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五章 该来的总是会来

“嗯。”鱼龙笑着坐在一块石头上:“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我不知道怎么去跟杀死我的人聊天。”
但他的确就这样出现了,毫无预兆……毫无预兆。
奈非天摇摇头:“你确定一定是我的对手?”
在炮击日本海岸的时候,李鸿章坚持要亲自观看。在隆隆炮声中,李中堂站在寒风中捧着监视平板喜笑颜开,胸中积怨在连天的炮火中消散殆尽。
“最后世界上只有五个国家动用这种武器是不需要通过联合国的,其中就有你所钟爱的大中华。”
说完之后,鱼龙冲着一艘护卫舰扬起手,那艘被创造出来的护卫舰顷刻间土崩瓦解,一切归零。
“不过李大人,你也看到了,王朝更迭,大清是早亡了。”
在午饭前,伊藤博文就带队来到了这里,在临时搭建的会议室里,李鸿章早就等着他了,坐在主座,摆着谱一脸高傲,就像一个斗气斗赢的小孩。
“对了,你知道我感觉到了谁吗?”鱼龙眯起眼睛看着奈非天:“你身上有我未婚妻的味道,我希望你能把她还给我。当初是你从我身边把她夺走,现在是时候还给我了。”
之后,李鸿章还说,他现在已经死而无憾了。奈非天问为什么,他说他已经窥得了天机,自己也便无所牵挂,再上了看到未来那么那么的好,他得赶趟着去投胎了。
奈非天坐在旁边,看上去就像个秘书,翻看着谈判条例和各种文件。当看到这些东西时,他才明白,为什么猴爷很不喜欢去绝对平行空间,因为历史着实太厚重了……即便是他那种喜欢胡搞瞎搞的人,也很不喜欢这种压抑感。
持续两个时辰的炮击停止后,李鸿章才长出一口气放下平板,背着手迎着带着硝烟味的海风说道:“当年我跟工部侍郎聊天时,问他。我们几时能与当世列强一争高下,他说绝无可能。要不是那个老鬼两年前蹬了腿,我真要拉他过来让他张开眼睛好好瞧瞧http://m.hetushu.com。”
“撒西不里。”鱼龙抿嘴笑着对他说到:“终于又见面了。”
“谢谢了。”李鸿章长出一口气,抿了一口酒:“不行不行,老夫还不能闭眼,我要亲眼看到伊藤老匹夫的苦瓜脸。”
没想到老头挺幽默,能把如此苍凉的事说的那么轻松惬意。
海上的战斗……或者说是收割只持续了不到三个小时,那些冒着黑烟的铁甲舰哪里能逃的开雷达的捕捉,在长程攻击机的搜索下,整个宫古海峡甚至整个日本以西洋面的海军势力都被扫了个干净。
“对了,你打算怎样处置大清。”
“支配者。”鱼龙用手指着奈非天:“和剥夺者。”
走到外头,漆黑一片的夜色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显得非常奇怪。两个互相伤害过的大能力者就这样在一个奇怪的氛围中再次相见了,但火药味并没有那么浓烈。
“哦,这件事我就不明白了,不过挺好不是吗?明天我会登门拜访,记住哦。”
“没错。父亲告诉我,他吃掉了仲裁者,而我的力量是完全为了克制他而存在的,只是现在我还没能很好的同步。”鱼龙摊开手无奈地说道:“但很快,他在我面前没有任何优势了,我要他死。”
当画面切到了2014年8月27号海军祭祀甲午战争的现场实拍时,李鸿章的双手紧紧攥着拳,嘴角微微抽搐,泪眼迷离。
“是的。”
这么简单的要求当然是分分钟就实现的,奈非天很快就调出了后来中国的国家宣传片,从北京到贵州,几十部片子连轴转,这种平时在电视上看着就换台的广告,在李鸿章这却被他看得目不转睛。
“你们认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奈非天眉头紧蹙,他的心已经快要提到嗓子眼了,根本不知道面对现在的场面,他曾经一度想象过自己和鱼龙之间再见面时的场景。其中有血雨满天也有毁天灭地,但绝对不是http://m.hetushu.com这样一种场合。
“当然,算起来……我也是个满族人呢。”奈非天笑着说道:“他们可是正儿八经的祖宗。”
就这样一边打一边前进,战斗群很快就进入了日本近海防御圈,奈非天为了彰显一下气势,顺手就召出了几艘大和旅馆。用日本的战列舰炮击它自己的海防线,感觉真的是不一样的爽。
李鸿章凑过头小声问奈非天,他倒是也没否认,但却没有进一步解释,只是一直紧盯着伊藤博文身后的鱼龙,防备着他突然出手。
“给我旗!”
