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月色明媚,竹影轻摇

和流苏一脸清闲的样子比起来,猴爷就可怜多了,他身后背着一个框,框是装着各种野果子,手上还拎着一把捡来的味道类似辣椒的野菜,满头是汗。
聪明如猴爷,当然知道这个傻师父的行为轨迹,所以当她刚喊饿的时候,一碗香味浓烈的鸡汤就端到了她面前。
终于,在中午时,他实在吃不消这种烦躁和焦急了,从衣柜里取出衣服,带上了那柄木剑就准备出去打探那个笨蛋的消息,就算是她真出了什么问题,恐怕也不可能完全没人知道,毕竟这个傻瓜虽然傻,但她却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这一点是猴爷从她剑上的穗上看出来的,那个穗是金色的,这代表她是个正儿八经的剑仙,不是那些仗着会御剑飞仙就滥竽充数的垃圾。
“妈的……”猴爷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进了屋,把明天准备吃的东西放到了台子上,脱掉上衣走了出去:“一边去,不干活就别挡路。”
累赘终于走了,猴爷其实很开心的,他本身就是个喜欢独居的生物,现在这个啰嗦的不行的便宜师父不知道跑哪去了,这让猴爷终于可以乐享清闲了。
不过……当他下去的时候,正好撞见流苏鬼头鬼脑的蹲在厨房的角落,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猴爷满脸不屑的笑了笑,坐在一截木头上噼啪的劈柴:“多大的门派?”
流苏不乐意了,她转过脑袋不看猴爷,嘴里也不知道嘟嘟囔囔说了些什么,反正一般都是一些废话,猴爷这些年算是听够了。
不过鸡汤一碗就足够了,再喝很可能流鼻血,所以猴爷给她弄了一碗稀饭,稍微加了点盐就递过去了。
“啊,好闲啊。”
“你不会去对不对?你不会背叛师门是不是?”
可就在他打好包裹准备出发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猴爷想也没想,抄起木剑就冲了出去。
“大门派?”
迷迷糊糊的流苏两口就喝完了,然后迷迷糊和_图_书糊地喊道:“还要!”
“你又准备去找海外仙山是吧?”
猴爷从一个十四岁的小少年长成了一个十七岁的小汉子,因为一直在练功,所以他的身体素质比刚被流苏发现的时候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古铜色的肤色配上健硕的体态再加上那一张剑眉星目的脸,拿出去真的能秒杀一堆小鲜肉。
也许猴爷本身就是享乐主义的原因吧,他到这里来的三年里,先是把那件茅屋改成了两层小竹楼,然后还在水源下游处挖了个化粪池又盖了个厕所并且在山里抓了山鸡圈养了起来,还让流苏去市集买了菜籽,在屋子后头种起两亩地,白菜、油菜和各种水果。还用山上的石块圈了个猪圈,里头养着七八头猪,俨然一副农家乐的样子。
头一个礼拜,猴爷觉得这日子安稳极了,没有了人喋喋不休,也没有了人逼着他练这个练那个,更没有人为了测试他的能耐而把他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
流苏连忙拖着竹床跑到一边,然后继续趴在上头看着猴爷在那劈柴、喂鸡,眼里全是满满的得意。
又是三下五除二吃光,流苏就跟一头猪似的倒到了床上,分分秒秒酣然入睡。
看着流苏再一次陷入了自己美好的幻想里,猴爷差点就想用脚丫子踩她脸了,但毕竟还是打不过这个智商万年不成长的女怪物,这个想法只是想想就作罢了。
“师父这不是担心嘛,我们流苏门,就你一个弟子呢。”
“初心啊,你十七岁了呢。师父呢,决定明天出趟远门。”
“几万”人的大门派,哎哟……猴爷真的好羡慕啊。区区几万人,猴爷还真特么没放眼里,像当初他征服那些世界的时候,哪一次不是数十万、数百万,从地球联邦的总指挥,到机器人大军的领袖,几万人在他眼里那就是一次小规模冲突的阵容,还大门派……
出去干活,在回来时,他最大的希望就和-图-书是推开门能看到那个傻师父坐在里头像狗抢槽一样吃饭。
把她拖回房间,猴爷立刻开始烧水、熬粥,并杀了一只正下蛋的老母鸡加上野山参实实在在的炖上了一锅冒着黄油的人参鸡汤。
“不会死在外头了吧。”
但……一切都没成功。猴爷一次一次的失望,却又一次一次被突如其来的响动的而弄得一惊一乍。
不过讨厌归讨厌,猴爷这种爱咋咋的人,很快就不去深究这个问题了,他把傻师父的外衣脱下来,给她盖上毯子,然后升起了火堆,让房间里的温度升了上去,然后就这么抱着膝盖坐在旁边,发着呆等着。
这一觉,大概是这一个多月里,除了第一个礼拜之外,睡得最香甜的一夜了,即使外头打雷下暴雨都没有把一贯睡眠很轻的猴爷闹醒,然后就这样一直睡到了第二天。
“不告诉你!”
