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八章 愿上灵山九重霄

“很好啊。”
这时建刚才意识到,她的金钟罩并不是她要做的事情,而是为了这一段需要长时间吟唱的超级法术……
“不放不放,你这蠢轴。放开就要被操了。”建刚长出一口气:“我来这个世界是为了找人的,你这么厉害,多少能有他的信息吧?”
“拿去!你要你早说。”
流苏摇头……
“别叫的这么凄凉。”猴爷走上前,用手抚着流苏脸上被建刚打出来的伤痕:“疼么?”
“这……个……那个……”流苏愣了好久,然后默默往后退了一步:“你们……”
建刚走到一边,吹着口哨佯装看风景,但猴爷用屁股想也知道这孙子在偷听……不过偷听就偷听吧,那毕竟是建刚,正儿八经的自己人。
建刚突然拿出一柄短刀,插入自己心口:“你死定了!”
“在没搞清楚他发生了什么之前,我不得不怀疑你们之间的关系。”建刚抱着猴爷的狗:“不然以他的性子,根本没有感情这种东西。”
建刚在放手之前轻轻摸了摸狗头……
“身由法定,身外化身!”
论气势,建刚完胜,流苏在非战斗状态软萌的不行,而建刚则总是显得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建刚解开头发,让她的长发随风飘扬,被流苏掀起的剑气带得到处都是。这个样子看上去要比扎马尾的她更加好看一些,不但多了一抹妩媚,在妩媚中还多了一份狷狂。
“还生气?”猴爷走上前面无表情地问道:“我没有骗你对吧?”
猴爷把这两个大剑圣姐姐都带回了自己的那间小屋子,收拾建刚到没有,反而亲自下厨身心愉悦的在好久没开火的厨房里做了一大堆菜。
嗖嗖嗖嗖,天降灵剑。每一柄灵剑不但产生物理伤害,还会在触碰到建刚分身时,爆发出强而有力的剑气。
“嗯……可能我描述的还不够详细,反正就是那种无恶不作的孽畜,死了都不配睡棺材的恶棍,人家坟头长草他也能上去跳个舞的贱人,手贱还喜欢欺负人,喷壶成精张口就喷人,老喜欢偷东西还从不对人表示尊敬的垃圾。你路上有这种人渣吗?”
虽然她很快就复原了,但却已经和图书失去了一次完美的偷袭机会……
“这小瘪三,她一身本事都是老子教的。”
“她是我师父。”猴爷大概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承认流苏是他师父:“从小把我养大。”
“下次不能够这样了。”流苏拿起桌上的半截风干的木薯看了几眼,然后眼眶都红了……
在这样的攻击下,建刚虽然在不停的愈合,但速度却越来越慢,最后她可能必须要等到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完全刷新。她不允许这样的浪费,所以现在建刚唯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时间内击败面前红彤彤的凤凰女。
建刚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突然发现自己彻底进入了虚空,接着开始完全消弭了……
流苏呵呵一笑:“姑娘说笑了。”
“跑!”
“不是不是……”流苏把那半截木薯藏到了口袋里:“我没事……”
碧玉笛和灵鸢碰撞产生的冲击,让她们脚下的土地存存龟裂,所有站着的躺着的人都被弹飞了起来,周围超过半数的房屋倒塌,离开稍微近一些的人耳朵都已经被震得鲜血直流,直接晕厥者不在少数。
这石头号称非金非铁、坚硬无比,从古到今无数人想要从它上头取下些东西来打造武器,但没有一个能够成功的,但今天它就这样碎成了一地。
“握草?”
但两个剑圣级的互怼时,这种情况却成为了必须要的技能之一,流苏在解放了她所有能力之后,及时是建刚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她的鲜血狂涌,但只要有一滴血落在地上,就会快速长成一个真实的新建刚,很快雷电的牢笼就有要被撑爆的趋势。
“握草!”建刚往后一跳:“什么情况?”
很多人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剑圣出手时候的风采,除了稀少之外,几乎也没有剑圣会在对待普通人时释放自己全部的潜能。
“不可能!她才几岁!”
