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二章 小红可不管你是不是熟人

“不要杀他。”
可就在光波闭目等死时,传说中那种脖子一凉然后世界慢慢下沉的感觉并没有出现,反而感觉到自己前方似乎多了一个人。他心中一紧,生怕是自己的队员中途折返,连忙睁开了眼睛。
“什么程序?”
“哎呀!”小红走上去仔细打量着小猴子的脸:“你超进化了!”
“虽然是熟人了,但是我不会给你留面子的,我的程序就是敌人必须死,所以抱歉啦,小老头。等会你那两个小伙伴就会过来陪你。”
“嘿,老头。”
很快,硬币就来到了UMP驻这边的分部,一个隐藏在普通办公大楼里的高科技单位,从外头看根本看不出一点端倪,哪怕大部分在里头上班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正在为UMP工作。
光波其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一辈子,到了最后自己的性命居然交给一枚小小的金属硬币,这说起来真的是有些苍凉。
来到他所预判的地点,一栋大楼的楼顶,如果他的感觉没有错,那么他将会在这里和那第二个无法杀死的怪物相遇。
“那到底是什么……什么东西!”幽瞪着眼睛近乎咆哮的喊着:“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出现?”
光波朝银龙一扭头,银龙立刻会意,一把把幽抗了起来,在她的抗议声中沿着设定好的路线快速逃跑。
那个女人慢慢开口,而小红却始终歪着头看着她,一动不动。
肋骨七根断、背部肌肉几乎完全被撕裂、肺部受损、脊椎也受到了冲击,如果不是他超级战士的体质让他还能苟延残喘,换成其他人恐怕现在已经凉透了。
而实际上,当幽的那颗子弹从枪膛中发射出来时,小红就已经捕捉到了它的踪迹,毕竟宇宙飞船上的雷达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种指向性的攻击几乎就是同步捕捉,她不去闪避的原因也非常简单,就是系统分析判定,这次攻击没有杀伤力。
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小红甚至连规避的行http://m•hetushu.com为都没有,硬生生的用身体抗下了接下来的几发子弹,那感觉就如同是被高速飞行的苍蝇撞到了一样,纹丝不动。
而在光波耳朵里听到的却是另外一段记忆,所以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自己最巅峰的状态也绝对不能够和这种非人的怪物相匹敌,这输的不冤。不过他倒是有种感觉,那就是早上他所刺杀的那个同样打不死的怪物,远远比面前这个更加可怕,但是她好像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而这个……
光波用力拽着幽的腿,但显然这个女人的犟脾气上来了,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面对的是怎样的怪物,但她真的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她的狙击枪无法解决的障碍。
“走!走啊!!!”
“是!”
狙击枪都打不动的神奇金属,居然就被一个赤手空拳的女人给折断了,这让光波的内心充满了震惊,因为他曾一度认为自己已经站在了人类金字塔的最顶层,即使不是最冒尖的那一个,却也是最冒尖的那一群人中的一个。
求救信号发出之后不到五分钟,UMP的救援小队就感到了,立刻把他装进了维持舱,直奔向医院。
顿时,她的形态开始发生了转变,机体性能发挥到最大,最后看上去就像一团冒着蓝光的火焰从窗口中一跃而出。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被一记重踢掀翻在地,这一脚的力度足够大,大到让这个经历过身体强化试验的老兵当场就倒地不起了。
当他到达楼下之后,轻轻按下了求救按钮,然后静静的坐在台阶上,从口袋里摸出已经皱皱巴巴的烟,颤抖着点上了一根。
“看不出来,年纪挺大了,耐力还挺好啊。”小红蹲在光波面前:“别说你现在这德行,就算是当年巅峰状态,我都打得你叫爸爸。”
“我还在解密。”
“怎么样?情况好点了吗?”
