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三章 白衣红裙,云裳婀娜

落地,收剑。额头上闪烁着汗光,眼角微微有泪,凝视着面前的人,一动不动。
这句话一出来,整个房间里所有人都响起了欢呼声,不过紧接着小猴子突然沉默了下来:“不对……不对不对!我感觉到哥哥了!刚才,刚才我感觉到哥哥了!!!他刚才陷入绝望和愤怒,他碰到麻烦了!”
听到流苏的礼物,猴爷本能的受到了惊吓,他往后退了一步,疑神疑鬼的:“这次……是什么?”
不知躺了多久,身侧突然出现了人的气息,他微微转过头,翻起眼睛看了一眼,正看到端木背着琴站在他身边,浑身杀气腾腾。
猴爷斜眼看了看流苏,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我长大了,打不得了。”
“好了,这件事不要再提,我还是去给你物色个好姑娘吧。”端木叹了口气:“青莲不错,她把你当成她的神。”
“代表……代表她……”
他用力的抓着地面上的腐草,近乎嘶吼的把手边的一切抛开,这股不明意义的东西让他恨不得砸烂这个世界,恨不得破开整个星河。胸口有一股什么东西正在跳脱而出,可一直能控制一切的他却毫无对策。
“谁知道!但至少我们看见希望了,应该是建刚已经和他会和了。”
“修复碎裂?谁能击碎他的屏障?”迪亚吃惊的看着奈非天:“没有强能量源啊。”
说完,他捏着额头:“不对啊,他没有感情,哪里来的愤怒哪里来的绝望?”
“哎呀……”
“等等,按照现在他的状态,他不可能击碎规则级的屏障啊。”
“是也可以说不是吧,好复杂。”猴爷的表情很奇怪,建刚没有见过他有这样的表情:“我挺想你的。”
漫山红叶一望无际,远空白云连绵,脚下落叶成毯。身在山中仿如仙境,秋虫用最后的气力在鸣叫。
还没等猴爷阻止,建刚扬起大嘴巴就抽在了自己脸上,接着她果然醒了过来,看着雕花大床,建刚长长的叹了口气:“果然是梦……”
“打屁股!”
“唉……别……这好像他妈的不是梦……唉!”http://www.hetushu.com
说起来,也不知道灵鸢平时藏在什么地方,反正只要流苏召唤,它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就跟用猴爷胸口那个戴了十年没摘下的哨子召唤流苏一样,这个特性着实神奇到飞起来。
猴爷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双手插兜,走路像个丧尸,摇摇晃晃没有力气。
“初心……我是你师父……”流苏轻轻抽出手,站起身咬了咬嘴唇:“你先休息,明儿一早我再来。”
本来一直苦着脸可怜兮兮的流苏被他一句话给逗乐了:“谁让你那么笨,师父说过吧,不管什么时候护体真气不能散。哪怕是睡觉的时候,可是你看看你!大白天也能摔成那样,等你好了,师父要罚你。”
流苏双手绞在身后,上半身往前倾,凑到猴爷面前:“今天呢……师父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不明白你说什么。”端木从琴的暗格里掏出一把明亮的小刀:“平时行走江湖,我也会给人看看病,来,我给你切开看看。”
猴爷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层层藤蔓爬满,根本不得动弹。
而此时,正在北京城的寒风和月光下喝酒赏月的建刚,转过头对着旁边陪着她聊天的顾倾城说道:“那个女剑圣真的那么强?”
“我……我也……”猴爷想说,他其实也是永生不朽的,但……这句话怎么都出口:“我明白了。”
很快,舞姿愈发的复杂,当一阵风吹来时,她突然像风筝一样被吹上了天空,依着风傍着雾伴随着漫天红叶舞在了一起。
当天晚上,猴爷居然发烧了,高烧三十九,神志都不清了。不少人来看过,但几乎陷入昏迷的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而流苏则一直坐在旁边守着,从头到尾不说一句话。
“这倒也有道理,不过我暂时没心情。”建刚非常豪气的喝了一口酒,扔掉了空空的酒葫芦:“我醉了,休息去了。”
“师父……先回去了。”
而这时,猴爷也牟然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妈的!他妈的还是和*图*书个小撒比!!!那不是梦啊,那他妈是精神沟通啊!日了狗!”