“呵。”
“我没时间跟你磨蹭了。”
流苏嫣然一笑,抬起她的杏仁眼瞄了建刚一下,接着两人突然进入了超激烈的近身短打阶段。
而这时,天空突然降下一道光幕把所有的建刚笼罩其中……
旁边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流苏顿时紧张和*图*书了起来,用呜咽的声音让他快点走……
流苏悬停在半空,看着密密麻麻朝她攻来的建刚,不动声色,只是双手不断变换坚决,一只脚呈金鸡独立状。
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坏人死于话多,建刚的话还没说完,本体突然被一柄宝剑贯穿,接着天空开始落雷。强大的能量直接让她的复生速度减慢了数百倍,然后雷光还形成了一个牢笼,生生把她困在了里头……
她说完,上去就亲了流苏一下,这直接把流苏给弄得一懵。
这一击雷霆万钧,笛子还未到,风雷声就已经滚滚而来。但流苏却只是侧身立剑,实打实挡住了建刚的攻击。
“你放开……它都疼了。”
这一回,流苏被打的有些猝不及防,很快就被层层叠叠的建刚给埋在了下头,可转眼间一道剑光从天而降,击穿无数建刚后,流苏从人堆里绽放而出,双眼莹莹发亮,眼角至脸颊的范围里出现了赤金色纹路。
“十一年了,你别误会……我是他师父。”
“是这样……我要找的人,是个地痞无赖,外号叫猴子。有没有听过?他这人有个好处,就是从来不稀罕改名。”
“我真傻,真的。”建刚站起身,拍了拍脑袋:“建刚们,弄死她!”
“因为你比我还能装!”
“握草!我不服啊!”建刚在旁边喊道:“凭什么收拾我?”
“奇怪……那孙子不可能改性子的啊。”
建刚嘴上开着花腔,看似不正经,但手上却已经开始下杀招了。建刚们一个一个被甩上了千米高空,接着像炮弹一样击在流苏的金气罩上,发出如洪钟大吕一般的响声。
话音落下,流苏愣住了,而建刚却快速转过身,一把抱住身边人,还是抱着脖子的那种……而猴爷也伸手抱住了建刚,还抱在怀里跟偶像剧一样甩了几圈。
“我以为是梦……是梦……”建刚几度哽咽,抱着猴爷死死不肯松手:“我就知道你还没死……”
说完之后,一掌拍在建刚的胸口,径直把她拍出了数百米的距离,中途还撞碎了蜀山的定山石。
“上次精神联系的时候,你这个小撒比居然自己给切断了,你和-图-书特么智商是有多低?”
第一只建刚冲上来用开山裂石的拳头打向流苏时,却被她身外一圈金刚气死死防住了,那层罩子甚至连晃都不晃动一下。
“本来胸就小,你居然敢拍姑奶奶的胸?”建刚杀气沸腾,浑身上下涌起了浓烈的杀气:“老子打到你破相!”
“喂!你还咬人啊你!”建刚抽回手,然后就这样看着流苏,接着突然双眼冒出了星星:“你好漂亮啊!不行,这一定得亲一下。”
“我对你们这个世界没兴趣,我只是来找人。”亲完流苏之后的建刚恢复了她高贵的剑兰公主的气质,虽然还死死压住流苏,不让她起身,甚至任凭灵鸢把自己的后背戳得跟马蜂窝一样。
其实猴爷早就教导过建刚,极致的能力根本不需要花哨的技巧,在这一点上流苏几乎已经做到了技巧的极致,分明只是最简单甩、突、刺、挑、扫,但每一次的带来的威力却足够让一座城市化为灰烬。
“那……你有没有印象,就是那种痞痞的、坏坏的,满嘴脏话、脾气还特别抽,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还摔东西的混蛋?”
“好啊,美女。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能打破你的罩子,你就让我为所欲为咯。”
“你为什么要亲我。”
但不管消耗多少建刚,建刚都会再次补充兵员,而流苏的天降剑阵特么的也似乎无穷无尽。俩人就这么死磕上了,愣是谁也没怼出个所以然。
“老子怕你啊?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无限!”
“对了。”猴爷轻轻推开建刚,牵着她对流苏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手下可以说是最得力的肉盾,程建刚。”
“初心……”
“喂!亲你一下怎么了?你还哭上了?什么毛病啊。”
“金刚不败。”
建刚不害怕跟人单挑,但她最害怕的就是能量牢笼,对她来说能量系统太过高深,她至今没有破解那个体系,所以一旦把她困顿住的话,只要她一下子无法击碎牢笼,就代表她要被人捕捉了……
流苏继续摇头……
“没有哦,还有几样不是啊。”
“这么屌?”建刚长出一口气:“转移。”
“女侠,看你挺漂亮,倒不如www.hetushu.com从了我啊?给我当个小的。”
“滚吧。”
可是接着,初心大爷却一把拎起剑兰剑圣的耳朵:“老子他娘的哪里对不起你了?你需要这么编排我?”
