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二章 花海

“好……好久不见。”布布眨巴着眼睛,满脸纯良:“流苏姨……你……”
突然,一股泥石流似的浑厚汽笛声从小红的嘴里喷涌而出,直接冲散了这清清淡淡的铃声。而刚好,这声音也在这时停了下来。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它们闪烁起来的时候,我总是想哭,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开了我,但我却不知道似的。”
“你们怎么了?”
猴爷久久不说话,因为他找不出应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现在的感受,他其实也感觉到了,这些花如同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非常非常熟悉,但却又很陌生。
猴爷慢慢睁开眼睛,他的双眼中绽放着玛丽苏七彩之光,仿佛是着魔升天一般,透着神秘和诡异。
“挺好。”建刚笑着吐了口烟:“大家的生活看上去都不错。”
“我?对啊……我已经不存在了。”建刚啪嗒一声点上烟,优雅从容的坐在茶几上,用一个纸杯子装烟灰:“就跟那家伙一样,可我为什么会被唤醒呢?”
“你干什么!”叶菲突然尖叫了起来:“你为什么要折断它!”
小红生生把自己格式化了一些数据之后才恢复正常,但看到现在又发现周围的人不正常了,她皱着眉头环顾四周:“什么声音?”
叶菲重新打开灯,靠在玻璃墙上眼神直勾勾的发愣:“所以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些花的时候,我就决定要开一间花房,静静的陪着它们。”
灵鸢嗡嗡响着,但小红根本听不懂,所以只是耸耸肩:“你这剑,有病。”
直到她看到窗台上摆着的叹息才找到了音源,但她并不知道这些声音究竟是怎样发出来的……
“跑啊!!!”
流苏侧过头看着小红:“你是谁?”
“握草!”猴爷突然一顿:“我是不是把建刚唤醒了?我感觉到她的存在了!”
“塔娜的手记里有提过,这种花朵是由灵魂凝结而成,但谁能有这么强大的灵魂啊?”猴爷摸着下巴:“这些东西本不应该出现在现实里hetushu.com,但它却出现了,它只能属于灵魂的世界。”
“这里,大概是我在这个世界的起点吧。”猴爷一只脚踏在下层栏杆上,上半身趴在扶手上:“当年就是在这和建刚相遇的,她把我衣服偷了。后来我去叶菲那报警,光着屁股。”
这一系列的突如其来,让叶菲他们感觉就好像自己走路走的好好的,突然有个老头走出来对她们说“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清奇,这里有几本武林秘籍你拿回去练习练习吧”这样。反正就是一头雾水、满脸懵逼。
“你有事瞒着我。”
“是布布的朋友……”流苏的表情古怪:“就是玩的比较好的那种朋友。”
小红紧随其后追了过来,看到灵鸢迷茫的戳在地上,她歪着头瞄着灵鸢面前的空地:“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小武一听,眼睛豁然睁大……直直的看着叶菲:“姨姨,你……”
小红这时候突然站起身,指着一盆紫色的花问道:“这个是什么花?为什么我的数据库里没有?”
二话不说,猴爷拽起小猴子就跑。
“我看到了。”叶菲皱着眉头:“你们怎么过来的?”
流苏……不,应该是建刚盯着小红的脸:“你明明已经消失了。”
“这是什么?”
“它们是我的灵魂啊,我试着跟它们沟通了一下,还不错。感觉很棒,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会有那么好听的声音。”
小猴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因为被猴爷拽着所以也只能跟着一起跑,当他们跑过转角时刚好进入了次空间,而灵鸢也正在同一时间赶到了这里。
叶菲眉头一跳:“你是谁?”
小红走到一朵花前面,啪嗒一声摘下了一朵……
突然,猴爷慢慢扬起双手微微闭上了眼睛,啥时间整个花房响起了一种如同风铃的脆响,叮铃铃的响成一片,声音悦耳、悠扬,仿佛身处在一片静谧的深林中,山风乍起,树叶轻响中伴随着这种如同睡梦深处呓语和*图*书一般的风铃声。
“哈哈哈哈……那人家还不把你当神经病啊。”
而这时,流苏从门里走了出来,眼神变得很奇怪:“谁叫醒我?”