道理虽然没错,但奈非天的战斗力可是一点都不弱,只是性格上有点怂,不过看起来今天鱼龙不会对他动手,但他的话……听上去有那么点不可信。
李鸿章满面红光,为了身体早就不喝酒的他,现在面前却放着一杯白酒,说道高兴时便轻轻抿上一口,整个人好像都年轻了20岁。
不过直到他看到伊藤博文身后站着的那个人时,他终于发现了他自信的根源……
奈非天没拒绝,站起身推开椅子,自顾自的走出了门口,身后跟着鱼龙。
而这时,鱼龙却突然弯下腰在伊藤博文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伊藤点点头,然后鱼龙仰起头看着奈非天:“老朋友,不出来聊聊吗?”
“其实……”奈非天冷冷地说道:“我并不喜欢你所谓的父亲。”
“你也不是啊,可是你不是一样杀了我吗?你和我都不是,那谁是?”鱼龙摊开手:“只有那个山寨货了,他是坏人。他违背了父亲的意志。按照规则,他应该是所有大能力者的敌人,而你却把他当朋友?”
不知道猴爷听到这样的评论会怎么样,但奈非天想,猴爷一定会冲上去撕他嘴吧……想到猴爷的反应,奈非天抑制不住的笑了出来。
“善待他母子二人吧,谁都不容易。”
奈非天咬着腮帮子看着鱼龙,鱼龙也同样看着他,用一种戏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条死鱼www•hetushu.com
“可你身不由己。”鱼龙望向大海:“你的基因决定你无从选择,但那个东西却不一样,他已经消灭了一个大能力者,并且是无法重置的那种消灭。这理所应当是成为敌人的理由,因为他随时可能吃了你。”
“您……不难受?”
“亡了吗?亡了便亡了。”
“你可以试试。”鱼龙盯着奈非天的眼睛:“也许现在我还不是那个山寨品的对手,但你擅长的并不是战斗不是吗?我说的没错吧。”
奈非天迟疑了很久很久,然后抬起眼看着鱼龙:“你不是应该没有记忆吗?”
“好,好啊。”李鸿章哈哈大笑两声,一扫这些年的阴霾:“那百姓还挨饿吗?”
接下来李鸿章居然给奈非天上了一堂课,一堂历史课和爱国主义课。不过里头有个理论倒是让奈非天十分赞同。李大人说看到那场祭祀后,他突然对未来充满了期许,王朝更迭历来如此,只要英魂不灭就已足够,能被后人记得、尊重、纪念便是那些殉国战士最好也是最完满的结局,别的真的不需要太多。
“我想问你个问题。”奈非天扔掉烟头,然后续了一支:“其实说起来,你从来不是反派吧。”
“看情况吧,反正肯定赶他们下台就对了。”
这是一场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可以说完全没有对弈的快感,只有收割的利索。别说是现在这个水平的日本海军,哪怕是四十年后二战时的巅峰日本海军其实也不够一个现代化航母战斗群干的,光是超视距打击就让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当他再次醒来时,就已经有人告知他说伊藤博文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一听这消息,李大人真的是应了那句垂死病中惊坐起,像弹簧一样从病床上蹿了起来,又是整理胡须又是整理衣衫,还破天荒的换了一双皮鞋。
当看到航拍阅兵的画面时,这个见多识广的老头也终于忍不住哭成了孩子。
鱼龙的语气不像是跟仇人说话,反而像在m.hetushu.com和一个老朋友寒暄,带着笑容和唏嘘,并没有太多的仇恨。
“李大人,人来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跟我杀过的人聊天。”
首先开腔的人是鱼龙,他有着和猴爷一样的面容和声音,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伟岸、阳光、帅气,和猴爷身上那股疯狂、桀骜完全不一样,但奈非天却更喜欢猴爷身上那种张扬和不掩饰的不善良。
“也便是说,之后我们也成了列强?”
