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想到你呀,情不自禁的笑

而流苏呢,她则左手拿着饼右手拿着一种说不出名字的小吃,脖子上挂着五条贝壳项链,手腕上还有六七根漂亮的玻璃手串,总之就是东西多的不行,但她却仍然没有停止购卖的想法。
猴爷竖起大拇指:“您这境界够高了。”
端木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然后耸耸肩,转身走了进去。
真的是帅!猴爷真的觉得这个老哥非常帅,一股子云淡风轻的舒爽,让人如沐春风啊……果然哪个世界都不缺这样让人舒服的人呢。
猴爷点点头:“没问题!”
猴爷抬头打量了他一圈,发现他大概三十岁上下,虽然身上的衣服都比较旧了,但却干净整洁,一头长发垂到腰,长相白净,眼神寡淡,透着一股子的无欲无求。
“初心初心,我要吃那个,去买。”
“想要我用什么换?”他笑着说道:“天下没有白来的事情,既然请我喝酒,就自然就要换我什么,说吧。”
“那可是好酒呢。”猴爷看了一眼流苏:“你跟她谁强?”
“那我该去哪?”
猴爷摸了摸下巴,点点头:“不错哦!”
“初心初心,我要那个,去买。”
“我家这大姐想请你讲故事。”
“初心初心,哎呀老板说这个是今年才出的水粉。”
相对于来说,猴爷倒是不讨厌这种感觉,毕竟流苏嘛……对吧。
旁边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顿时被塞了一把狗粮,看到这俩人抱在一起那德行,大伙纷纷指指点点,说他们伤风败俗。
猴爷和流苏对视了一眼,走上前之后,他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这是?”
猴爷推了推流苏,这个状态实在是太丑了,她本身要比狗爷矮上一个头,双手抱着猴爷腰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小女人撒娇的样子。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给我松开。”
“其实符法如果修炼到了一定境界,并不弱于剑和_图_书法哦。”流苏松开手,咬了一口饼:“所以你不能轻视哦。”
“初心呐,其实师父跟你说哦,除了剑术之外,符术和体术也很重要的,你练习的怎么样?”
“好的,喝酒。”
可是那个男人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得更开心了,他把那一袋饼拿起来,丝毫不嫌弃的放进了嘴里,然后朝流苏毕恭毕敬的抱拳鞠躬:“谢谢姑娘。”
“前头的客栈,那家门口挂灯笼的。”
“他是金穗以上。”流苏凑到猴爷耳边小声说道:“他引琴为剑,再以剑气引导这些没有生命的纸片做出各种动作。”
旁边的看客时不时的爆发出掌声和叫好,而在跳舞之后,小人们居然还演出了一台舞台剧,而一贯没有艺术细胞的猴爷居然看明白了,这是一处类似哈姆雷特似的恩仇剧,在这个业余活动极其匮乏的年代,这样一出小剧场简直不要太引人注目,就连流苏都看得是目不转睛。
作为一个完全不知丑的流苏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给围观群众发狗粮,她反倒兴致勃勃的抱着猴爷在那讲解符法的用处和好处。
“这是什么技术?”
“我只是云游到此,觉得这里有些热闹,就停留几日。我这人生来没什么爱好,就图个热闹,看看世间百态也是种修行。”他整理好东西,把地上的纸片一张一张的收好,再用一个袋子把周围看热闹的人留下的垃圾全部收进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一粥一饭、一朝一夕,都是故事。”
“没问题!”
“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符法有啥用啊?你自己都没有用过。”
猴爷钻进去之后,发现这就是个卖艺的地方,一个男人坐在一块石头上,腿上放着一枕琴,他闭着眼睛轻轻抚琴,琴声清脆,倒是挺好听。
“能在这www.hetushu.com种地方见到流苏花妍,倒是我的荣幸了。不过,你呢?你是谁?你不属于这里。我对你更有兴趣。”端木把一颗花生米放到嘴里:“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属于这里。”
而梁非凡听到他的话之后,诧异的看着猴爷:“你认识他?”
