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六章 绫罗加身全不顾,香炙入口如枯木

建刚也不好奇,也不急。就按照这样的速度走了过去,等她抵达的时候,战斗已经收尾,大量长生门徒被逼在墙角满脸不明所以的迷茫,而顾倾城正满身狼狈的持剑守在长生殿最后一块香火地,旁边的齐掌门则靠在椅子上冷冷观望。
“他们的动作越大越好。”猴爷冷笑道:“想想长生门齐掌门在蜀山大葬上的表现,他们要给那老家伙报仇也不足为奇,不过他们啊,到底还是单纯,我的天罗地网等着他们呢。”
“我真不知道这是做了什么孽,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到了这般田地。”端木坐在旁边的凳子上长叹一声:“明明只要你回去认个错就能解决的事,你以为她真忍心的清理门户啊?你可是不知道她这几天天天絮叨些什么,我觉得她都快疯了。”
“喝点茶,这茶是上好的碧螺春。”猴爷把炉子上滚开的水倒在杯子里,茶香扑面而来:“然后静静的等着一场好戏上演。”
毫不夸张的说,里头每一个人拿出来都能比得过一支军队,战斗力不要说成倍增长了,在吸收了现代军事知识再结合自身的个体强大之后,这些人近乎完美。
齐掌门把建刚闭关的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都告诉给了她,建刚眉头紧蹙,然后摸着下巴开始在一张纸上画起了一张关系图。
“断了三天。”端木说到这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没看到那些人的嘴脸,一个两个嘴上挂着神仙,心里住着畜生。我就觉得你弄出来的这东西,真的是不能碰,我差点就没忍住。”
建刚走进大殿,笑着看着齐掌门:“三分之一炷香,攻下长生殿。满意吗?齐掌门。”
“眼熟?”
“四大门派,本身就有一个平衡,现在蜀山掌门死在我们手里了,平衡被打破了,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恶狗抢屎啊,到时候不管是哪个门派,都必然是一脸一肚子的屎,逃不掉的。而且这口屎还不抢不行,不抢可就得饿死了。”
先是让蜀山内鬼扰乱蜀山,再利用昆仑http://m.hetushu•com蜀山的世仇,串通昆仑篡了蜀山的权,但因为流苏在镇守的关系,昆仑还只是停留在撺权的初期阶段。这个时候再以蜀山大统为条件诱导昆仑废了仙灵,然后再把蜀山的所谓内幕透露给长生,一旦长生过来兴师问罪,那被废掉的仙灵就立刻绕后开个大,再利用长生把仙灵给灭掉并且自己实力大伤害。
三个月前,这帮年轻人还都是一群桀骜不驯、好逸恶劳的主,仅仅三个月的时间,这些家伙就成了眼里全是杀气,全副武装的战争机器。
“我们是要干什么?我们就是要灭了仙灵啊,灭仙灵的同时伤一下长生的锐气。”
“随便你,我安排一下人。”建刚的心情快要飞起来了:“一营营长出列,一营留守长生门,三天内肯定有人过来绕后!”
瞬间,他们每五个人形成小队,很自觉的朝不同的方向快速离开,分秒之间建刚身后就已经空无一人。
“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你答应我的事呢?”
我的天……端木顿时把事情理顺了,然后震惊的一塌糊涂啊。这人哪是个人?他简直就是个神仙好吧!