“女人吗?”
一句话,让气氛骤然变冷,塔娜深吸一口气:“要不试试魔法阵?我们的魔法阵……”
猴爷打量着四周围的环境,这地方倒是称得上绝美,置身其中仿如仙境,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足叫人如痴如醉。
“也许吧,也许意思不一样。但……不好说,我只是这么跟你说,我奉劝你不要害她。你想看她背着一世骂名吗?你只能伴她一程,你能伴她一世吗?你会老会死会被时间分崩离析,而她永生不朽。”
猴爷想了想,连比划带说:“先是那样,然后那样那样。”
他知道,流苏用这个无言的方式求他留下来……留下来……痴缠时的眼神、脚下弥漫的藤蔓、风中不愿落地的红叶,无不在表达着流苏强烈的诉求。
猴爷一愣:“什么意思?”
“所以姑娘你也是剑圣啊。”顾倾城靠在屋顶的房槛:“也许有朝一日你们还是有机会来一次比试的。”
“妈的……说不出口,怕你吃不消。”端木想了一会儿,组织了一下语言:“倒提剑舞,在女剑仙身上一般只有两个时候才会开跳,一个是她出嫁那天,一个是她丈夫出殡那天……”
“再说吧。”
“是我梦到你了……小撒比。”猴爷仍旧跟当时一样,坐在篝火旁,一副落魄的样子:“话说,那边好吗?”
灵鸢出现之后,流苏倒握剑柄朝猴爷挽起了个超华丽的剑花儿,接着就这样开始翩翩起舞。
“在我印象里,只有一个人……”奈非天眯起眼睛:“那只老猴子,他刚才差一点!就差一点点了,再多用那么一点点的力气,屏障就会完全碎裂!太可惜了……”
谁也想不通为什么一个金穗剑仙会摔成那个熊样,猴爷是被端木扛回来的,他摔的满脸是血,肋骨断了三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端木偷袭打成重伤的,回去之后流苏差点拔剑斩了端木……
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端木也沉默了,坐在那长叹一声,直到猴爷逼问的时和图书候他才开口:“倒提剑舞,代表……”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看着她离开,猴爷苦笑一声,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下去……
“我想……她只是想让我留下来。”
“你怎么找到我的?”猴爷扶着端木的腿坐起来:“给我烟。”
“滚开点,没心思跟你闹。”
“要罚我什么?”
“但如果你扬名天下,等那人找你岂不是更快?这天下何止百万众,想找一人更甚于大海捞针啊。”
“你到底说不说!”
就在这时,因为温度上升,雾气开始消散。积蓄在山中一夜的水汽开始蒸腾,树叶上开始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水滴清脆,竟然让人听出了二十三弦纵横的交织,再加上淋漓花绽放时发出的能让耳朵怀孕的叮铃轻响,真的是能美到人无法呼吸。
就像落入凡尘的仙子,流苏进入空中之后的样子远要比之前美上千万倍,仿佛整个世界都为她专注倾听,白云做衣、红枫为裙,天地之间仿若只剩下一个她、猴爷严重仿若只剩一个她。
“代表什么你倒是说啊!”
猴爷叹了口气:“没有……什么都没干,她让我留下来,给我跳了舞。”
可是刚睡没多久,她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声音熟悉……
“我不知道……只是这里很闷。”猴爷沙哑着嗓子指着自己胸口:“而且我刚才自查过,不是气胸也不是横膈膜病变更不是肺部水肿。”
“哎呀,完了,你真是病了。”
一支舞,持续了半个时辰,山谷竟跟着她摇曳了一个钟头,山风为琴、山泉为鼓、枫树为铃、落叶为帐,映出了一副童话里才能存在的人间仙境。
她回过头,看着叫她的人,突然笑了起来:“我怎么梦到你了。”
“喂喂喂,那边是河!”
“我也是,不过这是在做梦而已,因为如果你真是你,你不会说这种话的。”建刚叹了口气:“我该走了,再跟你呆下去,我怕我自己会分不清现实。”
说完,流苏朝着猴爷微微一笑,转身如流星一般消失于天际。她一走,原本像有了生命http://www•hetushu•com的山谷顿时重新化为死寂,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之外别无他物。
奈非天突然从仪器中窜出来:“大仲裁者的屏障产生裂缝了!它在修复碎裂!”
