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一章 逃之夭夭还绿了芭蕉(上)

把小孩抬进去之后,他的家长被拦在了外头,看着病床上的小孩,猴爷戴上自制口罩对李时珍说道:“我给你先分析病理。”
“东壁,过来。”
而一下子流苏门门口也热闹了起来,那些平头老百姓们听说身染恶疾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都能被救回来顿时就激动了起来,他们四处打听到底这门里的仙儿是怎么救人的,但得到的答案都没有一个准确的。
“都要吃晚饭了,我看你不在,就来看看。”
不过中午倒是出现了小热闹,就是前段时间那个得肺炎快要死掉的姑娘的家属来给他们送牌匾了,那个曾经快要死掉的小姑娘在今天早晨已经醒来,甚至已经可以进食了。这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第一例被青霉素从鬼门关里救回来来的人诞生了。
“你不上课站在这干啥?”
“嗯……”
“师父……”李时珍也同样报以苦笑:“愚昧啊……真是愚昧。”
“徒儿记住了。”
“嗯,记下了,师父。”
www.hetushu.com“知……知道了,师父。”
李时珍挺委屈的,但被师父骂还能回嘴不成?他屁颠屁颠的把冰块砸碎并用布包着递给猴爷,然后看着猴爷把这冰冷的东西放在孩子的额头上。
“骂你别放心上。”
“这个带进去。”
猴爷把小孩全身的衣服解开,只闻见一股血肉腐烂的臭味,李时珍皱着眉头但却没有后退,猴爷哈哈笑了几声之后:“戴上口罩。”
等李时珍准备妥当之后,猴爷来到病床前指着那小孩受伤的地方:“这一块伤口已经腐烂,是因为受伤没有得到及时处理造成的细菌感染,引起败血症并且引发化脓性脑膜炎。典型的表现临床症状表现为抽搐、昏迷,现在你看他颈部僵硬,头部往后仰,背部紧绷,身体呈向后弯曲状,这叫角弓反张。”
所以虽然不少人还在观望状态,但已经有不少人在下午时带着自己生病快速的老父亲跪在了流苏门门口求治疗。
m•hetushu.com一切准备工作都完成后,这个小孩的运气还不错,他对青霉素并不过敏,在李时珍哆哆嗦嗦给他打针的时候,猴爷拿出究竟和一罐子硼酸洗液。
“记住了,硫磺有毒,剂量要掌握好。”猴爷在把小孩的伤口处理完之后站起身:“如果他在清醒状态下,一定要记得给他灌麻沸散,不然疼死的。”
猴爷叹了口气,咳嗽了一声朗声说道:“生老病死是天命所归,流苏门确实能救人,但救的只是不该死之人,命途已定,不可逆天改命。回去吧。”
“这帮人,真以为什么都能治啊?”猴爷背着手看着跪在台阶下的那些人,哭笑不得的对李时珍说:“他们是不是以为我们能让人成仙?”
“诊断之后,我们需要判断是什么细菌,但这之前我们需要处理高热。”猴爷指着旁边一个厚重的木桶:“取冰块。”
李时珍很快取来一块用硝石制的冒着白烟的冰块递给猴爷,而猴爷皱着眉头看了http://m•hetushu.com他一眼:“你怎么这么蠢?用布包着,砸碎!”
“六岁?”猴爷看他一眼,然后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走下了台阶,来到那个小小的担架面前,蹲下身子查看了一下这个孩子。
“东壁,让这孩子的家人把人带走,每天傍晚过来换药打针。”
白天的时间,猴爷总是过得很无聊,因为他负责的药剂师和化学专业里就俩人,这俩人还都是一脉相承的技术宅,跟他们时间一长就乏味的很。
李时珍照做,在大概十几分钟后,孩子的体温明显降低,痛苦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李时珍擦了把汗,站到猴爷身边,静悄悄的看着猴爷下一步操作。
下头顿时一片哀嚎声顿起,其中一个年轻的汉子跪在地上搓到猴爷脚边,用力叩头:“求求……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他才六岁,不该死!不该死啊……如果可以,仙儿可以取了我命。”
“这是加了硫磺的杀菌膏,我记得我教你配过吧?”
“先给他用青霉http://m•hetushu.com素吧,我们也没别的东西了,记得做皮试。”
“现在处理伤口。”猴爷指着小孩腿上的溃烂:“这里是罪魁祸首。记住,下次碰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
这件事让李时珍李大人和他的小师弟抱头痛哭,想发疯一样哭天抢地。猴爷并不了解他们为什么高兴,但他们就是高兴。
看着猴爷一点一点用酒精浸泡过的锋利小刀把小孩腿上的腐肉剔除,用酒精仔细擦洗,再用一种猪油一样的黄色膏药涂抹在上头,李时珍整个过程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是,师父。”
“体外降温,这个要记住,一般高热情况一定要把体内热量引导出来,不能让病人持续高温。去,用酒精涂抹他的手心脚心。”
猴爷笑了笑,站起身往外走,可刚走两步就发现流苏正站在门口笑吟吟的看着他,眼神温柔的不行。
这个小孩在发烧,已经出现了脱水的症状,而他的腿上有一块溃烂,看样子是擦伤然后感染导致的急性血液病。
“师父,为什http://m.hetushu.com么要用冰?”
在一切都搞定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李时珍明显感觉小孩的表情和姿势都软化了下来,呼吸也均匀了,表情看上去也不那么痛苦了。
“在,师父。”
而这时,忙完的猴爷指挥着李时珍用浸泡过草药水的干净棉布包裹住小孩的伤口,等一切都搞定,他坐在椅子上点上烟,长长出了一口气:“东壁啊。”
一听这句话,旁边那些人不知道有多眼红,而这小孩的父亲更是嚎啕大哭,不停的朝猴爷磕头谢恩。
“怎么会……师父骂我,那是应该的,徒儿感激不尽。”李时珍眼眶一红:“少时父亲就说过,学医一途千辛万苦,如果能解救万民,就算是学神农尝尽百草也不是不可,现在师父教我本事,怎么会怪你。”
到了下午时,这治病救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镇子,他们流传说,救人的仙儿能够活死人肉白骨,跟外头那些只会打架斗殴的家伙完全不一样。
“是,师父。”李时珍快步走到猴爷面前:“有何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