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六章 等待很漫长,时间很空洞

猴爷靠在椅子上静静的点上一根烟:“奈非天死了、我死了、他们都不记得我了,这个女人是我的熟人,那么她会是谁?而且这些信息,是从我自己嘴里传达出来的,对吧?”
娜塔莎的投影出现在猴爷面前,非常礼貌的朝他鞠躬,然后说道:“刚才我的应用程序在测定变量时发现世界变量发生重大的节点性转折。”
“她们是同一个人,当你去世之后,世界就再也不允许出现同位异形体同时存在了,他们合二为一了。”
“很好……如果不出意外。”猴爷皱起眉头:“应该是我开始要改变世界进程了。”
人们充满失望的离开,而猴爷却坐在后院的长椅上,被一堆猫簇在中间,听着老实的广播,半闭着眼睛静静等待。
当然……猴爷也觉得自己急躁了,自己拥有如此多的资源现在都是一头雾水,这个天天闷在这的生命控制者怎么可能会有消息,他虽说是这个世界的超能之父,但却早已经被鱼龙给废了,唯一的作用就是苟延残喘。
“那会是谁?”
节点性转折这个词,是一个内部术语,通常用以衡量世界变化分界线的描述用词。比如地球上的节点性转折大致分成十一个,第一团永久火源燃烧的那一刻、第一台蒸汽机走出锻造车间的那一刻,这都能够被称之为节点性转折。
“对,不是你。”
漂亮女人踏着轻柔的步子走到猴爷身边,坐在了被树叶覆盖的长椅上,也伸着一只手揉起了猴爷腿上毛茸茸的小猫。
初代呵呵一笑:“你想太多,大能力者无法作为节点。你改变的那些世界实际上早就有契机了,你仔细想想,你改变的世界,其实都已经有变革的苗头了,你只是加速或者略微改变了路径而已。破坏者只是为了破坏某个特定规则罢了,你的高战斗力是副属性。”
一秒仿如隔世,过去的时间不再回头的死在上一秒,空气和图书中都带着一股尸体的气息,但却一点都不难闻。
下午三点,门口的食客仍然在排队,但绝望的是猴爷却默默的从里头锁上了门,翻出了打烊的牌子,背着手连看也不看这帮上帝的隐没在黑了灯的店铺中。
银杏树叶被一阵清风吹落,残骸也美得如同一幅画,偶尔有落单的树叶穿过玻璃房的缝隙钻进猴爷的怀里,他也只是轻轻拿起来放到一边,动作轻柔。
这些老外以最挑剔的态度走进去却以最谦卑的样子走出来,有的人迫不及待的写出了关于美食的评论,有的人则席地而坐愣愣出神。
“够漂亮,比建刚漂亮多了。”
“我没办法告诉你,我说什么你都会忘记。”
猴爷用掌心拍着脑门:“妈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她要干什么?”
“居然不是我?”
“不知道,可能是某种新能力也可能是某种新设备,甚至可能是某个未来的君王。节点只能探测,就好像你不知道一台蒸汽机能够造成怎样的影响一样,宏观的未来是不可预知的。”
这些信息提取出来,简直可以称之为石破惊天,当猴爷把这些信息串联在一起之后,他感觉自己手脚冰凉。
小红没有回应,因为她的数据库中并没有这类问题的答案,她也许能插科打诨,但具体非逻辑分析却让她手足无措。
“用用你的脑子。”
“这样……我们来设想一下,我问你答。如果是你,你有能力回到过去,你会干什么?”