“你就是这个世界的顶级武力?”建刚在跟流苏对轰炸的时候,还有心思聊天:“这也算高武世界?”
流苏还是摇头……
“我……”建刚摇摇头:“说不好,我感觉他变了好多好多。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他不会因为我来了而高兴成那样。甚至可以说他的高兴都是假装的,但现在我发现他的眼神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你……跟他多少年了?”
“因为……”建刚侧过头:“旧习难改。”
流苏冷哼一声,突然把灵鸢往地上一插:“破道!”
谁说流苏就只会剑的?她这个家伙的体术绝对不在剑术之下,想跟她近身格斗那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建刚本以为自己偷袭成功了呢,但很快就发现自己被打的像破棉絮一样落在地上。
“老子不改性子也没你他MB说的那么不堪。”
“你是他的……他的什么人啊?”
“等会我回去收拾她。”
“老子不要当肉盾啊!老子是ADC啊!”
“我看是你自己有问题,你慌什么?”
突然之间,建刚一身插满了剑出现在流苏身后,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我可不会亏待你。”
建刚伸手一挥,逐渐从兴奋中平静下来之后,她很快恢复了那副公主的性子:“你们聊,我去旁边等着,不过你特么这个屌样子真难看,还不如原来。小白脸。”
开始时,流苏还能支撑,但很快她的罩子就开始出现了涟漪,随着一阵阵沉闷的撞击像下雨似的落在上头,罩子真的快要撑不住了,第一层已经开始出现裂缝。
她说完,手一甩,无数个建刚瞬间出现,并以风一般的速度涌向了流苏。
流苏眯起眼看着建刚,然后一口咬在她的手掌上……
“你特么不是一样不会老啊?”
“放开我!”
“哦……”流苏看着那只肥肥的肉肉的黑狗子,眼馋的不行,小声说道:“能给我抱抱么……”
“滚!”
“傻姑娘。”猴爷笑着亲了她额头一下:“老子命硬着hetushu.com呢。”
“哦……”
“唉?对哦。”建刚挠挠头:“嗯,你还真有女人缘。”
流苏一招清场之后,已是筋疲力尽,她散去金钟罩坐在地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可还没等她缓过来,一根长笛就已经架在了她的肩膀上。
“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建刚一把捂住了嘴,然后用力的按倒在地上:“美女,你先听我说啊,我真没力气打了……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怎么样?我跟你说,你要跟我死磕,输的肯定是你,可是我也不能跟你一直玩下去,我还有任务要完成。不如我们交换个条件怎么样?”
那声音……简直让人扛不住,金戈交鸣连成片就成了高频的尖锐噪音,这股噪音夹杂着猛烈的剑气和罡风,化作了一道龙卷风,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而流苏似乎没听见他的话,只是眼睛停留在猴爷脸上,又转过头看了一阵建刚,低声说道:“初心……”
齐掌门二话不说,拽起身边受伤的弟子,顺便招呼人把那些被制服的蜀山弟子解除束缚,着蜀山是不能待了,她俩打架是真要命的啊……
只不过三两次的试探,建刚感觉自己最少已经复活了三十次。流苏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让建刚想起了他的老师——银龙先生。
倒是屋里的建刚和流苏……她俩独处看上去非常尴尬。
“美女,你很强的说。”建刚抱着胳膊走到流苏面前:“但我这辈子只真正输给过一个人呢,不过也对……如果是那家伙,你恐怕连渣都不剩了。认输就放你……”
流苏愣了一下,转过头一根手指按在自己的额头上:“万千剑灵,听我号……”
建刚呆立在那里,半天没反应,只是任由自己被拎着耳朵从流苏身上拽起来。流苏起来之后,立刻冲到了猴爷身边:“初心快走!你不是她对手!师父还能拖住他,你快走!”
建刚在硬生生受了流苏一道猛击后,她突然消失在了原地,接着出现在流苏落点旁,横笛如闪电,直击向流苏的面门。
“嘿,美女,我又回来了。”
而这时,因为死扛而受了内伤的流苏突然在罩子里睁开了眼睛,看着建刚双手合十:“天道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