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三章 哎哟哎哟哎哟,别这样嘛

布布大声抗议:“我已经吃了几个月的炸鸡腿了,你翻来覆去的就是炸鸡腿,小武都吃吐了!我要去找我爸爸做饭!”
“你……认真的?”戴微着实有些吃惊:“真的要去学相声?”
“严重吗?”
最后到底是猴爷做的饭,虽然他现在记忆没恢复,但他倒是仍然很喜欢小孩子,面对布布的撒娇和小武对炸鸡腿的恐惧,他义不容辞的接受了做晚饭的任务。
面对戴微的问题,刚把菜上齐准备吃饭的猴爷倒是沉默了,然后用很严肃的语气说道:“我打算去拜师学相声。”
至于小武……真以为她是个善茬?
“我已经受不了了。”布布站在她母上身边,长叹一声,像个大人一样:“我爸居然在跟武则天聊外星人,并且两个人还能有丰富的联想互动。这不是我知道的武则天。”
“告诉她,坐飞机!不许御剑。”
“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这个家伙。”戴微笑眯眯的自言自语。
布布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毕竟这段时间她可算是已经被组织吸纳了,并且成为了世界上最强的精神能力者之一,接触到的东西可是不少,至于什么外星人……迪亚老阿姨不就是外星人吗?昨天那个外星人还偷了她的奶糖吃呢。
流苏眯起眼睛看着戴微:“你……莫不是个老鸨子吧。”
“好了,可以出发了!”
看到流苏捆着布袋出现在她面前……
“妈的智障……”
“我是做了什么孽啊……”戴微挂上电话之后,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戴微其实挺蒙的,她穿着睡衣拿着一罐纯牛奶,满脸迷茫的看着建刚在做介绍。因为之前没有知会,所以她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就是那么迷迷瞪瞪的,特别是这突然出现的漂亮姑娘,让她感觉自己的美貌根本不值一提啊。
猴爷摸着下巴:“你瞅啥?行行行,那我们去http://m•hetushu•com宵夜摊子上,逮着一个就问你瞅啥。这个挺好玩的!就这么决定了,感觉比吃猪肉还有意思一点。”
“嗯,大城市。”
掀桌!戴微恨不得冲上去就给布布来一手八卦连环棍,不打到她跪在地上起不来绝对不停手!
而猴爷此刻正斜躺在沙发上,吃着一块饼正兴致勃勃的冲着布布和小武吹牛逼,内容无外乎就是什么自己碰到过宇宙人,然后一拳打死一个外星人什么的。
戴微靠在椅子上,像要死一样闭上了眼睛。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建刚说他需要恢复而布布说他的脑子有点锈了。
建刚到底还是走了,她要干什么,谁也没说,就只是把猴爷托付到了戴微身边,并简单的告诉她只要让他有条不紊的恢复就行了,其余的话那是一句都没说。
“不不不不……”流苏连忙摆手,一把抱住房间里台灯柱子:“我哪都不去!这是我住过的最好的房子了。你可是不知道,当年我住山里,只有一间茅屋,地上挖个洞就是炉子了。”
以前的猴爷猖狂归猖狂,但一点都不贱啊。他现在简直贱出了新世纪了,专门就是为了搞事情而在搞事情,仗着别人打不过他恃强凌弱之类的,这已经完全不是正常人的思维模式了。当然,他的思维也从来没有正常人过,只是从来没有如此不正常。
建刚把“记住”俩字咬得死重,瞪着眼睛生怕猴爷会把戴微认为是自己老婆,毕竟在他人格重建时期,什么卵事都可能发生。
建刚倒是对这个不在意,她左右看了一下房间:“我平时的工作比较忙,他的协调工作主要是你们两个完成,还有小武和布布,你们都要尽可能帮助他。他的记忆火种还有残留,能不能让他恢复过来,就看你们了。”
但是小武可就不一样了,她这个小姑娘精灵www•hetushu•com的很,但到底还是小姑娘,她不但听得津津有味,还会和猴爷有激烈的互动……
戴微翻了个白眼:“那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不是现在啊!”看着流苏兴奋的表情,戴微感觉自己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对于这个,戴微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反正自己平时也就开开会谈谈生意,大部分时间都到处晃晃,陪着这个家伙倒也是不错。
真的,她现在感觉自己就是在一堆不正常人群里唯一一个正常人,这让她压力贼大,而且她现在都不敢想这帮人跟着她去出差,会发生怎样的故事,不敢想……
在电话里的建刚都毛了:“我刚把他逮回来,你要把他带出去?他现在是最高级警戒人物,你还要带他乱跑?”
“你也老老实实的在这跟着一起学习!你到现在连钱都不知道用。”
“我刚好过几天要出差东北,你陪我去吗?”
“那……那我该怎么办?”
流苏回想起自己过去的日子,发现那个时代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啊……没有电,没有暖气,甚至连电视都没有!没有电视!那哪是人过的日子啊,那简直就是猪过的日子。
“不!!!我不要吃炸鸡腿了!”
“你本来就跟我一个姓啊,哈哈哈哈……”
“东北?大城市吗?”
而流苏此时仰起头,眨巴着眼睛问道:“你瞅啥是撒?”
而流苏显然也是第一次吃到猴爷制作的现代菜肴,虽然以前就知道他的手艺好,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好,甚至连戴微都认为这已经到了无可挑剔的地步。
“沈阳啦!”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了。这种全能的家伙,简直就是个BUG,虽然材料都不是顶级的,但经过他在厨房那么一折腾,几乎就是米其林大厨级别的,樱桃馅饼、牛肉糜、海鲜面、水果浓汤、用肥肉和蔬菜制作出来的http://m.hetushu.com菜肉丸子和一只透体酥脆的烤鸭,这对于吃了几个月炸鸡腿的小姑娘们来说,简直就是堪比过年一般。
“你疯了啊……你要把他带出去?”
