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章 我怀疑这个游戏根本没有SSR

“对对对!”流苏百忙之中抬起头,满脸坚定:“开宗立派!”
所以在座的老狐狸没有一个不是眼睛泛光的。好好的一群剑仙,愣是从骨子里往外冒着铜臭味。
“多有得罪,请二位不要见怪。”
小道士被吓尿了,他哆哆嗦嗦的把刚才自己大不敬说了出来,听了他的话,涤长老脸色铁青,二话不说扬起手重重的给了他一巴掌:“滚!回去领了干粮滚回老家!”
看她的样子,她也许都不记得当年那场惨烈之战了,更别提当时躲在石头后面傻傻看着她的提剑童子,但她当时横扫四方、睥睨天下的眼神却让人想忘都忘不掉。
一听这话,老头们先是皱起了眉头,但紧接着却是整齐划一的虎躯一震!
五倍以上!这虽然是张空头支票,但仍然诱人的不行啊,三百万金的五倍是多少?一千五百万金!这别说支撑蜀山了,就算是把整个西南都盘下来都足够了。
好吧,这话说的让人没脾气……这又不算什么是什么鬼?据猴爷所知,蜀山的长老一个个都金贵的很,随便一个单独拿出去都是响当当的人物。现在整个蜀山,金穗的不过五人,其中还有一个是勉强上金穗的半吊子的梁非凡,剩下的四个才是正儿八经的金穗剑仙。
猴爷的鱼龙已经出鞘,剑气一荡,在场的道士们才发现……这个猖狂的年轻人居然是个挂着黑穗的金穗剑仙。
在落座时,猴爷特意观察了一下,这帮家伙果然把流苏安排www.hetushu.com在了上座,猴爷沾光坐在次席,面对这一桌的老头,自己虽然是蹭着流苏的热度,但仍然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
“知道了知道了。”猴爷叹了口气,对前头走路都有些不自然的涤长老说道:“老头,当年你们被这个家伙一波团灭的时候,其实你们是不敢相信的吧。”
拽着鼻青脸肿的小道士来到了请仙楼,这里显然已经被蜀山派包场了,上上下下都是穿着青灰色衣服道士,他们看到这个小师弟被人打了之后,当然是群情激昂,他们吵吵闹闹的就把这猴爷给包围了起来。
喧哗声很快就把楼上的长老引了下来,其中一个正是下午和猴爷谈生意的那个山羊胡子,他皱着眉头看着猴爷,不解地问道:“这位小哥,这是为何?”
“昆仑八成会相信我吧。”猴爷哈哈一笑:“如果我跟他们说,我有办法在三年内整垮蜀山。”
“你又没问!再说了,这又不算什么嘛。”
“你才是真正的大魔王啊。”猴爷拍了拍流苏的脑袋:“满脸纯良的大魔王,我真的就服你。”
现在猴爷算是知道为什么蜀山这么大却那么怂了,也知道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一直放纵流苏在他们眼皮子地下浪了几十年了。敢情是当年他们被流苏教育过了……
换地方?不可能啦。流苏是个蠢轴,她师父告诉过她,不允许出川,所以她真的就死都不会出川闯荡,出去寻个宝,几天之内回来www.hetushu•com还是没问题,但让她出去闯荡,不如让她死了去。
“为何?”猴爷当着他的面一脚把小道士踹翻在地:“让他自己说。”
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十年但那场面却时刻不敢忘记,这个女人在别人眼里许是天仙,但在他眼里绝对是恶魔,一人独战蜀山十七金穗剑仙,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
猴爷狠狠瞪了猴爷一眼:“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是吧?”
大师兄梁非凡不在,这里除了涤长老之外恐怕没人是他的一合之将,而涤长老做生意多年,早就荒废了武艺,拳怕少壮这种事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昆仑?一年就差不多了。”猴爷大言不惭地笑道:“如果你们肯帮忙,一年都用不到,几个月就让他们再也爬不起来。”
然而,就这么金贵的玩意,居然一次性被打掉了十七个。这不就从侧面说流苏一个人就把蜀山的家底给掏空了么?就跟美国打日本一样,打得五十年都恢复不了元气。
哪怕是现在,涤长老只是看了她一眼都仍然觉得浑身不自在,要强行运气才能让自己的双腿不去颤抖。
“我啊?我打掉了他们十七个长老。”嘴里塞着花生的流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跟嘬一口面条那么简单,带着口齿不清的天然呆和不经意间就喷薄而出的杀意,虽然看上去很可爱,但却有一种细思极恐的可怕。
“在三年之内,我可以让你们蜀山永享江山,五年内让所有人听到你们都抖上三http://www.hetushu.com抖。你们居然跟我来一句也不是不可以?”猴爷抱着胳膊冷笑:“不行,我就换个地方了。”
“这倒是好说,蜀山上本身就是宗门无数,你们想……进入蜀山也不是不可以。”
“你能在三年内整垮昆仑?”