后半夜时,他终于退烧了,睁开眼看着流苏后,他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一世英名喂了狗……”
“没兴趣,我只想找人。”
这个声音?建刚看到周围的环境,顿时明白了自己在做梦,因为……周围的环境根本不是雕花大床,而是多年前那个桥洞之下。
但这些猴爷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他的眼睛锁死在了流苏身上,一动不动,哪怕藤蔓像发疯一样缠住了他的脚,他也浑然不觉。
“你傻啊?不过具体的意思要看她具体跳的内容,不过可以肯定她愿意嫁你。师父嫁徒弟……我跟你说,会掀起血雨腥风的,你不要为了一时畅快毁了她的名声。她不聪明,你知道的。”
可是……他做不到!他做不到啊!!!这种身不由己!这种甚至连奋不顾身都做不到的无力,让他感觉到了屈辱,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难以名状的痛苦!
“请……”
霎时,阳光破云而出,万道金光从天而降洒落在流苏身上,给本就媚态入骨的她镀上了一层金光。
“不是很好。”建刚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你走以后,一切都不好了。”
“建刚?是建刚?”
端木点点头,掏出烟递给猴爷,并给他点上,看着他深吸了一大口之后才问道:“我问流苏了啊,她说你在这。她当时在哭……等等!”
“初心,就是这里啦,我昨天发现的。”
流苏神秘兮兮的朝他笑着,一贯无脑的流苏居然露出小狐狸似的表情,接着向身侧张开手:“灵鸢!”
“带我来看风景吗?”
他说完,呼啦一声站起来,围着猴爷来回转了几圈:“我操……你们怕不是干了什么吧?你这个口是心非的东西!”
对啊,他哪里来的绝望和愤怒?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探讨,就连猴爷也不知道,他在经过一段长长的痛苦之后,现在情绪稍微平复了一点和-图-书,但仍然感觉锥心刺骨,躺在层层叠叠的枫叶之上一动也不动,甚至不敢去看高高的悬崖,因为哪怕只是看一眼就有强烈想纵身一跃了却尘缘的冲动。
“倒着……有什么说法?”
“晶壁屏障产生碎裂?”
“你是没死啊?我还说帮你报仇呢。”端木把琴一横,一屁股坐在了猴爷旁边,用脚踢了他两下之后:“你干什么了?怎么成了这个熊样。”
“妈的……你会说话啊?说清楚一点,她是正提着剑还是倒提着剑?”
猴爷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极力的想抑制心中的情绪喷涌,但却根本无法做到。所以当一阵风凄厉的吹过时,他毫无预兆的跪倒在地面,泪流满面。
这一次的舞姿是猴爷前所未见的,复杂、曼妙、唯美、流畅,而且当她跳起来的时候,周围的自然环境也开始随之发生改变,秋风无预兆的吹起,灯笼草被气流吹过时发出的哨声就像是一首曲子的前奏。
“我也没办法……对了,我好像在这里有了羁绊,怎么办?”
“舞?剑仙不轻易给人跳舞的,她跳的是怎么样的?”
“别费劲了。”奈非天冷着脸抬手:“晶壁是什么你都没搞清楚。如果这么容易就让你打破晶壁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他们加起来也不是我对手。”建刚不屑的撇撇嘴:“这有什么好说的。”
“对,非常强。即使是我义父和我师父加起来都不是她对手。”
建刚回到屋里,躺在雕花大床之上,借着月光看着外头,什么都不想的等待着酒意上涌。果不其然,她这种不能喝酒的分分钟就开始有醉意了,接着就跟一头死猪似的睡了下去。
而接着,随着流苏的剑舞开始出现变化,大自然居然像是配合她一样开始发出不一样的声音,鸟儿应和着她的节奏发出频率不一的鸣叫、树叶哗哗声就像为她打着节拍、山泉落涧的脆响成为了她的和声。
“啊!!!”
在跳舞的时候,流苏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那么那么那么的妩媚,媚得像一壶甜滋滋的烈酒,入口甘甜却不知不觉的醉得若生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