虽然马褂配皮鞋很奇怪,但老头却执拗着要这么搭配。不过他对西装倒是一脸嫌弃,说伊藤博文经常就穿西装,看上去像丧服。
“据我所知,已经不再挨饿了。当然,也有个别穷的,这也没办法,毕竟十四万万的人口。”
“我之所以第一个任务来找你,有两个目的。第一是想想你把消息传递回去,说我回来了。第二个就是告诉你,如果你不合作,你会死。”
“十四万万……十四万万啊!”李鸿章长出一口气:“真是庞然大物啊。那可否给我看看那时的景象?”
“你呢?你的能力是什么?应该不再是破坏者了吧。”
要不说大炮巨舰是男人的浪漫呢,虽然现代化武器战斗力更强,但那种充满肌肉压迫的战列舰和它四百多毫米口径主炮的齐射才真正具有让人闻风丧胆的霸道。
“哈哈。”鱼龙伸出手:“创造者,给我一根烟吧,我们就从一根烟开始聊起。”
“李大人,其实我觉得,未来有您的功劳。”
一声通报后,伊藤博文代表团从大门里走了进来,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而紧张,这个大胡子的日本人看上去如印象中一样刻板。
1900年10月11日,这个世界的李鸿章踏上了日本的国土,以胜利者的姿态。他手持着一柄迎风招展的大旗,用尽全身的力量把它插在了日本的海岸线上,然后坐在一块破石头上嚎啕大哭直至昏死。
“当年,当年啊。”
“好的。”奈非天笑着说:“本来呢,我是打算用五www.hetushu.com星红旗的,但是为了照顾您的情绪,我就给您换上大清龙旗吧。”
说起来也是啊,李鸿章的能力绝对不在伊藤博文之下,但因为国力衰弱,这些年总是被伊藤博文压一头,这让老李真的是咽不下这口气。而这一次,奈非天的出现,他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列强。”奈非天撇撇嘴:“虽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终于还是成了列强。”
“李大人,给。”奈非天递过纸巾:“对了,甲午战争两甲子时,还有一场公祭,您看一下。”
“你要杀我?”
“为何要难受?”
“是的。”鱼龙长出一口气:“当然,你不是主要目标。所以现在我没必要对你动手。甚至我们可以成为盟友不是吗?我们的目标是那个疯子,那个我的仿制品,那个山寨的垃圾。”
“当然。”
“鱼龙。”
“这是剥夺,对你非常有用。”
日本团落座后,伊藤博文抬起头看着李鸿章,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一股傲气。这股傲气连奈非天都发现了,他完全不明白……一个战败者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李鸿章是那种忠于王朝的人?显然不是,他也许嘴上说什么对皇上忠心不二,但其实他还能看不透?所以当亲眼看到奈非天的力量后,他转头就问起了奈非天的计划。毕竟想要这样的人臣服在光绪的手底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大清朝这烂根的树可不入人家的法眼啊。
“李大人,要不要第一个踏上日本国土啊?”
“双能力!?”
“你这次回来是报仇吗?”
“你还嫩一点。”奈非天皱起眉头:“不是什么你都能剥夺的,明天等你。”
“上次之后,我们有快十年没见了。”
奈非天也没多说,打了个响指手上便出现了一包烟,他递给鱼龙一根,然后顺便把打火机一起递了上去。
一边看着攻击机干老式铁甲舰一边科普未来一百年的感觉,真的很带劲,特别是科普的对象还是被称为东方脾斯麦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