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章 三尺绫罗大帐,莹莹醉香

“好看吗?”
对着镜子仔细描绘,穿上了女儿妆,眼波流转间却透着一股子英武煞气,没有凌波金步摇,手中却是一柄横笛。
顾倾城听出了语气里喜悦和倾慕,他愣了一下,默默的转过头不再往下接话,而建刚却不管不顾的继续说道:“他不止一次救我,不止一次教我。你知道吗?我曾经是个傻丫头,真的很傻的那种,如果说我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某个人的话,我想就是因为他了。”
这个动作不张扬也不刻意,但就是非常撩人,裙子下不经意透出来的那一抹雪白肌肤,在晨光的照射下让顾倾城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唾沫。
细细描眉、淡淡胭脂、眼角一抹桃红,轻垂长发、如烟鬓角、耳后一朵金花。
“听说……咱们哥几个也是听说,听说蜀地那位女剑圣出山了,不过投在了蜀山。蜀山整天就带她出来炫耀,师父很不开心。”
顾倾城皱起眉头,表情不悦:“我输给她是我学艺不精,怎可惊扰师父他老人家。”
“大概知道是什么事吗?”
“这是紫禁城,王城。如果姑娘想进去,我便带你进去。”
“是她,蜀山掌门不计前嫌,不但给她开宗立派,还处处照应。而且看起来……”说到这的时候,四卫之一的龙卫凑到顾倾城耳边说:“少主的义父跟那位剑仙有些不可说的往事。”
面对这个问题,建刚带着戏谑的回头看着顾倾城,也许是因为酒劲儿正上头,她显得有些话多,更显得情绪有些激动:“喜欢?我不知道和_图_书你说的喜欢是什么意义,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他,我终只是个蟊贼、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他,我会被困顿在过去走不出来、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他,我早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说,这是喜欢吗?如果是,那就是吧,如果不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很快,顾倾城就来到了建刚身边,但没有出声惊扰,只是背对着建刚站着,尽可能不用眼睛去看她的身体,在这样站了五分钟之后,建刚才微微睁开眼睛:“有事吗?”
“真是个奇怪的世界。”建刚把一条腿架在另外一条腿上,一只手撑在身后,仰头喝了一口甜滋滋的所谓烈酒:“不过倒也挺安逸的。”
“师父说,他午后来会会这女子。”
“进来吧。”
“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我改换素衣回中原,放下西凉无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那他……现在在哪里?”
“他?”建刚微微眯起眼,想起猴爷过去的各种蠢事,她露出一抹从心的笑容:“很强,比大地还强、比大海还强、比天空还强,强到世界都装不下他。”
她酒量不行,低度酒喝几口也会脸红,当感觉有些微醺时,建刚索性伸了个懒腰,像猫一样躺在屋顶就闭眼眯了起来。
从小顾倾城就觉得古时候的女人特别美丽,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在里头,是这个时代所不具备的,但向往归向往却一直没有看过真人,而这个不知名的早晨,在一个突如其来闯入的女人身上,他居然看到那股子只属于过去和_图_书的风情。
“谁许你不请自来?”建刚眉头轻蹙:“出去!”
顾倾城不再说话,只是听见的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不用了。”
“知道了,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建刚重新躺了下去:“去买点吃的吧,快到中午了,我肚子也饿了。”
不多一会儿,只见建刚半躺在紫禁之巅,手中拿着一壶酒,悠哉悠哉的享受着清静的上午时光,不远处宫人走动、太监来回穿梭,巡逻的侍卫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建刚,但却没有人敢上前哪怕问上一句。
“好吧……我去跟她知会一声,你们稍等。”
“受伤?”建刚冷笑一声:“好像从我记事以来,只有一个人能让我受伤,而这个能伤害我的人却不会伤害我。”
“少主,这女子……”
顾倾城一只手搭在额头上,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建刚解释,自己那个师父是个老顽童加武痴,听到有人打败了他最得意的弟子,这股子劲儿那还能小咯?而且听说师父在蜀地的时候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整个人都处于高度亢奋状态。
“那……不知道姑娘还想去哪看看?这里是我的地界,我倒是挺熟悉的。”
“好看是好看,可属下就是感觉她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怪异。”
“唉……”
建刚摇晃着腿,清闲的唱着她最喜欢的小调,声调婉转,在别人听来宛如黄莺出谷,脆生生、鸣啾啾。
“可以。”建刚整理了一下裙子,漫不经心却裙摆飞扬:“带我出去逛逛,我这人生地不熟的和图书。”
“哦?”建刚微微睁开眼,醉态迷蒙:“打不过叫家长了?”
