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九章 曾为王

“哎哟,让我们看看这是谁啊?”
“不可能的你知道吗,你以为你是他师父啊?”
建刚冷脸站在猴爷面前,扬起下巴:“你不是因为她才产生的生物情感,你都没发现你现在已经不再是逻辑情感了么?”
建刚吃惊片刻,站起身就冲进了厨房,皱着眉头质问道:“你让她打你屁股?”
其他话题上,流苏都弱势的不行,但在这个话题上,她是寸土必争,一点都不带退缩的,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好斗的小公鸡。
“我的命真苦啊。老板,我要加俸禄。”
而这时,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鸡腿到了他碗里,猴爷抬起头居然发现是青莲四姐妹,鸡腿是从姬星手上那只烧鸡身上掰下来的。
“对了。”建刚点点头,心满意足的往回走,边走还边自言自语:“是这个调调。”
“他是我的初心!”
穿着围裙、挽着袖子,满脸笑容足够看出猴爷现在的心情有多么明媚,建刚的出现可以说让他一扫这段时间以来的阴霾,虽然不一定能彻底扭转,但至少出现了一个了解情况并且能完全明白他心思的人,压力顿时小了一半,放谁那都会高兴的不行。
“刚才两个剑圣那一战可是惊天地泣鬼神,孱弱如我只敢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没想到初心大爷一出面什么都搞定了,还能把两个剑圣都带回家。啧啧啧,了不得,硬是了不得。”
建刚皱着眉不说话,www.hetushu.com默默低头吃饭,而接下来流苏居然聪明了好吗……她再抢到了的菜,不直接放进猴爷碗里,而是咬一口再放过去……
“多?我哪敢啊。我这是嫉妒啊!怎么就没个剑圣千里来找我呢?不行,我要去问问那位圣,到底看上你哪一点了。”
“你做梦。”
“姑娘你怎可以凭空污人清白!”
“谁污你清白了,你是不知道他以前是什么人!”建刚叹了口气:“如果你跟他打起来,恐怕连他的边都摸不着。”
“你要脸啊?你根本就打不过我。”建刚撇撇嘴:“就我这样的,他能打几百万个。记住,是以百万计算。规则级存在,一人灭世界的那种,他会认你当师父?你怕不是给他生了个孩子吧?”
“嗯,这多少还有些过去的意思。”
刚片好鸭子正在炸土豆的猴爷愣了一下慢慢侧过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聊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们聊的东西肯定很奇怪。”
说到这个话题,流苏可就骄傲了,她昂起头一脸不屑的说:“我还打过他屁股呢!”
猴爷眨巴着眼睛,挥舞着锅铲:“出去!”
“我服服帖帖的?你那根线搭错了,我刚被逐出师门。”猴爷满脸不解:“什么毛病?”
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流苏是犯什么病了,不停给猴爷夹菜,而且专门跟建刚抢,她速度比建刚快,所以每次建刚想吃啥,那和_图_书东西就会飞快的出现在猴爷的碗里,而猴爷则是叹着气把东西又放回建刚的碗里……
“行了。”猴爷把鹅腿塞进建刚的嘴里:“她就这样,你跟她置什么气?”
“你特么话怎么这么多?”
“红烧鲤鱼,这都是河里的鱼,没有土腥味的。还有这个这个,这个是从山上抓来的獐子,全是瘦肉。都是你最爱的糖醋,我还特意多加了点糖。”
“哈?!”
终于,建刚在鹅腿被抢了之后,她彻底爆发了:“我警告你,不要太过份了。”
这私房钱大概就是这么来的,但他不长脑子,私房钱放衣服内衬里,衣服还让红莲洗,这不自寻死路么?
“你不管,我帮你管。”
“握草……不要这么绝情啊,我的薪金都交给你了,我就这么点积蓄了。”
“你为什么在她面前服服帖帖的?”