“所有大能力者都不再存在。”
“这是世界线变化曲线,就在刚才,波动突然增强,变量超过了欧洲殖民者踏上美洲的那个瞬间、也超过了工业革命诞生的那个瞬间。”
而这一次突如其来的节点性转折,其实就连猴爷都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而娜塔莎也只是张嘴说了一句罢了,并没有细致的解释。
奈非天死了、他自己也死http://www.hetushu•com了、这个女人很漂亮、猴爷的梦是真的、他被人遗忘了、这个女人没有忘记他。
“是的。”
小红提醒到:“这件事没有逻辑可循,我没办法帮你。你自己设想一下。”
一声细细的猫叫让猴爷低下头,一直透体乌黑却有双大眼睛的奶猫歪着头满脸好奇的看着猴爷,没有一丝害怕。
虽然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在这一刻,猴爷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时间的运转,这个虚无的概念仿佛在这个瞬间实体化,他耳边听见了隐约的时间流逝的呢喃,带着不舍的呜咽和彷徨。
而每一次的节点性转折都会带来整个世界的巨大变化,而在宇宙范围内,这样的节点转折更是数不胜数。
“那我也死了?”
“这个问题就让我很尴尬了,流苏也算。”
“小红,调集所有资源,开始查!我继续蹲守这个奇怪的姑娘,我就不信了,老子可不想死。”
“是不是又诞生了什么改变世界的鬼东西?”
而猴爷能预知的未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范围,在浩瀚长河中,不值一提。
但他们不约而同的感叹这里的食物带着一种时间的味道,至于为什么是时间的味道,他们也说不上来,只是无可挑剔的为猴爷的小饭馆打上了满分。
“我到底干了什么事才会有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结局?”
“奈非天一定特别恨它。”
“你铸了一堵墙,我们称之为叹息之墙。它将所有多元宇宙独立了起来,再也没有了穿越也没有了侵略。唯一的后遗症就是当墙铸成之后,人们每过一天就会忘记你一点,一直到他们完全忘记你,忘记曾经所发生的一切。”
“啥?”
“是的。”
很快,小红把猴爷像自言自语的话全部提取了出来,看着文字版的语言,虽然没有对话的另外一半显得有些没头没脑,但单就从猴爷说的话里提取出的信息就足和图书够惊人了。
“唔……有道理。”
“节点性的?”
超进化文明是高级世界的典型特征,还是用星灵举例子,星灵就是典型的超进化文明。这个文明的特征就是不但具有超强的个人能力同时还具有震撼整个多元宇宙的科技实力。
“那为什么你没忘?还有……你到底是谁!”
“你不认识我也正常,算起来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没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呢。”她把头发完全撩起,露出盛世美颜:“混个脸熟吧。”
猴爷轻轻把它抱起来,放在腿上用手指轻轻挠着它的下巴,眼神却愣愣的看着巷子口正一点一点退去的阳光痕迹。
她仰起头用明亮的眼神看着猴爷:“你猜猜。”
“先生,虽然突然打扰有些不好意思,但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您,希望您来一下好吗?”
“我怎么会知道。”
说完,他提起腿跑,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秘密基地门口,而当他进去之后,看见初代正捧着一碗泡面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什么。
“它叫圆圆。”
这是猴爷一直想要描述出来的东西,那就是宏观未来不可描述,它是一个多元可塑体,但核心却可能是某个不起眼的小东西。
不知道坐了多久,感觉好像是很久很久,甚至于那只毫不怕生的小猫早已经睡成了一个毛线团。
猴爷的问题在他说完之后,他自己都笑了出来……
“我记得我做过一个梦……梦里的难道是真的?”猴爷皱起眉头:“我梦到流苏……在杀鱼。”
“这个名字是奈非天起的,他死前把圆圆留了下来,让它陪着团团。因为没有了圆圆就没有了团团圆圆。”
“不过那不是流苏了,或者说不是纯粹的流苏了。所有的人都已经改变了自身的轨迹,朝着没有你的方向发展。而这一切也都是因为你造成的,你选择了一个最好却最残忍的结局。”她低着头轻声呢喃:“他们都不记得你了。”
和*图*书来了?”
