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一世沧桑

猴爷看着极认真的流苏,猴爷突然有个念头,就是想把端木他们给捞到这个世界来,青莲、红莲他们都要过来,但因为时间乱流的关系,他们根本不记得猴爷和流苏了啊……这个问题好难办。
奈非天摇摇头,没有说话。他本来设想的是能够过来阻拦一下海兰泡惨案的发生,但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文化的短板在这里就显现出来了,如果是猴爷在这,说不定张嘴就能跟他来一通策论,但奈非天到底是个觉醒者而不是个造物奇迹,所以知识水平十分有限,他唯一知道的大概就是梁先生就是梁启超,少年中国应该就是那篇很有名的少年中国说,至于其他的,真是一概不知。
圆大哥……奈非天欲哭无泪啊,不过圆大哥就圆大哥吧,名字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习惯了叫什么都一个样。
突然之间看到熟人的感觉,让他着实有些尴尬和无奈,不过幸好……这个世界并不是他熟知的世界,而这个人也对他丝毫没有印象。
叶姓青年抿嘴说道:“环宇之内,有可能取代大英帝国成为世界霸主的,只有阿美利坚。虽然它如今还是孤悬海外的穷乡僻壤,但若是再有三十四载,它必定能傲立世界之林。可惜,我真希望能看到我中国有朝一日能有如此前景,以不辜负梁先生的少年中国。”
“唉……难啊。这个时代真不容易。”奈非天感叹了一声,在屋外清了清嗓子:“叶兄弟,来接我一把!”
流苏满脸微笑的样子简直美吐了,那小哥一下子没能缓过来,连叫经理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是傻呵呵的看着流苏的侧脸。
“不……不是……没什么……”
好吧,这说的该打嘴,这话只是奈非天从百家讲坛里抄来的,哪里特么的说的出来何出此言这种事因果循环,所以这时候选择性闭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放心,吃的起。有什么好的,就上吧。”
“就是!”叶书倩白了http://www.hetushu.com叶一宏一眼:“都什么时代了,还讲究那一套。”
“我不!”
“你好。”
“小弟名叫叶一宏,这是我的小妹,名叫叶书倩。”
奈非天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知道能干点什么,但总归是要干点的。”
而猴爷这时候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吃得起是吧?那就试试吧。”
说完,他抬起腿就走出了门,在门口的时候,他还弯腰摸了一把不明所以趴在那吐舌头的大黄狗,笑着说道:“我可救了你狗命一条哦。”
“你不杀,我去!”书生从厨房取来菜刀,走到门口时顿了一下,然后就面带凄容的出去了。
“初心初心,你在想什么呢?”
朋友,你没有搞错吧,这就高人一等了?我还没抄诗呢,等会我要是把徐特立、巴金、鲁迅这些人写的东西给抄点来,你不得跪下叫爸爸?
总之现在奈非天的感觉很是尴尬,他不像猴爷,那种干点什么都无所谓的人,他作为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正常三有青年,感情可是充沛的很。
“怎么?家中断粮了?”
“哈哈哈……”猴爷笑了起来,站起身捏了一下流苏的脸蛋:“她们都没你漂亮。”
而就在奈非天思念猴爷的时候,猴爷正蹲在自己空荡荡的饭馆里看电视,他这地方就是中午、晚上吃饭的点生意好,平时根本没人,而他清楚的很,那些来吃饭的王八都是演员,拿了工资过来吃饭的,其他人是一个都没来过。
“乖乖……”叶书倩打开餐盒,看到盘子里装的东西后,整个人都惊呆了,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这位大哥,你是打劫了富春楼啊?”
“八国联军如蝗虫过境,街坊四邻哪里还有鸡鸭?”
大创造者的好处大概就体现在这里了,他不需要跟猴爷一样,去靠自己制作,只要他脑子里有概念的并且不违背空间、时间法则的东西都可以不费力气的被创造出来。别说这几道菜了,恐www•hetushu.com怕就是满汉全席也就是分秒钟的事。
这句话就跟救命稻草似的被那女孩一把抓住,她站在门口指着奈非天:“瞅瞅,人家都这么说了,你就不杀大黄行不行?”
