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三章 听说远方有颗长生树

等猴爷写完之后,他抬起头问了一句:“能看明白吗?看不明白,我给你解释一下。”
“还有,你那个小姑娘,小心点,别玩出火。差不多就行了。”
气氛陡然紧张,旁边的看客不断起哄,而青莲则在旁边拽着猴爷的袖子,一脸担心的嘟囔。
而红莲则依依不舍的踮起脚亲了端木一口,然后就羞答答急匆匆的跟着师妹一起消失在了黑暗中。
“哦,我给他列了个拓扑学矩阵。”
青莲抱着一大堆小礼物站在旁边双眼发光,而那出灯谜的人却是满脸铁青,低着头闷声不响的继续在灯上出题。
青莲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站在出迷人的面前得意洋洋,虽然她自己一道题都答不上来,但她却依然能厚着脸皮把猴爷的功绩全部算在自己的头上。并且以此去嘲讽别人,看上去一副欠揍的样子。
猴爷开始讲故事,他讲故事的水准还不错,不多一会儿青莲就听得有些带入了,就连一直对他爱答不理的二师姐白莲都悄咪咪的凑了过来,装作不经意的看风景实际在偷摸着听他讲故事。
“哈???????”
“金苹果的种子。”
后来猴爷索性也放开了,直接带入圣斗士星矢。这么胡特么吹逼的结果就是故事更好听了,于是白莲这个沉默寡言的姑娘直接说自己非常喜欢沙加……
“我再出一个,如……如果你还能答上来,我就把我家传宝物给你!”
其实尝试过的人就该知道,给小孩讲故事是很累的,因为他们就是一群傻X,明明最简单的逻辑都要问上半天,为什么阿波罗要驾着马车驱赶太阳、雅典娜和阿尔忒弥斯单挑谁更厉害,反正都是这些根本让人无法回答的问题。
“这个?这是个什么?”
他说完就自顾自的拿走了金种子,而这颗种子上手之后,他才感觉这东西确实不是凡物,摸上去的手感像豌豆,但却又韧性十足,而且很打手,密度绝对超过黄金好多倍。看来是个好东西。
“就是莫比乌斯带的参数方程。”
www.hetushu.com“好啊,不过要看看你的家传宝贝是什么了。”
不管猴爷嘴里念着奇奇怪怪的话,书生继续朗声说道:“此物足矣!你敢不敢赌?”
“我还是给你讲讲这颗种子的故事吧……”
书生笃定猴爷无法在最后一道坎上赢过他,所以他在整理心思之后,从怀里摸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圆球,这圆球看上去金灿灿的,像颗金豆子。
“我……嗯,知道了。”端木这次的回答有些吞吞吐吐:“你放心吧。”
“小弟,他怎么就不明不白的输了啊?”
一想到过不了多久,天下就要大乱,端木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激动的已经肾上腺素狂飙了。
有故事听,小姑娘是再愿意不过了,所以青莲和四师妹抱着一大堆零食坐到了草地上,然后用殷切的眼神看着猴爷……
青莲和大部分的人一样,都是一头雾水。简直可以说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猴爷是怎么赢的,虽然自己这边赢了,她应该高兴的,但这样一头蒙圈的赢了却让她百爪挠心。
猴爷抱着胳膊站在旁边,笑盈盈的。也许这个书生在这个时代算是博学多才的了,诗词歌赋倒也精通。但猴爷可不止是只会打架的怪物,因为曾经的预知机制,他的大脑运行速度远不是平常人能够比拟的,更可怕的是他快速学习和永久性记忆的能力,所以谜语之类的东西对他根本就是玩,而那些对联也好、对词也好,他可是有一整个中华词库在等着人家呢。
一大片的灯笼都已经被猴爷取下来了并且兑了奖,周围看热闹的人则在不断起哄,好像这挑场子的人是他们自己似的。
“放屁!”猴爷怒斥:“你他妈少把我拉到你一伙。”
“如果我输了呢?”
书生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自言自语,继续说道:“正当家祖将要遇难之时,有四位仙女从天而降,驯服了巨龙,救了家祖一命。在得知家祖是神州来客时,她们用七彩的琼浆招待了家祖,并亲自送和图书他启程,在离开时其中一个仙子就送了家祖一颗金种子,便是我手中之物!”
