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七章 等不来的,不要等了

“如有来生,定不负你。”
这种燃烧,是从他内部开始燃起,而燃料就是他生命的本源,这大概就是他玩命的绝招了,这种燃烧持续时间只有五分钟,但这五分钟时间里,他迸发出的力量足够吞噬整个宇宙甚至击碎虚空的屏障。
猴爷呵出一口白气,解开衣服跪在地上朝流苏离开的地方轻扣三次,然后端端正正的坐在皑皑大雪中,如梦呓般自言自语:“看吧,小撒比。到头来结局没有变化,你们又是何苦呢。回来之后,记得别再任性了,没有人再能保护你了。还记得我告诉过你的吗?如果再看到我,一定要把我和你和你们所有人的故事告诉我。对了,我再跟你说一声,其实我早就发现鱼龙是为什么而死的了,我一直在避免成为第二个他,但……没办法,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吧,再看到我时,请一定告诉我……我并不孤独。”
“流苏,对不起。”
他的声音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像地震波一样向外扩散着,当流苏听到这句话时,她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做不到了:“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其实建刚根本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惨烈的方式来兑现hetushu•com他的诺言,他仗着自己还能复生,就无度的浪费自己的生命,但他不知道……即使他复活一千次、一万次,没有了记忆的他,只不过是一具按照程序行走的躯壳罢了。
建刚低头,眼泪早已湿透了衣裳。而流苏只是静静的坐在家中的火炉旁,那条他之前最喜欢的小黑狗不停的在门口转悠,好像在等待主人回还。
而这时,流苏蹒跚的从远处走来,一脚深一脚浅,当看到建刚之后,她再也抑制不住悲切,瘫软在建刚脚下,昏死了过去。
说完,猴爷站起身把流苏从地上扶起来,用力的给了她一个拥抱:“你说她就在我身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她被困顿在时间之中,虚空让她与世隔绝,我想……她那里才是真正的无间地狱吧,我身边至少还有你。”
“是我……是我……该死的是我。”
“我没有他那样的能力,我甚至连代他去死的资格都没有。我到底还是自私,我看到你的笑,我的心就疼的难受,我怕他忘了我,让你提醒一下他。该死的是我……是我……”建刚低声轻轻述说自己这连自己都唾弃的行为:“这一切本来http://m•hetushu.com已经安宁了下来,你明明可以代替我陪他一辈子,可是我为什么就不甘心呢……为什么呢……”
“肯!”
“你从哪听见的?”
为什么?为什么没人来告诉她为什么?为什么就那么舍不得?为什么就不能静静的陪着他呢?为什么……为什么!
一切已经无可挽回,猴爷的燃烧已经达到了顶峰,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在这之后他的生命之火会以极快的速度熄灭,也许可能就只有一秒,或者两秒。
“说不会,那自然是假的。可说会,那倒也太过残忍。”流苏大概知道要发生什么了,眼泪簌簌而下:“只问一句,若是我,你肯吗?”
“梦里。”流苏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看不清她的眉目,只听见她的叮嘱。”
“来世之约,你别迟到。”
一夕风骤起,雪夜起长歌。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傻……”
“我很疼。”猴爷跪坐在地上,仍然在自言自语:“真的很疼……原来我这么怕疼。”
“该死的是你!”
“我舍不得你们。”
“不知道。”
得到答案的流苏转身消失在夜空之中,接着风中传来一阵呜咽,细和_图_书密的冰碴子从天而降,不多一会儿,鹅毛大雪就翩翩来袭。
火焰直冲天际,流苏在远处看着这道炙热的火柱腾空而起,她早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绝望的哀嚎让她看上去憔悴落魄。
流苏嘴唇动了动,但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只是默默收拾好东西,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猴爷身边。
“你满意了?你现在满意了?”
猴爷闭着眼喝完杯中酒,嘴角带上了歉意的笑容:“如果我为了她舍掉了性命,你会怪我吗?”
说完,她冷冷的看了流苏一眼,然后弯腰把猴爷身上燃烧剩下的东西捡到了怀里:“走,我们回家。”
“不要等了。”
独白完毕,猴爷手指开始急速震颤,接着这种震颤成为了全身性的,他的身体也随之开始剧烈燃烧。
“你等的那个人。”流苏轻轻摇头:“她没与我说许多,只是让我转告你,不要等了,她哪都没去,一直在你身旁,看过了你成百上千次的轮回,看过了你荣华枯萎。也看过了你的喜怒哀乐。”
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扭转了,猴爷面前的晶壁开始呈现出完整的样子,晶壁上映着的是他痛苦的表情,晶壁外则hetushu•com是茫茫虚空。
一夜凄冷,谁也没再多说一句话。
“好吧……我很希望下半生还能继续陪着你,但有来有回,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答应过她,要保护那个小撒比。”
“他……会回来吗?”
“我满意了……满意了……”建刚侧着身子把头靠在墙上:“我心满意足了……”
“谁?”猴爷一愣:“是谁?”
“你为什么不替他去死。”
流苏点头,但声音哽咽:“能许我回避吗?”
“你还昏……呵,你有什么不满足。”建刚低头看着流苏,声音冷冽咬牙切齿:“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我恨不得你死!”
临别时,流苏站在风中对猴爷惨然一笑:“请君牢记。”
这句话成为猴爷最后的一句话,之后晶壁碎裂,强大到无可匹敌的虚空能量喷薄而出把他包裹在里头然后用力的拉扯了进去。
“你已经化作了人间的风雨了吗?”低声的呢喃从她嘴里传出:“你说过会永远保护我的,你为什么骗我呢,你从不骗人的。”
没有多说什么,流苏走上前坐在猴爷对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痛快洒脱的抹了一把嘴:“她让我告诉你,别等了。”
“今年的冬,来的挺早。”
http://m.hetushu.com流苏醒来后的问题,字字锥心。是啊……为什么不替他去死,明明已经早就做好准备的,为什么不爽快的代替他?为什么非要多此一举的让流苏传话,他多聪明啊,只要有一点点蛛丝马迹就能找到问题的本源。
“未曾离去,何来道别?”流苏跪坐在地上,向前探过身子把酒杯举到猴爷面前:“虽我不知那人究竟是谁,但终究对你很重要。那么就由我代她敬你一杯吧。”
不过建刚到底打心眼里还是善良的,她在走出很远很远之后却又折返回来,扛起已经不成人形的流苏一并消失在了这风饕雪虐的夜晚。
看着晶壁慢慢消失,建刚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表情……
流苏轻轻叹息,而猴爷却装作没有听到,从怀里摸出一个杯子:“一起来喝几杯吧。”
恍惚间,他就这样的消失了,好像从没有出现一样,而他之前的地方,站着那个白衣胜雪却容颜枯槁的女子。
“连个告别都没有,就要告别了吗?”猴爷微微露出一抹笑容:“我受尽了无间地狱,到头来却连句告别都没有吗?”
这大概是同位异形体之间特殊的联系罢,可惜猴爷看不见也听不见,否则至少也要知道建刚她现在在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