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七章 今夜她素衣而来,眉眼如墨

流苏的灵鸢在地面上轻轻一划,顿时划出了一道深邃的口子,剑气久久不散,引得整个范围内所有的飞剑都嗡嗡作响。
端木点头,然后看了身后的青莲一眼,小声说道:“去,告诉初心!”
“长生动了!不出所料。”
昆仑不想这样,但现在却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对抗这个只玩阴的家伙,唯一能做的就是禁止所有门徒吸食他的货物,抓到即斩。但却仍然架不住他的恶势力一步一步在蚕食昆仑周边。
“忘记说了,流苏让我跟你说一声,二月初六寒食节,回去吃饭。”
“剑圣又怎样,即使是神也要杀给你看。”
“嗯?”猴爷看着远处的冲天火光,心头一缩:“流苏进战斗姿态?什么情况?”
“给仙灵传信,可以动手了。”
“什么?”流苏愣了一下:“为什么?”
“谁敢挡我,杀无赦。”
“长生门的动向怎么样了?”
两人回到了同样黄花瘦的流苏身边,青莲敲开门,看了门外的端木一眼,朝他眨了一下眼睛就关上了门。
“你在这是为了彰显你的光明伟岸吗?”
而正在这时,青莲上气不接下气的蹿了进来:“不……不……不好了……长生门打上蜀山了!”
这一点那是不佩服不行,真的是非常厉害,他好像总能找到别人的弱点并一击击破,绝对让对手没有回还的余地和时间。
“燕子回报,百香谷、四方境覆灭。”
猴爷叹了口气,然后摆摆手示意端木可以滚蛋了。端木也刚好不想在这多待,夹起尾巴连冲带撞的蹿了出去。
麻雀消失,接着就是成年男子的哭喊声还有过客们的惊呼声,等猴爷取来热茶再回头时,下头已经没有了人影,只有脏兮兮的雪地上滚落着两个冒着热气的人头。
一阵诡异的安静,只有炉子里炭火时不时弹跳两声,在黑暗的房间里炸出几撇火星,显得十分显眼。
流苏本身心情就不好,听到这强闯山门的事,她眉宇间的杀气一闪,眼睛轻轻闭了起来,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道德hetushu.com经,然后长出一口气强压制住她的脾气,灵鸢一摆:“我们上蜀山!”
“不好了!长生门上蜀山了!”
最前面的现任掌门梁非凡和七大长老已经堵在了口子上,而他们的面前却不是长生齐掌门,却是一个面容清秀、白衣胜雪的漂亮姑娘,手拿一根长笛,素衣乌发、眉目如墨。
可是事实就已经摆在眼前了,长生门的人现在已经到达了蜀山山门前,扣关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长驱直入。
只是一个眼神,端木就被猴爷逼的没有话说,他算是见识了这个家伙的心狠手辣,这根本就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啊,上去就直接灭人满门,而且还用那么招摇的方式彰显他的战利品,这可怕的程度已经不是人类能有所企及的了。
得了猴爷的口信,端木兴冲冲的转身离开,而猴爷只是继续闭上眼睛发出微微的鼾声,手边放着一个吃了一半的木薯,已经有些干硬了。
直到上午得知长生门浩浩荡荡涌向蜀山后,独孤老头才算是放下心来。他认为,只要给那个家伙找点事情干,他的心思就不会惦记在别人身上。至今为止,但凡是被那个人盯上的门派没有一个能得善终。
而这次,只是一顿饭……似乎就有了冰释前嫌的可能。
“你也有意思。”流苏召回灵鸢:“很久没有人吃我一击居然还能站着了。”
端木兴冲冲的走到猴爷面前,激动的像个孩子。但猴爷却躺在他那张摇椅上一动不动,不见半分心思。
歌声悠扬,让纷乱的大街平添了一抹文艺,这苍凉的歌声配上小姑娘吃烧鸡时的欢快笑声,让猴爷能感觉到片刻安详。
有眼尖的认出来不少横行乡里的恶霸,有些甚至还是在蜀山有些关系这些年无所顾忌的家伙,他们大多也就是蛮横了一些,但绝对没到该把脑袋砍下来挂在城门上风干的地步。
对啊,早上才收到消息他们出发,下午就到蜀山了?此去两千八百里,他们全用飞的?难不成他们长生门一门金穗不成?和_图_书
长生和蜀山的剑圣要打起来了!旁边所有人心里都有些打鼓,这个等级的战斗……听上去就好可怕。
“他们速度奇快,第一批已经要进入蜀地了,这是我们没有预料的。不知道后续会怎样,好像这次真的是他们的剑圣带队,他们真的有一个剑圣!”
