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五章 啊!啊?

“明白了。”
说好的三个月,但现在只过了十天,效果就已经开始呈现出来了。这帮人越来越适应军事化管理也越来越有集体观念。唯一不好的地方就在于……三个营已经互相看不顺眼了。
有趣的是这三个营被他以信号旗、猛禽和幽灵命名,甲队就是猛禽营,由最强的金穗顾倾城领队,而相对里他给这个营里安排了三个摸底成绩垫底的家伙。
而且建刚还把训练营那一套给搬过来了,套用军衔制。三个队伍,一个队伍大概五百人左右,被她编成了三个营,还根据每个人的特长进行了混编。
吃过了饭,流苏直接就趴在猴爷旁边睡午觉,而猴爷除了看着她后脑勺发呆之外没有任何行动能力……
“记住,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整体的一部分,不允许被分割!什么是一个整体?你的左手被砍下来,你整个人就是个废人了!听明白没有?”
“人家的事少管,还有什么新鲜事,说来听听。”
“我日死你信不信!”猴爷被卸掉了气力,连剧烈挣扎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端木作妖:“你给老子等着,等回头老子打死你!”
“那可不行,牛肉是发物,你不能吃。”
“明白了!!!”
见猴爷的语气突然变化,端木立刻心领神会:“查这些人?还是查长生门?”
“滚滚滚!快点把老子解开。”
猴爷口嫌体正直,他明明已经吃下去了,但却一直在嚷嚷着不要吃这个奇怪的东西,他要吃大鱼大肉……
“新鲜事?我想想啊……”
“找人?”
人是这样的,一起吃苦怎么样都没问题,哪怕被连累都无怨无悔。但要是有一个人享清福,其他人却在吃苦,那那个享福的人可就活不下去咯,一定会被排挤死的。
猴爷突然反应了过来:“建刚来了!”
一想到很快就能和小撒比见面了,猴爷居然打心底感觉到了喜悦……这种喜悦也是他以前没有真正感受过的,http://www.hetushu.com虽然他还不清楚这种情绪的存在,但情绪却已经从实际上影响了他的思维。
下午时,流苏还有事情要做,猴爷顿时换了一副面孔,冲着外头大喊:“端木小儿!给爸爸过来!”
“不用太刻意,该出现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的。对了,昨天你说你们抓到了个奇装异服的细作?带我去看看吧。”
可是细想起来……不对啊,按照对等原则,哨兵既然能来这个世界,那么就代表自己的人进入了老陈的世界?或者……
就昨天晚上,猴爷只是稍微在流苏面前发了点牢骚,流苏就给他上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政治课,说到最后声泪俱下……什么你的身子要是垮了,谁来振兴流苏门、谁来让门派发扬光大。而真正让猴爷不再闹腾的倒不是这一句,而是那一句“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以后谁来照顾师父”。
“给我说说这几天有什么新鲜事。”
封闭训练的强度可以说吓死人,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谁敢说退出?别的不说,光是退出一个全队重罚这一条就足够让退出的那个人以后日子过不下去。
“来人啊,我饿了!快点!”
悲伤啊!真的悲伤啊!要是当初,谁敢这么折腾他,猴爷要不是变成窜天猴那才奇怪呢,可现在……虎落平阳被苏欺啊,不但拿这种蠢轴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还必须摆出一副“很好,我心甘情愿”的样子。
“前赴后继、勇往直前、坚韧不拔、众志成城、百折不挠。”齐掌门一字不差的背了下来:“当真是可以写进弟子规。”
奇装异服?插棒棒?猴爷眉头皱了起来:“能再具体一点么?”
