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七章 星期六的深夜,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张床、一本书、一盏暖光的台灯,猴爷躺在上头悠然自得。这也就是他了,即使在这种环境下,即使在这世界末日的氛围里都能够如此的悠然自得,这放在别人身上那是根本不可能,真的就只有他了,能把世界末日过成航海旅行,看那样就觉得舒服。
不过既然他不愿意干,奈非天也拿他没办法,所以万般无奈之下,他自己给自己弄了个睡袋,钻进去也闷头睡了起来。
说起来这些家伙的能力还真的是随意呢,总是会蹦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让人捉摸不透,这给猴爷的感觉就是那个大宇宙意识集合体纯粹就是个胡来的家伙,想起一出是一出,任性到无法言喻,根本就没有一个真正上位者的样子,反倒像一个拿着蜡笔在草稿纸上涂鸦的小朋友,没有任何前瞻性和逻辑性可言。
真的是什么破逼能力都能出现,里头很多大能力者的能力根本无法从字面上来解释,在没有看见实际使用者之前,根本不知道这帮家伙的能力到底是些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帮家伙现在在某一个时刻全部聚集在了一起,就在地球上。
可再温柔它也是个硕大无比的大家伙,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巨大的脑袋看上去就跟一辆小轿车似的,张开嘴打个哈欠感觉能够轻松的把三个成年人给一口吞下。
“是的……我们已经盘查了,但却一无所获,他们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这里距离最近的陆地都有数百海里,我们也没发现任何船只逃离的痕迹,所以我觉得他们还在这里,但是……”
“计算一下它的生长速度!”
“等着?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凭空出现的蛇,真的是开了毓卿的眼界,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特么的多,这已经不是常理可以推测的了,所以必须去见上一面什么的。
“等会我们去哪?身份暴露了,人家现和_图_书在肯定把渠道都封死了吧。”
猴爷蹲在地上用筷子在锅里捞泡面,里头加了午餐肉和火腿肠还有两个蛋,看上去相当给力。
奈非天长叹一口气,当面对这个毫无责任心而且没有任何紧迫感的怪人时,他除了满足他的要求之外还能怎么样?如果要是反驳他,还不知道这家伙会哔哔到什么时候,倒不如直接满足他好了,反正对于奈非天来说现在这里的事跟他根本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们还有多久!”毓卿急躁地喊道:“我们快来不及了。”
吹个笛子?显然不行,这蛇看上去虽然是眼镜蛇的品种,但这么大的眼镜蛇倒也是神奇,而且在这种连抬都抬不动的情况下,强行来也着实是作死的厉害。
猴爷点点头,然后指着角落:“给弄张床,我睡一觉先,这段时间我都没睡觉,挺怀念睡觉的感觉。”
“撑不到也得给老子撑到!快点吧没有的财务全部扔出去!”
奈非天还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的,碰到猴爷这种任性不讲理的,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除了配合他一波别无他法。
毓卿显然是个不信邪的人,他从腰上取下他的手枪,冲着大蛇的眉心就是三枪,但子弹打在大蛇的头上除了一簇火花之外,就剩下了跳弹满天飞,而大蛇甚至好像连感觉都没有,只是微微抬起头看了毓卿一眼,然后侧过头继续默默睡觉。
被这么一说,旁边的下属顿时反应了过来,这条蛇真的特么的在长大,从昨天晚上这条蛇就没有动窝,但昨天它的身躯和天花板之前还有一些缝隙,但现在已经严丝合缝了,甚至天花板都有些变形的意思。
“对了,我们这间房间是在什么位置?”
“没有但是,继续找!”毓卿眉头紧蹙,然后指着面前这条蛇:“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它玩和-图-书腻了就自己走了。”
“你……”
“天气真好啊。”猴爷感叹道。
“我刚才看了一下啊,这地方大概是在左侧的配重锤上方,一个几十平方米的小空间,应该是在建造这艘船的时候留下的后门。”奈非天在房间里比划了一阵,然后在一面墙上打开了个开口。
“对对对。”猴爷把台灯关掉,摘下眼镜放下书,用被子把头一蒙:“睡觉睡觉!”
“潜入者找到了吗?”
“这么邪门?”
“先生,我们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只是知道昨天在发现潜入者之后,它就突然出现了。”
这是宝贵的黄金七十二小时啊,毓卿在得到消息之后一刻也不得耽误,连忙把信息发给了总部,并且得到了总部的靠港许可之后,他命令波塞冬号邮轮全速开向其中一个总部港口。
“有些东西不需要多贵,要的是那份情怀。吕洞宾是神仙吧?他爱吃狗肉。”
“你别管。”猴爷窸窸窣窣的吃着面:“总之我就馋这个。”
这个窗户一般的口子一打开,一股子海腥味就灌了进来,不过空气流通之后倒也舒畅了,外头已经是深夜,海浪声滚滚而来,月光皎洁、苍白如雪。
奈非天那个恨啊!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有姑娘喜欢这个无赖,明明自己全方位都超过他,不管是人品还是长相,可自己可怜巴巴的喜欢一个有老公的女人还求之不得。凭什么这个癞皮狗能有那么多上等鲜美的桃花。
“等到该到的时候,毓卿应该会赶回来处理这件事吧。你那条蛇怎么说?”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些科研人员终于验证了奈非天可怕的猜想,那就是这条蛇真的特么的一直在长大,半个小时它的身体就已经成长了百分之1.7,而从它的密度来看,只需要七十二小时就已经足够将这艘巨无霸邮轮生生按到海底。
开始的http://m.hetushu.com时候这里的人还超怕,但到了后头不少人都争着抢着过来跟这条巨无霸的银白色大蛇合影留念,直到上层领导下来赶人才平息了这场合影风波。
“喂,你这野史资料从哪里来的?”
