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三章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表演

“帮啊,当然帮。”
建刚伸手摸着姬星的小脑袋笑着说:“我不带他走,我只是来取回他欠我的东西的。”
“我说啊……我即将面对的事,是你没有办法想象的,我要和一个世界的规则刚一波正面。这个你能理解么?好吧……你不能理解。”猴爷捂着额头看着歪着头像哈士奇一样看着自己的流苏:“是这样的,会有非常强大的敌人过来想要弄死我。但是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战胜,这是个死局。她过来是想用自己的性命来代替我的死劫,可我不想让他怎么干。”
“鱼龙!!!!”
“喂!我十年前就跟你说过了!!!”
“好。”
“嗯?师父听不懂。”
“她……”
“操,那是我的台词!”
“现在是我的了。”
怕死?猴爷被这两个字震慑了一下,然后沉默片刻……却恍然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是那个最怕死的人。
“我有个问题。”端木吃着吃着,突然举起手:“我就想问问,二位认识多少年了,据我所知初心可是从小在流苏大神身边长大。”
其实这时,包括端木在内的人都已经发现了流苏表情的不自然,她好像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一样,除了埋头吃饭之外就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了。
猴爷坐在凳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板,喃喃自语:“你们不要这么蠢啊,你们死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那就不要让她这么干啊。”
“鱼龙??”
“何为必要?何为不必要?”端木摆摆手:“千金难买我愿意。”
猴爷皱着眉头:“安静吃饭。”
“这里怕死的。”端木突然回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恐怕只有你了。”
“今天的菜呢,是请仙楼掌柜亲手做的,大家都吃一点。”
“你永远都在保护我,我永远都活在你的光芒下。只有这一次,能让当一次英雄,我要你记住我,不管什么都记住我。”
“你帮不了我,真的……我求求你,不要为我冒险好www.hetushu.com不好!”
不过都到现在这一步了,再难也是得让她了解一下实际情况的,不然以现在建刚这种不稳定的情况,谁知道她到底要干些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虽然猴爷真的很感动,但该阻止的他还是要去阻止啊,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打架斗殴,这真的是会死掉的!真的,真的……会死掉的!
一句话被端木顶到了墙上,根本没办法反驳……想了半天,猴爷突然说道:“不,我就看着你死!”
“不过是有些小麻烦罢了嘛,你为什么不早告诉师父?”
“是吗……师父以为你开玩笑嘛。”流苏瘪嘴,看上去她还挺委屈的:“谁能知道是真的。”
那其他人自然对着突然出现的据说连流苏都赢了的女剑圣十分好奇,只不过因为不熟加上是剑圣,所以并没有太多问题。
“那你怎么才能不死呢?”流苏紧紧握着剑,眼神坚定:“师父一定会帮你。”
完蛋了完蛋了……在这一刻,猴爷终于相信了流苏和建刚真的是同位异形体了,两个人的思维模式居然在这个点上严丝合缝。唯一的差别就是一个不认识初心只认识猴子,另外一个不认识猴子,只认识初心。
“三十三年。”猴爷抢白道:“对吧?”
“你来这里是带他走的吗?”姬星歪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建刚:“能不能不带他走,我用我的棋跟你换,那可是上等的永子呢……”
门口的人头影影绰绰,猴爷看过去时候,就只看到了一个笨蛋姬星慢悠悠的晃过去,其他人早就躲的比兔子还快了……
“不好。”流苏斩钉截铁的拒绝了猴爷的请求:“就算是天塌下来又能怎样?身死殒命?难道在你眼里,师父就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
“等等,你现在怎么学会占人便宜了?”
真的当然是真的,只是猴爷实在不知道从什么角度下手来给认知程度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流苏解释什么叫大能力者……
“不胡闹。”端木眼http://m.hetushu.com睛一眯,瞬间从滥赌鬼变成了那个锐气十足的琴魔:“只是跃跃欲试罢了,我倒要看看你所说的惊世之敌到底能有多惊世。”
“欠你什么?我还。”流苏仰起头:“我是他师父,他欠债,理当我来还。”
“毫无气势,弱爆了。”
“操!!!你们玩什么啊!”
“你他妈也有病?”
对于这帮家伙,猴爷真的给蠢轴们跪了。他们目光短浅到这种地步了吗?都说了自己死了是会重生的,记忆没有了再养成就好了啊……大不了就重新来一遍啊,为什么他们都不明白呢?
操!
这简直操蛋啊……
“你们两个都是智障啊!”
冲到门口放声怒吼,但这喊叫却显得无力又透着绝望。
“你别胡闹。”
“心。”建刚转过头,直直盯着流苏:“你能还?”
建刚在这种场合到底还是挺听话的,她当真没有继续说下去。氪这反而让流苏黑人问号了,她想了一下,悄咪咪的伸手拧了一把猴爷的大腿,眉头紧蹙的用唇语说道:“初心,你过来!”
“操!连你他妈都背叛老子?”
“我是个怪物……我死不掉的……”
“流苏姐说,她用蜀山大阵镇压住了你,你现在就算是能大闹天宫也得老老实实的在这间屋子里呆着,哪都不能去。”
端木嘴上这么说,但他却端起碗就要跑,不过还没等站起来呢,就被猴爷踩在脚背上给踩了回去。
听到这句话,猴爷稍微镇定了一些,但流苏却突然拂袖转身:“师父能做的,便是与你同上征程。”
“但这是我的事,你们没必要搀和?”
看着流苏那样,恐怕还真的是不知道什么是占便宜,猴爷碰到这种的恐怕也是一筹莫展,只好摇头叹息道:“不是,你先别急着现学现卖行么?以你的知识文化水平,养不教父之过这种词你都不适合用。”
“你们没必要……”
没想到啊……猴爷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么一天,自己居然会被这www.hetushu.com样的一个小瘪三给鄙视了,这游戏还能玩?GM,该回档了!