“哦,双击溜溜溜。”猴爷点点头,然后对端木说道:“走吧,进去聊聊你的心狠手辣。”
猴爷连忙拒绝,上一次流苏说要给他奖励的事实,是给他买了一串牛骨头的项链,上上次的奖励则是一块里头包满了肥肉的肉夹馍……
跟其他那些女人没有任何区别,即使是天下第一的剑仙,那奔腾的购买欲都根本控制不住。而可怜的猴爷则沦为了移动货架,上上下下挂满了各种奇怪的东西。
其实在山里的时候,流苏经常会手把手的教猴爷,她没有男女的概念,而猴爷么……如果要是个普通人的话恐怕早犯错误了,这得亏是猴爷对性没有啥需求啊。
猴爷握住了流苏的手,流苏眉头一扬:“看,我的剑被你控住了对吧,现在怎么办呢?”
流苏嘿嘿一笑,伸出右手:“看,这好比是剑,你握住!”
猴爷前脚进去,端木跟在后头,在进门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梁非凡:“一起来?”
“哈哈哈,看到了吧,小笨蛋。”
帅……
他再次转身离开,猴爷点点头,对这个家伙非常认可,不过一回头却发现流苏正仰着头看他。
流苏弯下腰把准备把当宵夜的肉饼放到了他的钱盒子里……猴爷看得那是真尴尬啊,随便给点钱就好啊,给人家饼,这算啥……
“啊,好羞……”流苏双手蒙着脸:“我不喜欢花妍,好傻。”
哇哦……猴爷也是由衷的赞叹了一句,毕竟他现在是门里人,对这些东西那也是相当了解了,能把剑气细化到这个程度,那说明对www.hetushu.com力量的掌控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境界,从他的动作从容来看,就算比不上流苏,恐怕也是顶尖高手了。
买了烧鸡、买了饼又买了两串糖葫芦,流苏和猴爷就慢慢的往回走,而刚走到客栈门口,就发现那个长发帅哥已经站在了客栈门口,而他面前则是蜀山大师兄。
“她,我不是她的一合之将。”端木一点都不觉得不甘心,反倒坦坦然然地说道:“如果没猜错,她就应该是当世第一的流苏花妍。”
她和猴爷都没有佩剑,看上去根本不像师徒,逮个人都认为他俩是情侣,加上流苏看上去真的很可爱,走路蹦蹦跳跳的样子简直没谁了。
所以说在她的印象里就没有正常的礼物这么一说,猴爷这次如果不拒绝,很可能流苏会给他送一套凉透的煎饼。
“看什么看?”
猴爷随手捏了个手势,一团灵火从手中爆出,然后消散:“满意了啊?”
“故事?我有很多。”他爽朗一笑:“准备好酒吧,你们住哪?我会去找你们的。”
“哦,你来了。看来我还是来早了一些啊,贪杯贪杯。”
因为表演结束,人们纷纷离开,只剩下猴爷跟流苏还站在那,猴爷有些尴尬,而流苏却不知道在想些啥……
“初心初心,那个好看吗?”
你羞个屁啦!作为一个当世最知名的剑仙,你特么居然这么蠢,这合理吗?
我屮艸芔茻……流苏居然是四个字的名字,而且好听的一逼啊……
说完,他朝前面那个还没走远的帅哥喊道:“前面那位哥,请你喝酒!上好的女儿红。”
“初心初心,我们请他喝酒吧!我想听他讲故事。”
“初心初心,你觉得那个头花好不好看嘛……”
“嗯……不错不错,都快赶上师父了。”流苏像揉狗一样揉着猴爷的脑袋:“师父要给你奖励!”
