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章 跳啊,你倒是跳啊!

可惜,历史没有如果。这个老家伙跟东条英机的不对付导致了日本在赌国运的游戏里输得一塌糊涂,但不得不说,石原老贼绝对是个人才。
“你问我?你问他去啊。”张群把头侧到一边,懒得搭理她:“不过既然是他下的命令,肯定就没错了。”
说完,张群想了想,抬起手表:“小红,我要跟老猴说话,别装了,我早知道他来了。”
不过总有家国情怀比较浓重的,比如林家姐妹,她俩因为不能上战场,所以就在上海搞事,站在大街上明目张胆的做反殖民宣传,还有宣传张群告诉给她的那些红色口号。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好的。”田心姬转过身就去到了茶水间,开始熟练的泡茶:“其实越是这样说,我就越对你的老板感兴趣。”
明明已经占尽优势,在十几个小时内就能打进上海城占领这座远东金融中心了,可现在他的军队却退却了,没有任何前兆的撤退了。
回到上海,上午的战斗已经成了全城人讨论的热门话题,有些富户想要离开,但现在上海全面戒严,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所以不少有关系的人都通过一些小手段http://m.hetushu.com悄咪咪的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
但林丽君并没有反驳,她也没心情去反驳,只是坐在椅子上自怨自艾,然后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正坐在椅子上看杂志、看报纸无所事事的张群。
“日本是狼,一匹海狼,但却成了狗。哈哈哈,真是讽刺。”石原把手边的烧刀子一口闷下,打了个酒嗝:“都成了你俘虏,我还能有什么话好说,就这样吧,也让东条老贼吃吃苦头。”
“那是因为你没见识。”
“你给我看的未来,让我不寒而栗啊。”石原表情严肃:“我宁可我大日本就此灭国也不希望变成你说的那样。”
所以走在街上全部都是关于这次没有预兆的战争的讨论,这里头有人欢呼雀跃,觉得终于可以打跑侵略者了,但仍有很大一部分人居然如丧考妣,捶足顿胸的表态说希望大日本帝国能打赢这场战争。
看她的样子着实是受到了打击,她也不顾及那么多了,趴在张群肩膀上就哭了出来:“我的理想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现象奇怪么?并不奇怪。不管是在任何一个时空里,占hetushu•com领区中都有很大一部分既得利益者,既然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当然不希望现有的情况发生改变,因为一旦改变那么他们从无到有的利益又会再次分配出去变成从有到无。再加上这些年的统治下,日本人所带来的生产力提高也切实的让这里从农业社会变成了准工业化社会,这种社会进步其实是不容漠视的。
而被救出来的林丽君满脸颓然的被她所反对的日本人送到了张群的面前之后,已经一个下午一言未发了。
“无条件的?”
“我没法回答你,要是我老板在这说不定就能回答你了。”张群头也没抬:“坐着等吧。田心,帮我泡杯红茶。”
“是的。”
“知道了,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你不是历史上应该存在的那几个人,你根本没有能力管住这帮人。社会改革的领头人必须要同时具有智力、魄力和势力,这些都是你没有的。民智在没进化到那个程度之前,没有一个临界点,想要让他们从自己的狭隘的观念中挣脱出来是非常困难的。”张群点上烟,坐到一边:“我的BOSS跟我说过,不管要推行怎么样的m•hetushu.com价值观,首先就是要把民众的诉求档次和认知层次提升到和这个价值观相对应的等级上,不然他们眼里的革命就是破坏掉原有的,然后把别人的变成自己的。这并没有本质区别对吧,你两天就失败了,说明不适合干这个。”
面对张群的质问,小红居然选择的静默,这种事前所未有。不过它一静默,张群大概就明白这个命令是谁发布出来的了,虽然有着满腔怨气,但却也毫无办法,只能恶狠狠的捏碎了一辆正在追击撤退机械人大军的日军坦克,然后愤然转身离开。
“哦……我……赢了吗?”
“小红!怎么回事?”
“我们这个民族,真的没希望了吗?”
“你这么相信他?”
正说着,小红跑了过来,脸色奇怪地说道:“张群要求跟你通话。”
猴爷哈哈一笑:“我还在你们大本营里埋了颗钉子。”
“为什么不。”
“五十年里,晋升最快的人,不管完成什么任务都无往不利,之前还以为是他军神附体,现在看来他就确定是你的人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堂堂一个大学生,而且还不是九十年代扩招之后的大学生,人家可是和钱学和-图-书森钱老先生是校友的真正的社会精英,居然被一个大专文聘的家伙说没见识,这要说起来绝对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抛开立场,石原莞尔真的是个聪明的家伙,猴爷都不得不佩服这个老头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而就是这个人制定了第一批的侵华方针而如果使用了他的稳固东北政策的话,日本绝对不会垮的那么快,甚至真的有可能打造出日本的新局面。
弄得上海宪兵队头疼欲裂却又没有什么好办法。直到今早的战争爆发,整个上海变得一团糟,那些热血青年不知道受到了什么人的蛊惑,抢了一个半空的军营,杀了两个少佐,然后占下军营开始了所谓的内部抵抗。
没有任前兆,潮水一般的机器人开始撤退,这不光是日本人蒙圈,就连张群都一脸茫然。
林丽君因为不支持他们的包含打砸抢烧的破坏行为甚至已经被新推选出来的头目给捆到了监狱……
虽然宪兵队恨的牙痒痒,但因为她的身份特殊,愣是没有人敢动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去抓那些来听她讲课的人,来来去去抓了几百人,最后没想到林丽君居然还带着几千个学生去监狱那抗议游行。
“哦?老头,你知和*图*书道了?”
“好大一盘棋啊,吃我东北,吃我华东。然后上下包夹华北。你是要我们自己吃掉自己啊,厉害。”
“但就是那样了。”
“知道错了没?”
这里和张群本身世界的历史有不同,在那一头日本人因为受到了抵抗而变得丧心病狂,大屠杀、人体试验和各种压迫让他们处于整个社会的对立面。而在这里,没有大屠杀、没有人体试验,加上产业升级和生产力升级带来的机械化改进,其实整个社会相对来说都要比当年民国的时候更加良性一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不愿意赶走日本人,那也是情有可原。
“老头,这盘棋还满意不。”
这一下,上海宪兵队乐翻了天,在第一时间就把那群闹事的狗日孩子杀了个精光,以解救林丽君的名义……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已经是我见过最有能力的人了。”
与此同时,老猴整端着大海碗蹲在关东军指挥部的外墙下晒太阳吃面,他身边是一个日本人,这个日本人是石原莞尔,两个人一盘棋下得难分难解。
“好的,我会让你见他的。就是不知道你会被折腾成什么样。”
“中村吧。”
“没有,老板把人叫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