最后月夜已深,凉风带着秋天的味道扑面而来,猴爷轻轻皱着眉头转身回屋,在回去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张已经落满树叶和灰尘的竹床,这让他的视线停顿了一下,然后轻轻感叹了一声:“秋天来了。”
“至于不至于啊。”猴爷笑了,憋都憋不住的笑。
早晨起来,练练功、养养神,到了中午就去把河里下的套拿起来,里头有啥就吃啥,螃蟹也好、鱼也好,下午睡个午觉,然后去山里转一圈,随便带条蛇或者兔子回来,晚上爆炒一下,香飘十里。
等啊等啊,一直到午夜将至时,床上的人才发出了微弱的气息,第一声喊的就是好饿……
“是啊是啊,你好烦啊。”猴爷抹了一把汗,抱着一捆柴扔到角落:“你安静点就行,别老没日没夜的烦我。”
“哎呀,看到我的小徒弟长大了,师父真的是欣慰啊。”流苏耍赖的能耐绝对比她的剑术本领高,她听到猴爷的声音之后,懒洋洋的翻了个身子,把手里冰凉凉的香瓜塞了一块到http://www•hetushu.com猴爷嘴里:“初心这么懂事,当年真是没白把你捡回来呢。”
一张竹床、一块放在山泉眼里冰过的香瓜、一把扇子和一个慵懒到极点的睡美人,在一片摇曳的竹影中,若影若现。
猴爷叹了口气之后,满脸无奈的把流苏抗到了屋里,放下蚊帐点上熏香,最后他才开始料理个人卫生问题,上厕所、洗澡之类的。
看到她没什么大问题了,猴爷也就放心了。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后背居然全是汗!而刚才那种呼吸急促、脑袋空白的状态真的是前所未有的!
这出门一看,赫然就是傻瓜师父仰面倒在地上,衣服已经脏的不成样子,身上也是伤痕累累,看上去惨极了,而她手里却始终抱着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猴爷连拽都拽不开。
再次睁开眼睛,外头只有哗啦啦的雨声,从窗口看出去,发现外头乌云密布,天色黑的可怕。今天看起来什么都不用干了,经过昨天的高度紧张,今天猴爷也是什么都不想干,趁着这个天气再睡一会其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相信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等你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堂,到时候慕名而来的人就多啦!你快想想,等人多了以后咱们怎么办啊?怎么养活他们啊,你可是大师兄啊,要帮忙师父的。”
流苏把罐子放到一边,从嘴里吐出鸡骨头后才开口说话:“我以为你会说我嘛。”
经过简单的检查,猴爷发现她虽然身上伤痕挺多,但晕倒似乎是因为劳累过度,身体倒是并无大碍。
山里的气温降的格外明显,明明刚过夏天,但清早的时候却也已经能让人感觉到寒气逼人了,山中的雾气一直要到早晨九十点才能消退,清冷的风也变得凄厉了起来,吹在耳边呼呼作响。
可当第二个礼拜过半时,他早某一天早晨起床时,发现楼下的房间仍然是空的时候,他心里突然没有由来的涌起一阵担心。
所以有了这www.hetushu.com个小心思,猴爷也就懒得去跑了,虽然身边有个拖油瓶,但有收获就有付出啊,毕竟得到了安逸的生活,老天爷肯定要安排个事儿逼过来折磨他。
猴爷这时才算长出一口气,在外头的水缸里打出水胡乱摸了一把脸,然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而当第四个礼拜来临时,猴爷已经变得非常焦急了,即使在拉屎的时候,他也会突然抬头看天空,试图在天上发现那个笨蛋的身影。每天中午做饭时,也会多做一个人的饭并一直热在炉子上。
“你干嘛呢?”