它有没有病小红不知道,但灵鸢真的是感觉到了鱼龙的气息,所以才急匆匆的跑过来确认的,然而当它追到这里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但到底是忘记谁了呢?”布布盘腿坐在沙发上,眼睛直愣愣的:“就在嘴边,却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握草!”小红从沙发上跳起来:“建刚!!!”
这个场景浪漫到即使是小红这样的干巴巴的硅基生命都不由得沉醉其中,更不用说流苏和布布这些正常的姑娘们了。
“耳机党福利。”小猴子深吸一口气:“好好听……”
“我?小红。”
猴爷没接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其中的一朵花:“真的嘛?我不应该只是一个被人为制造出来的躯壳吗?”
“哥哥,好漂亮啊……”
带着心碎的快死的小红离开花房去往叶菲的住处之后,猴爷转眼就出现在了已经无人的花房里,看着黑暗中熠熠生辉的花朵,满脸不解。
这得亏是小红,因为小红实际上还是存在的,所以它的存在并不违反时间规则。要换成猴爷试试,当建刚对猴爷说出“你丫不是死了么”的时候,重置就要开始了,就像猴爷在流苏那个世界所经历的一样,一场Bigboom。
而这时,猴爷和小猴子正站在一座石头桥上,桥下是一摊乱石,凌乱的垃圾铺的到处都是,杂草丛生,根本谈不上什么美景。
“小红?”流苏眼睛一眯:“小红已经消失了,随着叹息之墙一起消失了,你到底是谁?”
这句话说完,叶菲直接炸锅,跳起来喊道:“你们到底是谁!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突然扰乱我的生活!”
当铃声停下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动了起来,但显然还没能缓过神,叶菲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布布:“和*图*书我们是不是把谁忘记了?”
灵鸢速度很快,而进入二次元空间需要几秒预热,这个空档足够灵鸢窜到他面前歪着头看着他来上一句“你丫不是死了么”。
叶菲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自顾自的走进了屋子:“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叫外卖。”
“启动声波干扰。”
叶菲虽然现在平庸的很,但长期处理各种机要事务而养成的冷静让她即使在失去了记忆重置了生活之后还能保持相当的淡定。
“是有人唤醒我了。”
“还有更神奇的。”叶菲说着打开了音乐,随着轻柔的音乐响起,这些奇怪的花会随着音乐的节奏变化出各种各样的颜色,比音乐喷泉好看多了。
“不要不要……我不吃辣。”流苏疯狂摇头:“你冰箱里有什么,我给你做吧。”
接着外面也开始响了起来,不管是家中花盆里摆的叹息还是外头野生的叹气,都发出了异样璀璨的光和这悦耳如同月光一般的铃声。
建刚长叹一声:“这是你的生活吗?你太天真了。”
“可不,不过我后来英雄救美,她把我捡回家了。接着我们的故事才算正式开始,那时候我还不完整,身体结构还没定型,大概比普通人强不到哪里去。”猴爷撇撇嘴:“不过总体来说,这里应该是最有纪念意义的地方了。”
不过她的话还没说完,她手中的花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汽化,最后只在小红手中留下了一摊像泪水一样的液体。舔上一口,带着淡淡的咸味,就如同真的泪水似的。
建刚复苏了!小红情绪亢奋的不行,她攒上前,美滋滋的看着流苏:“你终于苏醒了!”
“不能……”
见小红满脸不解,叶菲走进屋子关掉了灯,顿所有的花都亮了起来,各种各样的颜色瑰丽灿烂,在花房之中就像绽放出了一道彩虹。
悻悻的回到了流苏身边,流苏侧着头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奇怪的剑,她小心翼翼的对不明真相的叶菲说道:“叶子,我跟你http://www.hetushu.com说哦,这把剑会自己飞。”
叶菲回头看了她一眼,撇撇嘴:“我都忘了,你是个开饭店的。冰箱里有条鱼还有点蔬菜。我们坐下慢慢说,你们到底在搞什么,神神秘秘的。”
“牙签,你乱跑个啥。”
“姨姨,她会有事吗?”