“初心,吃。”流苏看到桌上的菜,二话不说抄起筷子,严阵以待的把桌子上的王八盖夹给了猴爷:“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
他怒气蓬勃的时候还不忘记抬头看一眼猴爷身后正在剥花生的流苏,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啊,面前这个年轻人只是个小杂鱼,即使他是个金穗,但在偌大的蜀山面前只不过是经验宝宝罢了,可他身后那个人……不敢折腾。
小道士被扇肿了脸,周围那些看客可都惊讶的不行,毕竟这个小道士不算什么,横看竖看都是小鼻屎一颗,但他背后可是蜀山爸爸在撑腰呢。这一巴掌不光是扇在小道士脸上,更是扇在了整个蜀山派的脸上。
那一次,他见识到了什么叫以一敌万,当时他还是个给师父提包的小道童,躲在石头后头目睹了那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战。
长你妈啊……都过了晚婚晚育的年纪了,还长身体。猴爷把一个炖蛋塞到了流苏的嘴里,然后放下筷子对着涤长老说:“我们就开门见山了吧。这个镇子肯定是要的,不过该给你们的一分不会少。你们也知道,我们是无根的浮萍,虽然不怕谁,但总归不想老是有下三滥的瘪三的过来打扰,所以m.hetushu.com我们需要个靠山。我们想开宗立派,在这里。”
“不是不可以?我需要的不是这个态度。”猴爷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我跟你们是合作关系,平等的。你们就给我来一句不是不可以?我告诉你们,我可以保证你们蜀山未来的年收益是现在的五倍以上!信不信?”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当年那场疯狂的目击者,大概在五十年前,曾经不可一世的蜀山对这个女人和他的师父进行过一次围剿。
有些跟猴爷相熟人都已经凑上来劝他跑路了,但猴爷只是大喇喇的一笑,揪着小道士的头发拖着他就走了出去。
一群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想到会谈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他们本来下山只是想得到醉生梦死罢了,可现在却被人带进了这么大的一个坑了。
被扔在地上的小道士哭哭啼啼的叙述自己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而猴爷却在旁边冷笑道:“不说实话,你走不出这个门。”
底下的老头一阵窃窃私语,他们低声商量着,眼神中当然有质疑,但毫无疑问这帮老狐狸都是一群很有经验的商人,不想上当也不想错过一次绝好的机会,所以商量了很久都没有商量出个结果。
“呵呵……”
开宗立派……这句话说出来连猴爷自己都觉得可笑,他们开什么宗什么派?按照现在的趋势,大概要不唐门要不五毒教了好吗……不过这既然是流苏毕生的愿望,那么就满足她好了,毕竟这么简单的事都不能搞定,猴爷还算个屁猴爷!http://m•hetushu.com
不过说起来,猴爷可也是个大魔王,而且远远要比流苏更强,哪怕现在一切从头开始了,他的秉性都没什么改变,谁要敢在他面前装逼,说不得那就要上去一通揍的,就连端木这种小魔王都怵他几分,但唯独被流苏压一头的时候他一点都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跟自己无形装逼一样爽。
被涤长老的眼神遏制住了讨论,现场一片寂静,猴爷笑了笑转头对流苏说:“我这狐假虎威可不得了,你以前到底干过什么啊,蜀山的人这么怕你?”
涤长老抱拳朝猴爷致歉,他的行为让在场猖狂惯了的蜀山弟子大吃一惊,这还是那个老狐狸一样的涤长老?他虽然连外门管事都不是,但即便是掌门也要对他礼让三分的,跟着他走出去那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现在他居然这么低声下气?
在这开宗立派,就是代表着成为蜀山诸多山门中的一个,可用屁股想也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受到蜀山理事会的节制,可他们的条件却着实值得考虑。
“不许拍师父的头!”流苏跳起来拍了猴爷的脑袋一下:“知道不!不许拍,不然师父要生气的。”
她的速度很快,快到没有踪影。她的剑很猛,无论怎样防守都会被一剑刺穿。那些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金穗剑仙在她的手下就像是提剑童子一般弱不禁风。
真的是个恶毒的问题,涤长老的身形更加僵硬了一些,他回过头笑的跟死了爹一样,看得猴爷着实是差点笑出声来。
“可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