不过猴爷关注的根本不hetushu•com是他的琴声,而是他身边那几十片用普通白纸剪出来小人儿,它们随着琴声翩翩起舞。或翻转跳跃、或拿着一根牙签引剑起舞。随着琴声的转动,小人们也同样跟着琴声来回跳跃,体态可掬、身姿灵活。
拉着长音的猴爷被崩了出去,但还好没飞两步就被流苏双手抱住了腰硬生生给拉了回来……
梁非凡眯起眼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猴爷一眼,拂袖而去,脸色铁青。而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师弟们也满脸不忿的跟着一起离开。
“晚上见。”
“当年……”
“哈哈哈哈,师父教你了哦,不要忘记啦。”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梁非凡冷冷地说道:“快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猴爷笑着,伸手揉了揉流苏的长发:“别问那么多了,老吴烧鸡要开卖咯,不快点就要排队了哦。”
“明日再来吧。”那男人一边把琴放到盒里,然后笑着对流苏和猴爷说道:“如果喜欢,请记得给些银钱,好吃饭。”
“今日饭钱已够,明日不见不散。”他弯着腰把那些细碎的银钱毕恭毕敬的放到口袋里,表情凝重,带着一股子仪式般的虔诚:“谢谢诸位。”
“你也是来……比武招亲的啊?”
“我该去的地方是哪里?”
往前又逛了一段,流苏突然发现有一堆人围在那里,她当时就来了兴致,连挤带钻的到了前排,顺便还把猴爷给拽了进去。
就这个瞬间,猴爷突然对这个男人非常有好感!真的,猴爷的好恶观非常简单,这个男的真的一点都不做作,明明是个顶级高手,却不卑不亢的卖艺赚钱,那种从容不迫的姿态,那种眼神里透出来的感谢,真的……这才是一个顶级高手应该有的心态,相比较假惺惺的梁非凡,这男人的境界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我倒是没有什么境界,只是走的路多了点,也算是种爱好。”那男m.hetushu.com人笑着回眸朝猴爷和流苏一笑:“倒是您二位,两位金穗剑仙却游戏人间,倒是难得。如果喜欢,明天再来,赏几块饼,我就能喝上点水酒。”
说时迟那时快,猴爷连松手都来不及,流苏的左手突然贴了上来,接着一股气在他胸口爆开,身体根本无法控制就要飞了出去。
梁非凡一脸戒备的看着他,神情非常严肃,背后的剑嗡嗡作响,眼看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坐到猴爷面前,端木把琴放到一边,拿起一壶刚暖好的酒放到鼻子下闻了闻,点头笑道:“好酒。”
“放手放手。”
“对!快去!!!”
一曲结束,小纸片纷纷停下,这个男人才慢慢睁开眼睛,抱拳一周面带笑容。随着钢镚叮叮当当的响声,这个顶尖的高手不停的鞠躬道谢,没有一丁点的架子。
“琴魔端木。”梁非凡恨恨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心狠手辣,杀人无数。”
“昂,下午认识的,怎么了?”
面对连绵不绝的购买欲,猴爷唯一的就只能长出了一口气,然后买买买……再接着买买买。没多久,猴爷手里就拎满了东西,背后还背着一个包,包里也同样是各种的娘炮用品。
“不,我不要。”
“去你该去的地方!”
“说吧,你的心狠手辣。”
猴爷摇摇头:“你不用管。”
“知道了知道了……”
“其实我发现啊,我的小初心一点都不简单,你身上好像藏着什么。”
一个故事并不长,但端木却讲得绘声绘色,他是散修里唯一一个晋升到金穗的人,武器是一把琴……当然,这里都是能看到的。而梁非凡所说的心狠手辣则是另外一通故事了,这个故事倒是不短。
那人欢快的应了一声,转身回到了猴爷的身边,背着琴不见外。
“就来。”
“卧……草……”
“那我还要加一份卤牛肉。”
“好啊,不过心狠手辣可足足值一整壶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