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东北事变

“这……这事你跟我说?”猴爷挠挠头:“你有病吧?”
果然,正如大佐说的那样,梅津带着他的老友石原真的在第三天的时候抵达了这东三省治安最好的地方视察。
“吕先生,是这样。你看啊,这个煤炭啊,现在沈阳、长春那边告急了,我们这呢,挺多。你看是不是运点过去?”
“你是谁!”梅津皱起眉头大声咆哮:“你居然敢绑架帝国高层!这是死罪!如果你肯弃暗投明,我会考虑放过你的。”
等到了目的地,大佐先生已经在门口等了一个钟头,见到猴爷的时候,他的皱纹都舒展开了,亲自迎上来老远就伸出了手。
“知道了,不过上次说过的轮休的事你抓紧办一下,现在十二个小时有点长。”
“先给你们三十万斤粮食加上酒类和肉类,然后再给你们五十万斤怎么样?一个人一百斤配额,差不多一个月了吧?”
猴爷指着大佐哈哈大笑,弄得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不要脸的本事真的是太厉害了,他肯定是看出来一点中村火速晋升的根本原因了,所以这赶着上趟,指望能补上中村的肥缺。
“不对!走,我们直接去找前田那个家伙!”
“吕先生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大佐的中国话说的倍儿棒,脱了军装根本分不清是哪国的人:“里面请里面请。”
在前田大佐的帮助下,石原开始阅读这篇被惊世骇俗的文章www.hetushu.com,然后他挣扎、惶恐的咆哮。
他们是悄咪咪的过来的,微服私访性质。这是梅津最爱干的事情,上次遇袭也是这么折腾来的,但他仍然死性不改的跟乾隆似的到处乱窜。
“还有一件事,可能三天后梅津大将与陆军大臣石原莞尔会来这里时差,您看……”
“谢谢夸奖!”
虽然是酒席,但唯独猴爷和大佐以及大佐的亲信在包间里头,外头还有超过二十个哨兵在站岗,生怕有人接近。
至于矿井那边就更搞笑了,那些被抽了几鞭子的矿工不但得到了一个礼拜的带薪假期,还被召集在一起大吃大喝,作陪的是一个在他们看来是官阶高的不得了的少佐,那少佐还一口一个哥的敬酒,并感谢他们的配合。弄得那些只能吃普通工作餐的矿工羡慕不已,坐在一起讨论的时候,都恨不得是自己上去配合着挨那几鞭子。
一个陆军大臣,一个大将。就这么悄咪咪的被下属的人捆在了一间审讯室里,这事闹出去……太有意思了,真的。
“你来安排吧,这种事你应该会处理。”
“不过,梅津学长。你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吗?”
得到猴爷的夸奖,那跟得到梅津的夸奖没区别,甚至还要更好,因为每次听到这三个字之后,都会有大量物资奖励。
“这些东亚病夫就该这样管教。”梅津得意的在一家稍微高级点和*图*书的酒楼里对石原吹嘘道:“我们发展的根基就在这里,绝对不能松懈。”
“帮我协防一下。就是协防一下,您看啊……以您的力量和您的威信,没人敢来对吧。您放心!在我治下,这百姓跟我们是军民一家亲,没有压榨老百姓的事,煤矿里监工都是你们中国人,每天我们都把钱跟粮食结清了,真的真的。您可以去查查。”
梅津皱起眉头,他仔细回想起来的确是这样,别人也许能演戏,那些孩子却肯定演不出来的。就在那些士兵在对一个菜贩子施暴的时候,那个菜贩子的孩子却在旁边嬉笑的看着,眼神里不但没有恐惧甚至还带着几分玩闹。
“哦?有这样的事?”
他们首先就是来到了这个大佐的治下视察,看到巡逻的士兵在街上吆五喝六、欺行霸市,他们相当满意。然后又去悄咪咪的看了矿井,发现里头的工人都被压榨的体无完肤,他们也是相当满意。
“混蛋!混蛋!!混蛋!!!”东条上等兵掀翻了四张桌子并破口大骂:“灭了他们!灭了他们,我要活捉那两个叛徒!”