“真聪明,不过这次……”小红的声音停顿了几秒:“你的对话内容里有很重要的信息,我给你整理一下。”
猴爷倒吸一口凉气:“我特么怎么会死?”
等缓过来之后,他静静的点上一根烟:“又是什么都没录下来对吧。”
“我干什么了?”
作为一个硅基生命,小红的缺陷就是太过于循规蹈矩,虽然她看上去很跳脱,但却仍然没有跳出逻辑统计的范畴,就算会思考但思考方式跟人类却完全不一样,所以在这一点上,小红帮不上猴爷,能帮上猴爷的只有他自己。
“我会把你的狗头爆掉。”
“喵……”
猴爷从口袋里摸出几张他店里的免费券放到他面前:“我请客。”
而就在这时,小红的频率突然发生变化,接着原本属于小红的声线不见了,变成了那个冷峻的娜塔莎的声线。
猴爷眉头一皱,眸子紧缩:“奈非天死了?”
“好歹是曾经的大能力者,你也有点尊严。”
“知道。”猴爷低头玩着小猫的尾巴:“我想了整整一个下午,我觉得你应该是我很熟悉的人,而且一定是有什么讯息要告诉我。”
白天的时间,猴爷哪都没去,一个人在店里做饭,开店。
距离最近的那次节点性转着则发生在第一个超能力者诞生的那一刻,从那一刻开始,这个世界的地球就从机械文明走向了超进化文明方向。
“这样分析的话,她可能就是用这种方式在引导你,虽然信息不全,她一定还会出现,并且渐渐引导你插入真相。”
“这是要大结局了啊?”猴爷挠着头:“你从未来回来就为了告诉我,我们都死球了?还有,你到底是谁?”
顾客仍然是排队,猴爷仍然是漫不经心,但东西却仍然让人无可挑剔。而也正是这种散漫到狂妄的态度,却让猴爷顾客中多了不少世界级的美食评论家。
“生命和尊严比起来,我选择生命。”他扬起下和图书巴指着屏幕:“世界线发生不规则变动。”
看着仪器上的波段数据,猴爷仔细观察了一阵,才发现这个心电图似的波段图发生剧烈震颤的时间,正好是他在和那个未来人聊天的时间,可偏偏这段时间他一片空白……
猴爷想了想:“好的,马上到。”
好美……猴爷着实被震了一发,就这个长相,远要比迪亚的完美更震撼人心,虽然这个女人的精致程度并不能够跟迪亚相匹配,但就是那无与伦比的协调和搭调还有她身上像水中白莲似的气质却让她完胜了世间绝色。
对对对!
“根据她现在的年龄和你描述的年龄,中间大概相隔十四到十六年。这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你身边突然出现任何人都不足为奇。”
时光仿佛被无限拉长了,下午三四点那讨厌的眼光拉长调调从巷子口射入,在离他五米的地方停顿把周围的一切都映得如老照片般斑驳。
“对……你没办法回答这种问题。”
就好像他们不但拥有所有平行宇宙中最顶级的个人能力,还拥有者至今无解的神圣连连看。
猴爷闭起眼睛长叹一声:“改变过去犯规,但现在是我自身的能力在改变未来对吧,也就是说她在用一种擦边球的方式引导我用自己的能力来更改未来。是这样吧?那她到底是谁?”
“建刚听到会不高兴的。”她捂嘴轻笑起来:“可是你心里位置最重的那个人最重还是建刚。”
“谁知道,未来……你那个梦未来的哪个阶段?”
“你知道我要来?”
“妈的……”猴爷骂了一声:“说正经的。”
“小家伙。”
“嗯……我想想,我就记得布布变成了长腿女汉子,大长腿,大高个,最少一米八……在大学的篮球场上打篮球。”
“你?”
猴爷盯着她的眼睛,还没等他张嘴,傍晚的最后一丝光亮彻底消失,随着光亮的消失,就差一步揭晓身份的姑娘也跟着消失,接着猴爷又是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