“锁定了敌人总部位置咯。”小红眯起眼睛朝小猴hetushu.com子飞了个吻:“我要灭他们团了。”
毕竟至今为止最强的合金构造体不是开玩笑的东西,这可是在反猴爷装甲上改良而来的产物。
“现在没时间说那么多了,你们两个,走!”
他的速度很快,从一栋大楼的房顶到另外一栋大楼的房顶通常只需要零点几秒,在这个速度之下,她和光波三人组的距离越来越近,不出片刻就已经紧紧的咬在了他们三人的屁股后头了。
接着,她手中出线了一枚金属硬币……
“可是……两朵花。”
小猴子笑了起来:“现在可是老了的小猴子了。”
“可是为什么你没有被杀掉?”
对,没有杀伤力。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把她的外部仿生皮肤破坏掉,但这种仿生皮肤的恢复速度快的吓人,至于里面那一层,别说这么远的一发子弹了,就算是顶在十米上对着她连打四百枪她都不带晃一下的。
同是塔城出来的人,而且光波还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小猴子还是很顾念旧情的。她了解小红是什么样的存在,所以如果今天不阻止她,老前辈真的就要成了刀下鬼了。毕竟这个小红,完全就是那只猴子的变种复刻版,乖张暴戾的不行,但偏偏还算听话。
“等我啊。”小红开始在身上摸索了起来:“我的内部程序里头有个解决这种问题的办法,是他给我编进去的,说碰到无法决定的事时就调用那个程序。”
“追上来了,你们先走。我去引开她。”
毓卿在听完之后,那表情简直是喝了韩国的人粪酒,足够支撑起一个暑假的表情包。他在惊愕之后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眉头皱的死死的。
光波轻轻笑着,微微抬手把那枚硬币递了过去,然后便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而毓卿握着那枚硬币,顺手就递给旁边的助理:“送去中心检测。”
看来,这个世界真的是有传说中的天然超能力者,人类的进化绝对不只是UMP臆想的那么简单http://m.hetushu.com,而这些人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足够让世界为之颤栗的存在,只是为什么以前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被枪击之后,小红露出了笑容,她脸上的皮肤正在高速恢复。而在瞄准镜中看到她这诡异的笑容的幽却愣了一下,然后不服气的连开了三枪。
“什么?”
小红一只手高高扬起,从手腕以下都变成了一柄亮闪闪的刀样武器,没有丝毫情面,照着光波的脖子就砍了下来。
光波的脖子微微动了动,眼睛瞟向他,嘴唇微微动了几下,毓卿没有听清楚,于是俯下身子仔细听了起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队员已经消失在人群之中,这让他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自己恐怕是没办法回到家乡了,年近七旬的他其实也挺满足了,毕竟这么多年,手下沾染了无数的鲜血,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的放个大假了。
接着她拉开窗户,伸手指了指两公里以外的幽,接着做出了一个让他们快跑的手势。幽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个手势的意义,她嘴上叼着一枚脱壳穿甲,手上正在给狙击枪重新装填。
但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上头空无一人,甚至人类活动的迹象都没有,这可就不太对劲了,因为按照他的经验,不可能错误判断局势啊……
“什么!真的?”
“来不及了。”
因为小猴子的突然出现,小红开始变得迟疑了起来,她的内部程序陷入了一种矛盾状态。从本能上她其实倾向于小猴子的说法,但战斗程序却让她必须杀死敌人。而这个战斗程序的编撰者,恰恰好就是小猴子嘴里那个不会开心的老猴子……
她嘴里的巅峰状态是当初光波还是世界顶级精神能力者的时候,而不是现在这样稍微有点能力,但还不能完全发挥状态的时候。
“信我,拜托。”小猴子握住小红的手腕:“跟我走好吗?”
