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五章 活着,很不容易

“唉?你怎么知道?”
“我就跟你说了别打了,哪有你这样的人,生生把单独样本给打死了。”奈非天一边在解剖钢铁暴君的尸体一边埋怨着猴爷:“这么珍贵的样本,我都提醒你了。”
“回来吧,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也是最有能力的指挥官,你没有任何理由把自己葬送在那种地方。你要知道,你为弱者战斗,注定失败。那些无用者就让他们消散吧。”
“你哪学来的解剖?”
“我发现UMP放弃这帮人压根不是什么养不起。”
“那是什么?”
“还行,毕竟我自己也不算什么好人。”猴爷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仿佛一根陈年老烟枪:“我经历过太多的世事无常了,有时候突然觉得孑然一身也没什么不好。”
两边都沉默了,许久之后电脑那头才传来一声叹息,声音居然有些颤抖:“孩子,去吧。我不知该怎么说,你……”
更关键的是,这些丧尸显然是具有行动协调的,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无脑猪突。它们甚至会使用简单的战略战术,有时候一不小心还真容易着了这帮畜生的道。
“对啊,我们这种人不适合有亲戚朋友。”
简单的对话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但每个字都好像针一样刺进听到的人的心底。他们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活下去,或者说是我为了有尊严的活下去。虽然从被UMP放弃的那一刻开始,许多人就陷入了绝望,但昨天一夜的战斗却让其中大部分人又燃起了希望。
“抱歉,先生。即使是您,我也不能答应。请原谅这一次我的疯狂和放纵。”
而在城头上,大部分激战一夜的人都没有撤下,他们在静静的等待着换防的人员过来,疲惫和紧张早就把他们精力掏空,虽然防御住了第一波尸潮,但阵地上却寂静无声,每个人都抱着自己的武器,靠在冰冷的墙上,有些人在简单的吃一些食物有些人甚至连吃都不想吃。
“对,喂食。”猴爷拍着脑袋:“刚才看到那些丧尸在吃同类尸体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暴君和钢铁暴君需要大量能量才能产生,而在食物匮乏时,几乎不会产生暴君。不会产生暴君就注定不会有钢铁暴啊。那怎么才能诞生钢铁暴君?”
是啊,创造和破坏,本就是硬币的两个面,无论怎么说都不可能共朝一面,这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
即使在几天前他们中有的人还是个文职人员或者水管工,但现在他们清一色被称之为防卫者。
挂上了这次通讯,这里的信号就彻底被UMP总部给完全切断了,连频段都被屏蔽。也就是说,毓卿彻底被放弃了。
“你是东西啊?”
当然,他们的胜利来的挺侥幸,因为如果钢铁暴君参战的话,这座脆弱堡垒里的人恐怕已经看不到今日的太阳了,但他们看到了,那就代表……
“恶魔城啊?挺有品味的。”奈非天头也没抬:“我比较喜欢那句你和我如同硬币的两面,当我们彼此面对时,就会看到真http://m•hetushu•com实的自己。或许有相同之处,但我们永远不可能面向着同一方。”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再过几个小时,等到太阳下山之后,属于今晚的战斗就要拉开序幕,刚刚被海风吹散的尸体的焦糊味又要弥漫而来,还有那随时可能被丧尸冲破防御的可能,没人是能够安安稳稳的。
“我们能活下去吗?”
“谢谢您。”毓卿的眼眶湿润:“我也不会坐以待毙,您放心。”
“对!”