“有意思。”建刚摸着胸口:“很久没人能让我感觉受伤了。”
但这一下,蜀山的人齐齐拔剑,剑光四射。而建刚那边也毫不示弱,子弹上膛、枪口朝天。
不多一会儿,管家匆匆跑了上来,满脸谄媚地说道:“老爷,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打扰了老爷的雅兴,我这就让他们滚。”
他们两个的速度都非常快,转眼就已经抵达了蜀山前堂,这里早已经是一片狼藉,大片的蜀山弟子被长生弟子控制住,这些弟子手上拿着奇怪的法器,看来就是这东西打得蜀山连头都出不了。
“再踏入一步者,杀无赦。”
“好……好的。”
“关键流苏没这么说啊……”
“今天什么日子?”
猴爷听到探子的回复,他微微抬起手用一根炭条在一本牛皮纸的本子上画了两道,然后不言不语的屏退探子,仿佛干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一般,而转头看向那本本子,上头已经密密麻麻涂满了一整页,七十二个门派已经在短短的一个冬天里被消灭殆尽。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可就在这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不和谐的嘈杂声,接着就听见老头吃疼的呼声和小女孩的尖叫声。这突如其来的干扰让猴爷皱起了眉头,被打断雅兴的他来到露台,看着楼下正发生的事。
“你算同意了?”
“走!我们上蜀山!”端木眉头一皱:“琴来!”
“谢老爷!”
“不好……”端木一愣:“早就听说长生也有个剑圣!现在八成是剑圣来了。”
猴爷轻轻叫了一声,一个独臂黑影就从屋子的角落闪了出来,毕恭毕敬的低着头站到了猴爷身边:“老爷。”
www.hetushu.com“长生门强攻蜀山。”
端木站在猴爷身边,用很严肃的语气说道:“不过这可是蜀山治下……好的,当我没说。”
现在猴爷成为了蜀山实际的管控者,昆仑一直想插足但却转眼却发现自己的门派居然也被猴爷的淫威照射到了。
端木一愣:“这么快?怎么可能!”
“这叫什么个事,他们两师徒斗气,我们夹在中间……真是,握草!我回去说。”
“乖乖……好漂亮的女子。”端木看了看建刚,又回头看了一眼流苏:“你更漂亮。”
“找人。”建刚只是瞄了流苏一眼,径直就要往里头走。
流苏没理会他,只是长剑一摆,来到了建刚面前,双手抱拳:“不知道为何长生要犯我蜀山?”
猴爷没说话,只是背着手看着,下头那个老头像只虾米一样弓在地上,而是旁边的小女孩正抱着门口的石狮子哭嚎,而她身后有两个人正试图强行把她掳走。
猴爷点点头,没有说话。
“啊?”流苏突然像插上充电器的手机一样,跐溜一下坐直了身体,强忍着心里的喜悦回头问道:“真的?”
猴爷把自己深深埋在黑暗里,连说话都显得阴森森的。端木是发现了,自从他被流苏放逐之后,他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几个月的时间已经彻底的成为了恶鬼,哪怕是跟他熟悉到这种程度了,在面对他的时候还是能感到不寒而栗。
不合作就是死,这是独孤老头总结出的结论,他不敢对这个小家伙抱有半分轻视。毕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现在的剑派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里头早已烂做了一团,而这个横空出世的小青年仿佛洞悉一切似的,所有的手段都只是加速了门派的溃败而已。
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遭此毒手又是何人所为,蜀山的稽查已经开始着手办理了,看上去倒是声势浩大,只是兜兜转转了好几圈,除了把人头收走之外,倒是没看到别的动作。
“那还能有假,他几时说过假话啊。”
“五千余人直奔蜀山,如m.hetushu.com果天气好不出七天就能抵达。”
这么神奇的一个人,愣是成为了大魔王……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就在端木思考猴爷的解决办法时,一个蜀山小道士发疯似的蹿了过来开始求助:“山门失守!他们太强了。”
“那两个人,灭掉。”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直接说啊。就说流苏想让他回去过个寒食节,这么难吗?”
