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五章 啊?

那颗记忆中的松树,当年没有好好看看他,而现在看上去倒是挺有一些苍劲的感觉。猴爷拍了拍树干,眯起眼睛笑了笑,但接着却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而就在此刻,天边突然一道光华闪过,猴爷径直落到了城墙之上。他此刻身穿皮夹克和皮鞋,看上去一副痞样,很是欠揍。
猴爷刚张嘴打算骂人,突然看到天上一个暗红色的光团在收缩,接着炙热的火球腾空而起,在极短的时间内释放出了比太阳中心温度还要炙热一千倍高温,放眼望去,世界成为一片火海,所有的物质都汽化、腾空,大地发出剧烈的颤动,天空被刺眼的光芒染得一片苍白……
“我当然知道。”
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一切都已经清晰了,大仲裁者被杀死,流苏的世界恢复正常,没有了突然出现的初心,流苏还是那个流苏,但却已经不再是和初心相依为命的傻剑仙了。
都这样了,他还能杀了谁呢?时间之凝虽然能带他穿梭时间,但无论他怎么穿越,末日都会接踵而至,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在这种规则级的力量之下存在。
这个绝对是个科学命题,按照常理来说他来到这里就是直接取代了他的投影,也就是说初心是不存在的,但……
拿出结晶,猴爷皱起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下破解之法,然后深吸一口气:“带我去建刚那!”
果不其然,他话音未落,那个已经出现过两次的红点再次出现,高温和冲击波在一瞬间让整个镇子、蜀山和眼前的世界重新归于尘土,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这一次的爆炸。
“等等!”流苏突然声音严肃的叫住了他:“为什么你让我如此熟悉?”
他拿出蓝色水晶看了一眼:“规则之力在修正对不对?就算我杀了大仲裁者,规则也在不断修正对不对?好啊,我就看看你能修正到什么程度。和-图-书
猴爷长叹一声,说话时嘴唇已经颤抖,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几乎无法言语。
“好怀念啊。”猴爷把灵鸢插回流苏的剑鞘:“我没恶意,让我在这转转好吗?”
再次双手合十与那颗结晶进行沟通,猴爷的身体陡然消散,并再次出现在了过去的某个时间节点。
“回去,继续回去!”
“我们是不是认识啊!”流苏唰的一声出现在猴爷身边:“你快说!”
“流苏……”猴爷突然笑着说道:“我现在不是你徒弟了。”
再次回去,这一次回到的是他跟流苏刚刚下山的那个时间点,可就在十秒钟之内,灭世之爆如影随形,没有任何犹豫的摧毁了他所拥有的一切。
“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认识你……
猴爷深吸一口气:“等我!在这个时间里等我!”
“世界线仍然有联系!”猴爷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肾上腺素突然的爆发让他面色潮红:“你稍等!”
“灵鸢……”
猴爷的脚步没有停下,也未回头。只是这样慢慢走着,往前走着,漫无目的。
他走出门,在那书生之前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小撒比。”
天边,细雪纷飞。流苏正站在据点之上,外头已是兵临城下,大战一触即发,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猴爷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就抬头盯着天空。那毁灭的光终究是没有落下,猴爷这才长舒一口气。
他快步走向自己的屋子,推开门却发现本应该在这里的自己却不见了人影,唯独剩下那炉子和那摇椅。
“操!”
这句话出口,猴爷的心中没有由来的一阵酸涩。他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后,才笑着说道:“你叫流苏对吗?”
炙热的火球腾空而起,在极短的时间内释放出了比太阳中心温度还要炙热一千倍高温,放眼http://www.hetushu.com望去,世界成为一片火海,所有的物质都汽化、腾空,大地发出剧烈的颤动,天空被刺眼的光芒染得一片苍白……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楼上一个书生匆匆忙忙的从楼上跑了下来,与他擦身而过之后径直出门。
“你……到底是谁?”
片刻之后,猴爷看着自己空空的手,轻轻的笑了一声,坐在一块热的能够给发电厂当锅炉黑色凝固物上,取出烟在石头上擦了一下,然后用力吸了一口。
流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把曾经那块救过他一次的芝麻饼递到了他的面前,然后装作看风景似的在旁边来回踱步。
他无奈,但却没有任何办法,他能干的就是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穿梭在不同的时间点了。
猴爷想同意,但害怕再次出现那惊天的一爆,所以他只好摇摇头并冲口袋里摸出原本就是送给流苏的那盒香皂放在她手里:“再见。”
等等!等等!!!初心不存在,是因为这个世界经历了时光倒流。但猴爷本体并没有经历这一出,所有跟他有过精神沟通的东西,其实都是直接跟本体进行了相位沟通!
“它……它它它……”流苏指着猴爷手中的剑:“它……你怎么能……”
猴爷一直看着流苏的侧脸:“好久不见。”
“别这样啊。”猴爷一只手抚住额头,带着无奈和悲伤:“你这样就没法玩了,你不能这样的啊。”
“过不去的。”猴爷咬了一口饼,粲然一笑:“有些人、有些事是会在心里生根发芽的。端木说过,也许某个人只是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但她却能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分水岭,种在心中挥散不去,还不能动弹分毫,稍微触碰就疼到锥心刺骨。”
“我?”猴爷走到流苏面前,想伸手摸一下她的头发,但却被流苏灵敏的躲开了:“我是http://m•hetushu•com个本不应该活在你心里的人。”
“徒弟?我不认识你啊。”
“喂,你这人怎么总说些奇奇怪怪的话?看样子你对我倒是熟悉的很,那我问你,你到底是谁?”
