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一章 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其他的都给我包起来吧,我全部四十文买了,咱做生意不能让你亏了,全部按照这老虎皮的价来!”
“不用看。”猴爷指着墙上挂着的镇店之宝,一张白老虎皮,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他三年前用陷阱逮住了白老虎:“就跟这一样,你给出个价吧。”
流苏没顾得上回他,只是伸着舌头舔着从芝麻饼里流到手上的糖浆,这个小动作愣是把刘仁给看得半晌没缓过劲儿,他甚至在流苏伸舌头的时候也跟着伸舌头舔了舔嘴唇。可这动作吧……流苏做那叫一个可爱无双,而这胖子做的话,简直猥琐上了天,令人发指。
“你也真好意思,给我一块饼还把糖给吸光了。”猴爷咬了一口干瘪的芝麻饼:“行了,你别说话了。”
“您真是仁义。”猴爷哈哈大笑,拍手说道:“我就喜欢刘掌柜这股子爽快劲儿。这张皮子是你店里最好的吧?”
刘仁没立刻接话,反而想了老半天才说道:和_图_书“能让我看看成色么?”
“行啊,那咱们看看账本吧?”
“仙儿……不瞒您说,前几天啊,我们家账房走水,这陈年的账本儿啊都被一把火给烧了,不是不给您看,是真没有啊。”
“哦,这样啊。那行,没什么事了。”猴爷点点头,然后突然又说道:“你看,咱们生意还得做对吧?”
猴爷懒得理她,把流苏推到一边去吃饼,然后自己则横在刘仁的面前,仰着头看着大胖子刘仁直笑,也不说话。
“这个……那个……”刘仁脑门子上的汗又出来了。
猴爷接过,发现他的饼上居然被咬了一口,里头热乎乎的糖浆居然都被吸干净了……他真的是哭笑不得的说,这特么也算是一个师父能干出来的事?妈的,四岁以上都不会干的吧。
“四十文哦!”流苏信心满满地喊道:“我不会记错的,白色的四十文,黄色的三十文。”
“啊?”刘仁的脸色当场就变了,m•hetushu.com他往后缩了一下:“您……您什么意思?”
“快点啊,咱赶时间。”猴爷眉头一皱,背后的飞剑极为配合的嗡嗡作响:“这耽误了我俩的正事儿,这就不好办了。”
“是是是,那是。”
猴爷笑着摆摆手:“别紧张,我家这位啊,脑袋不灵光,经常掉东西,我就是想看看她是不是拿那些好东西去救济那帮穷鬼了,查查她的账。”
他走出来看到猴爷时,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猴爷的剑把子,发现上头只是个黑穗儿,当时就不屑的笑了一下,但语气倒也挺客气:“这位仙儿,有什么需要的吗?”
“是……是……”
很快,算盘被摆在了猴爷面前,他翘起二郎腿、晃着脚丫子一股社会老油子的气息:“这个啊,刘掌柜。你也知道这些年都是流苏过来跟你做生意的对吧。”
这白虎本身就稀少,再加上这张皮的品相完美的不行,行家估价最少在两千金和-图-书以上。而这镇子上谁不知道这个苏仙儿是个不韵世事的笨蛋,所以他当时联合周围的商户硬是把她手里的珍稀皮子用几乎白送的价格收到手。
“是是是,这些年承蒙苏仙儿的灵气儿,我这生意一直不错。”
正说着,流苏拿着两块芝麻饼边走边吃的跟了进来,刘仁立刻就把猴爷放到了一边,乐呵呵的跑到流苏面前,满脸谄媚的笑着:“哟,这不是苏仙儿么,今天怎么有功夫来我这啊。”
可还没等他开始编,猴爷转过头问流苏:“当时这张皮多少钱。”
“那给我报个价吧,我手上有四张老虎皮,品相不错。”
猴爷低头一笑:“有算盘么?”
刘仁咬紧牙关:“您拿走!四十文!四十文买的,四十文卖,咱不赚苏仙儿的钱。”
等东西塞完了,猴爷才喝了口茶开口说话:“我有事想问问你。”
“刘掌柜是吧?”
可现在好了……谁知道她居然还有个徒弟,而这个徒弟一看就特和*图*书么是社会老油条啊,就算四十文还了这皮子居然他还不肯罢休……
“哦……不过你这可不是跟师父说话的态度哦,要注意一下。”
刘仁抹了一把脑门,哆哆嗦嗦地说道:“您稍等,这我恐怕做不了主,我去请我父亲来。”
这刘仁是刘老富的大儿子,长得五大三粗,肚子高高挺着,猴爷打赌这家伙低头绝对看不到自己的小鸡鸡。
“四十文啊?”猴爷冷冷一笑,抬眼看着刘仁:“四十文,挺好。刘老板,这张皮多少?我要了。”
猴爷走进去,里头的伙计看到是个背剑的人来了,当然不敢怠慢很快就叫出了刘老富的儿子,也就是现在掌管皮革生意的刘仁。
猴爷也不客气,扯着流苏就坐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刘仁让人上茶、上糕点,等茶点齐全之后,他把点心全塞进了流苏的布兜里,这行为完全不明所以。
刘仁被看得有点发毛,搓着手笑道:“不知道仙儿居然是苏仙儿的徒弟,失敬失http://m.hetushu.com敬了啊,您二位坐,我让人给两位泡茶。”
猴爷笑着点头,然后趁着刘仁进去后宅的时候,他笑着对流苏说:“是不是想吃火锅?”
“嗯!”流苏歪着头看着猴爷:“你要买那么多皮子干什么啊?我们又没用,皮子都不能吃。”
流苏激动的要说话,但却被猴爷伸手一压给憋回去了,而刘仁现在却是满脑门子的汗,眼珠子一直转,但却愣是没说一句话。
“刘掌柜?”
“您说您说。”
“有有有,您稍等。”
“嗯。”流苏含着饼应了他一声,然后把手上另外一块饼递向猴爷,含含混混地说道:“粗心粗心,次饼。”
猴爷这话一出口,刘仁的腿肚子都哆嗦了。谁不知道啊,这白老虎皮可是他们店里的镇店之宝,曾经省城来的商贾出到了一千二百金他都没舍得卖。
刘老富在这镇子上倒是个富户,家里高宅大院的,门面也是富丽堂皇,朱红色的门柱子加上的苍劲有力的篆刻,倒是显得很有些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