猴爷晃晃手:“必须要试试,这个赌注很有意思。”
“看到没有!我小弟厉害不厉害?”
“不了,明白了。”书生颓然坐在一块石头上,痛哭流涕:“原来如此简单?”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深夜,不远处的集市早已散去,但显然这帮小姑娘一个都不想走,听故事的听故事,谈恋爱的谈恋爱,反正都沉迷了就对了。
红莲被这一嗓子吓得从端木怀里蹿了起来,满脸慌张的跑了过来,急的都快哭了:“完了……要面壁了。”
“橡皮几何学嘛。”
猴爷背着手往后站了一步,示意书生出题……
第三问,问这条路到底是直的还是平的?
不过既然人家都摆开阵势了,猴爷也闲的无聊,干脆就买了两壶桂花酒酿跟着坐了下来,开始了他的吹牛逼讲故事之旅。
“你行。”端木朝猴爷竖起大拇指:“把这么一个朝天椒都弄得服服帖帖。”
算算时间,这个家伙好像比莫比乌斯本人还要早好几十年吶。
“来吧。”
好吧,本以为随口搪塞一下就糊弄过去的,没想到这两个小妹妹居然给当真了,真的摆开阵势要听故事。
猴爷顿了顿,自言自语道:“拉冬和金苹果。”
“你们晚上不回去没事吗?现在很晚了。”
猴爷静静的点上烟,看着他默默画完了一整幅画。那书生在结束之后,傲然的抬起头:“你能解吗?”
“剑仙混战,怎么样?天下大乱的那种。”猴爷用手指搓着这颗种子:“用它。”
“哈?”
“哈???”
猴爷比较倾向于后一种,因为反射性的特性大多很奇怪,而且这个时代也没有提炼出放射性金属的冶金技术。
就看书生冷冷一哼,然后提笔开始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起来,他折腾的时间有些长,旁边看热闹的人都有些架不住了,但猴爷却没有催促,因为他看出来,这个家伙居然在画的是莫比乌斯环的分解示意www.hetushu•com图,他画的仔细,而且在旁边写上了三问。
而青莲、白莲早已经在五小强闯宫的剧情里不可自拔,倒是四妹妹因为年纪小,早就靠在猴爷的腿上睡得香甜。
面对猴爷的不屑,书生突然间就一脸高傲了,他昂起头笑道:“看来你到底也是见识浅薄,这并非什么金子银子,而是种子。”
猴爷没回答他,只是张开手看着那颗在手心熠熠发光的金种子:“我们发财了。”
红莲和端木俩人吧,坐在亭子里,紧紧的抱在一起,一动也不动的待在那里,时间好像跟他们没关系,是什么样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心情,难道这就是爱情?
所以啊,猴爷就说嘛,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生物,这种故事有什么好听?说白了都是人家添油加醋吹牛逼吹出来的东西,就猴爷估计,十个拉冬巨龙都不够流苏一个人戳着玩的。
端木表情变了几变:“你要……”
这个问题很经典,他一定是这个时代第一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人,而且大概也是第一个接触到维度空间的人了,虽然很浅显,但哪怕是在现代,恐怕他也很难在普通人群中得到确切的答案。
“嗯,对。就是这么简单。”猴爷笑着从他手上拿过种子,然后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你可惜了,明天去流苏门找我,我给点你想要的东西。”
顾不得解释,三个小姐妹背起睡着了小妹就要开溜,而青莲在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回头对猴爷喊道:“小弟,明天要是没看见我就不要等啦!我有时间会找你的。”
第二问,问如果不能那这条路是什么路?
