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二章 若不是我渴望眼睛,若不是你救赎心情

猴爷站在端木身后,用手指再他背上写了两个字,端木心领神会。
道士从地上坐起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神神叨叨两声悟了,而旁边一直守着他的弟子却高兴叫了起来。
无水乙醇的威力啊,真的不是吹牛逼的,号称千杯不醉的端木在干掉了半葫芦大概一斤的酒精之后,躺在琴上就呼呼大睡起来,没有一丁点的知觉,就算这时候有谁过来用刀戳他,他也绝对不会醒来。
这是什么?这就是个活广告好吗,而且是由一个辈分不低前辈以实际经历来打的活广告。别的不说,就那两句“我悟了”和“这是仙酒”就足够了。
几乎是瞬间,那些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个老道的酒鬼们就冲了过来。而他们看到那天那个喝了醉生梦死的老道现在整个人精神焕发,眼神清明,之前眼神里还带着一股子凡间烟火,而现在他活脱脱就成了一个世外高人。
“死没?”
当然,他出不出事都是次要的,关键他这个广告已经打出去了喂。所以求一喝的人在短短几十分钟内就已经从街头排到了街尾,而其中大部分是各个门派的剑仙和修士。
高武世界其实是很奇怪的,因为个人体质普遍好,所以医药学落后的简直不能看,所以他们对这些东西几乎一无所知,致幻剂本身就可以让人看到一堆奇怪的东西,所以啊……这位大哥说什么一场梦得到一切,无非就是精神幻觉啊朋友……他这个样子会出事情的。
这根本就是饥渴营销,而且是比小米更要命的饥渴营销,因为小米毕竟不会弄死人,而这个……是真的会喝死人的。
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的人真的他妈会喝酒精啊。而不但喝,还很喜欢喝,甚至被誉为神酒。
“死了没?”
怎么说呢,流苏的那种媚态根本就不是后天学习来的,也许是因为和她平时的呆形成的反差萌,在这种不经意的状态下,她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勾魂夺魄。
猴爷坐在柜台后看到了这一切,他眉头一展,满脸笑容的走上前:“二位?这是我的场子,不问问我这个主人吗?特别是你,端木,我花钱请你不是看你在这炫技能的,要不和_图_书你摆平他,要不继续给老子要饭去。”
“你终于吃坏东西了是吧?”
“不可以!做不到!”猴爷简直被她的诡异逻辑给惊呆了:“你不会老,还能让我也一起不老么?”
端木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反应了过来,他把琴往桌上一按,冷笑道:“梁师兄,来一场吗?不要让我老板难做,像个男人那样。”
“唉……”流苏无比幽怨的叹了一声:“那你以后去哪都会带着师父吗?”
握草,讲真……如果不是他们说出来,猴爷根本不相信居然会有这么多人想求这样一种安稳的死法,所以这种神仙酒的名头不但没有因为喝死人而减少,反而人气像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大。
猴爷一见这帮不怕死的货都这么亢奋,那么好吧……大家来喝酒精吧。
端木这时正坐在门口卖门票,也就是传说中的抽奖券,一张一百金还不还价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抽到,而抽到之后仍然需要付出高昂的价格来购卖那瓶酒……他见到梁非凡气势汹汹的样子,仰起头看着他:“怎么?要打?”
“我倒要看看这醉生梦死有什么威力。”
“我怕……我不舍得嘛。”
真的……那老道士真的是快升天了,他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了抽搐和呻吟,快速的连续的高潮也随之来临,面色潮红嘴唇却发紫,代表他的心脏机能已经快要爆炸。
“嗯,没错。”端木点点头:“你想怎样?”
但不得不说啊,高武世界的人体质就是特么的好,就这都没弄死这道士,直到三个小时之后他的亢奋状态才消退,接着进入了无比深沉睡眠,蜷缩成一团的样子就像个刚出生的婴儿,脸上居然还出现了幸福的表情……
猴爷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继续在旁边噼啪打着算盘,计算成本收益的比例。
接着,这种酒在第二天中午就开卖了,它被端木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醉生梦死。而且每一个喝它的人在喝下之前都必须签生死状。
于是乎,在往里兑了一堆奇怪的中草药汁之后,酒精变成了碧绿碧绿的颜色,看上去倒是好看的不行,但度数仍然高到吓人。
“我悟了,悟了http://www.hetushu.com。”
在屋顶一直坐到天快黑时,端木才缓缓从梦境中醒来,嘴歪眼斜的,跟他平时那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判若两人。
哦吼……
四十多岁的老剑仙带着一副仙风道骨的淡然,他端起一碗散发着强烈酒气的碧绿烈酒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围:“来,干!”
