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九章 少年,不来份堕落全家桶吗?

“行行行,少啰唆!赶紧拿来。”
“说吧,要我杀谁,一百金一个人,给你杀八个,咱们两清!”
关于猴爷的阴暗计划,端木都懒得去猜,他对开赌场更有兴趣,一想到自己大摇大摆走在赌场里,人人看到他都要带着谄媚的笑容,他就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这个过程漫长吗?其实一点都不漫长,只要有集中精力办大事的心思再加上充足的财力支持,这并不是难事。而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少人!
“不欠账啊,身上没现钱就把琴抵押了。”
“可这跟……掌门之位有何关系?”
“一百二十亩。”
之前猴爷也想过,这种契约的效用在哪里,但后来听流苏说了才知道,如果没有契约,那欺就欺、骗就骗了,可一旦签下契约并交到剑仙盟,如果谁背弃契约可就成了天下公敌,从此再无立锥之地,除了回家种红薯,再无别法。
“那拿来啊!”输红眼的端木咬牙切齿地说道:“看我不杀他个片甲不留。”
“等非凡师兄来嘛,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建房!”猴爷袖子一撸:“各位工头都过来一下,愿来的报数,按人头给钱,日结。”十个大子一天,包吃。这些苦哈哈巴巴着往凑上去,所以当猴爷把他的想法给工头们传达下去之后,一时间报名的人数超过六百人,而且还在持续增加中。
这些人召集齐之后,猴爷把工头的名字列了上去,并让他们把有特长的工人挑选出来,这些有一技之长的,每天多加二十个大子。不过必须要有真材实料才行,比如雕刻、打铁、拉丝、造灯等等,有一样算一样。
到底还是老姜厉害,到底是蜀山长老,所有人里他的股份最多出力也最多,猴爷作为二股东倒也不差,只是可怜的端木……只能算技术入股。
而涤长老摸着下巴:“这些年我倒也有些人脉,这件事我也可以帮忙。”
销魂彻m.hetushu.com骨的美人、奢华糜烂的赌坊、流沙沼泽般的烟土还有让人不能自已的酒水,这些东西都是什么?那都是钱啊!要用这个行业带动这一片形成整体繁荣,让这一片成为华夏西南地区最大的消费中心。
“挪呗。”涤长老眯起眼睛,做出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打算:“蜀山的账目上可以挪出四百万,只是……年底盘查之前需要平账。”
“大家都满意吧?端木那一份他临走前已经签下了。”猴爷看着在场仔细阅读契约的涤长老和梁师兄:“这笔一落下,大家从今往后可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不行。”猴爷手一摆:“要趁着现在比武这股势头,把客人留在这!最多给你七天。梁师兄,你要负责找地方,接着我要让你们见证奇迹。”
“我操!你咋不飞?”
“你的琴要有灵,得哭成狗。”猴爷把琴挪到自己身边:“三百金。”
“请不要这么猥琐,口水下来了。”
这可算炸开锅了,各种奇人异事像井喷似的往外冒。一共前后只用了不到三个钟头就把需要的人才给弄齐全了。
“对三,地主跑了。给钱!”
“赌场可是八出十五入,我们熟人才给你便宜。”
这一嗓子可算是把昏昏欲睡的码头给唤醒了,那些好事的家伙纷纷凑上前看个究竟,而一看是初心仙儿的时候,他们倒是没有不认识的,毕竟他不但施药救人还经常过来陪他们喝酒聊天,人品那当真是好。
接下来,就是材料了……
很快,一千个汉子就被召齐了,有些没赶上趟简直是羡慕的不行,甚至苦苦央求开后门的都屡见不鲜。
“好啊。”猴爷哈哈大笑:“不过小事。”
“某……并非瘪三。”涤长老沉吟片刻:“某为老瘪三。”
“你怎可以瞧不起人,到时你便知道了,给我路费!”端木大义凛然的要钱,那不要脸的神态,颇有涤长老的风hetushu.com韵。
“老夫只要钱,不要命。”涤长老捏着胡子淫笑着:“三天之后,若是不还,可就要驴打滚了。”
除此之外,赌场的后头还要附带酒楼、客房和青楼。这些服务要一条龙式的,宗旨就是进去了就不想出来。在青楼里不但提供休闲大保健,更重要的还有烟土、酒水服务,也就是说把所有现有的资源整合起来,让来的人沾染上其中一样就忍不住把所有的都沾染一遍。
这一次,涤长老不但把端木借来的钱赢了个精光,还让他又签了个五百金的借条,这算起来就是八百六十金,端木一整年的工资都交代进去了。
“一天三顿饭,每天十个大子。”猴爷的吆喝声传了出去:“招工!”
