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七章 春风又吹红花蕊

端木闻言,立刻压琴跃下墙头来到猴爷身后,推着他进到了屋里,旁边还跟着个跳跳闹闹的姬星。
“让他想去。”
而且啊,流苏门的收徒标准也很奇怪的,甚至涤长老都摸不清为什么流苏门会有这种方法选拔人才。首先孔武有力的不要、体态如牛的不要,其次还男女不限、年龄不限、家境不限,只要被选上了直接包吃包住包分配。
“这叫空间定位装置,本来是应该闪绿光的,不过这一根应该是逃跑时不方便携带而抛弃的东西,已经被抹去了程序,这是特种部队的习惯。它的作用是不断向外发射强力的信号,引导舰队!”
猴爷的解释很棒了,因为他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明明是个金穗剑仙,但除了和友人比试的时候,他就再没出过手。可就算他不出手,照样把一大堆牛B人玩弄在股掌之中,让蜀山的继位人和长老为他打工,让江湖第一邪魔心甘情愿的鞍前马后到处跑。都到这份上了,真的不需要出什么手。
接着,两个老伯伯在一阵交流之后,齐齐长叹一声……
“再说!”
根本不存在计划开始布置,而在比武招亲的现场,齐掌门却找到了流苏,他先是客套了好一阵才对流苏婉转了表达建刚想和他一战的想法。
黑衣人从怀里摸出一根棍状物体,猴爷接过之后感觉沉甸甸的,一层一层拆开外头包着的布,他的瞳孔顿时收缩,咬着后槽牙说道:“知道了,继续打探。”
涤长老当初问猴爷为什么要这样的时候,猴爷回答他说这三天分别是考验一个人的聪慧、协调和机敏,流苏门不需要只会打架的蠢货,这里要的是以智为妖的怪物!
流苏鼓着腮帮子,满脸不耐烦:“都说不许说了!”
很多人前两关过了,却死在了第三关上。而面试的时候那些问题也是匪夷所思,比如随便指着外头那棵杏树,问人能从它身上得到什么。
现在的情况很www.hetushu.com朦胧,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而他还没和建刚接驳,上次的精神联系被建刚那个笨蛋给切断了,下一次再想接驳谁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以他现在的能力想主动联系建刚那绝对不可能,而建刚在精神领域又是一坨狗屎,所以只能跟半藏一样站在点外重建随缘帝国了。
青莲没叫来,倒是把姬星叫来了,小丫头手上用木棍戳着一个雪球伪装成糖葫芦的样子送到猴爷嘴边,以殷切的目光注视着他……
“我受够残废餐了。”
齐掌门叹了口气,双手抱拳告罪一声,转身离开。他是没脸再留在这里了,而蜀山掌门伯伯奇怪的看了流苏一眼,连忙追上了齐掌门……
黑衣人离开,猴爷仰头对端木喊道:“进屋,出事了!”
端木深吸一口气:“什么意思?”
猴爷一直认为,世界上能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学科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医学、生物学和化学,而这些学科都其实是建立在基础学科之上,数学和物理则是所有一些科学的基础学科,想要改变世界首先就要从基础教育开始。
“太空舰队……哎呀,你不懂的。反正如果真的舰队来了,直接就是过来打灭顶之战的。”猴爷皱起眉头:“不过按照常理来说,我的人应该也到了。而且因为规则限制,歼星舰肯定不可能开到这里来,所以最后可能还是超能力之战,你做好准备。蜀山的战斗力绝对不够用,你做好自保准备。”
“没……啊……”
今天是比武招亲的半决赛和决赛,大牛和二狗却都双双退赛,大牛给的理由是二狗要回家成亲,他这个当爸爸的一定要回去照顾儿子。虽然主办方对他的语言风格不是很适应,但到底还是准许退赛了,并且拿到了十五个大子的比赛辛苦费,端木把这些钱拿去买了一支头花给红莲,相当不要脸。
“因为……”猴爷指着自己鼻子:“www.hetushu.com我,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我。不过毕竟高武世界,在没找到我之前肯定不会召唤舰队,我现在要进入彻底蛰伏模式。度假村改名!叫逍遥镇,我的全部股权交给你,收益上缴流苏门,抹掉一切我的存在痕迹。”
不过这个考核也是相当变态的,首先按照年龄段分组,每个组要经过三天的考试,文章算数是第一天,而第二天他们通常会分配到各种各样的工具然后要求制作一个什么东西,第三天也是最变态的一天,也就是被称之为面试……
“何以如此强悍?”