这个环的意义其实很重大的,他大概是人类接触到空间理论的标志之一,它的假设之一就是人如果站在这个环上的任意一点朝一个矢量方向奔跑,那么他永远也无法达到终点,就是说这条路是没有尽头的……
“你别用这表情看我,我了解我自己,你了解你自己吗?”端木冷着脸说道:“想想流苏花妍,你自己为什么这么不诚恳?”www.hetushu.com
“跪下,磕三个头,当着父老乡亲的面承认技不如人。”
文人之间的决斗,虽然没有舞刀弄枪那么好看,但在这特定的气氛下倒也是相当吸眼球的。不多一会儿,这个地方就已经被里三圈外三圈的围起来了,就连端木也牵着那个兔子一般乖巧的红莲从阴暗的角落里走了过来,红莲脸上红扑扑的,谁特么知道刚才端木干了什么臭不要脸的事。
“就这?你家用二两金子当传家宝啊?”
“炒作,炒作啊。朋友。”猴爷哈哈大笑:“我们手下的三巨头,烟、酒和苹果。”
希腊神话是个又臭又长的故事,唯一能跟它比的大概就是北欧神话了,不过相对来说,北欧神话更脏一点,希腊神话相对好一点点,但也有限。毕竟有个大鸡巴父神宙斯不是……
“用它?怎么可能。”
不过青莲的品味似乎有点特别,她以个人喜好来判断之后,从男神艾欧里亚和肌肉男阿鲁迪巴之间犹豫了很久才选择了阿鲁迪巴。
“埃格勒、厄律提娅、赫斯珀里亚、阿瑞托萨。”猴爷点点头:“看来没错了。”
猴爷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伸手接过笔在纸上给他列了个公式并把每一条解释都细致的写了出来。
“你别贪就行。”猴爷哈哈一笑:“这东西,吃了到死都能容颜永驻,至于能不能增进功力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它绝对不会是好东西。”
一提这茬,青莲立刻从故事剧情中惊醒过来并从地上一跃而起:“不好!完蛋了!!!师姐!风紧,扯呼!”
“不。”猴爷摇头笑道:“这东西啊,不是好东西。它代表战争,只要有它的地方就有纷争。”
端木虽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操作,但他对猴爷使坏的能耐绝对是放心的,这个绝世坏蛋一直认为,全天下的混蛋捆在一起都不如面前这个家伙,所以他既然说可以,那就真的是可以。
可圣斗士星矢其实说白了也沾染了希腊神话的德行,又臭又长,这边讲了两个钟头了,才讲到沙加的人物属性,应白莲这个和-图-书新晋迷妹的要求,沙加被着重讲解了一番,什么天舞宝轮、什么六道轮回、什么睁眼一个冥斗士、闭眼一个冥斗士,反正把白莲这个冷若冰霜的家伙居然给讲得脸蛋红扑扑……
“那你还说我们发财了?和气才能生财。”
第一问,问一条路能不能从头走到头?
“行,咱们走着瞧。”
仔细端详了那棵种子,发现它确实跟金球不一样,这颗小小的球球上不停有五颜六色的光华闪现,这显然不是环境光源。而能出现这样情况,要不这颗球球是放射性物质要不就真的跟书生所说的一样,真的是金苹果的种子。
“哇!好厉害!!!”
猴爷看他的神态,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无可奈何的摇摇头。这个家伙八成已经掉进坑里了。凡人果然不可靠,真的……不可靠啊,太感情用事!
意气之争,果然书生这个职业到底是不理智。不过猴爷倒是对这金苹果的种子十分好奇,所以当下就点头算是同意了这场意气之争。
“满树的金子?”端木的眼睛顿时放光:“真的发财了……”
猴爷是真的累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叹了口气:“你们师父要打断你们腿了。”
“小弟,算了算了,万一输了多丢人啊,你老大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那是自然,家祖当年出海,在海上仙山上见到一棵树,树上结满了金果子,正当家祖打算摘下两颗时便出现一头巨兽,据说那头巨兽有数值不清的头颅,身形硕大无匹。”
出迷的人也输红了眼,也许那些东西都不值钱,毕竟都是些便宜的小铃铛、小发簪之类的小商品,但读书人的那股子傲气却让他不允许有人在智力上压他一头。
“种子?”猴爷眉头一皱,仔细看着他手上那颗金灿灿的小圆球:“这真是种子?”
这一切围观的人都看不见,那些本以为是对对子猜灯谜的人大失所望,而那个书生却在看着猴爷写的解释后,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非常精彩。先是茫然、然后欣喜若狂、然后怅然若失、然后脸上已经惨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