“行,那我就签下了。”
看着四份古代的超级合同被签署并经由火漆封装,涤长老算是喜笑颜开:“那么,初心小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房子盖起来。”
“给你倒不是不可以,不过咱们说话,九出十二入,借你二百七十金,你明日还我三百六十金。”
老赌徒哪受得了输钱下桌,他用袖子一抹鼻子:“怕你啊!来!”
根据猴爷的规划,赌场一定要大、要豪华、要是一个建筑群,豪华到走进去感觉到了皇宫,接着服务要好,好到什么程度呢?糕点免费吃、酒水免费喝,哪怕是最普通的老百姓都要以礼而待。赌场里所有的服务员都得是漂亮姑娘。
“招工是干什么去?”
借了高利贷的端木再次凶神恶煞的杀入赌局,但心态已经崩掉了他怎么可能玩的过气势如虹的猴爷,没几盘就又把自己输得精光。
不过技术入股也算可以了,大小也是个老板,这是穷掼了的端木一辈子都没想过的,所以他干起来同样是格外卖力。
“啥?!”端木顿时就变得满脸横肉起来:“三百?老子的琴,天下排第三!万金不得,你就三百金?”
所以看到这一http://www.hetushu.com份正儿八经的从盟里拿来的契约之后,涤长老他们还是很放心的。不过话说回来,猴爷也没打算骗他们,钱对他有个球用啊,真发展起来了,还愁没钱?
“四个二,炸了。”
猴爷善意的提醒了他一句,但转头一看,老狐狸涤长老居然也是这么一副德行,看的人是那叫一个暴怒……
“这是第一步,你要一步到位吗?”猴爷蹲在石头凳子上,翻着眼睛看梁非凡:“我们四个算什么?四个瘪三而已,你无根浮萍拿什么去撼动蜀山基业?”
“对,你就是个老瘪三而已,一个老瘪三带三个小瘪三,能干啥?”猴爷叹了口气:“所以这不是一口能吃起来的胖子,我们先来商量一下我们的赌场,这是第一步。”
“要不起。”
“你冒这么大风险?”
“多大?”
“那你滚,别玩了。”猴爷一点都不客气:“就三百,不想玩就出去买菜。”
“四口。”
“那我也签下了。”
“拆!”
“给自己办事,算风险?富贵险中求啊,小伙子。”
“十五日!”
到中午时,端木已经输掉了三千三百金,这已经是他这段时间从各个角落里抠出来的钱的总合了,本已经成个小富的端木,在几个时辰之内重新变成了乞丐状态,这让他比死还难受。
“把你们切碎了埋都够了,快去!”猴爷摸着下巴:“把地方解决,我今天就去张罗盖房子的事!”
“计划书在这里,拿回去看看。”
“九出十八入。”
不过想了一圈,看了看周围那些船还有屋子,猴爷眯起眼睛伸手一拍桌子:
至于端木,他本身就是个老赌鬼,这点钱根本不在乎,反而撩着袖子盘着头发喊打喊杀的。
人群中有人问了,毕竟工钱这么高,而且还包吃,这种好事……天上可不会掉馅饼呢,不问个清楚那可得出事。
“狐朋狗友吧?”
猴爷所有的财产加起来不过两百万金,和-图-书这都已经算得上天文数字了,后续的四百万从哪来?从哪来?!
