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五章 赐你初心

“忍着点……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流苏红着眼眶温声安慰猴爷:“师父在给你治腿。”
“小家伙满口污言秽语,到时候再整治你!”
猴爷一句话还没能骂出来,加速度带来的风就瞬间灌了他一嘴,然后一剑两人就像流星一般的划过天空。
猴爷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跑不出去了,而他又是个十足的享乐主义者,所以让他住在这种地方他肯定是吃不消的。于是乎,他在略加思索之后,就瘸着一条腿开始给这里做简单的改造。
我疼你奶奶个腿……你特么别拖累我就好了。
猴爷真的是被她打败了,慢慢挪到火堆旁边,用木棍扒拉出一个黑漆漆的陶罐,接着从里头戳起一个递给她:“吃吧。”
而在火堆旁边有不少木薯,这大概就是猴爷第一块饼的材料了,而第二块芝麻饼恐怕是她抠抠搜搜靠捡垃圾换来的钱准备给自己改善伙食的……
在天上的飞的猴爷第一次感觉到特么的飞行是这么难受的事,在原来他可都是用瞬移的好么……
“不告诉你!”
猴爷到底是没能挺过去,在声音沙哑之后,他终于是昏死了过去,而在那一瞬间,他以为他就这样被一个笨丫头给折腾死了……
“唉?徒弟。你叫什么名字?”
猴爷穿着大一号的女装站在铜镜前看着自己的样子,然后仰天长啸……
“喂!你这就是现场胡www.hetushu.com特么编的吧!”
猴爷翻着白眼看着她手上那身灰扑扑的衣服,等她展开之后猴爷才发现,这破衣服根本就是用碎布拼起来的好吗!跟乞丐装有毛的区别啊朋友!
猴爷挣扎着想站起来,但发现自己一条腿根本使不上劲,他心里顿时卧槽了,这恐怕就是他先天残疾的地方了,一条腿废了,这日子还怎么过?
猴爷叹了口气:“你怎么活下来的嘛。”
“这件吧,这是师父最好的衣裳了,你先穿着。”女孩把衣服扔到床上:“记得先洗洗啊,还有你那头发,师父回来给你打理一下。”
当天晚上,猴爷被硬生生拽到了流苏的破床上睡了一晚上,而天还没亮时,他就突然被一阵钻心裂肺的疼痛给拽醒,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疼痛的猴爷终于装不了硬汉了,他惨烈的叫了起来。
他的话让女孩有些局促也有些害羞,她搓着手不好意思地说道:“是这样的,师父呢……比较穷,最近大雪封山嘛,打猎也没办法打了,所以手上没钱。不过徒弟你放心,等开春了,我一定给你换一身好衣服!”
屋里之所以暖和,是因为在屋子中间的地面上有个坑,坑里有不少木炭正散发着怪异的油脂味,这些木炭上挂着一口破锅,里头有些油腻腻的水,简直比大学食堂的免费汤还让人反胃。
“唉,看来是个可怜人,这个m.hetushu.com世道啊,没有名字也正常。那师父给你取名字好了。”她嘴角还沾着木薯的碎末,双眼看着天花板:“你师父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流苏。那你就叫道心好了,怎么样?好听吧,道心。”
她背后的那把长剑仿佛有灵性一样弹了出来,拎着猴爷的女孩一只脚轻踏剑上,低头看了一眼满脸迷茫的猴爷:“徒弟,抱着师父的腰,抓好了哦。”
“那……就叫初心怎么样?”
“我拒绝。”
“很棒?你是不是去人家裁缝店后头捡的啊?”
操……还能再土点吗?朋友。这种名字你居然也能喜滋滋的拿出来显摆,虽然承认流苏还是挺好听的,但道心是特么个什么玩意!什么玩意啊啊啊啊啊!!!!
至于床,哪里有床这种东西,就是一摞树叶上头蒙着一层布,看上去有个床的形状,这就是便宜师父的床了。
“我可没同意啊!你特么别……别别别……”
被拎进茅屋,猴爷突然浑身一颤。哎嘿?还真挺暖和!
“不行不行,就叫初心了!师父给你赐名,你不能拒绝的。”流苏欢快的提猴爷做了主:“初心啊,明天开始呢,师父就要给你治腿了,你能忍住疼吗?”
