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二章 在冠冕堂皇的罪恶里转身奋战

不过这种加持主要还是奈非天,在大部分时间里,奈非天的作用要比猴爷强多了,而猴爷真的只能当个鸡巴家。
这话是正在猴爷那边蹭饭的杰克队长说出来的话,这个老哥虽然看上去是个粗人,但后来猴爷才知道这吊毛居然是麻省理工的工程学博士,虽然不理解工程学博士为啥当保安,但毕竟这是他的选择。
“显然不会。”猴爷抱着胳膊笑道:“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清缴他,你信不信?”
“对,特别是这家伙还很有人格魅力的好吗。”猴爷指着自己:“他不像我,我是那种走到哪都逆风臭十里的人,他的个人魅力足够让让他这个末世里拉出一只庞大的队伍。当UMP一旦知道这家伙特么的不但挺过来了,而且还壮大了,你猜猜他们会怎么样?”
“我知道。”杰克队长三两口把鱼块吃掉,再喝了一大口柠檬茶:“谢谢款待,如果我有机会活着回来,我就给你们烤上一份我们那才有的雪羊排,你们出材料。”
“没什么好看的,饥饿了很长时间的丧尸和全副武装的人类之间的战争,不会比电影里更精彩多少。不过好像这里有钢铁暴君,我倒是很期待看到钢铁暴君的样子。”猴爷从口袋里摸出手套:“我要联系一下小猴子。”
虽然UMP总部在一天之内发出了上百道召回命令,但毓卿不但全然不顾,反而碾碎了通讯器,带着整个UMP最精锐的心灵捕手留在了这里。
“相当棒,就像在去年的羽绒服里发现了一千块钱现金。”奈非天侧过头看着突然出现的猴爷:“尘世巨蟒开始移动了,我让它往海里移动。它那体格在还是适合在海里当个岛。”
“不知道……早晨我们过来清点的时候,就发现这样了。”
外头是如洪流一般浩荡的尸群,饥饿、狂躁,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一旦被突破这里会变成怎m.hetushu.com样的地狱。
“看那损色。”
猴爷蹲在核心区外围的一座矮墙上吃着牛奶泡燕麦片,这是这里的配给口粮,一天只有两份,没有再多了,最多只能维持饿不死,想要吃饱是绝无可能。
“说起来,人类真的有百分之八十是需要被淘汰的。我们孱弱无力、一无是处,靠着那些看似完美的废话在支撑着活下去的信念。”
听着广播,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下子就沉默了,那些希望去新地方开始新生活的反应迟钝的笨蛋们如丧考妣,而那些早已做出预测并且已经准备好为了保护家人而战斗的人们却眉头紧蹙的坐在饭桌前,安静的吃饭,等待着战斗的指令。
“这是什么?”
他此刻仍然是那个指挥官毓卿,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为UMP卖命的指挥官了,现在的他是肩负起数十万无辜者生命的指挥官。
“这块是给你加餐的。”猴爷用筷子给他夹了一条鱼:“不要问我们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
说实话,即使是毓卿,这个行为也无异于自杀,因为外面百万计的丧尸和上千暴君正在饥饿的挠墙,这里面也许会有钢铁暴君,而如果真的有那种生物的话,以毓卿现在的能力根本不够看,不但他不够看,他的心灵捕手也不够看。
下午的时候,这里每个人都分到了充足的食物配给,但此刻距离开闸也只剩下不到一个钟头,那些具备战斗能力的人已经全部钉死在了自己的防御阵线上,虽然人数并不少,但这些人跟庞大的丧尸基数比起来还是很有一定差距的。
“好运。”奈非天朝他摆摆手。
用基地里最后一点能力把核心区的外围防护装甲升起,堵住了所有的出入口,而这一圈超过三十米的光华墙壁,即便是暴君也没办法轻易爬上来,除非它们叠和_图_书罗汉……
“有病。”
不过虽然一切都是消极的消息,但总还是有好消息的,那个巨无霸的大蛇已经开始移动了,它移动的方向是大海,虽然等它移动完最少要一个礼拜,但至少这里不会再有被摧毁的危险了。
负责闸门防卫的人已经撤离,十五米高的巨大通电围墙也因为明天储蓄的能量用完而陷入停顿。没有了这一层保护,围墙里的人就等于是一群羊,被围在羊圈里待宰的羊。
“试着召回,如果不行就要进行暗杀了。”奈非天坐直身子:“或者是真刀真枪的干,反正这种人是不允许活着的。”
“我不会问,我早就知道你们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到底要干什么。”杰克队长吃了一口炸得酥脆无刺的鱼块:“但这不重要,不是吗。”
现在他身边放着武器,手榴弹就挂在腰上,正津津有味的喝着香菇汤,听着让人绝望的广播,眼睛里却是无所畏惧。
“握草……对。”猴爷拍拍脑袋:“都忘了小红了,她可是会不分青红皂白往这里发核弹的。”
“她的效率还是很高的。”猴爷眯起眼:“但我不能让她知道我来了,这种感觉神特么烦。”
奈非天在旁边笑道:“你怎么知道?”
“毕竟我自带幸运光环。”
毓卿背着手站在爆仓的仓库门口,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但却并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他匝吧几下嘴,颇为无奈和无语的转身离开。
在这样固若金汤的防御之下,毓卿重新回到了指挥室,通过广播系统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去,并告诉那些惊魂不定的人,如果想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而他们即将面对的回是前所未有的冲击。
看到这些物资之后,他不可置信的转头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现在开始,食物、武器、备用能源全部实行管制,我们需要在几天之内打开和图书一条通道。”
“什么?你说物资仓库爆仓?”