毓卿都蒙了,他还以为这条大蛇会很凶,但没想到居然性情温和,不对不对……这都不能说是温和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温柔。
毓卿一愣:“没有?这艘船就这么大,你们挨个盘查都查完了,居然跟我说没找到?”
他们这是睡得香甜,毓卿那边可就睡不着了。刚刚抵达夏威夷却因为移动指挥部的一个信息匆匆的往回赶。
坐在明显已经倾泻的邮轮中,毓卿死死咬着牙,每隔几秒就要观察一下那条鱼,然后突然愣住了:“快!必须要快!不然我们就被压沉了!”
而这个港口在澳大利亚,是距离波塞冬号最近的港口,只需要绕过所罗门群岛即可抵达,而因为时间不多,毓卿甚至没有告知那些驻守在所罗门群岛上守卫,直接命令邮轮全速接近澳大利亚。
虽然自己是至高者信手涂鸦的产物,但相比而言吧……他比后头那些大能力者真的要合理一点,毕竟他的任务就是把所有的现有的既定的东西破坏掉,虽然这个光环很操蛋,但说实话这种事可要比这帮子不知所谓的家伙强多了好吗,至少不会让人听上去感觉是一个无所事事好像为了搞事而存在的凑人头的。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惨了点?你想吃满汉全席都有,用不着在这里头用电磁炉煮泡面吧?”
UMP总部感兴趣了,那自然就是要折腾毓卿了,虽然同时也得到了船上混进来人了,但显然这条蛇才是他现在的关注点,一两个人算什么,反正高层机密又接触不到,那条大蛇才是真爱好吗。
当然,船上来了奇怪的人这种事也是要关心一下,不过那都无所谓,两个陌hetushu.com生人能跑到哪去,随他们折腾好了,先把大蛇搞定才是重点。
下午才离开的毓卿,星夜兼程的往回赶,路上他也没闲着,不断的跟总部的专家一起分析着这条蛇。
看到图像之后,他整个人都惊呆了,总部那边也发布了命令让他赶紧回去把这件事调查的清清楚楚,因为这条蛇特么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不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生物,UMP总部非常感兴趣。
“喂!现在不是感叹天气好的时候吧,干正事啦!”
“你不懂。”
“这是什么鬼。”
“先……先生,我们可能是撑不到澳洲总部了。”
等他们经过漫长漂泊进入澳洲海域时,这时候这艘巨无霸邮轮其实已经倾泻了,就像触礁后的泰坦尼克,每走一步都显得气喘如牛。
“没有。”
“这怎么弄……”毓卿回头看了一眼:“而且你们没发现它在长大么?”
毓卿拿出通讯器:“返程,波塞冬号返航靠港,以最快的速度往总部方向推进。”
想到这一点,身后的人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但毕竟毓卿在这,他们并不好发声,只好默默的看着毓卿,等待着负责人拿定主意。
而在毓卿还没回到邮轮的这段时间,这条蛇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参观对象,它现在头朝外头,屁股在门里,看上去一点都不凶,超萌。不但不攻击人,还非常有镜头感,只要有人拍照立刻凹造型,如果有人要合影的话,它还会把它那直径超过一米五的脑袋伸过去跟人凑到一起。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条蛇到底会不会继续长大,但作为一个指挥官怎么也不能任由这种可怕的可能出现,毕竟作为普通人考虑事情从最美好的结局出发没什么问题,可指挥官的作用就是规避风险,而如果这条蛇一直长大的话,那恐怕是最大的风险了。
为什么要分析呢?首先,这蛇是具有生物特性的,这一点毋庸置疑,绝对不和-图-书是机械蛇,但它不是机械蛇却具有金属的外观和强度,但却没有什么攻击性,除了堵门之外其他事什么都没干,把半个保卫部门都堵在了办公室,那帮人到现在还在那试图钻出去呢,然而并做不到,大蛇除了自身重量大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它力气贼大,无论使用怎样的方法都根本挪不动它分毫,好不容易十几个人把它的尾巴尖拖开了一点,人大蛇翻个跟头又特么给堵上了。
什么信息?当然不是有人混上了船,而是船上特么的有一条蛇!一条百多吨力大无穷、刀枪不入还特么睡觉打呼噜的大蛇!
不知道它是不是无限生长,如果是无限生长的话,那么用不了几天这艘邮轮就要葬身大海了,这一船恐怕都要沉海喂鱼。
四目交接,一人一蛇相顾无言。毓卿此刻居然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因为他还算是比较懂得交流,但却不知道怎么才能和一条蛇沟通,特别这条蛇还明显不正常。
毓卿慢慢走上前,并屏退了想跟着他一起上前的下属,走到一个很危险的位置,跟大蛇面对面的站着。
“你急什么急,一点都不沉稳。”猴爷吃了面,脸上全是满足的点上一根烟:“我们坐在这等着就行了。”
“这……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已经用了我们所有的方法都无法驱赶这条蛇,各种武器都试过了,可没有任何武器能够对它产生效果。”
很快,有几个专业的科研人员过来仔仔细细给这条蛇测量三围,并认真的做记录,并且每五分钟就要重新测量一次这条蛇的身体成长程度。
当天色微亮时,毓卿的潜艇终于再次登录了邮轮,他挂着黑眼圈急匆匆的来到了那条大蛇的面前,大蛇感觉有人靠近,还以为又是要合影的,兴高采烈的昂起头凹了个性感的曲线造型,但发现毓卿手上并没有照相的设备,它又悻悻的趴了下去,默默的吐着信子,看上去非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