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七章 朋友,你搞事啊

“好好好……”
“我特么让你别瞎猜。”
“那又怎么样,他手无缚鸡之力!”青莲提着吃的拍着猴爷的肩膀:“小弟,晚上再找你玩,我们先回去啦。晚上记得继续讲故事啊。”
看着两个小姐妹蹦蹦跳跳的跑回去,端木冷笑着对猴爷说:“看来她们的日子不是很好过。”
“师姐,你喝!”
而他进凉亭之前刚好听到了青莲在问猴爷问题,他哈哈一笑顺势接嘴到:“他是流苏花妍唯一的弟子。”
“也让我很不舒服。”
这倒不是骗人的,这一瓶可乐吧,里头是真有气的,但因为小苏打的提纯还在刚开始的阶段,所以现在根本无法大批量弄出口味纯正的可乐,所以这一瓶算是一根独苗吧,拢共也就弄了两瓶,之前给流苏喝了一瓶,她觉得不好喝,喝在嘴里布鲁布鲁响让她觉得很奇怪,所以她说她还是喜欢喝鸡汤……
猴爷叹了口气:“吃吧,你肚子叫的声音我都听见了。”
青莲哼了一下,一边吃烤鸡一边喝可乐,过了好一会才说:“小弟,这个糖水真是解腻清爽的圣品啊!一口下去,油腻感顿时全无。”
“还不就是那个师兄,我们养狗被他发现了,他说有狗吃的就没我们吃的,青莲都把自己的口粮给了狗狗,她中午都饿肚子了。”
端木说完之后就和猴爷轻轻对视了一眼,双双大笑着走了出去。
“那你先陪朋友玩,我去睡觉啦。”流苏说完,伸了个懒腰,朝天一指:“灵鸢!”
“别啊。”猴爷笑呵呵地说道:“多个人罩着又不是坏事,你也看到了,流苏那德行怎么罩我嘛。”
青莲似乎对流苏带着一种不知道从哪来的崇敬,当发现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是流苏之后,她的注意力立刻就从猴爷身上转移向了流苏。
听了青莲的话,红莲小心翼翼的接过瓶子,然后张嘴就是一口……
“啊……那怎么办?”
青莲把瓶子递给红莲:“小口一点啊!”
和*图*书“不是哦,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
其实猴爷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张口叫流苏一声师父,称呼的时候从来都是直呼其名。对于师父这个名头,猴爷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本能的排斥,开始流苏抗议过,但后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还用想?”猴爷哼了一嗓子:“看上去她们根本就不算是什么蜀山弟子,顶多算是童养媳。那个老尼姑估计就是专门给蜀山弟子养老婆的人了,这蜀山让我很不舒服啊。”
这就造成了一种高冷的假象,青莲问了一会儿之后发现流苏师叔祖好高冷,所以也就难过的不再提问题了,但也不敢造次,只是低着头慢条斯理、文文静静的吃着东西。
对,用飞剑回去睡午觉,这是多奢侈多炫耀的行为啊,但是她却根本不在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我行我素的潇洒,甚至连禁飞的禁令都浑然无视。
“我再尝尝。”
“好吃!我说好吃就好吃。”流苏很较真的纠正猴爷:“下次专门做给我吃哈。”
结果不言而喻,她跟青莲的下场几乎一样,完全不知道怎么喝碳酸饮料的小姑娘就这样被这国民级饮料给喷了一头一脸,弄得端木心疼不行,连忙用自己那高档衣服给红莲擦着脸上的糖浆。
青莲一脸羡慕的看着已经不见人影的天际,流苏刚才那堪比流星的速度显然已经震慑住了这个连剑都没资格配的小渣渣。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青莲小口的抿了一下,一进嘴她浑身就打了个冷颤,然后拿起瓶子看了一眼:“这是什么呀?跟刚才的不一样。”
“啊……好难受。”青莲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这是什么嘛……”
“你们是什么关系啊?”
看着这美味的炸鸡放在自己面前,青莲立刻骄傲了起来,拍着胸脯对红莲说:“师姐,你看!我这小弟怎么样?”
