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六章 故人叹,隔世经年(下)

简要收拾了一圈后,猴爷带着小李直接去了那户人家。本来已经在准备后事的人家现在居然一片喜气洋洋,门口的挽联都撤下了,屋里更是一副焕然一新的活力。
家里的主人看到猴爷过来之后,携老扶幼的出门迎接,而猴爷连看都懒得看他们,直接钻进了房间去观察病人去了。
“我他妈……”猴爷话说到一半,硬生生把下半截给吞了下去:“我去拿。”
“嗯?我没太明白。”
灰头土脸的从外头拎了一坛子黄酒回来,发现流苏已经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而那个高冷的蜀山掌门则一直在逼逼叨叨的没完没了。
“我……”掌门大人看了流苏一眼,轻轻一笑:“我笨嘛,一辈子一事无成,到老了治好干点营生。”
“后来被师父发现了,他罚我挑水,挑了一整年。”
“小道士已经不爱吃鱼了。”
这就像一些老人总是会不厌其烦的回望当年。其实他们真的是怀念那段岁月么?真的不未必,因为年轻人没有几个是活得好的。然而他们的不厌其烦大部分都冲着的是那一段一段没能完成又记挂一辈子的遗憾。
“小道士,还没吃完呢。你都没吃鱼。”
“活该!谁让你贪吃。”流苏眯着眼睛,乐不可支:“不过你师父也太狠了。”
听到流苏的声音,堂堂蜀山掌门居然身体僵直了那么零点几秒,他虽没有回头,但脸上却出现了表情:“是啊,女侠。这样都被你认出来了。”
“这位阿伯,吃菜啊,菜都凉了。”
这句话仿佛给了掌门大人一记暴击,他幽幽的叹了口气,端起黄酒一饮而尽:“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数十载就这样过去了,我都这么老了。”
虽然下决心要弄死他,但他的感受猴爷倒是多少能明白。对面坐着是年轻时爱慕并且一直爱慕到老的女神,女神身上没有一丝一毫时间流逝的痕迹,而自己却已经从青丝垂鬓变成白发苍苍,这种感觉恐怕不光是悲凉,更多的还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苦www.hetushu.com涩和哀愁。
“是是是,你的徒弟,真的是万中无一。”
哈哈哈哈哈哈,好剧本!真的是好剧本啊,够狗血,够虐心!
看到他落寞的背影,猴爷几乎是捶地大笑,这种感觉实在太爽了。就凭这个老鸡巴镫子还想玩一出游龙戏凤、再续前缘?去他妈了个腿的,猴爷一定会及时提醒他糟老头的身份的。
人经常会被“如果”这个词困在某个时间点:家庭生活不幸福的女人总是会想,如果大学时候就选择了那个苦追她不得的屌丝会是怎么样。输了钱的赌徒总是会想,如果刚才压的是那个点现在就翻身了。
猴爷坐在饭桌上,斜眼看着那个老头坐在那,流苏还没下课,但她吩咐让猴爷招呼一下这个旧友。
吃鱼,吃鱼,噎死你个王八蛋。
流苏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看了猴爷一眼:“初心,去拿一壶黄酒来吧。”
流苏嘴里塞满了东西,听到猴爷的话之后,三两口就咽下去了,然后就跟水坝泄洪一样开始给猴爷讲起了当年的故事。
“对!我都饿了。”流苏点头,然后把好肉都倒到了猴爷的碗里,自己则把鱼头夹了过去:“师父不喜欢吃鱼肉。”
“女侠的吩咐,那只能照办咯。”
“师父?师父!”
果不其然,掌门大人也是哑然失笑:“女侠当年你可是要当我师父的,现在却只让我当个看更的老头吗?”
吃过饭就是午休了,午休的时候猴爷一个人在实验室里鼓捣鼠疫和天花,这段时间他总是研究一些奇怪的东西,在他的实验室里,有一个密封的玻璃瓶,如果打破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这个镇子恐怕就要变死城了,所以这里是整个流苏门的禁地。
可是他到底对流苏不了解啊,猴爷跟流苏朝夕相处了十年多了,对这个家伙的行为习惯了解的不行,她才不管是不是蜀山掌门呢,果然俗世对一个人的影响会是十分巨大的,即使是天下闻名的仙家老大也逃不开那http://www.hetushu•com纷纷扰扰的俗人念想。
猴爷砰的一声把酒坛放到桌上,流苏也不在意,把酒坛往前一推:“小道士,给我倒酒!”
