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九章 一时冲动啊……冲动

涤长老见事情恐怕会闹大,他上去扶起白莲,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今天之后,你们三个跟着初心走。别人问起,就说是我说的。”
还好,还好白莲还估计师兄妹之间的情谊,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只说是误伤。这让涤长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着实害怕初心会干出什么耸动的事情,毕竟他背后可是流苏花妍那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女魔头……
涤长老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枉顾生灵、搬弄是非、恃强凌弱,数罪并罚,杖责一百,逐出师门。”
而带着四个到头来都没搞清楚状况的小姑娘回到流苏门,猴爷直接把外套给扔到了一边,换上了舒坦的居家服,摇身一变又称了那个市井小赖皮。
“那你的门风呢?按照蜀山门规,你见我是不是也该跪上一跪?”
顿时语塞好么……硬算起来流苏的确要大这个老家伙两个辈分,但因为防止尴尬,当初在定猴爷级的时和-图-书候,硬生生把他拉低了一辈,当时流苏还特意跟蜀山掌门打了招呼,说猴爷怎么都不比小道士差,不管是能耐还是辈分,当时蜀山为了拉拢流苏也就这么捏着鼻子认了,所以猴爷见到掌门不但不用跪,如果人家来硬的,他直接往外搬辈分就行了。
猴爷点点头:“是误伤吗?”
“是。”
“没事,我说了该怎么样怎么样。”猴爷倒是洒脱:“以后要多多罩我啊,我为了你们可算是把蜀山得罪光了。”
正说话间,一阵清风吹来,上头传来郎朗人声:“初心师弟,你这手倒是伸的长啊。”
“我给你们算一下。”猴爷看也不看的往下坐,当达到一个凳子高度的时候,他的剑直接出现在他屁股下头,让他悬空坐在了剑上,看上去倒是帅的不行:“修道之人,向善是根本。万物有灵,你们以规矩之名致生灵离世,这算哪门子修道?其次,同门之间本和_图_书应互相关爱,年长者扶携年幼者,年幼者尊敬年长者,你们诬陷同门,甚至不顾同门情谊动手打人。最后,恃强凌弱本就是大忌,你们以雄壮之躯欺凌弱小,这坏了规矩。涤长老,按照蜀山门规,坏了这三个规矩的人,怎么处理?”
“你骗人!你才多大啊!”但说完,青莲就觉得自己失言,连忙捂住了嘴,小声道歉:“抱歉……我……”
青莲眼珠子转了转,想说话,但最后还是憋回去了,只是小心翼翼的问:“你真的是金穗啊?”
其他门派看完热闹也没啥好说的,本以为还能挖掘点掌门护短的趣闻,但没想到却被一个年轻人给搅合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猴爷的名头顿时传播开了,间接来了一波名扬天下……
见到掌门出场,周围刚站起来的那群道士道姑又全跪下去了,就连白莲他们也跟着跪下去了,看上去倒是声势不小。
“那他hetushu•com们掌宫呢?”
偌大的广场上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杖责声还有惨叫声,整个蜀山方阵里都噤若寒蝉,他们大部分人没有见过掌门发如此大的脾气。
“应由他们的掌宫执行。”
“哦,掌门老伯,你终于来了。”猴爷连头也没抬:“我看你不在,就替你提振一下门风,没意见吧?”
掌门伯伯真的是恨不得当场就给他来个一箭穿心,但毕竟位高权重,后头还有很多事情要求着流苏,所以面对这个小家伙蛮横的态度,他只能强忍着怒火,最后额头上冒着青筋的对涤长老吼道:“你来执行!一百下,一下不许少!”
“这是干啥?”
猴爷哈哈一笑:“该怎么样怎么样,这样不适合你。”
而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了红莲的哭声,接着就见这个犯规尺寸的小姑娘哭着从外头蹿了进来,一头扎进青莲怀里嚎啕大哭。端木则靠在门框上一脸无奈的叹气……
“你客气了,掌门和_图_书伯伯。”猴爷身子一横躺在了剑上:“我跟你平辈,而且别忘了,如果硬算起来,我长你一辈!是你跪我还是我跪你啊?”
猴爷点点头:“那这一百下,是我打还是你们打!”
白莲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但她还是听话的点点头,然后抬头对猴爷说:“争抢狗的时候,被误伤了。”
小道士们腿都吓软了,互相搀扶着来到猴爷面前,表情跟死了爹一样悲伤……
“是。”白莲点头:“师兄不想伤我。”
“她非说我骗她,不诚恳。”端木摊开手:“我哪骗她了啊,只是没说清楚而已。”
“有事说啊,别你你你的,平时那个泼辣劲儿呢。”猴爷拿起茶壶喝了一口水:“你不还是我老大么?”
说完,他拂袖而去,在走前他留下一句话:“流苏门没人,从你这借调四个人过来,没意见吧?青莲、白莲、红莲、姬星,跟我走!”
猴爷梗着脖子咬着牙跟掌门伯伯硬肛,而在和图书众目睽睽之下,越是掌门越没办法跟这无赖搅合,所以即使没面子,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下来。
“我大概四年前就是金穗了。”
“你他妈就是骗了,个死骗子。”猴爷笑骂一句,然后自言自语道:“行了,我去给流苏通报一声,别让她蒙在鼓里。你对付一下这几个小丫头,我怎么这么冲动……不应该啊。”
“我什么时候闹了?就问你,处理不处理?这可当着天下门派的面,你不要脸,蜀山还要脸!”
“朋友,我告诉你。”猴爷站起身跟掌门站了个面对面,咬着后槽牙很用力地说道:“今天这事,要放在我以前,你试试。”
“我……我不敢了……”
“你……你……”青莲在猴爷面前变得有些怯生生的:“你……”
“好。”猴爷指着那几个开始还趾高气昂的小道士:“你们,过来。”
被将军的蜀山掌门灵虚踏空落地,背着手来到猴爷面前,冷冷的看着他:“闹够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