“喂!你这个命题有问题的。”猴爷抖着腿,吊儿郎当的说:“你是打算带我一辈子啊?”
签生死状才能喝的酒,这个噱头那更是吸引人了,哪怕一些不是资深酒鬼的家伙也纷纷涌向这里看热闹。
本来猴爷以为出了人命了,这帮人该消停一点了吧?不!他低估了这帮人的热情,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喝了酒的家伙即使是死了,脸上也没有丝毫痛苦,反而透着一种明悟、一种畅快和一种幸福。
“好烈的酒。”
他加的料么,不是别的……就是几种致幻的中草药,包括罂粟、大麻和一种菌的干粉孢子,这酒与其说是酒倒不如说是用酒精调和的致幻物大集合,基本上普通人喝下去就没救了的那种,他就是想用这种办法让那帮没见识的撒比停止对他无限制的骚扰。
流苏摇头,虽然不想承认,但猴爷却不得不承认,流苏摇头的姿态是他见过的人中最魅的,即使是骚气到骨子里的叶菲都不足她的十分之一。
猴爷还没说完,回头发现流苏居然已经在悄悄抹眼泪了,这场面就很尴尬了,他连忙叹了口气:“行了行了,你继续睡一会儿,我去楼顶看看那个傻X,省得他被人干掉了。”
这一下,果然没人接嘴了,不过那些好事的人并没有走,反而满心好奇的盯着那个道士,即使是要死也必须死在他们面前。
他气势汹汹的从外头冲进来,见到端木之后,拔出剑,红着眼怒吼道:“你这个畜生!银山镇五千条人命是不是你干的?”
“好像还没有。”端木拿着他的酒葫芦走了过来,他的酒葫芦里是另外一种猴爷的调和酒,里头只是加了一些香料,并没有致幻剂,那些强致幻剂的酒,端木根本刚不住,他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去碰:“不过看和图书样子很快便要升天了。”
说完,这道士满脸欣慰的走出了客栈,而到门口的时候,他翻过身越过人群朝猴爷和端木高喊:“两位,这酒是仙酒,不可让凡人饮啊,俗人会污了这酒的灵气。”
每天的那瓶酒很快就成为了这个镇子上最有名的奢侈品,醉生梦死就像是会让人上瘾的毒药。
“嗯……”流苏软软的应了一声,然后又重新趴回了床上,侧着头看着猴爷:“初心初心,你不会离开师父吧。”
第二个喝了酒的人没有死,但一直沉睡着,睡得安稳的像个孩子。第三个人没有死睡醒了之后居然特么的功力大增。第四个人……
“嗯?他死了麻烦才大吧,他是崂山的长老呢。”
“我就问你,那五千人命是不是你做的!”
“他死了活该,不死才麻烦!”
猴爷瞄了一眼,居然翻了个身:“衣服掉下来了。”
这几天吧,流苏干脆改行当起了收银员而金穗琴魔则成了保安,客栈的老板已经快要激动死了,因为光是这几天,他的收入比他一年总流水还要多!他真的是恨不得叫猴爷叫爸爸。
操!猴爷总算见识了这家伙的牛逼之处了,看他的样子这逼是喝酒精喝上瘾了啊,还要配方,这不扯淡么。酒精能有啥配方,蒸馏啊!简单蒸馏器加上过滤器就是酒精了,只是猴爷是用的方法比较简单,仪器也比较简陋,所以产量倒是不高,但如果找铁匠和玻璃匠打造一套完整的蒸馏器那么酒精的纯度应该还能更好一点。当然……至于喝起来的味道怎么样,猴爷怎么知道,毕竟究竟是给人喝的吗?
所以在比武招亲开始之前,仙酒的名号就已经以更快的速度传播了出去。
“醉生梦死,醉生梦死。名不虚传。”老道士抚着胡须哈哈哈的仰天长笑:“老道一辈子想得不可得的,都得到了,也该了了这尘缘了。清风、明月,回去告诉你们掌门师叔,老子我要去云游四方了,让他别挂念了。”
“这是他自己作死啊。”
猴爷摇摇头:“谁还敢来?”