“师父,刚才我回去的路上,看到有大批门派弟子,比前几天多了好几倍,这是要干什么啊?”
是的,不用太明白。蜀山现在在造势,比武招亲这个名头到底是不够大,所以他们疯狂的宣传,把一系列的活动都整合了进去。三天后的比武招亲,当天晚上就有品酒大会,品的就是猴爷工坊里出产的一批勾兑酒精,其中包括三倍剂量迷魂酒。嗯……他们称之为醉生梦死。
猴爷嗯了一声,这个结果他是预料到了的,但没想到这么快,看来抗生素在这个地方真的是神药。
猴爷在适当的时机砍了一刀,这让掌门大人抬起头狠狠看了他一眼,但却只能无可奈何的放下了筷子。
“不用太明白。”
这句话之后,饭桌上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寂,掌门大人一杯一杯喝酒,流苏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而猴爷则在一边欣赏着掌门大人的窘迫。
听到这,猴爷实在忍不住的笑了出声,不过倒是及时收住了。流苏真的是太无公害了,恐怕普天之下只有她一个可以说出让蜀山掌门来给她看门而且还不惹的人家掌门勃然大怒吧。
“握草!我这暴脾气!”
妖灵就是妖怪,几十年前山里还经常能看到,但随着蜀山再次崛起之后,妖灵就跟大熊猫似的快绝种了,但那时候要是碰到一个两个,可真的是会要命的。
堂堂蜀山掌门,就这么站起身双手拿着酒坛子给流苏倒上了一碗温热的黄酒,然后他看了猴爷一眼,就这么把酒坛子放下了。
四十多年前,这个小镇还只是个渔村,蜀山元气大伤的第四年。平时住在山里的流苏奉她师父的命来到渔村置办点家用。然后就认识了这个小道士随着他师兄下山买米买油,当时小道士不过十七八岁,什么实力都没有,在回山的途中遇到了hetushu.com妖灵。
猴爷微微一笑:“蜀山要有大动作,这帮人真的是聪明,随便找点什么事都能炒作起来。”
“没事,就是告诉你,游戏要开场了。”
留下这句话,他轻轻戴上毡帽,转身走出大门。
掌门大人倒也是个坐得住的,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目不斜视,根本就把在他对面的猴爷当成空气。
“是啊,奇怪。”猴爷憋着笑,把鱼肚子上的好肉全放到了流苏碗里:“吃吃吃,他不吃,咱们吃。”
猴爷顿时就快爆炸,没见过这么不懂事的,他低着头双手握着拳头,呼吸沉重……
猴爷没说话,只是低头笑了笑,因为看这样子,他应该是知道了猴爷干的事,不过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他干的哪一件事,不过都无所谓了,猴爷并不怵他。真的,一点都不,毕竟见惯了风浪,这样的一个小掌门能算什么?能算的了什么?
没有了那个老伯伯,猴爷这顿饭吃的格外香,流苏一个人吃了六条鱼,当初说好的不喜欢吃鱼肉的人呢?这种口嫌体正直而且做的这么彻底的人,当世之上猴爷反只服流苏。
然后剧本就正常了,小道士在那之后一直没能忘记流苏这个人,他就这样记了一辈子。然后以她为目标,奋力追赶,用了一辈子成为了万众仰望的那个人,但转身回去时候却发现自己已是白发苍苍,伊人却依旧笑春风。
“啊?什么游戏啊?”
肺炎的症状已经被压制下去了,烧也退了,脑门上一层的汗,看样子是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后续倒是还要持续治疗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小李啊。”
然后流苏同样也是用了一块饼救了他的狗命,这个剧情跟猴爷一样……后来两个人就自然而然的认识了。
“那是,也不看我是谁。”
李时珍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外头,带着一股子兴奋和焦急,他推开窗瞄了一眼,发现猴爷正戴着口罩在干活,吓得连忙关好了窗户,自己则站在窗户外头喊道:“师父!那姑娘的体温降下来了,呼吸和图书也流畅了。刚才清醒了一阵,现在已经睡下了。”
“那是。”果然,流苏并没有听出来,她得意洋洋昂着头:“小道士,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为什么落魄的要当脚夫?”
