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九章 哦?朋友,故事会里不是这么说的

如果猴爷有的选,他会安安稳稳的当一个奸商,在一片不大的地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才是最完满的状态吧。但是不行啊,说实话他也挺理解老陈的动机,他是坏人吗?不一定,从种种行为上来看,大破坏者才是反派。毕竟破坏者会湮灭掉一个又一个不正常的世界,而作为那些世界的守护者们必然会反抗。
“对啊,我特么……别提了,羞愧的不行。”
“嗯?”猴爷一愣:“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说?”
然而这种崩坏……会让流苏受伤,甚至不复存在。
温暖的初心让冰冷的猴爷感觉到了情绪的存在,而只有冰冷的猴爷才能让他自己不受伤害。因为流苏的关系,他经常会回忆过去的那些人,曾经他不理解为什么叶菲这么功利的一个人却会是最坚定的那个人,也不理解为什么建刚会为她那些跟她不同时代的友人暗暗哭泣,更不理解迪亚宁可放弃女王的位置也要在各个世界到处穿和-图-书越,只为找她的鱼龙哥哥。
“我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端木已经笑的不行了,他指着猴爷:“一个神和一个造神者,各自去一个世界比谁过的好?”
大仲裁者也好、大破坏者也好、大创造者也好、大否定者也好、大控制者也好,这些诸如重重的大能力者,其实说白了都是可怜的。
“是,你可能无法带走流苏,也可能无法保她周全。但是,你要知道,人的命数是天定的,你说你是神也好,其实好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罢了。即使有一天,你离她而去,但总会有那么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你会想到那个把一块热饼甩到你脸上的人。那时候你会发现,她不再是过客而是你身体不可弃的一部分。”端木许是喝多了,坐在那有些喋喋不休:“你我都是汉字,是顶天立地还是委曲求全,不用分说。大不了一场输,输了不过是再来一次,哪怕了死了,下一世也能和图书活个周全。你怕死吗?”
而蜀山大概是现在最头疼的人了,刘松林突然跳出来痛斥黑幕的壮举让蜀山形成了一个骑虎难下的局面,现在整个蜀山都是一团糟,而认输的梁非凡却没有被过多责怪,反而拿了个大义的名声,毕竟刘松林的疯狂可是看在所有人眼里的。
感情这种东西,很玄幻的。但它……真的会成为一个人的弱点,曾经的鱼龙就是这样被击溃的,尸体留在了131世界的冰柜里。
“不过说好笑也不那么好笑。”端木缓过来之后,端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又从铜锅里捞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首先你是真正活在这里的,你遇见的人是真的,你喜欢的人是真的,你的感情是真的。戏是假的人是真的。那到底这戏还假的起来么?所以我认为这并不是坏事,哦……对,在我眼里其实我认为你们不是比谁活的更好,而是比谁更痛苦。更痛苦的那个人才会和*图*书赢。”
“可是……我不知道那边会是什么情况。”
鱼龙他不记得了,但初心他记得。初心的身子是暖的,有温度的。这个温度让他舒服也让他害怕,因为他注定就不可能是一个普通人,他是破坏者,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就是伴随着无尽的崩坏。
“你我情谊,虽然不过是漫雪纷飞时有个人陪你喝上一壶老酒,但这样的人放眼四海为数不多。世间什么最无价,无非就是你摸不着的东西,多少钱你愿意把流苏花妍卖掉?多少钱你愿意卖掉青莲?多少钱你愿意卖掉东壁?这些人不是你的过客啊,就像那支金钗一样,她只在我的岁月中占了一点点位置,却足够成为我铭刻一声的记忆。这些是融在身体里不可分割的。”
三面环山一面靠水的小镇被染成一片苍茫的白,住在这的人大多都不愿意出门,窝在家里享受火炉子和大碗炖菜带来的温暖。
“你说,是不是贼有意思。”猴和-图-书爷坐在床上苦笑着对端木说:“这件事就是就跟一场三流真人秀一样。”
老陈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守护者吧。猴爷是恶龙,有无数的勇者想要击败这条恶龙。可是谁知道恶龙并不想当恶龙,可既生为恶,就只能这么走下去了。
“是你不好意思说吧,你害怕自己连累流苏花妍。你担心她的安危,你可以不顾自己死活,但是你不能不顾流苏花妍。对吧。”
“你怕什么?”
现在的初心可能很快就会面临和那时候的鱼龙一样的局面,这样怎么办?能怎么办?
“我没有死的概念。”
猴爷侧过头,没有说话。
猴爷笑而不语,他突然才明白了为什么都说他从鱼龙变成猴子之后才是无敌的,因为鱼龙有感情啊,猴子是没有感情的。没有感情的猴子才是最强大的存在,但现在他却是说不上来自己到底是谁了。
“你告诉的,你们的赌约就是一场比谁活得好的荒诞剧,但我们换个角度来说,如果你在和图书这里幸福美满,你会舍得走吗?舍不得,人都是这样的。这会很痛苦,痛苦到你浑身如同剥皮抽筋。而如果你对这里没有感情,你活的好吗?不好。既然不好,那么肯定是输了,对吧?那自然就是痛苦的那个反而会赢,不痛苦没有留恋的反而会输。”
雪,下了三天三夜。
“能有什么情况?要不就是他跟你一样,有舍不得割弃的人,有豁出命也要保护的人也有自己的目标。要不,他就生无可恋。你觉得哪一种对你更好?你所说的仲裁者,说白了不过是一个让你们各自发现自己的契机,你告诉过我你没有感情的,但是你却实实在在的有感情,我看的出来你对流苏、对青莲、对东壁甚至对我,其实都是有感情的。”
其实猴爷也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家伙要让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当然这个问题就好像很多叛逆期的孩子会问自己的父母一样“你为什么要生下我”,这个命题是无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