“可以的。”猴爷从奈非天的盘子里拿过一个鸡翅塞进嘴里:“下一步呢,我们就开始等着毓卿闹出什么幺蛾子吧。”
他显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急匆匆的赶到了仓库门口,发现真的如同下属所说的那样,仓库里的物资已经从窗口、门口和屋顶喷涌出来了,衣物、罐头、瓶装水、武器、弹药和药品,这个足足有五十万立方的超大仓库被塞得如同双十一时韵达的货运仓库。
开闸,结合语境来看这得是个多么残忍的词啊。
哎呀……被普通人给鄙视了,猴爷感觉很尴尬,但却毫无反驳的能力,毕竟碰到这种粗中带细的最麻烦好吗。
下属的汇报让毓卿吃惊到不行,他昨天晚上明明亲自清点过,所剩的物资不够仓库的一个角落,最多维持半个月的生存需要,可现在却突然被告知,物资爆炸了……
UMP其心可诛,然而这里的人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们甚至连申诉的权利都没有,只有默默的等待着这一刻的到来。
“你这是强行给别人立Flag。”奈非天抿了一口味道奇怪的朗姆酒:“我们也出去看看吧?看看丧尸出笼的样子。”
但怎么办呢,不知道要撑多久,物资就那么……等等!
直到丧尸病毒的大爆发,他对UMP的积怨才彻底爆发出来,而这次的开闸行动成为了真正的导火索,他去夏威夷把老婆和孩子安顿好之后,本来就想着返回总部就要正面跟十二张椅子后面的人提出抗议,如果不同意他就拉队伍。而现在倒好,UMP打算放弃这么多人的行为,直接让毓卿的情绪彻底爆发。
“UMP会放任他胡闹?”
而这时,仓库的顶上,奈非天正端着一份照烧鸡翅晒着太阳喝着可乐,一副安详。对于他来说弄出一个集团军的物资和弄出一个糯米团子的难度相http://www.hetushu.com差无几,几乎就不存在什么难度一说,这家伙才是真正的永动机。而且他和毓卿的关系虽然说不上好,但也绝对不算差,再加上猴爷跟毓卿算是朋友,所以现在毓卿可以说是得到了双自然之力加持。
奈非天叹了口气:“你看看你弄出来的东西都是什么怪物。”
“死。”
但他仍然留了下来,作为UMP里最强作战指挥官,他现在俨然成为了叛军头领。总部给他发什么通牒已经不重要了,他本身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这么多年都在为了理想而战,干出了许多残忍的、违背他意愿的事,虽然这都让他很不舒服,但最终他还是以这是进化的必经之路为借口安慰自己。
“我的幸运符。”
这倒让毓卿多了几分底气,毕竟如果这里的总部不会被摧毁的话,那么只要跟丧尸比耐心就好了。因为这里的围墙是第二道防线,每一个位置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格局,只要食物足够,哪怕在这里活到下个世纪问题也不大。
“好吧,你赢了。”奈非天咳嗽了两声:“其实我们倒不怕被人发现。”
“谢啦。”杰克队长吻了一下猴爷的徽记,拿起武器就走了出去,潇洒无比。
“明明是你干事不过脑子,特么澳大利亚没有的东西你也给弄出来。”猴爷坐在位置上吃着饭:“不过我跟你说,也许世界上有很多牛逼到不行的人,但真正能给我灵魂上震撼的还是这种普通人在突然之间迸发出的火花。因为换个角度,我是他,我做不出他这样的选择。”
“怎么样?那家伙的表情怎么样?”
“这就是你把你的徽记给他的原因?”
而他走后,奈非天突然笑道:“是吧,你们被拆穿了。”
也许是男人到死都少年这种文艺青年才会有的病,毓卿认为那种生活并不是他所希望的,现在他终于等来了自己真正绽放的时刻,即使放弃了绝顶巅http://www•hetushu.com峰的生活、即使没有了一呼百应的权利、即使连自己的姓名都可能不能留下。
“因为他的存在危机到了UMP的根本,他有太多的数据资料,还有太多UMP的内幕,甚至还知道它们的弱点。这样的人,唉,你也是干过组织工作的,这样的人叛逃了怎么办?”
但他始终认为他是个把生命投入到自己事业中的斗士,是这个世界硕果仅存的战士,而战士就应该战死沙场不是吗?为了自己那可笑的为了人类的誓言。
奈非天嘟囔一句,然后向上方抛了个硬币,静静等待硬币落地,然后撇撇嘴也转身离开了这里。
猴爷没再说话,只是转身跳下仓库,径直消失在了重重围墙之中,背影看上去充满了一个混蛋的风采,而且奈非天敏锐的从这个家伙的话里发掘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这厮恐怕不会正面开撕UMP,而是要像猫鼠大战那样,细细品味。
“她不是在避难所里么,你现在联系她会被小红发现的吧。”
而猴爷则从口袋里摸出他的猴子徽记:“拿去。”
而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每一个防守人员的身边都摆上了汽油,只要那些丧尸开始爬墙就烧特么的。
“为什么?”
“因为这个地方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姓吕,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名叫奈非天。我之前就负责统计这座城市的人数,也许我不记得有谁,但我记得没有谁。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瞒过审查的,但这没有关系不是吗。”杰克队长笑道:“而且你们的饭菜真的美味,所以我就懒得去汇报了。我想,仓库那些突然多出来的物资跟你们也有关系吧,就好像你们平时总是会弄出一些这里并没有的食物。难道你们不知道昨天你们烤的雪羊排是我家乡才有的吗?澳大利亚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雪羊。”
天光破晓,远处地平线缓慢升起了一团火红的日头,毓卿坐在最后的堡垒上,手里拿着烟,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