当东京大本营突然接到这封讨伐东条上等兵的檄文时,大部分人还以为是开玩笑,可接下来关东军的异动以及大量水面舰艇被自己人的火炮击沉之后,大本营才如梦初醒。
“太感谢您了!实在是太感谢您了!”大佐激动的站了起来:“请您务必接www.hetushu.com受我的谢意!对了,中村已经破格晋升为少将并且成为了民族英雄,现在正在大本营待命,您看……他暂时过不来,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没兴趣。”
“明白,明白……”
书生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即使是在经过一队日本巡逻兵的时候梅津大声呼唤,却仍然没有效果时,老道的梅津和石原莞尔才算彻底明白,自己不是着了人家的道了,而是活生生被自己人摆了一道。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种天方夜谭而且罪孽深重的叛国行为,不管是谁都不会想到会发生在这两位帝国元老的身上。但事实上,它就是发生了。
猴爷笑道:“又有什么事求我,说吧。”
“聪明人。”
所以保守秘密的最佳方式并不是隐蔽,而是弄出大量的同党。别提什么忠心为国的,在日本现在这种急速扩张且无战事的状态下,忠心为国的早就被整死了个球的,能当上大佐的谁不是人精?
“关东军独立,挺不错呢。”猴爷吧唧嘴:“以你的语气来嘲弄一番东条上等兵,相当棒。”
“不是不是,吕先生。您听我说,这要经过你们那边,我就怕您产生点误会,误会。而且,我想吧……想把您引荐给梅津大将,您看……这个,怎么样?”
“说。”
“哦,是吗。”猴爷耸耸肩:“那真是不走运了,我没打算放过你们俩。”
hetushu.com畏惧、恐惧和绝望,在这些中国人眼里根本没有,他们眼里只有一种虚假的恭敬。这具体的问题出在哪里呢?而您注意到那些士兵了吗?他们即使是在施暴时,眼神里却仍然透着一股歉意。歉意!他们对他们的奴隶,带着歉意。”
“行,你们多少人?”
“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你们的士兵在肯红薯,惨啊。”
“如果我说会呢?”猴爷耸耸肩:“看着吧,明天就有好戏上演。”
他用日语喊着,但那个士兵却冷冷一笑:“我怀疑你们是游击队的人,请务必跟我走一趟!”
其实别看日本人现在四处开花,但其实还是穷穷的,大头都是德国人占着,而精锐现在都集中到沿海防线去了,他们驻扎在这穷乡僻壤的都是乙等甚至是丙等师团,穷啊……那是真穷。
“眼神。”
“混蛋!你是不会成功的!”
“你这是叛国!前田!”
“知道知道,这已经在办了,我们在研究两班制,上一天休一天那种,保障劳工的休息是我们的责任。”
说完,猴爷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贴在石原莞尔的脸上:“石原先生,这是您写的,您看一下吧。”
“哪里不对劲?”
猴爷叹了口气,指了指梅津和石原莞尔:“两位,久闻大名。”
“咱们边吃边说,边吃边说。”
老人精到底是老人精,立刻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但就在他们两个准备去仔细调查的时候,刚出和*图*书门时就分别被一把手枪顶在了腰眼。
“没兴趣那就算了,算了……”大佐说话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恼了猴爷:“然后,您看这段时间日本方面不是被袭击了吗,我们这……到处告急,我还想亲您帮我一件事,就一件。”
“是啊是啊,这段时间的补给优先供给甲种师团,我们这的补给都断了半个月了。而且我又下达了不得扰民的命令,所以您看……”
最后他们去到了最重要的军营,发现里头的士兵都在刻苦训练,训练强度不亚于甲种师团的强度,他们更是相当满意。
“还不错。”
“梅津大将,抱歉。”前田深深的朝梅津美治郎鞠躬:“我是不得已的。”
“我们旅团八千人。”
而就在他们互相吹捧的时候,那些上午被欺负的老百姓正排着队在一个小桌子前领工钱,桌子旁边还站着一个打扮妖艳的日本娘们不停的鞠躬道谢。
“嗯?怎么说?”
梅津回头,发现是一个穿日本军服的士兵正站在他们身后笑着。
“或许没有办法了。”前田说完,看着旁边那个翘着二郎腿的小哥鞠躬说道:“吕先生……您来吧。”
“不得不说,您的治下是我见过的军政合一之后最安稳的地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而就是因为他们穷,所以猴爷就是他们的财神爷,谁会把这财神爷给赶走?别说赶走了,如果真要是谁把他的存在给捅出去,不出三天那人就得被人灭满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