“我把这个给你带来了,专门给你找高手花大价钱摹了一幅,你肯定喜欢。”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这江湖险恶,却不知险恶到这般样子。当年在山里的时候,我的初心那么那么好,从来都没有害人的心。都怪我,我就不该说带他出来闯荡江湖,这一来二去好好的一个人就成了那副样子,都怪我……真的,都怪我。”端木摸着下巴模仿流苏的语气:“后头还有些记不住了,这几天她一天都说上三五次,一日三餐只要碰见人就说一次,那样子我见犹怜,我真没想到堂堂一剑圣能凄婉到那个程度,就跟镇子东边死了丈夫的小寡妇一样。”
建刚思考了一阵:“这个招怎么这么眼熟?”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不是哈欠连天就是昏昏欲睡,往日那股子龙精虎猛的劲hetushu.com儿全没了,甚至已经出现耐不住折磨拔剑自刎的。他们倒是从黑市上花了大价钱买了不少鸦片膏,但那东西怎么跟猴爷化学提纯过而且加了添加剂的高纯度货相比,别说解瘾了,连挠痒痒都不够格。
画着画着……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把消息捎过去,让那边的伙计给仙灵放一点货,不能多,一天的量。再嘱咐一句,只要长生的人一旦开始往蜀山进发,仙灵立刻杀过去。杀一个长生弟子,给一包。”
而猴爷其实也是干了生儿子没屁股眼儿的事,但他倒是无所谓,只要能达到目的,怎么都行。
“哼。”建刚冷笑一声:“杀我试试,我下午就出发。”
“不可……万万不可,现在的蜀山……”顾倾城长叹一声:“流苏剑圣发话,除蜀山弟子,谁敢踏上蜀山一步,杀无赦。”
“一包可是三个月的量啊。”
至于为什么这些门派的人这么蠢……其实的确蛮蠢的啊,但却是无可奈何的蠢,四个门派牵一发动全身,这种时候谁玩孤立主义谁都是死路一条,所以明知道是坑也必须要闭着眼睛往下蹿两步,特别是这家伙还把所有主张孤立主义的老家伙全干掉了,都是少壮派,不乱才有鬼呢。
“缘起……蜀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打破平衡不需要什么千斤份量,很多时候只是一片落叶罢了。
“对,我老师……算是我老师吧,那个变态最喜欢就是用这种方式,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武力征服是最低端没技术含量的手段,真正有意思的是兵不血刃却能让人痛苦万分。”建刚看着自己画的关系图,然后默默加上了仙灵派,并模拟猴爷的思考方式开始画暗线……
“唉……不说你们了。”端木一只手撑着桌子把脑袋架在上头,了无生趣地说道:“黑影从北京城发来消息了,长生门现在戒严状态,任何人不得进入也不得出去,谁也不知道里头在搞些什么,但据说长生门可能要和图书有大动作。”
“同时牵扯到三大门派?不对啊。”
“操!”建刚把笔一扔:“人找到了!这件事最早的爆发点在什么地方?”
合纵连横、近交远攻这一套他简直不要太熟悉,变着花样的玩他都没有问题,弱点攻击更是小菜一碟。
“我跟那个家伙太熟悉了。”建刚提起本子:“看到仙灵了没?这在他的体系属于里叫暗棋。他都搬动了三个门派了,不可能留下仙灵一个过快活日子,放心吧,听我的没错。”
什么狗屁的剑仙,什么狗屁的名门正派,沾上了猴爷提纯过的那些白色粉末,一个个不都像狗一样?仙灵那边从上到下都被独孤老狐狸安利了这种忘忧神药,开始的几天都觉得自己身轻如燕,不日便羽化登仙。加上这种强安慰剂的暗示作用,他们还真感觉自己实力大增,一个个嗷嗷叫着要一统江湖。
这一圈下来,真是特么的哪个门派都没捞到好处啊!而且都是元气大伤的那种,最后昆仑可能会做大,但一旦昆仑一家独大了,接下来就是昆仑该死的时候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弄死昆仑,但端木觉得这家伙恐怕老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哦?风云大变?怎么个变法?”
猴爷翻起眼睛看着端木:“说些什么?”
“最早的爆发点?”
“剑兰姑娘……你是如何知道的?”
“你听我细细叙说。”
在长生门外一公里的地方,建刚突然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命令,然后她看了看天空的太阳:“现在开始!”
“看来你对镇子上的寡妇都挺熟悉。”
“剑圣就剑圣吧,一个剑圣掀不起什么风浪。只要他们动了,仙灵可就坐不住了。对了,仙灵的货断了么?”
这些小年轻虽然心里有疑惑,但却毫不犹豫的开始执行起建刚的命令,但强攻显然不合适也不可能在五分钟之内解决问题。所以这千多号人选择的集群特种作战。
“现代化战争的强度,远远不是你们能想象的,可能你们个体要优于其他世界的普通士兵,但战术思想和和图书战争思维却还太远古了,一旦出现了具有现代化战争思维的高武士兵,你们几乎是不堪一击。也对,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堪一击。”建刚的笛子在手里转了一圈,潇洒的走上前:“老头子,服气了么?”