脆生生的声音从下头传来,猴爷没去看,但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就又坐回了那张让他看上去行将就木的摇椅,听着外头飘来的古韵调子,轻轻拍打着扶手,闭上眼睛摇头晃脑。
雪后初霁,空气中弥漫着寒冷的气息,但正好的阳光却让人感觉到春天即将到来,只是被白雪覆盖的蜀山却不知几时才能走出寒冬。
建刚盯着流苏的眼睛,满眼杀意。
“二月初四。”
今天卖唱的老头和他的孙女来唱的是白居易的《长恨歌》,猴爷不是很喜欢,他更喜欢昨天那首正气歌,但无奈他很喜欢歌者那苍凉的声音,所以今天的赏钱依然如故。
他知道,这是蜀山背后那个人给他留的一个下马威,警告蠢蠢欲动的他,但他却无计可施,昆仑已经和那个人捆绑在了一起,若是身败名裂,昆仑恐怕受害更甚。
“你笨不笨啊,在那边咱们就跟流苏说初心想回来过个寒食节。这不就行了吗?流苏难道会怀疑这个?她高兴都来不及呢。”
“嗯。”
“那你倒是来试试!”
“麻雀。”
“行行行,真混世魔王。就因为打扰了你的雅兴,你灭了人家一族一百一十九人,普天之下没谁了。”
独孤老头到底是有魄力的人,他立刻打消了迅速吞并蜀山的计划,政策从气势如虹变为细嚼慢咽。而且他也从中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原来单纯的力量并不是天下无敌。
这是好事,大好事啊!因为从现在的局势来看,放任初心大爷这么闹下去,他不知道会发展成啥样,端木稍微估计一下就能发现,不用多长时间,最多三两年,这天下可就真要归了他初心的http://www.hetushu.com手里了。
离开猴爷的房间,端木长叹一声,而青莲的小脑袋从门外的柱子后探了出来,神神秘秘的指了指猴爷的房间。端木无奈的摇摇头,摊开手:“他好可怕,事情还没说。”
流苏话音刚落,长剑如惊雷出鞘,直直贯穿了建刚的胸膛,前面进后面出的那种。一击得手之后,流苏还诧异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劲,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根本就毫发无伤!
说来也奇怪,他颠覆了不少门派,但却始终没有掀起轩然大波,老百姓的日子该怎么过怎么过,门派高层换血但普通弟子却一切如常。
蜀山是这样、仙灵是这样,下一步就轮到了长生。
可以想象这是怎样的一种阴霾,从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了一堆高手开始四处搞事之后,就连端木大魔王都有些承受不住他的气场了。
而下一刻,流苏也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什么事?”
青衣小道士抽了一下鼻子:“那为首的婆娘没说,谁敢上前就一笛子抽过来,无人可拦。”
“初心说……寒食节他想回来吃个饭。”
“那……我先走了。”
这句话说完,流苏身后火凤腾空而起……
高楼下传来了苍老的歌声,猴爷推开窗户照例扔了四个铜板下去,然后一直早已经打包好的烧鸡也准确的扔到了歌者面前的破碗之中。
端木转头再次回到了房间,猴爷没看他,只是拿着木薯啃了一口,脸上的胡须已经让他看上去像个流浪汉了。
“我劝你不要作死。”建刚再前进一步,走到流苏面前,和她四目相对:“本来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我是不杀的,但是这次我不会客气。”
是啊,猴爷的确从不说谎,但不等于这帮家伙不说谎啊。其实把流苏和猴爷调换个位置的话,他们还真骗不过们,因为猴爷是个不服软的人,流苏也是个蠢轴,这俩家伙如果没人疏导,足够闹一辈子别扭了。
而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镇子上共有一百一十九人被杀,人头被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城头,却根本无人知道是谁干出来的事。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