“随你喜欢咯。”
作为曾经在某个时间线里给猴爷生过孩子的流苏,猴爷已经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所以当她问出来的时候,猴爷就知道她下一句话要说什么。
“那倒是没有,只是找不出些能招待客人的东西了,你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好到街坊家借只鸡来杀杀。”
跟古代人吃个饭,屁事真特么的多……奈非天这真是脾气好,要放在别人身上,特别是猴爷那种怪物身上,估计早一巴掌过去了。
“美国,阿美利坚。”
“哎呀……”叶书倩喊了一嗓子,但马上就低下了头不言不语,双颊绯红。
奈非天笑着摇摇头:“老弟,他只是个给清朝续命的人而已,他能干什么?国家都烂透了,现在你们骂他,就像明代人们骂袁崇焕一样。一个人的功过对错,哪里扛得住历史车轮!”
里头的训斥声曳然而止,不多一会儿,书生叶和他妹子就迎了出来,而当看到奈非天手中居然提着这么多东西时,两个人都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
“我们这可多可多好吃的了,什么都可好吃了。不过很贵哦……”
奈非天紧绷着笑容,看上去有些不自然,而从门里走出来的那个姑娘只是稍微欠身就当做行礼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非常想念那个现在正在装疯卖傻的猴爷,这个家伙虽然粗鄙不堪,但他却异常有文化好吗,一级学霸,无所不知。如果有他在这里的话,很多事情说不定就好办了。
“别别别……”奈非天赶紧摆手:“两位稍等,我去去就来。”
“大哥果然是留过洋的人,目光真真高人一等。”
“好了好了,不提了。”奈非天叹了口气:“对了,说起来我还没问呢,现在是几月份?”
“小妹!不可胡说!!和_图_书!圆大哥是读书人,怎会干这种事情!”书生叶冷冷呵斥:“不要再惹人笑话了!”
“不知先生在何处求学啊?”
虽然按照他的能力,几百上千吨也都能随便拎,但为了避免太惊世骇俗,他还是决定让自己像个普通人……手中的饭盒也变成了竹食盒,十六个菜共装了四大盒。
他们两个人进门之后,直接坐了下来,猴爷歪着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看起了电视。而这两个人左等右等,等不到服务员给他们上菜单,那男的眉头一皱:“服务员?!让你们经理过来一下!”
“为何?为何圆大哥要见那个卖国贼。”
果不其然,他一闭嘴,心思多的读书人反而自己脑补了起来,接着透过现象看本质啊、挖掘引申义等等的能耐全使出来了,就跟高中阅读理解一样,谁敢肯定鲁迅说他家门口有两棵树一颗是枣树另外一个也特么是枣树不是凑字数骗稿费?
接着流苏果然头也不抬地说道:“是不是在想外头那些狐狸精啊?”
“这位是……先生,还未请教如何称呼?”
“是不是在想外头那些狐狸精啊?”猴爷小声的说了一句。
出门之后,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召来一根烟,再摸出一个PSV,抽了两根烟,打了两盘游戏,时间过去差不多一个钟头后,他才拍拍屁股从地上坐起来,双手一展,打包好的八荤八素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无巧不成书是怎么一种体验?在线等,急。
“不是朋友嘛,朋友之间没有这个那个的,爽快点。”
“虽然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啊,但你们真的不用客气。我这个人随便惯了,没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随便吃随便吃。”
看到兄妹两个人又要闹起来,奈非天连忙打圆场:“没事没事,让她一起吧,我们之间没那么多规矩。”
他都放话了,叶一宏虽然几次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能张开嘴,只是叹了口气说道:“这次真的是有愧于圆大哥了。”
叶一宏听完,也不说什么www.hetushu.com,只是站起身朝奈非天拱手一拜:“小妹无礼,圆兄勿怪。”
“把狗杀了。”书生脸色一寒:“有朋自远方来,岂能吃糠咽菜?”
