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一章 风起

流苏从屋顶跳下来,闲庭信步的走到风暴中心,双手一展,所有的剑气骤然停了下来,狂风也骤然停歇,只剩下一片草木狼藉,仿佛之前的金穗大战都是幻觉一般。
“巽!”
“啊……张嘴!”
堂堂两个金穗,一个拿着扫帚一个拿着箩筐,唉声叹气的打扫着院子,旁边还放着一桶补墙用的石灰,看上去狼狈的很。
“喂!你们有点过份啊。”端木在旁边喊道:“不带这样的,想想你们两个的身份!”
流苏的点评一点都不留情,根本不像那个软萌的妹子,她皱着眉头专门挑毛病什么的,着实是在行的不行。猴爷还好说,跟流苏不同体系的端木可就不服气了,他仰起头对流苏说:“你是剑圣不假,可到底不是气宗啊。”
“我的心……我的心啊……”端木揪着胸口的衣服在树上蹭了起来:“我被流苏花妍鄙夷了……”
要知道专注的男人是最帅的,就算是平时吊儿郎当、弯腰驼背的猴爷现在都帅成了渣,看上去就好像是少女漫画里的男一和男二正在为了女主角决斗一样,哪个小姑娘要能不被这个场面吸引,那说明这个姑娘一定有问题,有大问题!
流苏歪着头看着端木,撇撇嘴不屑搭理他……
而大部分不太了解金穗实力的人看到今天这场大战之后,那可算是大开眼界。毕竟金穗玩家跟他们根本玩的不是一个游戏,不过这里头也有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是那些野狐禅,发现了流苏这个新大陆,而忧的则是那些名门正派的家伙们,毕竟他们也许在其他方面要好于流苏门,但在师资力量程度上……谁不想让一个剑圣当师父?
突然间,他的姿态发生了变化,所有观战的人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做出这样的举动,但很快人群里就有人发出惊呼了。因为猴爷的剑势开始发生了改变,他硬拼着脸上手上被剑气割伤的痛楚,开始以剑迎战。
“哼……那个大骗子,我都不要理他了。”红莲把头侧到一边,但眼睛却始终盯在端木身上没有离开。
而猴爷则用袖子擦了擦流苏嘴和-图-书边的柿子汁:“明天上午你还得去那边啊?”
在机会转瞬即逝的战场上,猴爷脑子突然变得清晰无比……
手痒就手痒吧,打一场就打一场吧。端木平时再是懒人,但他仍然是琴魔端木,琴魔是个武痴,不然也不可能在他这个年纪就成为金穗,要知道他可没有猴爷身上大裁决者赋予快速学习金手指。
“师姐,你说谁会赢啊?”
流苏说完,伸手拿过端木的琴:“记住,剑气不可太过分散。”
没有这股执念,根本不可能学艺二十年就成金穗,所以既然这次猴爷被他逮住了,这通比可就逃不过了。
他们的精彩打斗引来了不少宗门弟子围观,也许是不少人第一看到加持法术给敌人的,所以在端木对猴爷引巽之后,那些人齐齐发出了不解的疑问。但这些疑问随着端木架起来之后的行动而被打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们恐怕已经出名了。”
而猴爷不闪不避,只是一手握剑,再次露出笑容……
“流苏说过,一个强大的剑仙啊,不光要精通剑术,体术和法术也要精通才行。”
“剑灵就只是剑灵。”流苏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们给我把院子打扫干净!不然我生气了哦。”
但怎么破?难道就这么防着?端木一天能弹十个小时的琴好吗,自己可扛不住他十个小时……
“我希望我小弟……初心剑仙能赢。”青莲的眼睛里已经冒出粉红色的小桃心:“帅死了。”
而提到怀春少女,其实表面冷淡的白莲好像也属于这个年龄段的姑娘,碰到这么苏的长眠她怎么可能不出来看。
两人对视而立,相隔五米。气氛说不上紧张,但两人也都是相当认真,猴爷可不敢在端木面前充高端,这家伙可不是个简单的货。气场铺开,属于金穗剑仙的特有剑气流转于两人之间,本是微风的天气,在这折腾一圈之后直接变成了狂风大作,卷起地上黄叶,一片凄凉。
突然之间十五倍的速度加持在猴爷的身上,他稍微动一下就蹿出了老远,而这距离只是被拉开了http://m•hetushu•com那么零点几秒,端木瞬间就架了起来……
“师父我说一下啊。”流苏在专业领域有着不可侵犯的权威,她背着手走到猴爷面前,皱着眉头说道:“虽是打的不错,但最少有三处破绽。第一,你不应使倒转七星,而应该使逆阴阳。倒转七星你便给了端木拉开距离的机会,如果是生死斗,你恐怕已经被斩了。第二,你打法太刚烈,不可取。一命换一命可不行,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弃命。第三,你气息回转太慢太慢了,这段是些松懈了,今天晚上开始,重新从气息开始练习!”