猴爷冷漠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连回答她问题的欲望都没有……
费劲巴拉的找来鹅卵石把这个坑改造了一下,再用泥把缝隙填满,然后顺手把那一锅油腻腻的水倒掉www.hetushu.com,换成清水。就这么点事,猴爷已经累的不行不行的了,靠在旁边喘着大气然后就这么睡着了。
最终,他们在一个瀑布旁边停了下来,瀑布旁边除了一间小茅屋就再没有别的东西了,然而猴爷这个便宜师父居然还骄傲的给已经冻得无法说话的猴爷介绍道:“这里啊,就是师父的家了。别小瞧了这里哦,这可是师父一点一点建起来的,里头可暖和了。”
“徒弟,你醒啦!来来来,看看师父给你做的衣服!”
“去你……”
猴爷还没说完,就见那姑娘一抬手居然就把猴爷给拎了起来,然后就见她脚下轻轻一点,身形跃上半空。
“喂喂喂!别自主主张啊,混蛋!”
也许是因为太过疲倦,他根本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等他醒来的时候,他的便宜师父已经站在锅台旁边围着那锅滚开的水打转了,眼神里的喜悦溢于言表。
“灵鸢出鞘。”
说完,女孩推开门御剑而去,把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自来熟娘们的猴爷一个人落在了这。
在让身体彻底恢复体温之后,猴爷开始在小茅屋里巡视了起来,这地方呢……怎么说呢,住人肯定是很悲惨的,简直就是个牛棚的环境,家具只有两个柜子和一面凹凸不平的铜镜,而从那诡异粗糙的手法来看,这绝对是那个便宜师父自己造的,而铜镜也破破烂烂的,八成是便宜师父从哪个垃圾堆里www.hetushu.com捡来的,一定是这样!
“连个厕所都没有,这小丫头够糙的。”
“疼?多疼?”
凑撒比……你麻痹!猴爷心里都骂翻了天,你特么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个什么人物,就跟老子说这地方可暖和了,连个空调都没有,暖和个鸡毛啊!
女孩眉头轻蹙,眼角一颗朱红色的胎记露出来,宛如雪中梅花。
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一口一个师父,这特么……真的是让猴爷尴尬癌都犯了,但没办法啊,现在自己就是个废人,根本没有办法反抗这个带有暴力倾向的小姑娘。而且啊!他还没地方走,这外头大雪封山,这地方鬼特么知道是哪个深山老林,猴爷根本想不到自己能活着走出去的方法。
“跟师父来。”
“我拒绝。”
“啊!我就知道我这个徒弟没白收,已经会孝敬师父了。”她妆模作样的抹着眼角:“师父没白疼你。”
风中的雪花就像刀一样在猴爷的脸上刮得生疼,但站在他前头的女孩却好像浑然不顾一样,只是站在剑上一路疾驰。
“怎么样?师父的手艺是不是很棒?”
“悲剧啊!!!”
“不许小瞧师父!师父很强的。”她拍着胸脯说道:“好了,先吃点东西吧。唉?师父的木薯呢?”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嘴上就被一个芝麻饼塞得严严实实,接着那个女孩背着手站起身一脸骄傲地说道:“你呢,吃了我的饼,就是我徒弟啦。在这呢,我要给m.hetushu.com你说一下师门的规矩,要是你犯戒,可别怪师父清理门户哦。”
首先就是这口锅了,这样热量逸散太多,根本无法好好的烧开一壶水好么……
形势所迫,猴爷欲哭无泪的挣扎着出去用冰冷的水好好清洗了一下已经发出恶臭的身体,再把那满是跳蚤的单衣扔下了河,接着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滚回房间里,满心悲伤的穿上了那套女装。
“初心,忍着点!”
“听好了哦,我只说一遍,到时候别怪师父不客气。不可奸淫掳掠、不可偷鸡摸狗、不可有辱师门、不可恃强凌弱、不可……嗯……嗯……好了好了,就先这么多吧,等想到了再补充。”
她美滋滋的吃着,猴爷则坐在火堆旁边愣愣出神。一时间寂静无声,只有炉子里火星绽放时的噼啪声。
猴爷看着正在翻箱倒柜的女孩,满脸黑人问号……
“今天是碰巧遇到你了,师父也没准备。你就先穿师父的衣裳,我这就去城里给你做衣裳。”
其实啊,他现在的形象挺好的,这个身体虽然一条腿是瘸的,但至少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样子。只不过身体也太过瘦弱了一点,就跟非洲那些吃不饱饭的难民一样,黑黑瘦瘦还满身的骨头,大腿还比不过之前他的胳膊粗。
流苏蹲在他面前,两只手按在他的腿上,他的小腿骨已经呈不正常的角度弯曲了,剧烈的疼痛就是从这个地方传来的,而这突如其来的疼,让猴爷脸色惨白几乎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