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五章 广袤天地,无处藏身

“大哥,你帮帮忙。我被创造出来,就是以一个完美形态为模板的。”猴爷摇头道:“配合预知能力,我几乎可以处理一切突发情况。”
猴爷轻轻点头:“请快一些。”
猴爷朝奈非天伸手:“解析器、蓄电池、微型雷达、转码仪,再来一台笔记本,要满电的。”
“明白了,先生。”
“我问你!”猴爷往前走一步:“我像不像间谍?”
“可是船上的人好像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啊?”
“怎么做到的?”
“我饭还没吃完呢。”
“不干就算了。”
“无话可说?”猴爷咄咄逼人:“让你们负责人出来。”
这两个层次是不可以渗透的,高层无法进入,因为只要一通电话就会暴露,而底层没有任何意义,掌握不到实际资讯。
“不知道,我还没决定,不过有什么关系呢,谁会在乎我们两个。如果愿意,我们在这一辈子也不是问题啊。”
猴爷没再说话,只是闷头抽着烟,那两个英国佬看他兴致不高也就没再搭话,只是聊了一会天之后,各自离开了。
逆向信号很快发出,而让猴爷没想到的是,回应他的居然是屏幕上的一张图,而这张图怎么看都像是装修图,上头还标注着厕所位置……
“见过船上所有人的,只有食堂的人,即使不认识也会有印象,而我们是今天才出现的人,如果被问起,我们只能说是跟着毓卿一起来的,但跟着毓卿来了几个人走了几个人可都是有备案的,这就是漏洞,有漏洞就会被识破,我们的任务也就失败了。”
“我是调查员,我就是想看看你们这些人到底在这艘船上干什么,张毓卿到底在干什么!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奈非天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其中人数最多的数据分析人员,有二百七十七人。最少的是研发人员,只有二十五人。最上层是指挥中心和参谋本部,有单独的通讯频道。最下层的是机组维护人员,十五人一组,有十四组。
“我……您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吗?”
“给老子滚!”
他的力气非常大,大到把不锈钢的桌子给拍出了个印字,虽然奈非天知道这家伙在用能力作弊,但这帮人哪里能看出来……当时都愣住了。
“你想的还真多。”
说完,猴爷拽起奈非天就走,而就在他们偷偷摸摸的离开食堂不到五分钟,管理人事的一个中层干部就背着手走到了他们刚才所做的位置上,并皱着眉头询问刚才和猴爷以及奈非天有过照面的人。
“长官,您身体不舒服吗?需要休息一下吗?”
“你们真是幸运,稍晚一些恐怕也被埋在地底了吧。”
“记得我看过一本书,钦差大臣,果戈里对人性的把握很精准。很多时候特工间谍的暴露并不是在潜伏期,而是在爆发期。不过我们唯一要小心的是食堂里打饭的师傅。”
很快,在经过一个下午的调查之后,猴爷和奈非天初步掌握了这艘船的配置。这艘船看上去是一艘游www.hetushu.com轮,但实际上是一艘披着游轮的高科技指挥中心,这里包括了九大类十七个部门一千四百余人。从后勤保障到战斗围剿、从参谋到研发,一应俱全,俨然就是个海上办公大楼。
“谢谢先生夸奖,请稍等我一下好吗?”
“不需要。”毓卿摆摆手:“走吧,我们时间很紧迫。”
“是这样的先生,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我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毕竟这也是为了您自身的安全着想。”
“握草,是不是啊?”
越是挣扎矛盾,他的心情就越是复杂,唯一能够缓解他心情的就是和妻儿视频通话,但看到妻儿身处的环境却怎样都让他开心不起来,冰冷的避难所即使再安全也无法取代阳光下草地上特有的温软。
奈非天一顿,而猴爷却面不改色的说:“我们那时候已经被外派了。”
“够了,我不是来这里听你道歉的,更不需要你的解释,这次任务是你执行的所有任务里,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毓卿,我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甚至视你为接班人,我不希望你像那些人一样带着情绪来处理重要的任务。”
这不得不说是猴爷的失误,因为他只算到了人类却没有算到人工智能的细节分辨能力,这两个人完全不属于这里的人,人工智能在第一时间就识别了出来,只是谁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工智能却始终没有向总机汇报情况,只是全程在看着……只是看着。
“来来来,谁敢抓我试试。”
“哦?远东不是被灭门了吗?”