“饿肚子?”猴爷和端木对视一眼,摇头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们了?”
m.hetushu•com而他们刚走出去没多久,差不多走到蜀山方阵那边,就见一堆人围在前方,猴爷插进去一看,发现居然是白莲跪在那里泣不成声,她的面前是一条已经死掉的狗,而青莲正在不远处跟谁吵闹,红莲则一直试图拉开青莲。
“也不知是谁刚刚自己也被呛到了。”
猴爷摇摇头:“狗不能吃鸡骨头的,傻姑娘。”
“你们傻啊!”猴爷无奈的摇头:“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真……真的吗?”红莲眨巴着眼睛,满脸纯良的问:“那……那我能带点东西回去给白莲吃吗?”
当然,如果是别人的话,刚起飞可能就要被打下来的,但她飞起来之后,负责治安的巡查只是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阵,然后集体失明,谁都当没有看见……
“是这样吗?”青莲将信将疑的看着猴爷:“可是她是名扬天下的大剑仙呢……”
“是啊,有人要搞事啊。”
看到猴爷这架势,青莲简直是眼睛都要冒星星了,她欢快的拍着手:“这下好了,我们不用饿肚子,小狗也能吃饱了!”
“哇……好快……”
“你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猴爷笑了一下:“别瞎想,我是她带大的。”
“对啊。”猴爷点点头:“她见谁都收徒弟。”
“她给你喂东西吃……而且是她吃过的呢。”
猴爷斜眼瞪了他一眼,端木立刻咳嗽了一声,把话兜了回来:“但他不成器,到现在为止都是个废物,手无缚鸡之力。”
就这样,明明可以用走回去的流苏,却因为吃撑了懒得动而选择了用最华丽的姿态跑回去睡午觉……
“啊……”红莲缓过劲之后,哭丧着脸把瓶子还给青莲:“师妹你害我……”
“好吃嘛,你以前都没做给我吃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青莲的预警机制在猴爷这句话之后立刻就启动了,她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眯着眼睛看着猴爷,异常严肃的说:“你跟流苏师叔祖http://www•hetushu.com……”
“但我是没名气的小杂鱼啊。”
其实猴爷跟流苏共同生活了十年啊,这十年里都是这么吃东西的,基本上谁也没有忌讳,有时候猴爷捡到个什么果子,被流苏看到了,她也不管果子有没有被猴爷吃过,抢下来就吃。有时候流苏弄到了以前没吃过的新鲜玩意,也是吃了两口就往猴爷嘴里塞。都是江湖儿女,谁计较那个啊。
“那样是哪样?”猴爷嚼着流苏吃剩的炸鸡块:“你要说啥?”
“那个……我刚吃过了。”青莲抬头瞄了一眼正鼓着腮帮子像仓鼠一样吃东西的流苏:“不……不饿……”
而现在让猴爷跟别人说流苏是他师父,她却怎么都张不开这个嘴……
嗨呀……这个拖猪的形象真的是太深入人心了,猴爷想到那个形象都觉得尴尬无比,但没办法,流苏就是流苏,她做出来真的一点都不稀奇,但人家看起来可就怪异无比了。
“你喝太急了。”
“你……你还叫人家小弟啊?”红莲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比你厉害多了……”
青莲瞄了一眼猴爷又瞄了瞄端木,然后诧异的问猴爷:“你真的是流苏师叔祖的徒弟啊?”
实在拿这个笨蛋没办法,猴爷抬手招了一下,几个请来帮工的人走了进来,猴爷仰头看了他们几眼:“有剩饭么,随便什么剩下的都行。”
“小弟,你老实说……你跟流苏师叔祖到底什么关系!她……她跟你那样……”
青莲鼓起勇气喝了一大口,接着气体一下子喷发了出来,她结结实实被呛了一下,可乐从鼻子里喷了出来,眼泪鼻涕一把一把的,看上去可怜的不行……
流苏其实不太擅长和人交流,面对青莲连珠炮一般的问题,流苏显得难以招架,而且她现在的注意力根本就全在猴爷身上,也没多少心思去搭理一个小女孩喷射式问题。
猴爷看着她的样子,差点就要笑场了,好在演技还算不错,硬生生把狂笑的和图书欲望给憋住了,然后从旁边的食盒里拿出一贯玻璃瓶装的正儿八经有起泡的可乐:“你尝尝这个。”
“不要多少,够一只狗吃的就行。”
“你把这些带走干什么?”