“行,那你让开,等我砍死他的和图书。今天要不砍他,他都不知道铜锣湾到底谁说了算。”小红的手重新长出,再次变成了一把大砍刀:“暗杀到我头上了。”
硬币叮叮当当的落地,小红也跟着小猴子离开了高楼,而在小猴子即将下去的一瞬间,她回头朝光波深深鞠躬,然后嫣然一笑便消失无踪。
正说着话,小红突然伸出手啪的一声从半空接下来了个硬币,转过头对光波说:“算你走运。”
小红的身影慢慢出现之后,意识已经出现模糊光波才明白,他碰到的是一个不借助任何外部装置而实现了光学隐身的人,一个身体强度非常高、力量强、敏捷度贼高而且还能光学隐身的人,这哪怕是那些同样经过了强化试验的战士都无法做到,除非……除非她和UMP的最高级牢笼里关着的野兽一样,有着与生俱来的超能力。
不过当他睁眼之后却发现面前站着的人并不是他的队员,而是一个没有见过的有着乌黑长发的女人。他空手面对着那个怪物,但那个怪物手中的武器却已经断裂在了地上,正融化为金属液体然后慢慢的被吸收着。
“这不是他们的错,而且他们是哥哥的朋友,你这样会惹怒哥哥的。”
“什么叫超进化……只是外观变了一点。”
大口径的子弹撞击在小红的太阳穴位置上,仿生表皮组织完全被掀开,露出里头闪烁着淡淡荧光的机械构造组织,看上去颇有些骇人。
光波的速度慢了下来,眼神里带着一种毅然的决绝:“回去把今天的事情上报总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光波终于有了一些力气,他在脏兮兮湿漉漉的屋顶坐了好一会儿后,才慢慢的捡起硬币从地上站起来,踉踉跄跄、蹒蹒跚跚的顺着楼梯走下楼,仿佛一瞬间从那个深谙杀戮艺术的大师,变成了一个最最普通的糟老头子。
大概四十秒左右,小红把那个程序解了锁,当读取里头的内容之后,她的表情第一出线了如真人一般的百感交集……
小红呵呵和_图_书一笑,把硬币高高的抛向天空:“他在里头给我留了一段话,说碰到犹豫不定的时候,就扔硬币,正面是反面否,严格按照硬币给的指示,因为这是老天爷的答案。”
小猴子仍然挡在光波身前:“放了他吧,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不行,你不能单独留下来,我们必须要一起突围。”
毓卿匆匆走进来,看着躺在病床上包裹的像稻草人的光波,他眉头紧蹙:“怎么会这样?”
但今天,一连串的震撼让他的骄傲已经跌落谷底,他的世界仿佛在一天之内完全坍塌了下来。
光波把银龙和幽往前一推,他转过身迎着小红追来的方向就跑了过去,手伸进衣服里握住枪把,随时准备开枪迎击。
小红定定的看着她,然后又看了看光波,接着看了看她,再接着把视线转到的光波身上。这样往复几次之后,她手里的武器成型又解除,解除又成型。
看到他们离开的小红,耳后慢慢延伸出了一副目镜,满脸冷酷的发布命令:“战斗模式切换。”
说完,她慢慢张开手,那枚硬币静静的躺在她的手心,上头赫然就是一朵丑丑的牵牛花。接着,小红把这枚硬币弹到光波的面前:“拿去做个纪念,它救你一命。”
“一朵是喇叭花一朵是牡丹花。牡丹花是死。”
“刚才你这么轻松切掉我的胳膊。”小红光秃秃的手上有着平滑的切口,但随着液态金属的回流,她的右手正在快速的自我修复:“能做到这一点的,不超过五个人。而且是女的,你是小猴子啊?”
“正面是一朵花,背面还是一朵花。如果是正面,就放他走,如果是背面就宰了他。”小红嘀嘀咕咕地说道:“这是上天的意思。”
“办不到,那个怪物的速度太快。”
而就当这硬币抵达实验室之后,正在跟这个时代小猴子聊天的小红,突然打了个响指:“锁定了!”
“他又不知道。”小红撇撇嘴:“他们说你没有失去记忆,看来是真的。”
“嗯?解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