可刚回笼觉没几分钟,猴爷就听到楼下有声音响起,他二话不说掀开被子就窜了下去。
猴爷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可把流苏吓坏了,她匆忙的站起来转过身,腮帮子鼓鼓的,还有半根鸡翅没办法完全塞进嘴里,而她的手上还拎着那个鸡汤罐子……
今天猴爷无论干什么都无法集中精神,即使坐在瀑布下练功时,他也时不时的要睁开眼睛瞄上一眼天空。
“初心啊。”
猴爷翻了个白眼:“吃完了记得洗澡,你都臭了。”
是啊,秋天来了。
猴爷认为,她应该是到了非洲,而那个长脖子的马,叫长颈鹿。
这些日子都已经习惯了,流苏是个典型的脑袋空空的类型,她不但脑袋空,而且行为还怪的很!好像没有上过厕所、每天在石头上划一刀、经常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总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就对了。
虽然日子还是和往常一样,但这种惴惴不安却一直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往日极喜欢吃的野味火锅吃起来也寡淡了不少,晚上睡觉的时候破天荒还做了个记不起内容的噩梦。
“又干什么啊!”正在劈柴的猴爷非常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你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啊。”
说是师父吧,但讲真……猴爷认为这些年根本就是他在照顾这个笨蛋,否则她恐怕到现在还在吃木薯喝生水过日子。
等猴爷干完所有和-图-书的活之后,他发现流苏居然就这么在竹床上睡着了,半个香瓜还叼在嘴上就这么睡着了,那表情跟智障没什么区别。
“好闲就起来干活!每天赖在这里什么都不干,我现在看到你都头疼。”
站在瀑布边,明明已经是月满中天,但猴爷却根本没有一丁点睡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强烈的不安和埋怨,但回答他的只有身后竹林的沙沙响动。
“我特么当时就冻死好了,你特么简直是我命里的克星啊。”
“这是人类的情绪?”猴爷站在那不知所措的问了自己一句:“好讨厌。”
“你是我见过进步最快的孩子了,仅仅三年就能使用飞剑,这不知道多少大门大派为了你得抢破头呢。”流苏语气中流露出担心:“如果有大门派招你,你会走吗?”
也许这是猴爷第一次如此深切的厌恶自己没有了预知的能力也第一次厌倦了没有那破开虚空的超能力。
猴爷斜眼看着流苏:“你哪里来的勇气?什么流苏门,前后就俩人,你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是吧。”
“比如绝心门啦、蜀山派啦。他们门下都有几万弟子的呢。”
来这里已经三年了!
第二天一早,流苏天不亮就走了,她总是这样,走也不跟猴爷打招呼,不过一般都是早上出去中午就会一边叫着好饿好饿一边冲进厨房狂吃一通,出过最远的一趟门据说是去寻找海外仙山,那一趟足足走了三天之久……嗯,三天。据她回来说,第二天的时候,她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上头没什么人,但却到处都有黄色长脖子的马。
“你还能干什么。”猴爷不屑的撇撇嘴:“别给我惹麻烦就算谢天谢地了。”
其实说实话,猴爷不是没有想过逃跑,但是人这习惯一养成还真是就习惯了。而且猴爷觉得自己本身就是在这混日子过了,闯荡什么江湖?这江湖上是有什么他不懂不了解的?倒不如在这喂猪劈柴混过着三十年呢,至少安稳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