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六章 心本无情

猴爷听到这,一拍脑门!自己已经回到过更早的过去,初心根本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而没有初心的流苏,现在恐怕还住在那个小山坳里吧?建刚今天根本不会来对不对?
“希望我还能回来。”猴爷笑道:“这是我儿子的铃铛哦。”
在痛哭很久很久之后,猴爷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从怀里掏出给儿子买的小铃铛,泪流满面的吻了一下,咬紧牙关:“再来一次!”
“我让你别烦我。”
“是啊,为什么啊。”
看着猴爷突然出现,这里所有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而猴爷根本没等到他们开口,直接揪住奈非天的衣领子:“建刚呢?”
一壶酒,一把花生米。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建刚已经成了他的魔障,是他弄丢的,他就一定要找回来。
“你能抓……”
猴爷突然转身:“建……是你啊?”
“我是考上了警察被分配到了中央特勤然后……”
不过很快,世界突然开始变得氤氲起来,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小茅屋变成了竹楼,外头也挂起了小水车,只是人却已经不知所踪。
“你当我师父,我告诉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一声脆响传来,被猴爷捏在指尖的长剑就这样被折成了两截,静静的掉在地上,无声无息。
“拿去看看,是不是障眼法。”
“你哪来的儿子……”流苏低着头面色绯红:“混蛋。”
“我草你妈。”
“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你刚才发呆了半个时辰,你没发现吗?”
这个问题突然涌上了猴爷的心头,然后让他沉重的一逼。
叶菲不再是猴爷救下的那个小警察了,而是以优秀的成绩考上警察指挥被中央特勤相中调入,后因为合作关系被分配至猴爷这边来合署办公。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建刚的戏份,她就那样凭空消失了,不曾存在。
还是那个秋天的夜晚那个小山丘,猴爷不知道自己第几次来了,但每次等来的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
hetushu•com可我看你奇装异服,若是没有通关文牒,我可就要把你当细作给抓起来了。”
“没有建刚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流苏:“?”
“喂!我来吃了这么多苦,就是为了能保护你能保护建刚,你转身走是几个意思啊?”
他经历成千上万次,具体多少次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人生的百味早就尝遍了,一次一次重复却又不重复的人生,仿佛让他经历了无数个轮回。
“我出去一下哦。”
很快,长剑再次被时间修复,顾倾城抱着自己的剑像宝贝一样捏在手里。不过此刻他的眼神里倒也没有了敌意,只是抬头看着猴爷问道:“看到这位老兄也是有大能之人啊。”
“这是……障眼法?”
“啊?是吗?”流苏一愣:“真的?”
流苏站在他身后,只是轻笑……
Flag是不能乱立的……
话音刚落,顾倾城的长剑已然出鞘,站在他面前一副桀骜地笑道:“兄台,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只是照章办事罢了。”
“喂!别偷看了,我快饿死了,把饼给我啊。”猴爷仰着头喊着:“吃了你的饼就是你徒弟啦。”
又是一声脆响,猴爷再次把人家剑给掰断了,顾倾城愣在当场……
这一次猴爷回到了十年前,躺在那颗松树下,还是那声熟悉的“你吃了我的饼,就是我徒弟了”还是那熟悉的御剑飞行……
而她出现的日子,就在今天……
“啊……我的剑!!”
“建刚……你在说谁啊?谁是建刚?”
猴爷把两截断剑放到顾倾城手里,然后继续坐在石头上不动如山,渺无表情。而顾倾城则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自己的剑,然后面红耳赤的喝道:“你赔我剑!”
“登徒子!吃我一剑!”
“初心是谁?”
于是,又一次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的十年就展开了,十年之后,猴爷把那串小铃铛挂在流苏手上。
就像是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条想象力丰富的狗,最和-图-书终梦境终究破灭,但他却始终不愿意醒来。
“哦?你遇见麻烦了?倒不如……”顾倾城眼珠子一转:“跟我顾某说说,我们长生在这一亩三分地里还是有些威望的。帮你解决麻烦,夜不是不可以。”
“嗯?”