建刚背着手,恶狠狠的对顾倾城的甲队喊着。而甲队只是因为其中有两人完成任务的时间比规定时间晚了十分之一炷香,就要全队受罚。
齐掌门顿时语塞……
而那三个弱鸡并不是毫无进展,从最开始www•hetushu•com的负重越野拿不下来,到现在的只慢了不到两分钟,进步的速度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
说起来猴爷也是无可奈何,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随便养个十来天就好了,可偏偏在流苏眼里猴爷就跟要死了一样,连解释都没用。
“不知道,龙虎山的人过去查看了,但却什么都没发现,可能只是江湖上的神棍在搞事情吧。”
“不敢,这可是流苏花妍亲自绑的,还加了三重符法。你自己都解不开,我怎么解?”端木端着碗来到猴爷面前并从碗里夹起一大块牛肉:“看看,你看看。今天这牛肉真是不错,肉质滑嫩、口感细腻,美味啊。”
“对,四处在打听,不过具体是找谁都不清楚,更不知道他们到底找那人是寻仇还是怎样,阵仗非常大。”
“团队里不允许有短板,不需要你们多冒尖,但不允许你们成为拖后腿的那个人!听见了没有!”
这样的人,端木将信将疑。哪怕是在剑仙界,不死之身也只是个传说,并没有谁能够真正做到不死之身。可以想象,如果真的是不死,那么必然是天下无敌的存在啊。
“建刚!我家的建刚。”猴爷躺在床上哈哈大笑:“她到底还是来了……来了……”
“我不急。”建刚微微皱起眉头:“只是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好像离我很近。”
“你都伤成这样子了,不好好调理会落下病根的。”
没多一会儿,端木就一脸鄙夷的进了屋,斜眼看着猴爷:“废物,就知道靠女人。”
“一期已经完成了,你规划的二期在建。涤长老的四百万已经到账,后续可能还不是很够,这些日子物价涨的厉害。”
而且她还坚持要亲自给猴爷喂饭,还反复叮嘱猴爷别人喂的饭都不能吃……俨然被害妄想症来着。可是谁也没办法去反抗她的暴政,作为最大的BOSS,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哪怕是端木都不敢轻易违反她定下hetushu.com的禁令,除了怕挨揍……还有就是实在想看了一下一贯不可一世的初心大爷到底是怎么被他亲生的师父折腾的。
这倒是不可避免的,现在他们可是竞争关系,互相看不顺眼太正常了,等过段时间他们八成会发生打架斗殴,不过这些都在建刚的计划内,她甚至连处理方式都想好了。
“啊啊啊啊,我弄死你个畜生啊!”
“唉……长生门之幸啊。”齐掌门站在后头默默的看着在河里辛苦受罚的孩子们:“姑娘你写的长生精神实在太好了。”
没人说一句话,甲队所有人都滚到了河里开始哗啦啦的仰卧起坐,而乙队、丙队则在旁边瑟瑟发抖。
所以端木只要一有机会就会过来撩一发猴爷,比如现在他就端着碗靠着门框吃得香喷喷啊香喷喷。
“你等着吧!”端木的声音出现在窗外:“老子在跟我姬星妹妹下棋,没空管你这老瘪三。”
“来,给我来一口。”
“对,度假村。”
端木摸着下巴想了半晌,然后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咱们的度假村,嗯?是这么说的吧,度假村。”
端木沉吟片刻,歪着头想了一阵:“新鲜事倒是没了,不过最近有江湖传闻在祁连山那边发现了几个奇装异服的男子,他们每天都干同一件事,就是把一根根的铁棒棒插在地上。”
猴爷没有再说话,从规则的对等和之前那次精神沟通来看,建刚的确是来到了这个世界,但他还不清楚她到底是以哪种方式来的,是意识投影还是本体穿越。
“哎呀……我不要吃这个呀!”
猴爷因为伤没好乱动而被流苏绑在了床上,他现在基本上就跟一个残废人没什么区别,连上厕所都要呼唤人来帮忙。
毕竟她作为体系外的存在,本体穿越也不是不可能,而意识投影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他并没有给端木描绘长相,只要抓住不死这一条就足够了!