面对猴爷的自杀式打法,端木无暇再操纵剑气,腾空转身拉动琴弦弹开鱼龙,然后悬停在半空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那一动未动的猴爷。
“对啊,这些日子我都要去,没办法嘛,为了流苏门发扬光大!”
猴爷摸着胸口:“哎呀我操,我这暴脾气。”
而在他这种不间断、不停歇的变调中,狂躁的剑气像一个连的加特林机枪开火力压制一样,铺天盖地的朝猴爷奔袭而去。
所以,他在猴爷歪头笑的时候,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就冲上了半空,手中的琴微微调整一下姿势,左手拉弦,四道剑气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就朝猴爷飞去,从四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猴爷落地之后,脚下的砖石地愣是被他搓出了两道沟,而端木收到的冲击更大,不过到底是经验老到、斗争无数的实力派,他比猴爷更快的稳住了身体,虽然面色有些微微不好看,但仍然以极快的速度蹿到了猴爷身侧并把琴往地上一戳,掌心贴在猴爷的胸口,微微一笑……
“破!”
“行……够狠。”端木让琴围着他身子绕了一圈,对猴爷笑道:“你还真是敢拼。”
被当众训斥一番,猴爷也没办法反驳,只能靠在那大喘气,而端木则嬉皮笑脸,不过他刚想开口嘲笑,就听流苏说道:“端木也是错漏百出。本应该以我之长克敌之短,但你却选择与剑修硬碰硬,若是生死斗,你以为你能硬抗剑修一剑吗?还有,就是你将www.hetushu.com剑气分散,这本就是不明智之举,怕是你这些年都没遇到过像样的对手。”
猴爷喊着意义不明的话,然后他手上的鱼龙剑速度越来越快,从刚开始跟不上剑气的速度到渐渐保持一致到最后开始超过剑气,并以自己的剑带动剑气的过程堪称精彩。
“嘁,你不还是偏袒他吗,真是的。”
“你搞事啊!”猴爷撩起袖子:“再不滚老子石灰泼你啊!”
而猴爷双手抱臂站在那,鱼龙剑插在身前,身侧不时闪现剑纹,周身剑气充盈,长剑随着琴弦声在低声轻鸣。
“请。”
一颗靠吸就能吃干净的柿子被塞到猴爷嘴,他吸了一大口,然后点点头:“好吃啊!”
天地突然之间仿佛失去了颜色,巨大的光亮从两人之间爆起,猴爷的术法是专门用来逆转法术的,而盾倒转之后自然就成了爆炸物,它同时把猴爷、鱼龙剑和端木炸飞了出去。
“老子是武器战,老子有电风扇!”
“不然呢?”猴爷收回剑:“跟你开玩笑啊?”
“啊……张嘴。”端木丝毫不搭理猴爷的咆哮,拿着一颗李子就塞进了红莲的嘴里,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她一口,愣是把羞答答的红莲亲成了红苹果。
“哇!”青莲抱着姬星小妹骑在墙头眼神愣愣的看着猴爷和端木:“你家端木好厉害!”