“可是灵鸢说认识你!”
看着猴爷的怪异举动,流苏皱着眉,只是好久没看到老公灵鸢兴奋的不行,自己出鞘就绕着鱼龙来回盘旋。
“你这人好生奇怪。”流苏从树上跳下,背着手围着猴爷转了两圈:“问你话也不回答,倒是不懂礼数。”
雪,纷纷扬扬。崇山峻岭、银装素裹。
她的话还没说完,熟悉的灭世之爆再次来袭,只是一愣神的时间,建刚就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一样,在他的怀中翩然逝去……
“是什么人啊?”流苏晃荡着脚丫子:“我都没有这么一个人住在心里。”
“喏……给你一块饼,不要哭了。”
“因为……”猴爷挠挠头,他突然涌起了一种很跳脱的想法,伸出手咳嗽一声:“鱼龙!”
不知道世界被毁灭了多少次,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的离别。他终于长叹了一声,最后一次启动了宝石。
“原来是替代了……吓死我了。”猴爷坐上摇椅后,拿起杯子喝了口茶:“不对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
“等等,我现在还一头雾水呢,虽然很喜欢你的拥抱,但你得先……”
对面都是一些没有见过的东西,看上去没什么作用、孱弱不堪但攻击强度却超乎想象的高,即使是金穗剑仙也无法正面硬撼。但同样,对面的人也无法硬生生的去抗击剑仙的招数,所以一时间一边炮火连天一边刀剑如织,倒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他骂了一声,再次拿出那块蓝色晶体,深呼吸一口:“妈的,再来一次!”
“啊啊啊!!!”猴爷跪倒在地:“我杀了你啊!”
“我操你奶奶!”
恍惚间,一剑西来,划破长空…和-图-书…很快,那柄残破的剑就这样出现在了猴爷的手中,别说流苏了,就连猴爷自己都愣住了……
“有细作!”
在爆炸过后,猴爷站在荒芜炙热的巨坑里,茫然四顾。周围什么都没有了,敌人、自己人……
猴爷哭笑不得的蹲在巨大的深坑中:“你是真以为老子搞不过你?”
“啊……”
“别走别走,我闷的慌,陪我聊聊天嘛。”流苏倒是一副什么都不害怕的样子:“你说话挺有意思的。”
猴爷说完,突然握住流苏的胳膊,接着在流苏还没能反应过来之前,他们两个就已经回到了流苏所住的那个破烂茅屋之前。
他说着,自顾自的走进屋里,把流苏埋在炉边的木薯翻出来,数量和地点与他记忆中的一模样,就好像流苏一样,从未变过。
猴爷握着剑,横着仔细看了一圈,然后眯起眼睛仔细思考起了这一段的联系,以及为什么灵鸢和鱼龙都还记得他的存在……
回头看了这行迹奇怪的书生一眼,猴爷立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素白的衣裳、手中握着一支玉笛子。衣袂飘飘,潇洒如风。
“你为什么会知道灵秀!!!”
说完,他步履蹒跚的离开,走到瀑布之下时,他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的疼痛,放声大哭起来,多少年的压抑猛烈的爆发,大破坏者像个孩子一样哭出了声音。
“不认识。”
随着他降临,守卫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存在,一嗓子之后十来个人就聚拢了上来,一脸戒备的看着他,手中的刀剑莹莹发亮。
猴爷眼睁睁的看着手中的破剑变成他熟悉的鱼龙,眼睛瞪得老大老大……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是啊……没有最好,最好……”猴爷长出一口气:“那,我就走了。”
“好久不见?”流苏皱着眉头,眼神里充满了不解:“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没有人回答他,凄厉的风从耳和-图-书畔刮过,什么都没有带起来,除了灼热的高温。
“我……”猴爷走出门外,坐在他经常坐的那块大石头上,笑吟吟的看着流苏:“不过还好啦,你还活着……比什么都好。”
华灯初上,人来人往。流苏门的招牌在不远处,康乐门的灯火映红了半边天。大雪中,听见蜀山上警钟长鸣,猴爷皱着眉头,感觉不妙……
“我谁也不是……”猴爷笑着,从石头上蹦下来朝流苏深深鞠躬:“未来的日子……请保重。我,不能在你身边了。”
“老是吃这个不好。”猴爷把木薯放到一边:“也别老吃芝麻饼,镇子东边那家的肉饼更好吃。”
熟悉?不会的,我们从未认识,哪来熟悉?
茅屋还是那茅屋,未来的一切还没来得及发生,就已经注定不再可能了。门口的小溪冒着氤氲的水汽,后面的竹林被雪压弯了腰,一片静谧。
光影流动,猴爷刷的一声就出现在了北京城的一座酒楼之内,他看了看四周围别人诧异的眼神,自言自语道:“建刚在这?”
“灵鸢很笨的。”猴爷笑着说道:“天天就知道想灵秀。”
“虽然啊,我听不懂你说些什么,但看样子你好伤心。”流苏跳上她用来监督猴爷练功的那棵树杈:“我师父说呢,人最重要的就是往前看,过去的事为什么不让它过去呢。”
又是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化为了乌有……烟消云散之后,天地变得一片灰蒙蒙的,猴爷孑然一身站在深坑之中……
“喂,你是迷路了吗?”
建刚愣了一下,转过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猴爷就已经一把抱住了建刚,长出了一口气:“还能看见你真好……”
灵鸢刚出鞘,就被猴爷一把抓在了手里,任凭它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大破坏者的手指束缚。
“赶上了……”猴爷看了周围一圈,眉头一皱:“去找流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