“长生门找谁跟我们没关系,我们跟他们八竿子hetushu.com打不着。你要查查这些插棍棍的人。”
“好好好,我记下了,动作敏捷、力大无穷、不死之身……等等!不死之身?!”端木直起身子:“不可能吧?”
绑两天就绑两天吧……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是流苏。
“哈哈哈哈哈,开心……”
“建刚!”
奇装异服、插棍棍。猴爷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布置定位器的侦查哨兵,因为是高武世界,他们并不能像建刚去的唐朝那样明目张胆,但可以肯定,如果真的是侦查哨兵,那么自己的位置就暴露了,杀手马上会过来。
“初心,你要乖。”流苏把粥放到嘴边吹了几下就放到了猴爷嘴边:“等伤好了想吃什么都可以哦。”
“谁?”端木被他冷不丁一声给吓了个激灵:“谁来了?”
如果现在出现了杀手,猴爷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躲过一劫,流苏是不是他们的对手根本就是个未知数,而且猴爷一贯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跟别人联系起来,如果真的是侦察兵,那么他可就要有动作了。
至于为什么会是杀手而不是帮手,这一点猴爷还是可以肯定的,因为帮手用的是星灵科技,星灵科技的特点就是便捷、快速,她们会用直接传送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而不需要定位器来反复定位。
“对,不死之身。就是不死之身。”猴爷点点头:“记住这个特征,她永生不灭,亘古不朽。”
这句话一出来,再配上流苏那梨花带雨的样子,整个人都酥掉了,再有什么心气儿也都成了绕指柔。
“这个应该没问题,一期完成后就可以开始试营业了。方案都已经给你们了。”猴爷点点头:“还有什么呢?”
“声音太小,听不见!!!”
“是啊……长生门到底是过了鼎盛。”
“不行。”猴爷摇头:“这件事可能有问题,你想办法把这件事查清楚。”
“嘿嘿!你激不得老子,老子就这样!”
“长生门退出比武招亲了。而且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人,花了hetushu.com很大力气在打听。”
这种折磨直到流苏回来才算消停,不过她回来也没什么意义啊……因为她给猴爷端来的东西只有香菇瘦肉粥,一碗粥……
“你们到底还是迂腐。”建刚头也不回:“娇生惯养的太多了,不少人根本没做好吃苦的打算。我这么说吧,如果不改变,你们长生门在顾倾城之后就要败落。”
基本上三个营的综合实力是平衡的,而受罚最多的却是猛禽……大多数是因为那三个弱鸡的原因。
“抄的。”
“听见了!!!”
“你不过来是吧?老子吹哨子了啊!告诉流苏你要带我出去玩。”
“那就从身边找?”
碰到无赖还能有什么招,端木也是无奈,端了张凳子往旁边一坐:“说吧,又有什么屁事。”
“甲队!全部滚到河边去!在水里仰卧起坐一千次!”
被威胁要被打死的端木丝毫不惧,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端了一张凳子坐在猴爷面前吃,边吃还边发出喂猪一般的声音,纯粹是为了折磨猴爷而吃。
“对了,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流苏出门去主持会场了,青莲在厨房给你熬药、红莲去采购些过冬的衣衫,白莲和你的小徒弟躲在小房间里研究小兔子,你能叫的只有一个十岁的姬星,她正在用一只死蚂蚱喂蚂蚁,要我帮你叫她吗?”
端木的消息一贯灵通,他的朋友可谓是五湖四海,有点什么新鲜事他都能第一个知道,所以猴爷一般都拿他当新闻联播使。
“那个叫建刚的男子,很厉害么?”
妈个鸡,一碗粥啊!猴爷可是个精壮的男孩子,一碗粥根本不够塞牙缝,虽然后面还有馒头和炖鸡,但猴爷想吃辣的让人菊花开的红烧牛肉,不要喝粥啊!
“男子?”猴爷轻轻一笑:“保密。对了,帮我打听个人,女孩。年纪二十出头,个子很小,但很漂亮,动作迅捷、力大无穷、不死之身。”
“已经开始了,但……茫茫人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