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八章 哎哟喂,弯道超车(下)

说完,猴爷咳嗽了一声,一脚踹开前面围观的小道士,然后背着手走进圈子里,嬉笑着站到了青莲身边:“师太,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不合规矩吧?”
“还有此事?”老尼姑本来就板着的脸顿时冷若寒霜,她转过头一把揪住青莲的耳朵:“你们好大的胆子!”
“师叔,我们发现白莲小师妹私自豢养宠物,这可不是被门规许可的。作为师兄,我们当然要教她一下门规,毕竟师妹年纪小不懂事。”
猴爷冷哼一声:“你自己问她吧。”
二话不说,猴爷一巴掌就扇在了老尼姑的脸上,她被毫无预兆的掀翻在地,这一巴掌极重,老尼姑落地之后咳嗽两声,竟然突出了好几颗牙,满嘴血沫子的样子,相当凄惨。
“你不是谁是?”端木翻了个白眼:“别说话了,看他们要干什么。”
端木出场之后,告状的小道士立刻就怂了,他们没有一个敢上前,而老尼姑也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战战兢兢的看了端木几眼,然后颤声对猴爷说:“这是蜀山事务,你们无权插手。”
“还不快给初心师弟道歉!”
“闭嘴,让她说!”
果然,在那小道士得意洋洋的汇报完毕之后,青莲的脸色瞬间煞白,红莲则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青莲,退下!”
说完,他背着手冷脸看着那老尼姑:“你啊,不懂变通。此事揭过,休得再提。”
“还有啊,师叔。红莲、白莲、青莲三个师妹这几晚夜夜偷跑出去,昨夜更是三更天才回来,据师兄弟说见到他们与两个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我担心她们受奸人诱骗。”
m.hetushu.com尼姑已经气得浑身颤抖了,她指着猴爷怒斥:“年轻人不要自讨没趣。”
“怎么回事?!老实说来!”
剑身流光一闪,周围的蜀山门徒纷纷张望一圈,发现那剑光真的是属于蜀山的印记,蜀山的印记、金穗而且那印记还是琉璃虎,这代表他不但是正儿八经的蜀山认证剑仙而且是辈分极高的大剑仙。
因为自己的狗狗被弄死而难受到不行的白莲冷冷的抬起头看了猴爷一眼,然后抱着那具小小的狗尸体蹒跚的走到了猴爷面前。
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古朴的长剑悬停在他的身边,上头崭新的金穗熠熠生辉,剑身上的符文流光溢彩,若是有人仔细端详一定会发现,这个剑纹是曾经属于那位最强剑圣。
猴爷听到这,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诱骗倒是诱骗,奸人……我才不是奸人呢。”
而这时,端木慢慢从人群后走了出来,背上了他标志性的金丝梧桐琴。这把琴虽是乐器,但因杀伐无数,沾染了太多血腥而变成了一把戾气十足的武器,方圆五米之内没有人能扛得住这把琴的杀气,上头暗红色的花纹在人看来都是人血侵染而成,实在是凶名在外。
红莲瞄了一眼人群后的端木,咬着牙朝他微微摇摇头,然后就继续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任打任骂。
握草?猴爷听到这差别巨大的语气就觉得相当不爽,明明青莲才是你徒弟,你对一个小道士慈眉善目,对自己的徒弟横眉冷对是几个意思?
端木冷笑一声,单手一挥:“琴来!”
虽说这是蜀山的家事,让人不太好插手,但http://www.hetushu.com是啊……这看着真的相当不爽。
这个表情很吓人的,特别是猴爷做出来。在以前,他做出这个表情那可是代表要杀人的,虽然现在他学会了克制自己的杀心,但当这个表情出现时,同样也代表着他的怒气槽满了。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都忘了规矩!”
“啊,我大概叫你们掌门得叫一声师兄吧。”猴爷笔挺的站在那,下巴昂的高高的:“流苏门,首席大弟子,初心。”
就连青莲都跪坐在那里表情呆滞,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收的小弟……居然……居然是一个金穗剑仙。
“哦,不是扯进来,是本来就该进来。”端木大大咧咧把红莲从地上扶起来:“她是我的人。”
“你是流苏师叔祖的弟子?怕不是冒充的吧。”
猴爷长出一口气,刚想走上前,却发现自己一只手被青莲牢牢抓住,低头看她却发现这个小辣椒却在猛朝他摇头。
“不然呢?”端木双目赤红:“不要拦我,不然朋友没的做。”
“你是谁?我管教徒弟,干外人何事?”
“该不该?”猴爷侧过头看着她:“问你该不该?”
看看?看看需要把家伙都带上?而且护在红莲面前寸步不移,这还不够明显吗?还需要其他的行为来证明端木要插手?
“我不拦你才没的做了。”猴爷笑了笑,整理了一下衣服:“你这个大魔头,人家巴不得找个机会弄死你。干这种事,当然要我这种名门正派的人出马啊。”
“怎么了?”涤长老巴巴的跑过来,看着皱着眉一身正气凛然的猴爷:“出什么事了?你至于动这么大肝火?和图书
说完,猴爷清了清嗓子:“白莲,过来!”
