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我要抽SSR!我要灯姐!

“跟我说谢谢么?师徒一心可是你说的,哈哈。”猴爷用袖子擦掉她脸上的泪:“要多招点漂亮的小师妹啊。”
“当然。”
瘫软在椅子上的涤长老在良久之后才吐出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再次把烟放在了嘴边,昏昏沉沉的吸上了第三口……
这种烟很耐抽,加上他们抽抽停停,所以前后折腾了差不多一个钟头这帮老头才把烟抽完。
“知道了……”流苏点点头:“我用了会怎么样?”
“哦?这也能赚钱?”
没多一会儿,端木也走了进来,靠在大殿外的柱子上,满脸戏谑地问道:“我果然没看错,你是个有手段的。”
“我来安排,保证你们蜀山赚他个盆满锅满!”
看到他的样子,其他人纷纷效仿,一时间满屋子的大烟鬼就以各种姿态呈现在了猴爷的面前,他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抿着嘴小口小口的喝着寡淡无味的桂花酒。
抽完烟的老头们呈现出不同的姿态,有默默发呆的、有痛哭流泪的、有捶足顿胸的也有怅然若失的。
猴爷喊了几声http://www•hetushu.com,同样看啥都新鲜的李时珍从外头窜了进来,乐滋滋的应道:“师父,你叫我啊?”
“人间百味啊……人间百味……”涤长老抹掉自己的眼泪:“好……真的好……这才是神仙物啊。”
“不,不用老地方了。我答应你!”涤长老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那比武招亲的事?”
流苏眨巴着眼睛,在桌子底下用手指捅了捅猴爷:“初心初心……我也想要。”
流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低声道:“谢谢……谢谢你……”
“一无所有。”猴爷指着自己:“包括我。”
“滚蛋,这没你位置。”
“手段有什么用。”猴爷不屑的笑了笑:“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家这老师父弄来的,没有她,你以为蜀山会正眼看我一眼?我只是帮她把名声折了现罢了。”
说完,猴爷把他专为蜀山弟子设计的鸦片烟掏了出来,分发给在座的各位长老,然后笑眯眯的教他们怎么使用。
端木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他指http://m.hetushu.com着一间上好的宿舍:“我的了。”
“那可不行,我钱还没还清。”
猴爷背着手不管发神经的流苏,一个人在这里到处晃悠着,鎏金的老君像、五人合抱的殿柱子,地板干净的发亮,透着一股子檀木香气,墙壁用石灰抹过,白净光洁,四面大窗户让外头的阳光透进来,照得大殿一片通亮,屋顶的天窗刚好刚好把一束阳光投射在老君像上,一副庄严宝相。
通体舒坦,那种玲珑通透的感觉让他宛如再活了一遍。等劲儿过去了,他迫不及待的再次深吸一口,然后重重的吐出了青黄色的烟雾……
“初心,我们真的要开宗立派了吗?”流苏激动的手已经开始哆嗦了:“真的吗?”
他看了看周围,首先按照猴爷说的那样点上了一根,轻轻一口下去,还没等他回味,强烈的眩晕感就已经袭来,接着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明明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头了,但他却感觉自己好像焕发了新生,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苞,在氤氲的清晨雾气和-图-书下缓缓绽放。
这个地方是蜀山的一个别院,曾经是专门为了外门弟子设立的,里头各种设施一应俱全,占地大概三百亩,地方那是相当大,从弟子宿舍到伙房都一应俱全,甚至蜀山还给他们留了个后勤办事处。
这味道不同于他以往闻到过的任何味道,有些怪但却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就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女子身上那股幽香一样,不同于少女的温软,浓烈独特。
“不行!”猴爷二话不说的拒绝了,然后凑到她耳边小声说:“这是害人的东西,谁都能用,唯独你唯独我不能用,知道吗?你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能碰这东西,如果你碰了,那我二话不说,直接走!走到天涯海角去。”
“妈的,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谦谦君子,没想到你特么就是个混蛋!”
流苏显然被吓倒了,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连看都不去看那些大烟鬼,埋头开始吃吃吃。
“傻姑娘。”
猴爷伸手握住了流苏颤抖的手:“冷静点!给我冷静点,你哪有个掌门的样子和_图_书!”
端木拍手狂笑:“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认为的人。”
“珍珍,珍珍过来一下。”
果不其然,蜀山出手之后的阔绰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在敲定后的第二个早晨就有人请猴爷去看地方了。
“把你行李搬来,这是咱们的地方了!”
涤长老为首,他接过鸦片烟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只感觉一阵异香,让人心驰神往的异香。
“哦……”流苏有些失望的点点头:“那我不要了,你不能走。”
一揽子买卖就这么敲定了,涤长老当即就给蜀山发出了讯号,很快蜀山掌门那边也得到了回复,上头就四个大字——自行斟酌。
“嗯!”
李时珍穷苦家孩子出身,哪里住过这么好的地方,一听这话,他连走道都带颠的,晃悠晃悠就出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喝醉了……
“嗯,是的。”猴爷点点头:“考虑一下,我们先走了,想清楚了老地方找我。”
这样的流苏才是好流苏,虽然她是师父,但她总是很听猴爷的话,这一点从没变过,一般情况来说,这样打过招呼后,她真的hetushu.com会抵死不碰这害人的东西了。
猴爷说完,用手指关节敲了敲桌子:“诸位,商量好了没有,我没什么耐心。我这的东西还多呢,保证是你们没见过的,对了。来来来,我这有新东西,大家都试试看,可比那个酒有劲儿。”
流苏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叼着包子就拽着猴爷跑去看自己门派的地址了。
“这才乖。”猴爷点点头:“一定要记住,不管别人说的怎么好,你怎么好奇都不允许碰,闻都不能闻!”
“美啊……”
“嗯个屁,谁会来跟你学啊!”猴爷摇摇头:“不急,今天我就定下来。”
有这就足够了,自行斟酌嘛,对吧。
“真的?”流苏脸上的红晕已经连上了脖子,但显然不是因为害羞:“这……这……真的!?”
站在宽阔的大殿中,流苏不可置信的东摸摸西摸摸,然后站在猴爷面前放声大哭……
猴爷点点头,笑着擦掉流苏脸上的饭粒:“我十五岁那年,你说你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开宗立派,然后名扬天下。我记下了,我一辈子可能很短,但足够帮你实现抱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