“远东。”
“要这个时代的还是以前的?”
“可你到底还是个坏人。”
“你特么缺这一口饭?再不走露馅了。”
“你们两个是哪个部门的?”
毕竟猴爷和奈非天都曾经是塔城的负责人,别的不说那副派头绝对是浑然天成,根本就不能说是作假,而是实实在在的居高临下。皮鞋走在地上的踏踏声都跟别人不同,节奏感超强,而且非常有力,威慑力超强。
“外派协助。”猴爷把帽子拉低了一点:“负责后勤。”
“你特么没理解我的意思。”猴爷掰下一颗发红的圆球形东西放在手心:“你看这个,这是典型的131科技,同步传输装置。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同步传输到了服务器上,从它的行动来看,它一直跟着我们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晚的时间来临,堂堂两个大能力者坐在食堂的角落,吃着炸鸡、薯条,偷偷摸摸的聊天。
“你叫我?”猴爷挺起胸:“就连张毓卿看见我都不敢跟我这么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而就在他离开后的两个钟头,游轮的角落突然出现了两个陌生人,他们身上穿着和这艘船上的工作人员一样的制服,胸口佩戴着识别牌,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
在一个隔间里的猴爷到处瞄着,然后冷不丁的抬头发现角落居然有一只蜘蛛……而仔细一看却发现这个蜘蛛居然还是金属制品。
“请稍和-图-书等。”
奈非天转瞬就弄出了这么一堆东西放在猴爷面前,然后看着他用各种线把这些东西串联了起来,在个通过转码装置把那个通讯核心进行了解码并尝试逆向沟通。
“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此珍贵的样本你居然一个都没有带回来。你是否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先生这边请。”
“妈的……”奈非天横眉冷对。
还没来得及看清,徽记就被猴爷收进去了,而下头那句让张毓卿回来却着实吓破了人胆……
猴爷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从口袋里摸出烟,蹲在舰桥连接处的角落里,抽着烟。而就在他抽烟时,外头进来了两个同样打扮的工作人员,手上同样夹着烟,在看到猴爷和奈非天之后显然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下,示意借个火什么的。
“逃跑路线吧。”猴爷悄悄伸出脑袋,发现远处的食堂里已经有了武装人员的身影,正在仔细的甄别在场人员:“要按照老子以前的性子,我现在就拿着菜刀冲出去杀他个七进七出。”
猴爷没说话,只是掰开金属蜘蛛的屁股仔细看了一圈:“奇怪了……这是131科技。不属于人类。”
如果这样,那就算掌握了世界又能怎样?
听到下属的报告,毓卿缓缓站起身,懒洋洋的从椅背上拿起作战服,懒散的搭在肩上,毫无斗志的走了出去。
“抗日剧。”
抽完烟,猴爷和奈非天像正儿八经的工作人员一样,拿着扳手到处闲逛着,然后仔细观察着周围所有人的行为模式和语言模式。
“品味不错,我也喜欢帕斯捷尔纳克。”
可就是这一下,着实把他吓出了一身白毛汗……因为只要看过他胸牌的姑娘不但屁滚尿流的逃跑,还大多会连声说对不起……
“请跟我们来一下好吗?”
“小兄弟,大能力者也要按基本法来啊。”猴爷左右瞄了几下:“我们要找他们总部,不需要跟这些杂鱼折腾。算了,跟你说白说,看看哪里能出去。”
眼看现在病毒扩散的程度愈发加深,丧尸甚至已经出现了超进化情况,但明明有能力控制局势扩展的UMP不但不作为,反而推波助澜并以此为基础研发更加可怕的生化武器,这不是毓卿想要的,他记得自己的初衷只是为了让人类能更加适应未来的突变,而不是现在这样摒弃人类底线的挖掘自身能力。
奈非天是个热情性子,不管谁来都热情接待,又是小巧克力又是小饼干的,弄得那些姑娘们心花怒放,只不过每当别人问他是哪个部门的时候,他总是一副毅然决绝的神秘样,只是指了指自己的胸牌,然后就闭口不言了。
不过恐怕就连猴爷都没预料到,其实就在他们进入这艘船之后,一个隐藏的屏幕上就一直锁定了他们两个的行动,并且直接把他定义为了入侵者,然而这个情况却没有任何人知道。
“别哔哔了,反正等会就拉出去毙了的,有什么关系。”
在食堂务必保持低调,这和图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主要是因为奈非天长得好看,居然能引来搭讪。这帮女的还真的是寂寞,外头都要世界末日了,她们居然还有心思谈恋爱?真的是让人烦恼,特别是她们追求的对象是个潜入者的时候,这件事格外烦人。
但这些到底都是组织明令禁止的事,不管是捅到总部还是捅到毓卿那边,都是一件超麻烦的事情,而调查员……这里什么时候来的调查员?