“别碰,我感觉不对劲。这东西不应该存在。”
“哈?”小红愣了一下:“我只是想带一朵回去化验……”
“一个学会了怎么去爱和被爱的坏人,能坏到哪去呢。”小猴子仰起头,借着花朵的光看着猴爷的眼睛:“哥哥,你是我见过最怪的人,也是最坏的人,但却是我最喜欢的人。我想……叶子姐她们也有同样的感觉,不然叶子姐不会在失去一切之后仍然守护着你残留的气息,流苏也不会仍然在你曾经生活过的饭馆里干到现在了,其实她们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残留着对你的思念吧。”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被保存在U盘里才能活下来了。”建刚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看着周围的人:“好久不见。”
所以猴爷唯一的办法就是拔腿就跑,边跑边进入二次元空间。
对对对!就是这句话。
按照常理,小红根本不具有什么悲伤和喜悦,但当她尝试了一下那朵花的味道之后,她现在被满满的悲伤包围住了,那种锥心刻骨的痛苦让她跪在地上痛不欲生,而因为没有泪腺,她除了像死鱼一样长大嘴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这叫叹息,据说是三年前突然出现的品种。”叶菲看着小红的脸:“而且……你刚才说了什么?数据库?”
“也许是你的。”小猴子用手轻轻抚摸着其中的一朵花:“多漂亮啊……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多彩最美丽的花了,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是灵魂结成的精华,我想……你的灵魂一定是世界上最绚烂多彩的。”
而现在沙发上的几个人都是满脸茫然,她们浑然不记得建刚是谁,只知道流苏的存在,然而现在……她们着实有些迷茫。
“也和图书许……当你愿意为了这个世界、为了我们舍掉一切的那一瞬间,你就已经完整了吧。”小猴子挽住猴爷的胳膊:“我有微妙的感觉,这些花就是你在这个时间里最后的馈赠了,你把它们当成纪念品留给了被你所喜欢所保护的人们。”
“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笑过了。”叶菲强撑着露出个笑脸:“很假对不对,流苏做饭去吧。”
“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是个坏人。”
小红举起手:“我……”
“嗷……是记忆库。”小红更正道:“不过你说什么?叹息?”
“你不会死……”叶菲笑了一下:“这是心碎的感觉。我忘记跟你说了,这花的残留物会让人感觉悲伤,我第一次不相信,吃了一片花瓣,然后哭了整整一天,还唉声叹气的。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它被取名为叹息吧。”
“我不是流苏。”建刚摸了摸口袋,然后皱起眉头,转身走到了柜子旁边打开之后径直从里头拿出了叶菲的烟:“叶子,你口味还没变。”
“感觉有点沧海桑田啊。对了,哥,刚才为什么那些花会响?”
“嗯,这花的品种不属于现在所有的花朵品种之中,三年前才出现,一夜之间很多地方都长出了它,味道很淡但只要开花就不会谢,而且它还能够在夜里发出光。”
“那是好听的声音吗?那是哭声啊!!!”小猴子哭笑不得:“它们在哭!”
不及叶菲阻止,小红突然就跪倒在了地上,一只手按在胸口:“握草……我要死了。”
“不会。”叶菲垂下眼皮:“但从今以后恐怕不会笑了。”
“坐飞机……”流苏并不能描述宇宙飞船这个东西,所以只能说它是飞机:“很奇怪的飞机。”
“这个女孩是谁?”叶菲用下巴指了指正在旁边用舌头舔花瓣的小红:“她跟你长得很像。”
而与此同时,正在做饭的流苏突然顿住了,不光是她,包括在客厅的叶菲、布布和小武都像被按下了静止键一样,直直的定在了那里。
“天呐,这么神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