“舰……队?”
“放心,你我还是弟兄。”
“探子来报。”
这感觉就好像是非洲的穷孩子们把跑步当成自己的唯一出路一样,而这里的穷孩子则是把成为剑仙当成唯一出路。
说着,猴爷双手用力一拧,铁棒立刻开始伸展,前端向两边分裂展开,看上去就像是一朵金属的大蘑菇,顶端还有红光在闪烁。
“那倒未必,我家那位先生可比你这好相处许多,哼!”齐掌门是当真生气了:“罢了罢了,不再说了,我先回去。”
从猴爷的表情上来看,这事绝对不是开玩笑,端木这才意识到这件事并不简单,虽然一早就知道猴爷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什么事?”
流苏门的名气现在逐渐是起来了点,报名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但因为流苏门的筛选标准近乎变态,所以真正被收进来的弟子倒是不多。
“给你吃!”
“不可以啊!”
毕竟流苏门伙食好,而且免费供应,那些穷苦人家自然也愿意把孩子送来学艺,毕竟就算流苏门再小那也是蜀山一脉,走出去可都是响当当的宗门子弟,不求大富大贵,至少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
猴爷坐在轮椅上朝端木咆哮,而端木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坐在初雪的屋顶弹奏着他的阳春白雪,表情陶醉,吸引了和图书一大批迷妹在下头不懂装懂的听着。
端木顿了一下,皱起眉头:“真的如此危急?”
“就先这么决定,我会抹掉所有现代化的东西。抗生素是李时珍的发现,酒精是你、大烟是你、草泥马也是你!我根本不存在。”
“那我会将您的想法转达过去。”齐掌门叹气:“本来我长生、蜀山各有一名剑圣大人,若是能让我们这等凡夫俗子见识一下剑圣之争,也算是开了眼界,而且只是比试并不……”
顿时,整个场面的气氛都乱了,就连台上比武打半决赛的人都停了下来看向了这个方向……当然不是他们不想继续,而是因为在场所有的剑都不听使唤了好么,上万把剑全部指向了齐掌门……
“初心?就是你的徒弟?你听你徒弟的?”
对于决赛,猴爷唯一的消息就是进入半决赛的人有已经完全魔化的刘松林,他很期望这个完全魔化的家伙能干出怎样的事情,但却因为流苏的门禁而不能出门半步,哪怕是用轮椅推出来看看风景也算是格外开恩了。
姬星因为年纪小,所以她是流苏门里最受宠爱的人,就算是流苏都对她喜爱有加,加上她天生就跟流苏一样属于呆萌型的,而且又是一副美人胚子,所以大家都叫她小流苏。久而久之,姬星这个拗口的名字反而不经常被人叫起,哪怕是流苏本人也是一口一个小流苏的叫着,走在一块还真挺像是她女儿的。
一个黑衣青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附在猴爷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然后猴爷仰起头皱起眉:“说。”
“老齐,长生门得到剑圣未必是好事啊……唉。”
从那以后,猴爷发誓绝对不再沾染任何姬星送到他嘴边让他吃的东西,因为这个呆萌的小姑娘内心住着一个科学怪人。
利益捆绑这种事,虽然涤长老是被捆绑的人,但说到底却是自己心甘情愿的,而且就算猴爷手无寸铁,他也断然不会受到半分伤害,甚至整个蜀山都成和-图-书为了他的保护伞。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现在猴爷一个人几乎养着五分之一的蜀山,谁敢动他试试!蜀山真的会翻脸的。
“好说,根本不存在。”
“我跟你说,我的伤已经好了,没事了。不信我给你打一套太极拳。”
“我没法解释,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们跑!只管跑,跑到天涯海角!跑到没人能找到的地方,离开这里!”