面对青莲的嘲弄,红莲笑脸涨得通红,而姬星小妹则低着头在吃着好吃的小糖果,根本不关注场上的打斗,小孩子到底就是小孩子……跟怀春少女就是不一样。
他不断格挡,鱼龙剑因为与剑气的摩擦已经热得发红,而即使是在不断防御中,猴爷也同样被强大的冲击力打得节节后退。
端木扬手摆出手势,而猴爷却只是脑袋一歪,嘴角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
这一手看得端木目瞪口呆,旁边那些围观的人也是倒吸一口冷气……然后他们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正是传说中当世唯一一个正经的剑圣。
说完,她轻轻拨动一根线,豁然间一道浩然剑气喷涌而出,朝着天空奔袭而去,这股剑气在空中势头强劲,从青变m.hetushu.com红,贯穿天际,一直到肉眼无法看到观察为止,但远空的云朵却就这样莫名的被斩出了一个大口子,像是被刀切过的烧饼。
“我先说好,我此一生只能有一个徒弟。所以啊,初心你在流苏门光大之后,要代师收徒呢。”
音波刺耳,弄得周围所有人除了流苏都不自觉的捂住了耳朵,而在这刺耳琴音之外似乎还有金戈交鸣的声音。
“气剑本就是一家。”
端木向来以慢打快,他绝少主动发起进攻,可当他面对猴爷的时候,他根本不敢去硬抗这个家伙的第一波攻击,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会玩出什么奇怪的路数,跟他打必须先手,后手绝对会吃亏。
“我……我不知道……”
琴魔琴魔,只有探亲的琴魔的才是最可怕的,猴爷也终于见识到了这一点,坐在那探亲的端木,琴声鬼魅,时而如夜莺婉转、时而如狂风呼啸。
对,发扬光大!今天这一场双金穗大战加上母剑圣搅局,流苏门已经出了大风头了,如果不是这几天正在举办门派运动会,估计大门都要被人踏破了。
“可是听说琴魔是天下有数的高手……”红莲口不对心地说道:“也许……也许琴魔会赢吧。”
猴爷笑眯眯的看着傻乎乎吸柿子的流苏,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喜欢……
很快,端木剑气开始被猴爷反弹,数之不清的剑气在两人之间碰撞、激荡,强烈的罡风席卷而起,那些旁观的人但凡稍弱一点的都顶不住这股子剑气余威,被吹得东倒西歪。红莲甚至需要抱着树才不至于被吹走,反倒是姬星小妹妹巍然不动的坐在墙头吃着东西……
“我还不算剑圣,我也成不了剑圣。”流苏似有感伤的看了天空一眼,然后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内院。
正在端木全身心抵抗鱼龙剑时,猴爷的声音却突然出现在他耳边,接着猴爷一只手就贴在了音浪盾的外头。
至于端木……可怜的端木因为女朋友比较腼腆,所以只能默默的一个人当迷妹,站在打扫卫生的他身边端茶送水,温柔无限的。
说完,他手中的剑突然失去了身形,端木丝毫不敢怠慢,转过和*图*书身五指挂在琴弦之上,一道音波顿时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
猴爷把剑插在地上,全身的重量都靠剑支撑,而端木也是呼哧带喘的坐在琴上,俩人看上去都是一副累成狗的样子……
八卦之中,巽为风为木,以卦象引招是气宗的三大绝学之一,这种方法既快又狠,几乎让人防不胜防。
“滚滚滚!”猴爷终于忍不住了,张嘴骂道:“别在老子面前秀。”
“好了好了,再打要出事情啦。”
“倒转七星。”
等众人缓过神时,发现鱼龙剑就在端木面前不足三寸的地方,像泥鳅一样在往前钻,而端木手指不停的拨弄琴弦,音浪形成的防御就这样硬生生的挡住了鱼龙剑的进攻。
一味防守总不是个事,但一旦解开防守,那数不清看不见的剑气就能生生把他给打成狗,这不行……这一点都不帅了。
此刻端木周身气场流转,长发盈盈舞动,衣袂随风猎猎作响,琴弦也被疾风吹得发出嗡嗡弦颤。
而正在这时,流苏从里院蹦蹦跳跳的出来,手上拿着一堆软趴趴的柿子来到猴爷面前,跟刚才那个气场十足的流苏剑仙判若两人。
鱼龙穿透一道剑气气势如虹,转眼就已经出现在了端木的眉心,而端木完全没想到这个怪物居然要用身体硬抗自己的剑气并且在同时用剑来杀伤自己,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真不知道特么是跟谁学的……
“你泼啊!泼啊!泼了流苏打死你。”
“那你能成什么?”
“我们后院的柿子长得好好,我刚才摘了好多!好吃吧?”
不夸张啊,就这个手势跟这个笑容,青莲和红莲差点一起晕倒,分属两个阵营的迷妹现在已经不可自拔了,特别是红莲,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和端木有一腿的人,现在看到端木又帅出了新境界,她怎么可能不激动,虽然嘴上不说,但手上捏着的那片树叶已经快被她给攥出水儿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刚才帅成狗的表现,特别是猴爷……用琴虽飘逸,但用剑更帅气。两个打扫卫生的人,甚至还不知道,他们现在已经有了一大堆迷妹,而猴爷的粉丝应援会会长正是青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