其中有个人得到了却没有喝,转手黑市一卖,居然能够卖到了六万金!六万金买瓶掺了毒品的酒精,讲真m.hetushu•com……这真的是吃了文化的亏。
当然,猴爷是真坏。他索性想出了个损招,每天只出一瓶这种毒品级的酒精,然后只有领到号的一百个人有资格争取,而每天他只摇出一个号……一个号啊。
坐在高楼之上,猴爷鄙夷的看着正在喝酒精的端木,他总是认为猴爷的另外一个葫芦里一定装着的是什么稀世美酒,死乞白赖的要了过去,喝了几口就已经有了朦胧的醉意。
端木和流苏都不明白猴爷话里的意思,直到两天之后老道士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们才深切的理解了猴爷的话。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当猴爷连夜折腾出一套蒸馏器并教会了端木怎么蒸馏酒精之后,那抑制不住的酒味就已经把四里八乡的这酒鬼们全部勾搭到了这个小客栈里来了。
他们闹闹吵吵的要喝那种足够让人沉迷的烈酒,虽然猴爷再三说这酒特么的不能喝不能喝,但越是这样他们却越是激动,甚至坊间已经开是传开了,说这里有人带来了仙酒,一口就能让人醉死过去的仙酒。
“不舍得有啥办法,万一我死了呢。”猴爷翘着二郎腿,一脸无所谓地说道:“老话说的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总有一天我得走的嘛,你不老不死,我可不会不老不死。而且就算不老不死,保不齐也会死于非命,又不是没有那种不得好死的先例,这么多年你都没习惯吗?按照道理来说你这种老妖怪应该看得更透啊,是……”
“再找一个徒弟,然后再养大就好了。”
果不其然,这个号称酒仙的男人一口闷掉了这碗绿酒,还没等擦干嘴酒精和致幻剂的复合作用就开始发挥效果了,老道士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颓然倒地,呼吸急促、瞳孔放大。
“这酒……酒精酒精,酒中之精,诚不欺我。这一觉是我这十几年来睡得最好的一觉,谢谢在旁边替我守护。”端木抱拳朝猴爷致谢:“这酒的配方能给我吗?什么代价都行。”
一时间,整个一条街都这件事给带动了起来,原本就很热闹的大街,几乎变得水泄不通。而这场酒鬼界的盛世也吸引来了不少各地剑仙过来跃跃欲试。
“嗯……带一辈子www.hetushu.com。”流苏点点头:“不过你可不可以不要变老。”
“妈的,这都整不死他?”猴爷哭笑不得的看着地上沉睡的道士,然后不停的拍着自己脑门:“咱们麻烦大了?”
“干?自寻死路啊,大撒比。”猴爷靠在柜台上数着钱,听到这句干的时候,他抬起头坏笑着:“老子加了料的。”
这也是当然的,毕竟就连猴爷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喝纯酒精的,这东西本来是他弄出来当医疗材料备着的,现在倒好,被端木这孙子当酒给喝了。
醒来后的端木双目痴呆,跟流苏的风情外露不一样,他就是痴呆。看上去就像是康复学校里那些唐氏综合征的孩子一样,说的好听就是一壶酒让他陷入了空明状态说不好听的就是酒精中毒特么的伤了脑子。
他们中有的是好奇,有的是则是困顿于现在的修行,更有的只是单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不是俗人。
直到第七天的晚上,在醉生梦死开售的前一个时辰,这种疯狂的饥渴营销才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梁非凡。
“我就是在想啊,一开始我的小初心才那么一点点大,黑黑的瘦瘦的,一身是病还有一条腿是坏的。可是现在小初心已经变成了大初心,都已经比师父高一个头还要多了。师父的师父说过,孩子长大了自然就会飞走的,哪怕再不舍得也要让他飞。可是我真的好怕,如果有一天小初心也走了,我该怎么办呢……”
第一天排队摇到号的人就真喝死了,死在了大门口。
猴爷撇撇嘴,反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往地板上一躺就开始睡午觉,但他的动静显然把正在睡午觉的流苏给弄醒了,就见穿着小睡衣的流苏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一副海棠春睡遇风而绽的风情从她身上流淌出来。
“废你妈话,那是老子蒸馏出来的酒精。”
说完,猴爷连忙从窗口钻出去来到屋顶,其实他根本不在乎端木的死活,只是根本吃不消流苏那个小哭包的眼泪,即使是他这种的铁石心肠,碰到流苏也软到了不行,这大概也是他这么一个严厉的人居然能忍流苏忍这么多年的原因了吧,要换成别人,他早一巴掌扇飞出去了,但流苏真的是个礼拜……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