“你这样的想法不对……只要被创造出来那都算生命,所以我拒绝。”
说实话,安保人员被吓蒙了,根本没见过这么暴躁的人,而且从他展现的力量来看,他的确也不用当间谍,而独一无二的身份标牌能够被识别但却没有身份这种事,也不是他们能够过问的,UMP的秘密可是不少。
猴爷回头朝奈非天使了个眼神,然后背着手径直往前走,而那个安全负责人则一路小跑在前方引路。
“这里头有问题。”
“真不干!”
“没错,你们找的人就是我和我的下属。”猴爷对着后头的门喊道:“奈非天,出来吧,不用躲了。今天我要给他们好看。”
“我认为这样不好你知道吗,我很少创造生命的,一般也就是创造个漫画人物,不然对创造物不公平,这样会破坏平衡。”
“你真的是个坏人。”奈非天笑道:“不过超聪明。”
“其实很简单。”走到转角时,猴爷回答了奈非天的问题:“刚才在收集情报时,我听到了一个名字,而这个名字的关联词是‘淫荡、下贱、不顾廉耻’,就在刚才我看到那个妹子的胸牌上的名字正是我听到的名字,而且部门和职位都对应着,那么我甚至不需要验证就能确定那些人说的就是她。而她的反应也告诉我,她不但和很多人有关系,甚至还记不住到底跟谁有过关系。至于周围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而我的动作正是熟知这种情况的自己人,即使他们没见过我,也知道我是自己人。这就是认知漏洞。”
负责人一路小跑的离开,而猴爷把脚往桌子上一架:“明天白天之前,我们就会露馅,不过一晚上足够了。”
当然,当然不是问题,只是真要在这里干一辈子,他们为啥不出去打僵尸?或者拉出个队伍当山大王……
“你干不干?”
其实统计学是一门很有意思而且应用范围很广的学问,虽然这艘船上的人很多,有超过一千人,每个人的身份、背景、性格、受教育程度都不一样,但他们在这个环境中所做的事情、所说的话都会有一定局限性,只要把这些资讯收集起来再加以归类并从这些类别出提炼出单独类别并加以合理化改造,这样身份就很难被识别。
他的胸牌上只有他的名字,这一点是模仿了毓卿的胸牌,毓卿的牌子上就只有名字和识别码却没有任何的职位或者部门,看上去格外高端,只是奈飞天并不知道啊,毓卿的胸牌那是指挥官高级定制,只有总部直属的人才有资格佩戴和图书,他们本来的胸牌并不是这样,而是他临吃饭之前突发奇想来的这么一出。
“你说会被认出来不?”
奈非天没再说话,只是暗自为那俩家伙感到庆幸,智商不够用有的时候真的是可以救命的,按照猴爷的说法,如果那俩家伙还不自觉的追问下去,恐怕现在他们已经在烈火中永生了对吧……
“真不干?”
不过呢说起来也是,现在人类都呢样了,这一船精挑细选的精英保不齐就要肩负起重建人类的重担,所以说稍微浪一点也是没什么问题的,要一个个都跟猴爷那样整天想着打游戏的话,恐怕人类真的就这么完了。
这一切都被奈非天按在墙上的微型摄像机照得一清二楚。
说着,他把一直放在身上的猴子徽记亮了出来:“让张毓卿返程。”
“菜刀给你。”奈非天从旁边递过一把菜刀:“双立人的,牌子货。”
奈非天连忙掏出打火机给那人点上,然后四个人就蹲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吞云吐雾。
“我们只有十一分钟,脉冲信号十一分钟之后就会被定位。”猴爷深吸一口气:“我们行动要快。”
“你他妈真是行,摸鱼摸到大白鲨。”猴爷一口把杯子里的饮料喝干净:“走啊!还愣着?”
说完,他堂而皇之的从这个门走了出去,整理了一下衣服并从检查人员身边走过,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先生,我想……这是一场误会,您看,这里也不是聊天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可以吗?”