猴爷握着蓝色结晶在剑身一抹,他的剑再次恢复如初,仿佛根本没有被折断似的。顾倾城看到这一幕,当场就懵逼了……
猴爷撇撇嘴,没继续说下去。之后的生活猴爷过的很率性也很自在,兜兜转转的就又跟这个小笨蛋过了十年。按照剧本上的那样的生活,不敢有丝毫差错,一直到建刚该出现的那一天……
说完,他瞬间消失在顾倾城面前,弄的这个顾老大一脸问号,旁边的卫士上前后,他摸着头说:“为何有这种怪人?不过从他施展的能耐来看,恐怕……这是一位剑圣吧。”
啪……
“别烦我。”猴爷不耐烦挥挥手:“我在等人。”
“嗯……在某个时间里。”
“流苏花妍……好熟悉的名字,依稀在哪里听过。”
“笨蛋……别等了。”
说起来真的悲伤,以这个世界能量体系,能打断他狗腿的人,恐怕只有他自己了……
猴爷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然后捏着额头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又是一个十年啊。这十年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和流苏又一起生活了十年吧,感情倒是稳固的不行了啊……
一次一次又一次……
猴爷用力捶着自己脑袋:“麻烦了麻烦了……再回去一次!!!”
猴爷一愣,心里咯噔一声,转头看着叶菲:“建刚呢?”
这也就是为什么猴爷要让流苏在这个时间等他了,因为如果他一旦开始从这里下手,建刚……
“啊!我记得你,十年前你来过。”流苏看到猴爷之后,很高兴的蹦了下来:“你让我在这里等你,你要干什么呀?”
“看来我们还是挺有师徒缘分的,你等着,师父给你熬汤喝。”
“你们解决不了。”猴爷冷冷拒绝:“对了,听说过初心m.hetushu.com吗?”
“看来兄台还是认识在下的?”
“你小子快找个老婆吧。”猴爷叹了口气,拍了拍顾倾城的肩膀:“再会!”
“知道啦知道啦。”猴爷凑过去吻了流苏一下:“我……争取能回来。”
再次来到北京城,他晃了好长时间都没有等来灭世之爆,这让他安心了许多。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止建刚来到这个世界,在她还没有出现之前把她击退回本体世界。
“为什么我觉得你这么熟啊?”
但最后都会有一把火把一切属于他的烧个干净,不留任何存在痕迹。
阴雪霏霏,山风如浪。站在那棵都成老朋友的松树下,猴爷仰头看着流苏从远处像小猫似的跳到了他头顶的树上。
现在的猴爷正坐在酒馆里和端木喝着酒,没有比武招亲、也没有制毒贩毒,流苏门早已建立了起来,现在一切准备妥当,就等建刚出现。
时间继续往前,猴爷来到了初心遇见流苏的一天之前,接着在这个时间点回到了本来的世界,并一头钻进了全程待命中的基地实验室。
说完,他按住晶体,再次进入到流苏的那个世界,而这一次来到了建刚出现前的那个白天。
“是不是该爆了啊?”
“哈哈哈哈哈,兄台可会说笑,我这柄剑乃万年寒铁打造,坚不可摧、世上无双,莫说你两支……”
“饶了我吧,我给你抓鱼吃算了。”
他估算了一下时间,但天空却没有任何一点爆炸的迹象。
“当然!”猴爷熟练的处理好大肥鱼,取了锅和一些腌菜,蹲在锅边料理起来:“说真的,你身上有几颗痣我都知道。”
猴爷笑着摇头,他早知道这顾倾城的性子了,就属于那种烂好人而且屁事贼多,什么事不管是好是坏,首先上来打个嘴炮是少不得的。
猴爷就这样,生生的用初心的身份再活了十年,一切的一切都是和初心的所作所为一样,仿佛是倒带重播一样。甚至为了相似度这个问题,猴爷还打断了自己一条腿……
爆炸没www.hetushu.com有任何商量的再次袭来,世界再次归零,猴爷枯坐在深坑之中,眼神中带着绝望,他点起一根烟:“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
“不许胡说!怎可没大没小。”
时光再次回溯,又是那棵树下,苍雪茫茫,雾气磅礴。让猴爷熟悉无比的流苏再次扔了一块饼到他脸上,还是那句每次听都能让猴爷笑出声来的“你吃了我的饼,就是我徒弟了”。
“早点回来呢,宝宝都刚才会叫爸爸啦!”流苏抱着孩子送猴爷到了门口:“对了,家里快没有米了,你去买些回来。”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教书先生、豆腐坊老板、天下首善、街头艺人……只要能想到事情他都做了一遍,但最终却都是一场空,一场空啊……
“唉?”