而此刻,顾倾城一直在远远的看着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就像她的卫士似的,而他身边则站着长生门四个最强力的侍卫,他们严正以待,生怕建刚突然暴起把紫荆城给拆掉。
吃过午饭,顾倾城就接到门派的通知让他快点回去一趟,而建刚则一个人继续闲逛去了,两人约定在落日时分于城外演武场相见。
“不知道,我在找,我甚至不知道他在不在这里。但是我感觉他在,那么他就应该在。”建刚仰起头看着顾倾城,眼睛因为阳光的反射而泛着光:“所以我不管用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都要找到他。除非我倒下,不然我就不会停下。”
“有事?”
“哎!好嘞。”
“早晨刚到,他听说了这个女子的事,怕不是……你真输给她了?”
“姑娘,我想……你还是快些离开吧,我师父之于我,那是百倍、千倍。要是受伤……”顾倾城坐在建刚身边苦口婆心地说道:“我们虽然萍水相逢,但我真不希望你受伤。”
“你很喜欢他?”
明明是一个能轻而易举打败金穗剑仙的强者,却有这般的烟视媚行,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大家闺秀……不不不,更确切的是说是皇家气息,只是走出来看一眼却让人产生了跪伏脚下的冲动,这可不是等闲人能做到的。而且顾倾城还发现,这个女人的妆容仿佛真的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现在的姑娘早就不画这样繁琐的和_图_书妆容了,而那些古画里的女子的妆容却是跟她一模一样。
“是啊,输了。”
顾倾城点点头,他算是知道师父受了什么刺激了,本来四大门派的实力相近,大家谁也奈何不得谁,但一个女剑圣横空出世,这是一股足够打破平衡的力量。师父这要能开心才奇怪了,而现在突然听到这里多了一个能轻松打败金穗的女孩,他要不赶紧过来看看才奇怪呢。
顾倾城低下头,惭愧万分的后退几步,退到远门之外,朗声问道:“先生,小生来拜访,请问可以进门一叙?”
“那是你不懂欣赏。”顾倾城笑着转过头:“师父什么时候回来的?”
建刚冷笑一声,背着手走出房门,而在她出去之后,她的声音才悠悠传来:“下次再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我就帮你管。”
“姑娘……你昨天不是让我帮你找些人打探消息吗,我倒是约了几个好友,约在了杏花楼,就是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晚上与我一同去看看。”
“女剑圣?你是说曾经荡平蜀山的女剑圣?”
“他……很强吗?”
建刚站在巍峨的城楼下,看着哑然压抑的红色宫墙,不屑的摇摇头。她对去看皇帝一家的生活没有半点兴趣,这跟去参观动物园的狮子老虎有什么区别?没意思。
建刚笑了一声,转头看了看顾倾城,接着脚下一点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顾倾城连忙催剑去追,但想想还是作罢,只是站在护城河边悠悠一叹,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姑娘……我……”
“行啊,我倒要见http://www.hetushu.com识一下这个世界的顶级武力是什么程度。”建刚伸了个懒腰,媚态十足:“到时候告诉我一声就好。”
一句话把顾倾城说的是满面臊红,半晌没能往下接话,只能站在那不动不说话。这丢人丢大了,这可不光是比武输了那么简单了,叫来门派长辈要是传出去,他恐怕要成为世上第一个被人耻笑到死的金穗剑仙了。
“姑娘,倒是有件事想请你谅解。我师父听闻你胜于我,便想与你比试一番……”
怎么描述呢……反正就是那种明明是个如烟如画的女子,却自带一身攻炸的气质,往那一站即使身着轻纱却犹如一身金甲。
这个时代的北京城是首都,本应该是明王朝最华丽的时代,但因为现在王权衰落,虽然仍保留了帝制,然而皇帝已经没有了实权,感觉就像是英国在改为君主立宪之后的样子。当然,皇城还是老样子,有人把守、有人监管也有人保护,不过建刚觉得这座硕大的紫禁城应该是世界上规模最大、最豪华的监狱了。
顾倾城得到谅解之后,他立刻动身在城里搜寻了一大堆出名的吃食并亲手送到建刚的面前。
“师父说了,他许久没有松松筋骨了。听说有人能打赢少主之后,师父清早就赶回来了。”
霍然转身,让门外人冷不丁倒退一步,但下一刻却再也移不开眼睛,那发丝间荡漾的纯美花香着实让人沉醉。
建刚扣下化妆盒,摘下鬓角花,背着手从房间里走进去,走到顾倾城面前,只是拿眼睛这么轻轻一扫,顾倾城差点就没站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