“刚才我喝过啦,酸酸甜甜的,挺好喝的。”
“好的,马上来。”
这边热火朝天试喝可乐的时候,那边正在埋怨端木喝酒的红莲也好奇的凑了过来,看着青莲手上的瓶子,小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不像你啊,你平时不都是往嘴里塞的么?”猴爷把餐盒里给她准备的完整的烧鸡拿出来:“猪蹄子暂时没有,晚上才有。”
青莲问这句话的时候,双眼里带着强烈的渴望。这种眼神出现,就代表这个问题是个死亡陷阱,有女朋友和老婆的男性应该深有体会,在这种死亡陷阱的面前,任何不能自圆其说的回答都会造成一股灾难。
旁边也在吃鸡的红莲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问道:“真有这么神奇吗?”
“嗯?”端木瞄了猴爷一眼:“有人要搞事情啊。”
“差不多到时间了,我们要先回去啦。”青莲把桌子上的鸡骨头和鸡皮鸡屁股都收到了一个兜子里:“我们该回去了。”
正在这时,端木端着从李时珍的化学研究所骗来的医用酒精边喝边晃了过来,之前还摇头晃脑的样子,在看到红莲的那一刻立刻变成了正人君子,平时当宝贝的酒葫芦被他直接扔到了树丛中,一副人畜无害小宝宝的样子走进了凉亭。
“当然不一样,不然怎么叫特制的呢。”猴爷探过头问:“怎么样?”
“真的!?”青莲严重精光直冒,但接着却又偃旗息鼓:“可惜我已经拜在蜀山门下了……唉,你居然是流苏师叔祖的徒弟,那就不用我罩着你了。”
猴爷没说话,只是转身到就进的一个餐车里,包上了四五块足料的鸡肉,还有大饼。份量足够一个一百五十公斤的成年人吃得饱饱的。
猴爷有些尴尬的回答的青莲的问题,虽然很不想承www.hetushu.com认,但这种事又能瞒得过谁呢?
看着她嘲笑红莲,猴爷真的再忍不住了,撑着脸笑成了傻吊,而青莲则特小女人的翻了个白眼:“笑什么笑,不许笑!”
猴爷习惯性的咬住肉,然后埋怨着说道:“你一中午吃了六大块炸鸡,你也不怕闹肚子。”
青莲高兴的不行,像过来人一样悠哉的喝了一口:“师姐,你好笨啊。”
青莲和红莲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猴爷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然后指着前方密密麻麻的宗门弟子:“这几万人的伙食,都是我供应的!还能让你们饿肚子?饿了就找我。”
但在文明社会可就不一样了,这种行为即时是一家人都算是大不敬啊,只有两口子之间偷偷摸摸的干一下,可这在众目睽睽之下互相喂食的事,真的是太有碍观瞻了。
但……猴爷跟青莲啥关系都没有,所以他压根不在乎,张口就准备回答她。但就在这时,流苏突然把自己咬过一口的肉递到了猴爷面前,还含糊不清地说道:“初心,我吃不下了……你吃。”
青莲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烧鸡,然后趁着流苏在吃东西的空档小声问猴爷:“小弟,她是不是前天晚上那个拖着猪的女人啊?”
“这话说的倒也没错。”青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好吧,我还是继续罩着你吧,看你可怜兮兮的,还手无缚鸡之力。”
“因为不好吃啊,我做来干什么。”
“是她……”
“稍等,马上给您弄来,要多少?”
面对猴爷的问题,青莲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白莲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狗,这些是带给小狗狗吃的。”
看着两个小姐妹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这个便宜饮料,猴爷抱着胳膊在旁边笑着,而在亭子外有不少的世宗子弟看中了这块宝地想要过来抢地方,但琴魔端木则靠在凉亭柱子旁边看着过来过往的人冷笑。这里认识他的人不少,一看这地方被金穗剑仙给怼了,哪里还有人敢过来找事,所以他们倒是没被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