“什么玩意?几个意思?”
三十三年……这个数字让其他人都愣了,唯独端木了然似的点点头:“原是故人来。”
“我没有把你当过附属品!”
“就这样决定了。”建刚松开猴爷,后退一步:“世间万物,都有其然有其所以然,如果这次之后,我们还能再相见,我希望你能君临天下。如果不能相见,我希望你能否极泰来。如果我真的要永远离开,希望你想到我的时候,我还在原地没有走开。”
现在他能做的,就是阻止建刚干出他最不想看到的剧情,可是现在剧情已然失控,大破坏者似乎遇到了人生中第一个难题。
当流苏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后也有一个声音冒了出来,猴爷回头发现建刚不知什么什么站在了那边,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猴爷:“事情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你能左右的了,不是吗?你在这个世界的孱弱无非源于你的狂妄,你认为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有人能克制你不会有人能对你造成伤害,那么既然你做的选择,就要接受应有的结果,我的选择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难道到现在还不肯尊重一次我的意愿吗?你到底要把我当附属品到什么时候?”
“还需赘言?”
“啊?什么便宜?”
“你还不了。”建刚把已经包好的嫁衣放到流苏身边:“这个还你,该你的,到底是你的。这辈子能穿上一回,我也就满意了。”
“不是说你贪生怕死,而是我不舍得让你去死!就好像我不舍得让建刚死一样。我能重生,而你们什么都做不了,死了就是真的死了!我没有办法让一个人复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而这时,青莲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站在门口小声说道:“小弟,这段时间我负责给你送饭……”
“大概……”猴爷坐在凳子上,声音低沉:“大概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干吧。”
端木背着手,故作高深的一笑:“我本就是剑侠,和_图_书剑侠之责,当是匡扶正义、保家卫国。此为大义,你与我说生死,那本就没有意义。小兄弟,看来你倒是小看了这大千世界的英豪了,就许你当英雄?”
“不明白!”
“那你也会死。而我到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试图让你不会死啊!”猴爷站起身,战斗流苏的面前:“你懂我的意思吗?我死了,是可以重生的,而你死了……就再也没有流苏了。”
“那你告诉我,那姑娘来这到底是为何?”
猴爷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他双肘撑在膝盖上,牙齿咬的吱嘎吱嘎响。现在这个残局,他根本没有想好应该怎么破解,倔强的流苏、倔强的建刚都是不可能随着他心意转变而转变的。
“不行!”猴爷突然站起身:“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们发疯!”
“啊,我吃饱了。”
“你不是把我逐出师门了么?”
说起来还是挺可怕的,建刚现在的行为模式已经近乎暴走,而猴爷却完全没有遏制他的力量。
所以当猴爷把自己曾经的故事再度复述给流苏听时,她的态度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虽然她对猴爷能力仍有所怀疑,但至少相信了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都疯了……都疯了……一个两个都疯了。
“你有!”建刚皱着眉走到猴爷面前,然后慢慢的舒展了表情,往前走了一步双手环住他的腰:“这次让我保护你一次吧,就一次……我已经不是那个傻建刚了。”
一个暴走的建刚和一个孱弱的猴爷,控制体系发生了转变,这让猴爷很被动也很难受。一个无法掌控的世界和一个无法掌控的建刚,让他感觉非常难受……非常难受。
而在他喊完没多久,端木嗖的一声出现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倒要看看你所说的强敌有多强。”
猴爷点起了烟说起从前,他说前半生就这样了,还有……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前半生叙述了一遍,虽然以前已经说过千百次,但流苏却没有一次相信的,但今天虽然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事情但m.hetushu.com建刚的出现却已经足够争取到流苏信任了。
接着她直直的就把猴爷拽到了里屋,指着他问道:“你是不是对人家姑娘干什么坏事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那我就会死。”
碰到这两个蠢轴……猴爷真的是哭笑不得,哭笑不得啊……一个两个都任性成这样。流苏的性格就是这样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猴爷一开始不把完整的真相告诉她的原因,可一贯温顺的建刚怎么也变成这个德行了?难道她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吗?
“可是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啊,你为什么不肯说出来告诉我呢?”
吃饭时,流苏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招呼大家吃饭,而在这里除了她之外,其他人可都不认识建刚,哪怕是端木也只是在她跟流苏单挑的时候远远看过几眼罢了。
“可是重生后的初心也不再是我的初心了啊,那样的话,不还是等于没有了吗?”
猴爷一愣,然后双目变得赤红,伸手召来:“鱼龙!”
虽然是高武世界,但跟顶级高武世界的差别还是很大的,特别是这地方的科学水平还停留在很原始的状态时,想用科学来解释什么叫更高层次世界,简直就是对牛弹琴。特别是对流苏这样天生的笨蛋来说,更是难如登天。
这个问题让流苏一阵尴尬,然后砸吧着嘴说:“虽是如此,不过养不教父之过,到底也是有我一份责任的。”
猴爷没说话,而流苏则在一边低声嘟囔着:“我不管,我也不同意。”
“那我问你,若是有人来杀我,你帮是不帮?”
建刚轻轻笑了笑:“对,我二十四岁遇见你,年复年,日复日,不记得多少寒暑。”
说完他一抬脚就冲了出去……但突然间,一个无形的屏障硬生生的把他给弹了回来。他一抬头,却发现流苏的阵法在门口莹莹发亮。
“你们就合起伙欺负我啊,不带这样啊。你们会死的!”
建刚的泪水挥洒,说完这句之后,潇洒转身而去,不留半点粘黏。而流苏也只是看了猴爷一眼,轻轻一笑:“我佩服她,师父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