戴微的脸色极难看,她觉得自己真的倒霉,生块煎饼出来都比这个小王八蛋省心,自己情商这么高的一个人,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职业拆台的小王八蛋呢?
“反正不记得我们是谁就对了。”布布把狗按在地毯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你别撩他了啊。”
“你这段时间就住在这,有什么需要告诉我就是了,我看你带的东西不多,等会我们去一趟超市吧。”戴微把布布甩到一边,笑吟吟的对流苏说:“再去买几套衣服,你身材这么好,真的是个天生的衣架子。”
“你有何事要忙?”
“我怎么了?我也是个普通的小孩子。”
“嗯嗯……”戴微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打布包的流苏:“她……已经在准备了,还问我是走水路还是御剑飞去。”
哎呀我的妈……人生真的是一场错误啊,自己辛辛苦苦居然真的就生了个这玩意,浪费了大好的资源。
是啊……布布说这话的时候,那真的是深得猴爷真传,不要脸的样子颇有他当年的风韵。一个大脑开发程度达到百分之五十七的变态精神力能力者,说自己是个普通的小孩子,这到底是出于怎样装逼心理才能说的出口。
喂,不要搞事情啊!朋友。
“就是好玩的。”猴爷竖起大拇指:“贼好玩。”
“你讲真的?”
流苏哼着歌正在把她的细软塞进抽屉,一听武则天她却抬起了头:“武则天?就是那位女皇帝吗?”
“还能怎么办,只能去呗。前提你一定要带流苏去,她有办法压制住他。”
“这间房是我的啊?”流苏走进了二楼窗明几净的房间,虽然是客房但生活品质很棒的,两米的大床、全暖光光源和http://www.hetushu.com实木地板,窗台上的茉莉花正绽放着,清香四溢。
再彪悍能彪悍过你啊?老兄,你不要搞事情啊……
而就在这时,布布冲下去,指着她对猴爷说:“爸,那个女人在偷看你!你快别让她看了,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们去做饭吧。”
“我?”建刚轻轻一笑,叹了口气,转身出去:“去盯着一些本不该盯着的人。”
“呵……”建刚无奈的笑了一声:“那你是没见过他的反击人格,他现在抬手就是一次核爆。你这是带着一枚核弹去搞事情啊,姑娘。”
“铁岭?”
“当然骗你的啦。”猴爷拍着手笑道:“我学那玩意干啥。”
妈的!这天没办法聊下去了!果然那家伙身边的人都不是正常人,什么叫老鸨子!有什么聊天的吗?还让不让人开心的玩耍了?好心好意的要给她买衣服,居然被说成是老鸨子?
“我警告你啊,你再乱说话,我要不揍你,我就跟你姓。”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小武叫智障。”戴微一把揪住布布的耳朵:“她是你妹妹!她就是个普通的小孩子,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
“那个……”戴微语塞了很久,然后尴尬的笑着:“你有什么需要再找我吧,我该去做饭了。”
直到布布再也听不下去了,跑去找新来的漂亮阿姨玩了,猴爷都没能停下他脑补出来的各种剧情。
“这个人呢,就是你女儿的妈,但是她不是你老婆,记住!”
“可是他看上去比以前平和多了。”
被猴爷肯定的计划,那就无法取消了,因为如果取消了的话,他会自己去的,而且还会把布布小武他们都带去的,到时候在无人监管的地方还有布布和他两个大魔王的存在,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本来想给你腾出一件主卧的,但是时间太紧了,我这两天就给你腾出来。”
“妈妈,我跟你说啊,是这样的。”布布从门口和图书把那只一百四十斤重的肥硕狼青拖了进来:“我爸爸呢,几个月前不是去执行任务了吗,他现在脑子有点锈,不是什么正常人。”
“没什么打算。”猴爷咳嗽了一声:“我本来是想徒步走到拉萨,然后再从拉萨走到尼泊尔最后从尼泊尔绕过喜马拉雅山脉去印度,从印度到巴基斯坦再去阿富汗,最后到土耳其,每到一个地方就坐在他们的饭馆里吃猪肉,看他们会不会来炸我。”
“这段时间你有什么打算?”
看着布布趾高气昂的跑掉,戴微黯然的退出房间,站在二楼看着已经把茶泡上,专心致志给小武吹牛逼的猴爷。
而且他的提议居然得到了所有人的全票通过,特别是看到布布那双放光的大眼睛时,戴微突然觉得自己提出了一个很蠢很蠢的计划。
这可就乐呵了,猴爷发现居然有人跟他互动,那可了不得了,牛逼都快吹的飞起来了,什么海底两万米、无人深空、最终幻想,他能想到的剧情全塞进去了,什么秦始皇大战外星人,什么孙悟空打的十万天兵其实是外星人之类的东西。
“从今天起,我也住在这里了,请多关照。”流苏仍然按照江湖上的习惯,背后背着一个包袱把她的细软都包在了里头,灵鸢别在腰上,看上去就像一个逃荒的小姑娘。
“啊?什么意思嘛。”流苏不明白:“我听不懂你的话……”
“可不咋的。”布布摇摇头:“就像个小智障,我觉得我也能当皇帝了。”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会坑亲生母亲的女儿,这话说出来的感觉就好像戴微以前就一直冲着猴爷发骚一样,这让她这个具有正常世界观的女子顿时感觉到了羞愧欲死,连钻地缝心气都没有。
“我知道的!”流苏不甘示弱的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铜钱:“来的时候我可是记得把钱带了。”
“真的,这是真的。”猴爷认真的点点头:“听说那里的人都挺彪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