不可以!建刚不可以没有!猴爷坐在城外的一块石头上,静静的等待着建刚突破世界失的波动出现。
“建刚?是谁?”
这大概就是消灭了秩序掌控者之后的后遗症了吧,所有关联世界的秩序完全乱了套,整个体系虽然还能因为规则惯性走下去,但整个过程却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先说好,再烦我就没有下次了。”
猴爷心中充满了懊恼,但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能干的事,就是不停的找,直到找到为止!
说完,他再次离开了流苏的身边,而流苏则站在门口看着他离开。
“那蜀山的镇山剑圣流苏花妍呢?”
“好了,我明白了。”猴爷额头上的汗嗖的一声就出来了:“我先撤,你们什么都别问我!”
“为什么?”流苏收了剑:“灵鸢为什么不会刺你啊?”
剑圣很了不起吗?猴爷现在就站在一个剑圣面前,流苏果然没有下山,仍然守着她的茅屋不肯动弹。猴爷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用藤条加固她的小破屋子,外头支着一堆炭火,烤着几条已经发黑的鱼。
建刚严格来说是超脱了规则限制的,也就是说她属于那www.hetushu•com种没有被生死簿记录在案的类型,时间流转对她并没有影响,那么如果他来到这里之后,再因为时间乱流的关系而被消除,那么建刚就真的彻底消失了。
真的是可以的,真的……世界规则真的是好好的把猴爷教育了一番,留下了流苏建刚就注定要死去,但只要他以猴爷的身份出现在建刚的面前,世界立刻就会发生坍塌,接着一切都需要重新再来。
可时间到了,天空中那颗让猴爷头疼的红点再次出现了,接着世界再次坍塌殆尽,一切归于尘土,只剩下猴爷一个人坐在荒芜的世界中心,表情呆滞。
灵鸢近身,但就是不刺,弄得流苏一脸茫然:“灵鸢……刺他刺他!”
第一天晚上,猴爷坐在干草垛上和流苏聊着天,一起生活了好多好多年了,大概这句话是她和之前唯一说的不同的话了。为什么这么熟悉……因为我们已经一起过了几十年啊,宝贝儿。
还没等流苏质疑呢,猴爷已经拎着两条大肥鱼从外头走了进来,流苏甚至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去的。
“别闹行么?求你别自不量力。”
“……”流苏撇撇嘴,连搭理都不搭理他,转身离开。
“有个屁,要是有大能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我把建刚弄丢了……丢在了一个陌生的时间里。
而这一切都要从十年前那个下雪天开始……
一个声音打断了猴爷纠结,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顾倾城这个小屁股。猴爷笑了笑:“顾倾城?”
当夜幕降临,猴爷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来到了他花了十年测定的穿越地点,静静的等待建刚出现。
“放心啦。”猴爷弹了弹灵鸢:“它不会刺我的。”
“再……”猴爷眼神里带着疲惫,双手微微颤抖:“再来一次……”
“没什么。”
“妈的,再来一次!”
猴爷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他的剑身:“听说宝剑都有灵性对吧,断了也会痛。”
建刚呢?我家建刚呢?
“这位老哥,出示一下通关文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