而且按照这个日子来看,八国联军已经完全占领了北京,现在北京城大概就处于一个无政府状态,光绪皇帝和慈禧都已经跑掉了,大概还有十来天的话,李鸿章就要来和八国联军谈判了,最后签下了辛丑条约,大清国至此名存实亡。
“怎么了?”奈非天愣了一下:“味道不好?”
“我偏不!”
“嗯……”流苏抿着嘴,严肃的点头:“是时候准备一下了。”
“我……”叶一宏满面羞愧,重重的叹了口气,眼泪都快下来了:“悲哀啊……悲哀……”
“建个流苏门好了。”猴爷看着电视,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咳嗽了一声:“啊?”
而就在这时,门口突然推门而入两个人,一个小鸟依人的姑娘,另外一个则是看上去精英白领阶层的小资男。
他小妹连忙上前,一把抱住:“不许杀狗!”
“哥哥,人家来做客,你就别拽着人家讲些大道理了,我们这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北京城堪堪要断粮了,有钱都没处花去。”
而叶一宏,眉头一皱,指着旁边:“小妹,夹菜下桌!”
说完,他夹起一块牛肉,本来想给叶一宏的,但回头想想还是觉得给一个男人夹菜感觉挺怪的,所以他顺手就把肉放到了叶书倩的碗里,然后自己埋头开始吃饭……
“大哥何出此言?”
“不行!”女孩紧蹙眉头:“大黄忠心耿耿多年,你说杀就杀?”
而这一下,弄得奈非天都不好意思了,他站起身:“叶兄弟……你要是不嫌弃,我去准备点东西吧,我这人看不得杀生……”
“啊?”流苏显然没有听见猴爷在说什么,只是无意识的问一句,然后就又沉浸在自己的金钱世界中:“你说我建个流苏门好不好?”
但他知道,流苏却不知道啊,她正怀揣着一个老板娘的梦每天充实的不行www•hetushu•com,张罗这个张罗那个,还苦心学习这个世界的一切能学习的东西,只不过因为她真的笨,学习进度着实慢的一逼,甚至为此她还特意请了一个会计来教她做账。
“我想见李鸿章。”
在之后,他们聊着这个世界,一直从下午聊到了深夜,桌上的饭菜凉了热、热了凉,都不知道回了几道锅。而奈非天也深切的把这个时代了解的差不了多少了。
冲着流苏叫服务员?猴爷侧着头看着心高气傲的剑圣会怎么处理,可没想到她被这一嗓子居然给惊到了,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满脸笑容地说道:“抱歉抱歉,刚才没有看到二位,请问二位要些什么吃食?”
“九月了,圆大哥问这个作甚?”
不过当饭菜上桌之后,虽然叶书生还没动筷子,但他上下耸动的喉结已经出卖了他饥肠辘辘的实情。
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番,奈非天就坐了下来,虽然眼睛不时的瞟一眼正在旁边忙碌着的女子,但总体来说还是挺沉稳的。
等他拎着这一堆东西再次登门的时候,却听见里头的兄妹俩正在吵架,内容大概就是书生叶觉得小妹在朋友面前落了他的面子,让他抹不开脸,而那姑娘只是顶了几句后,就只剩下轻轻的抽泣声。
“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
那姑娘的声音把奈非天吓了一蹦,太熟悉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这个声音曾经在他的噩梦中反复出现,曾经让他在一段时间里夜不能寐。
“我叫……圆圆。”奈非天实在不好意思把自己的混号报出来,毕竟上来一个人就告诉他自己叫奈非天,这感觉着实有些尴尬。
“初心呐,我们现在每天可以赚好多好多钱啊,这些钱都能干什么呢?”
“没规矩!”
“嘁。”流苏侧过头,撅着嘴:“算你会讲话。”
说书生是榆木脑袋,这还真的一点都没错,他妹子说这话明摆着就是告诉奈非天,我家没啥东西了,你就委屈点将就一顿得了,要什么自行车。可被这哥哥一搀和,好嘛,台阶都没的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