“长官,潜艇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发去夏威夷了。”
当然,为了预防有人较真,所以绝对不能把自己的身份定的很低,稍微定高一点反而没有问题,比如说是毓卿的直属下级之类的,保证没人会敢过问指挥官的人,毕竟对毓卿情况最熟悉的人都随着他去了夏威夷。而这艘船的安保措施如此完备,也基本上不会有人怀疑这两个人是外来的间谍。
“你打算去什么地方潜伏下来?”
“如果他们识破了咱们,你打算怎么处理?”
“收摊,准备出发。”猴爷又看了几眼路线图,然后站起身对奈非天说道:“你能创造生命吧?弄两个出来。”
“为什么?”
“当然,当然是。不过不能每个人都试,比如那个姑娘你就不能试。”猴爷指着一个戴眼镜正走在楼梯上的女人:“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关于她的信息,贸然尝试会产生反作用。”
毓卿在临登上潜艇的前一刻,回头看了一下这艘游轮,然后叹了口气,然后跟随潜艇一起沉入水中。
猴爷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二话不说的往主人位一坐,随手翻了翻桌上的书。
“嗯……这个,不要说脏话嘛。”
“不干。”
这些情况其实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但有些事做得说不得,毕竟两千多个男男女女的日日夜夜在公海上飘着,要是没点龌龊那才是不正常的。
“这不是很正常吗?本来UMP就是131世界那边发展过来的。www.hetushu.com
“挨你妈的踢,这是黑客。”猴爷噼啪敲打着键盘:“不懂别丢人。”
“别忘了,老子可是顶级特工出身。”猴爷笑着走到一个身穿套裙正在办公室走廊边取水的小姑娘身后捏了她屁股一下。
说着,他生生把金属桌子的桌角捏成了一团皱巴巴的铁疙瘩,然后再往前走一步:“我有没有必要当这个间谍?”
“你?你有资格负责吗?”
关掉视频通讯,毓卿坐在位置上长出一口气,颓废的靠着椅子,眼神带着疲惫。他对自己越来越迷茫了,也对UMP越来越迷茫,这种迷茫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他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是否从一开始就选错了道路。
“大概我被创造出来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像样的反派。”猴爷笑着说道:“不然都是你们这些正经人,那世界就该枯萎了。”
都到这份上了,傻子都知道这个胸牌代表着什么了,什么叫潜伏啊大哥?潜伏就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进入某个群体的内部,成为他们的一份子。现在可好,潜伏直接潜成了指挥官,这是连猴爷都始料未及的。
“握草!”猴爷眼明手快,一把抓下这只蜘蛛:“妈的,跟踪器!”
后来的两个人操着一口英式英语,带着几分白种人的高傲,听到猴爷他们只是负责后勤的人时,面带轻蔑的笑了一下:“你们之前是哪个区的?”
“你还会IT呢?”
“我真是服了你,好好的就被你给搅合了,你这样放抗日战争时期,是要被日本鬼子抓起来的。”
奈非天歪着头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摞照片,猴爷从他手里接过照片往桌子上一甩:“你们自己看着办。”
而让奈非天没想到的是,周围的人看到他这个动作不但没有人上前阻止,甚至还发出会心一笑……就连那个被捏的小姑娘也只是媚眼如丝的回头看了猴爷一眼,朝他抛了个媚眼。
“废话呢,哪个快用哪个。”
“先生,对不起。”
“我们暴露了?”
猴爷指着不远处的锅炉房:“那个锅炉里头塞进去两个人不会有人发现吧?”
“行啊,你从哪学来的?”
“放肆!”猴爷一巴掌拍在不锈钢的桌子上:“张毓卿手底下的人现在这么放肆了?”
难怪说间谍都不能要长得太好看的,说不定哪天就死在女人手里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地方犯了错。
他们刚走,猴爷转头就对奈非天说:“看来我想的没错,这艘船上的人是各个不同地区的人临时组成的,是个刚建立没多久的指挥部。”
安保负责人拿起照片,冷汗顿时就下来了。按照道理来说UMP也是个纪律严明的组织,但照片上却是各种乱搞,吸毒的、滥交的、盗窃的、欺凌同事的还有破坏公物的等等等等,反正就是一大堆罪证。
负责盘查的人员喊住猴爷,然后三个人就围了上来,他们仔细打量着猴爷,然后用扫描仪扫描了一下他的胸牌,胸牌是对的,但上头只出现了照片却没有任何信息。
“这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