诚然,蜀山掌门不管是从实力还是从境界其实都不用去当谁的徒弟了,但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总会对自己的困顿越来越无能为力而对自己的成就越来越淡漠。所以他的青春,即使是那段时间他过的并不好,也完全阻碍不了他在这个年纪为逝去的韶华而感觉惋惜。
而现在,掌门大人想的恐怕是“如果当年选择跟她走,现在我会是怎么样”。啊……哈哈,这种命题真的是太有意思了,因为每每人困在这种问题中的时候,总是会充斥着各种负面情绪,这种负面情绪会让人很不爽。而掌门大人不爽了,猴爷简直爽飞天!
这让然也是猴爷的注意,涤长老现在可是把猴爷当下金蛋的母鸡,他只要想出来的招几乎上都用上了,目的就是敛财敛财再敛财。
当时的流苏比现在还要小白,虽然不是智障,但也许是因为剑灵的大脑构造问题吧,她的神经质和低能水准比一般人要高的多,但无疑这种蠢轴但好看的妹子,一般被称之为蠢萌,这样的姑娘最容易俘获小处男的芳心了。
现在猴爷知道这个老哥哥来这干啥的了,他很可能真的是单纯的过来看一眼流苏的,所以他用了一个低贱的身份而没用那个高高在上的蜀山掌门。
“初心,这一条是你的!”流苏给猴爷夹了一条鱼放他碗里,然后对面前的掌门大人笑着吹牛逼:“小道士,我跟你说,我这徒弟啊,比你当年不知道厉害到哪里去了,跟你差不多的年纪,都已经是金穗了哦。你跟他这么大的时候,才是青衣小道士,太笨太笨。”
“放屁!”猴爷顺手就又倒了回去:“屎不臭你都能吃三斤下去,少给我来这套,我们有的是钱,随便买放开吃!”
光这一点,猴爷下定决心弄死他一点都不亏,真的。
这就很尴尬了和图书好吗,因为是流苏的旧友,所以猴爷也不敢直接怼他,只能坐在那装菩萨,即使不能干死他,但想让猴爷笑脸相迎也是不可能的。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他在说这个万中无一的时候,咬字非常重。也许流苏听不出来,但猴爷却听得真真儿的,这显然是话里有话的那种一语双关。
而在这个过程中,猴爷悄咪咪的把天花疫苗给她种上了,毕竟人体试验么……要试验就彻底一点,反正天花疫苗也是挺成熟的技术,不会有什么意外。而鼠疫的疫苗猴爷暂时还没开始灭活,所以种下去就等着黑死病爆发吧……
在碰到妖灵之后,在混乱中他跟他的师兄弟走散了,然后就被流苏捡到了,那时他已经是饥寒交迫快要挂掉了。
这个名字倒也贴切了,现在那东西根本已经不是人喝的东西了,基本上都能拿去当汽车燃料了,而且里头加的料也开始胡搞了,猴爷脑洞大开的在里头加入了大麻提取物和迷幻菇的孢子。哪怕是酒量能飞天的人,一杯不倒猴爷直播吔屎。
“你们吃,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哟,真是……”流苏叹了口气:“你不如来我这里吧,这里环境不错的,而且我徒弟特别能赚钱,你在这看个更、打个钟,也好过你给人扛米背盐的。”
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流苏好像经常能够捡到快要饿死的小正太啊,猴爷是这样,蜀山掌门也是这样。
“真是奇怪,以前他不是这样的。”流苏双手托腮:“真是奇怪。”
“傻样。”猴爷笑着摇摇头:“你是怎么认识那个老头的啊?”
而在品酒大会之后,还要一个别出心裁的品剑大会,诚邀天下群雄过来品鉴各种宝剑,其中设有抽奖环节,一等奖是玄铁魔剑。
“嗯?师父,怎么了?”
“哎呀,你都这么老了。我可没法当你师父了。”
过了早课时间,流苏带着一身香粉味道来到了客厅,看到那个老头之后,笑容陡然绽放:“小道士,你都变得这么老了。”
“哦……谢谢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