“我可以去一趟秦淮岸金陵城,我在那倒是有几个交好的朋友。”
“稍等。端木先生。”涤长老眼睛溜溜转着:“老夫这倒是还有个几百金,不如分你些先用着?”
果不其然,高效率之下,一个下午该有的手续和地方都已经准备妥当,猴爷也拿出了四份契约,上头仔仔细细写着每个人的股份和分成率,丝毫没有作假的意思。
“我操!这么高的水?”
“麻烦了……”猴爷摸着下巴:“见证不了奇迹了。”
提到这个话题,端木和涤长老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赌场那可是个超赚钱的地方,现在市面上的赌场都是由蜀山运营,而且运营权直接都是掌握在掌门自己手里,负责银钱的涤长老都没资格过问赌场的事,可想而知这地方得多赚钱。
“地方倒是有,在镇子东北十五里的地方,我有一片宅子,那是我祖宅。只不过年久失修了,地方倒是很大。”
这是小事么?当然!当然是小事,猴爷那两百万是干什么的?就是盖房子的,他带着一张桌子、几联白纸和李时珍来到了码头。
端木二话不说,把他的宝器戳在了旁边:“拿去!别给我弄坏了。”
猴爷把扑克牌往石桌上一摔,猖狂大笑起来。端木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几个铜板排在桌上,而涤长老唉声叹气说什么棺材本都输光了之类的话。
“妈的……你们这些特权阶级。”猴爷看着涤长老直摇头:“一百二十亩,你家多少口人?”
一上午的时间,涤长老输了一整年的俸禄,而端木也是输了半个多月的工资。虽然涤长老现在黑账收入早就是他年收入的百倍了,但一下子出了这么多年,还是让这个吝啬老头心疼的长吁短叹。
“我找流苏借去。”端木起身,插着袖子往外走:“你们这些人,一点人性都没有。”
见证奇迹?这倒是新鲜www.hetushu•com……
这个时候的码头最清闲了,上千工人因为比武的关系而赋闲,坐在那谈天说地、骂爹骂娘。这地方也是出了名物资集散地。所以猴爷直接就搬了张桌子往码头的台子那一站。
不过问题也来了,虽然涤长老能够拿到一个赌场的资质批复,但怎么靠一个新兴赌场来抗衡那些已经根深蒂固的老牌赌场?这可不是一笔小买卖,一旦破产那可就是倾家荡产。
“琴来!”
“要不起。”
“赌桌上无父子,你他妈要玩的,输不起啊?”
材料啊,可是个大头,但好在这是一个中转码头,规模巨大,东西也算不少,不过总体来说还缺很多很多。
在吃午饭时,梁师兄当真赶点过来蹭饭了,因为流苏今天还得去赶场子,所以几个老爷们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厨子放假自己随便糊弄了点菜买了几壶酒,围在院子里的石头桌子上晒着太阳吃着饭聊着天。
“奸商!”端木狠狠的骂了一嗓子,然后颓废的坐在凳子上朝猴爷伸出手:“借钱!”
一屋三金穗,坐在这斗地主,这要放在外头那绝对盛况空前,但在这屋里谁也没把谁当回事,自从猴爷鼓捣出扑克牌并且把玩法教给端木他们之后,这帮早就被俗世污染的家伙就沉迷地主无心输出了。
“嗯?”
少什么人?当然是人才!管理人才、行政人才、组织人才和外包人才,这本身就相当超前的想法,如果没有人才支持一切都是空,而现在麻烦的就是这人才怎么来!
“最快多久?”
所有人都动了起来,梁非凡也领到了任务,他要去找掌门拿到批复,对于他来说一个赌场的份额罢了,掌门看在他的身份也能随便给他批下来,至于资金……这就头疼了。预算只是随便折腾了一下就要六百万金,这还光是基础建设,后续投入都没算在内,这笔钱从哪来?
“唉,等会。”猴爷翘起二郎腿:“咱们开个赌场不?”
“妈的,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