“那些奇装异服者再去时已经找不见了,不过探子找到了一根他们留下的东西,您看。”
猴爷看他那傻样,无奈的摇头并从端木手中取过铁棒:“看好!”
猴爷砰的一声,把那根铁棒子甩到桌上:“有人来找我了。”
“是!”
“这是对等原则,因为我的人来了,他们才来的。其实也不用太担心,他们有多强就代表我的人有多强。但是保不齐对面作弊,这还是得防备着点。而且……如果万一,我说万一,如果我万一被干掉了,你不要想着给我报仇并且一定要阻止流苏给我报仇,我是不会死的。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话音未落,灵鸢已经出鞘,剑尖直逼咽喉,杀气凛然……
长生门的弟子都看懵了,就连蜀山掌门伯伯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甚至不知道老齐这个老顽童怎么就惹上了这姑奶奶……
流苏测过身子,通常她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就代表这件事没的商量了,同时也代表她的耐心到达了极限,再烦下去可是要挨揍的哦。
“可以可以……可是那位先生非常香见识一下您的剑术。”
“我不要吃啊……我说过了,我不会吃你送给我的任何东西!”
“老齐,你干什么了!”
“不,不打。没兴趣。”流苏果断拒绝:“剑圣也好,剑灵也罢。初心不让我跟人比试,我就不比试。”
端木极为装逼的微微睁眼,手下的琴声却没有断开,一阵阵映着初雪的纷乱之美着实有些帅气。
哦,对了。说到科学怪人,那个书生还真的来http://m.hetushu.com流苏门报道了,不过是在三天前。猴爷这段时间养伤,所以大部分自然科学院的事情都分配给了李时珍李大人,在见识了李大人治病救人和对生物化学方面的研究之后,那个痴迷数学的书生毅然决定留在流苏门,半教半学。
这不怪猴爷凶,实在是姬星的行为太诡异了,猴爷因此中过招,前两天就是她把一只从树洞里挖出来的大白虫子塞进了包子里喂给猴爷吃,等猴爷发现的时候,虫子已经剩下了半只……
端木拿起铁棍,来来回回看了几圈,但并没发现什么端倪,只是很普通的一根铁棍,甚至连个机关都看不出在哪。
其实猴爷知道,就算他这么说,总有人会傻乎乎的帮他报仇的,这个人不会是端木,只会是流苏。而且蠢轴不听话,绝对是没人能劝住的。
见诱导端木不成,猴爷果断把目标转向了在旁边正在生无可恋的帮姬星小妹堆雪人的青莲。
“这种事我会跟你开玩笑?”
现在的科学院跟之前零零星星两三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在猴爷的抗生素和缓解风寒症状的感冒药诞生之后,民间已经把他都要神话了,李时珍作为他唯一的徒弟自然也受到了非常的追捧,这个半大小子现在算是流苏门科学院的掌院,他甚至已经开班授课了,人数大概有五六十人,大部分是当地的土郎中和一些对这方面有兴趣的穷苦人家的孩子。
“你莫要置气啊!她便是那副小孩子秉性。”
所以猴爷现在最烦心的不是怎么自保,而是烦心着怎么保护流苏那个笨蛋。
得到什么,那可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不过有一点值得肯定的就是,绝对没有重复的问题,每个人都会分配到一个脑洞大开的离奇问题。
齐掌门额头上全是汗,面对流苏和面对建刚时的感觉居然是一样一样一样的,那种压迫感和无力感……剑圣啊,这就是剑圣的力量。凡人到底是凡人,到底是凡人啊……
“青莲,青莲……来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