这边动静越来越大,终于也引来了蜀山方面的管事,不过这次来的倒是涤长老,他背着手晃晃悠悠的过来,看到这边跪了一片,而猴爷正拿着剑指着他师侄,顿时就一头雾水了。
“是……长老。”
“这事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我会给你个交代。”涤长老到底是个老油条,处事圆润,他朝端木笑着眨眨眼:“我们按规矩来。”
本来潸然欲泣的青莲被他这个鬼脸弄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鼻涕都喷了出来,样子傻的不行。
“我不管。”端木冷冷的抱着胳膊:“我只是看看。”
“做的很好。”老尼姑赞许的点点头:“倒是不愧宗门栽培。”
红莲仰起头看着背着琴的端木,虽然没有见过琴魔本人,但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和端木身上流淌出的那股子杀气,她再笨也知道这个天天晚上跟自己摸摸亲亲的大坏蛋居然是赫赫有名的琴魔本人,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敢把面前这个可怕的男人和那个会给自己喂糖葫芦吃的大哥哥结合在一起……
不过人家既然这么说了,那毕竟身份在那、辈分在那,谁也不好说什么,而猴爷是流苏门的首席大弟子,大家都知道流苏是谁,流苏师叔祖……就是那位比掌门师叔还要高一辈的大仙儿,但是这个首席大弟子从哪里出来的?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按照道理来说,如果真有这么个人,那他的辈分会很高,在蜀山的名册上应该是排到前排,但谁都没看到过初心两个字,所以老尼姑对猴爷的身份将信将疑,甚至怀疑的倾向更多一些。
“把你的和_图_书话,再说一遍。”猴爷握住剑柄,扬起长剑遥遥指着老尼姑:“按照蜀山律法,大不敬什么罪?”
没想到这老尼姑一脚就把红莲踢倒在地:“说!那两个男人是谁!”
周围的人一看连琴魔都出现了,再嚣张的人顿时都没了声息。毕竟琴魔啊,除了是个大魔头之外,还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位列十大金穗前三甲,而且刚刚把年轻一辈最杰出的梁非凡给打了个落花流水,他往那一站就跟一堵墙似的。
“该……该……”
“初心师叔,多多冒犯……请勿见怪。”
说完他顿了一下,回头对青莲扮了个鬼脸:“好羞……”
等事情的原委道来之后,涤长老拍了拍脑门:“就这事啊?初心……你别跟他们一般计较。看看,连端木老弟都扯进来了,何必呢?”
面对这样的质问,猴爷都懒得解释,只是打了个响指……
青莲吃疼,踮着脚哎哟哟的叫,而红莲则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带着哭腔说道:“师父,是我的主意……是徒儿贪恋人事繁华,不关两位师妹的事。”
“你是何人!?”
“嗯?你挨打了?”猴爷眼睛轻轻眯了起来。
猴爷冷哼一声,收了飞剑,抬手一指白莲:“这件事过去了,那开始第二件吧。”
红莲又吃惊又担心,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索性缩在端木的怀里一言不发了。
端木站在一脸懵逼的红莲面前,轻轻拍着她的头,轻声抚慰:“别怕,端木哥哥保护你。”
老尼姑恶狠狠的用眼神刮了青莲一眼,然后走到那个小道士面前:“青玉,出什么事了?”
不用想了,跪吧。大门大派的辈分阶级森严,大不敬可http://m•hetushu•com是要没收飞剑逐出师门的,所以周围看热闹的蜀山弟子齐刷刷的跪成一排,就连老尼姑也不得不单膝跪在了猴爷面前。
“是啊,你管教徒弟是跟我没关系,不过……”猴爷笑了笑,用身体挡住青莲、红莲:“不过冤有头、债有主,公道还是要取的。”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冷冽,带着一抹灿然笑容,殷红的舌头在嘴唇上轻轻舔了一圈,顿时那个猥琐无耻没有脸皮的端木就变身成了那个谈笑间取人性命的琴魔,气场在瞬间转换,仿佛他身体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凝固。
“别急。”端木伸手拦住了就要过去搞事的猴爷:“看看后续。”
“很棒对不对?”猴爷歪着头对端木说:“扯虎皮拉大旗这种事,真的是太爽了。”
涤长老是长老啊,虽然在蜀山地位有些尴尬,但就因为掌门都要敬他几分所以而且他还掌管钱粮,所以对于他的问话倒是没人敢不说实话。
琉璃虎、青铜龙、翡翠蛇、黄金牛,拥有这四个印记的剑仙在蜀山那不是长老也是属于宫主级别的,即使没有实权,但辈分着实高的吓人。
老尼姑紧张的抬起头:“白莲,你可不要信口开河……”
“师父……他欺负白莲!”
“卧草!”猴爷一愣,一把按下了他:“你疯了?要被秒成渣啊?”
但显然,大部分人都没有注意到剑身的符文,只是盯着发光的金穗上目瞪狗呆,谁也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也是个金穗剑仙。
“误会……只是同门……同门之间的误会……”
老尼姑冷着脸走了过来,冷冷的看着青莲,而对她面前那趾高气昂的年轻小道士视而不见。
“我去,这能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