而建刚笑了一下,背着手朝长生殿的方向快步走了起来。以这个速度,她抵达长生殿的时间刚好在五分钟左右,而如果等她过去,长生殿还没拿下,这帮小子全得重罚!
猴爷低头仔细看着这张堪比照片精细度的工笔画,伸手轻轻抚去上头的灰尘:“如果能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端木把一幅画卷展开,一群人站在康乐门的石狮子旁边,上头有涤长老、端木、梁非凡、猴爷和……流苏。
“老朽服了!”齐掌门站起身朝建刚作长揖:“心服口服。”
他是谁?大破坏者。即使现在他随时可能会死掉,但这个世界的现有体系也注定要为他陪葬。
“对,我找人放了风,说蜀山之乱祸起昆仑。”猴爷伸了个懒腰:“不过是做个假而已,长生跟昆仑不对付,再加上现在蜀山上可有不少昆仑的执事呢。”
渐渐接近了,她听见长生殿方向传来激烈的交火声,很散但很密集,飞剑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四射的,看上去倒是激烈的不行。
“我干什么不重要,不是么。”
掌声响起,冷着脸的齐掌门用力的拍手,表情也从冷淡变得热忱,眼神里尽是欣喜和宽慰,哪怕自己的大本营被自己的弟子分分钟给折腾了个干净……
“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猴爷眼睛寒光四射:“如果你碰了,我第一个就放弃你。”
面对端木的阴阳怪气,猴爷没说话,只是笑了笑,脏兮兮的胡子上沾着晚餐的饭粒和油脂,身上没有一丁点生气,仿佛行尸走肉。
而与此同时的长生门,建刚刚刚结束为期三个月的封闭训练,从深山中带着队伍走出来之后,没有人不对她身后那支队伍刮目相看的。
猴爷干什么的?他是个专业的搅屎棍啊!三下五除二能搅合的塔城hetushu.com水火不宁,分分钟搅合的塔娜那个世界成为殖民地,搅合得星灵彻底和131决裂。只要他去过的世界都会成为一片焦土,只要他存在的地方就没有安宁。
“那……我也跟你一起去,刚好也可以去讨个公道。”
“怎么样?效果拔群。”
“走,上蜀山!”
“现在我们的目标是进攻长生殿,给我在五分钟之内拿下长生殿!”
可自从三天前猴爷决定给这些人断药之后,这几天的时间那可就真的是原形毕露,听埋伏在仙灵里的细作说,仙灵的掌门晚上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生生挠掉了自己胸口的一块肉,鲜血直流。
“就是缘起何处!那个人可是玩蝴蝶效应的祖宗,他能同时计算几百种不同可能,然后选一个对他最有好处的。”建刚心情大好:“那家伙真是……怎么到哪都不老实呢?”
这才不过三天,仙灵已经可以说尽在掌握,现在就等明天的祭春大典上做掉他们的掌门,然后仙灵不过探囊取物。
“可不能小看他们,据说长生门里也有个剑圣,不过黑影也只是道听途说,但那些人言之切切的,黑影觉得不可轻敌。”
“是啊,是挺好,可是有些人不懂珍惜。”
“我能有什么反应?”猴爷侧过身子用一把小火钳翻腾着他那小火炉子的碳花儿,扬起了噼啪噼啪的爆裂声:“我就是我,没有变过。只是她从不觉得这样的我是我罢了。”
流苏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轻轻挽着猴爷的胳膊,看上去雍容大方,笑颜如花。还别说,两个人往那一站,真的一点都没有师徒的样子,真真像一对小夫妻。
七长老听完,长叹一声:“恕老朽无能,这些日子……实在是风云大变,无从下手啊。”
“可是……以仙灵现在的战斗力,根本就……”
“还行吧,一般漂亮点我才熟,不漂亮的爱死死去。”端木翘起二郎腿,捏起一个从北方千里迢迢运来的苹果,咬的咔嚓咔嚓脆:“唉?你一点反应都没有?”
“等等……”端木捏着太阳穴:“你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