。这一大堆放养的孩子知道这奶糖是谁给的之后,几个年纪大点的稍微认识点事的就带着一堆小豆丁偷偷摸摸的窜上的黑风寨。
自从昨天晚上请了村民一顿饭并且还开仓放粮之后,最基本的改变就是那些老实巴交的庄里人不再像怕狼似的害怕他了,虽然在他面前多少还有些畏首畏尾,可是到底是没有恐惧了。
而猴爷,穿着一身大棉袄,戴着一顶狗皮帽,腰上还憋着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枪,活脱脱就是个土匪的打扮,再加上这两天没刮胡子,看上去邋邋遢遢的,更给他凶恶的气质里加上了点颓废的气息。
那俩日本兵哪见过这么不开眼的胡子,当时就准备拉栓了,可他们枪栓刚响,脑袋上已经被二十几把自动步枪给怼住了,连点反应时间都没有。
“您也不错。”中村喝了一口酒,皱了会眉头之后才哈了一口气:“好酒!”
糖啊,而且是奶糖啊。在这个年代那别说是稀罕物了,让猴爷没想到的是,他那黑风寨在这把奶糖之后居然成为了小孩的游乐场。
可刚走没两步,那个小姑娘居然挣脱了妇人的怀抱,窜到猴爷面前把那半块干巴巴的饼递了上去。
每天那些孩子欢天喜地的跑来领糖,然后欢天喜地的回家,猴爷则是那至高无上的王者……
生性多疑而且残忍,如果让他进入到这个世界,老陈要说一点都不犯怵是真不可能,即使表面再淡定,但一想到自己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面对一个真神,这真的是太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