“哼。”猴爷扒了两口饭,冷哼一声:“就凭你刚才那通哔哔,想涨工资?下辈子吧。”
所以,现在端木这个天下第一赌坊的老板之一,每天只能偷偷摸摸的去小赌场过把瘾,希望靠那三个金赢点生活费……
“唉,你有完没完?我特么到现在一口都没吃,全给你了。”
红莲翻了个白眼,招呼了一声就带着师妹们出去逛街了,而留下端木蹲在墙角面如死灰……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蹲在楼底下的围墙边,晒着太阳吃着一大碗白饭……那样www.hetushu•com子哀怨的不行。
偷吃的流苏被建刚一惊一乍给吓了一跳,连忙把筷子放了下来,表示自己是无辜的,她根本什么都没有干……
这事也不怪红莲没收这家伙的钱,端木死性不改,在自家赌坊里跟人开私局,几天下来输了上百万金,还挪用了赌场的公款,作为会计的红莲当即就查到了,最后还是猴爷给他平的账。但猴爷却没让端木过快活日子,直接把他应该拿的那一份钱拨到了红莲手上,让红莲给端木发工资,发多少他们自己商量,最后定的好像是每日三个金。这放到平常人家已经算是巨富了,但要再想那么豪赌却是不可能了,想抵押都没机会,因为端木的房产、地产和股份,如果没有红莲手上那个章子,谁也动不了,而红莲的章子是放在流苏身上的。端木吃了狗胆也不敢去搜流苏的身……
咬一口……
“……”流苏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端木嘴里啧啧有声,往后退了两步,跳起来想看一下屋里的情况:“我可听蜀山上的人说了啊,长生的剑圣可是你老相好,俩人一见面又搂又亲的。哎呦,这可了不得了,普天之下可就这么两个剑圣呢,昂?行啊你。”
端木说完就要上楼,猴爷冷笑着说道:“你上去不挨揍我随你怎么样,不信试试。”
在她们身后,跟着风流倜傥的端木大爷……
“对啊对啊。”
建刚抽出笛子www.hetushu.com,表情已经处在爆炸的边缘:“怎么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的人都这么贱呢?”
看着猴爷在厨房和饭厅之间来来回回面带喜悦的忙碌着,建刚露出了完全不知所措的表情,趁着猴爷进去片鸭子的空档,建刚眯起眼睛问正在舔筷子的流苏:“这些年你对他干了什么!”
猴爷看着他那贱样,突然很认真的审视起建刚刚才说的那句话“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的人都这么贱”,这看上去好像不是没有道理啊……端木这逼现在的贱样已经让猴爷有揍他的冲动了。
“那就算了。”端木嘿嘿一乐,掏出一根烟蹲在猴爷身边对红莲说道:“你现代妹妹们到处逛逛,身上还有钱么?”
“给老子滚。”
“她什么毛病!”
“算了,回去求求,应该能求回来的。”
端木倒是一脸春风得意的走上前,摇头晃脑抖着腿地说道:“这不是我们初心大爷么,怎么今个儿愿意见光了啊,不在屋子里阳春白雪了啊?”
流苏有些不明白她的话,只能歪着头继续听下去。果然,建刚哼了一嗓子,继续说道:“而且说道你给他当师父这件事,我告诉你,你知道那家伙的能耐么?这样吧,你觉得你打的过我么?”
“嘿嘿!有点意思啊,他居然会让你给他改名字,你特么怎么做到的?”建刚的表情说不出的玩味:“别说你靠脸蛋,他身边比你漂亮的姑娘海了去了,星灵你是没见过,hetushu.com一个侧脸秒你三百万公里,他都不带正眼瞧的,平时都当牲口使唤。”
建刚不屑的瞟了流苏一眼:“你还当他师父,我看你是想瞎了心,你知道他是谁么?”
“我还听说了,长生那个剑圣也是一副如花似玉的模样,娇俏可爱的,看不出咱们初心老爷倒是有本事啊,一个剑圣心心念念的还不够,还能弄到第二个对他不离不弃,宁可踏平蜀山也要找到他。”
猴爷三两口吃完饭,不过他没有回去,只是从怀里摸出烟,点上一根,跟端木蹲成一排吞云吐雾。两个男人看上去一样烦闷,路过的人不注意看,谁也不知道这俩人居然会是琴魔和初心……看上去落魄的不要不要的。
“我本来就是!”
“你居然护着她?”
“哎我说你这人是不是贱啊,好声好气你不要,非得张嘴骂你就开心了?我特么一巴掌抽死你啊。”
姬星点头附和,不过猴爷打赌姬星肯定不明白端木这话的意思,她现在在那一帮一衬的八成是端木在来之前跟他们串通好的,不然为什么不是青莲红莲的?不就是仗着猴爷宠姬星,不会凶她么。
“你妈别惹我啊。”
猴爷叹了口气,端起碗就往外走:“你们闹。”
“你算个屁!”
“有可多啦!大师姐昨天衣裳的时候把你内兜掏了,你的私房钱都在我这呢。”姬星说着还把自己的香包翻出来在端木面前晃了一下:“你看,可多钱了。”
“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