“差不多吧,而且会让丧尸少掉很大一部分。也许人类这边也会诞生和钢铁暴君平级的超能力者哦。毕竟这帮人估计早就被注射了灭活病毒当疫苗了,哈哈哈哈……我真特么是个天才。”
没错,猴爷可以知道一部分的未来,但他知道的未来都是一种假定事实,什么叫假定事实?就是那种我看到了我要死,但只要我不走那条路、不喝那瓶水、不听那首歌,这个剧情就不会发生,这就叫假定事实。也就是说,对于猴爷来说,世界的基础规则在他身上并不能适用,而大能力者能被称之为大能力者,其实都是各自否定了一种基础规则,奈非天否定是等价交换。
“哦……慢工细活优化好育碧、守时守信不跳票R星、年年新作无冷饭卡普空、力求革新画质高任天堂。”奈非天掰着手指头说道:“不过我觉得天王婊还得是卡婊,无人能敌。”
“你继续,托尔斯泰的棺材板我给你按住了。”
当然,虽然守住了第一波的冲击,可今天晚上注定会有第二波冲击,那时候还能不能守住谁也不知道,但没有人愿意生生的坐以待毙,虽然不会像日本人一样整天把拼尽一切守护重要的人放在嘴上,但他们中大部分人并没有退缩。
“是的,老师。”毓卿缓缓坐回位置:“这也是我的希望。”
一套设备出现在猴爷面前之后,他穿上白大褂带上橡胶手头和护目镜,像个法医一样开始摆弄钢铁暴君的尸体。
说起来很奇怪,猴爷明明是个叛忍,但仍然习惯性的按照既定程序来办事,这让他本人都感觉很神奇,甚至是毫无逻辑的神奇,那种压制不住的使命感让他没有办法去终止,神奇的很。但同时他早就学会了不去跟自己的直觉作对了,去特么的应该不应该,觉得应该就是应该,觉得不应该就是不应该。
“喂食。”
“你又怎么天才了?”
就像这只钢铁暴君在死前,其实它有央求过也有哭泣过,但同情终究没有落在它的身上,它仍然被残忍的殴打致死。就像那些被它生生嚼掉的幸存者一样,没有感受到世界一丝一毫的温暖。
“希望……”声音顿了顿:“希望你一切安好。”
“你不是东西啊?”
“学生有一句话想对您说。”毓卿的态度始终谦卑,但却始终坚定:“在很多年前,我跟您学习。当那时还是青涩的我出现在您面前时,您对我说,人类是最卑微也最高贵的生物,文明的基础是脆弱和图书的,我们必须成为文明和人类的守护者,而一旦我们选择成为了守护者,就要承担自身选择带来的一切后果,无论荣耀或是悲惨。而我们究竟守护的是什么?道德?法律?信仰?可这些东西只是存在于人心,它们会随着社会形态的转变而转变,这不是我们应该守护的东西。自上而下的秩序不会永固于心,秩序应自下而上。上帝不应存在,或者说他不应该是一部分人奴役其他人的借口。”
“什么?”奈非天看到猴爷突然蹿了起来,就凑上去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如果没有我们,他们大概……”奈非天笑着说:“昨天晚上就没了吧?”
“握草!这帮孙子行啊。”
但拘谨绝对不是卑微,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用着一种不卑不亢的坚定在反抗着,哪怕面对的是自己最敬爱的老师。
“喂,叫我圣母就好。”奈非天咳嗽一声:“婊这个字不敢当,那是四大名婊的专有称呼。”
当然,如果从上帝视角来看,他们那是相当安全。因为有两个大能力者在这里坐镇,就算不进行防御,全程在房间里吃喝拉撒睡都没问题。但关键是,这特么是现实又不是小说或电视剧,只有读者、观众才是上帝视觉,这些人哪里知道他们正在被怎样的人庇护着。
这也太特么的荒诞了,就像是一部三流导演拍的喜剧片,生生挠着人的胳肢窝,但却又让人无可奈何。
“呵呵。”
“你知道背叛的代价,你是我最信任的属下,我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你的身上。”
“能,一定能,我们可以坚持。”
毓卿说到这,语气变得亢奋:“可当我们成为了那个上位者时,我们却自己把自己当成了上帝,操纵着他人的生死,认为世人就该是我们唯唯诺诺的奴隶,我现在觉得这一切都只是一种变相的神权统治。我不开心,这违背了我本应该所处的位置和我本应该所做的事,我是守护者不是统治者,我守护的不是虚假的上帝和他的走狗们的权利,我守护的东西应该是每一个人能够有尊严活着的权利。是的,我不是英雄,我也不配当英雄,但与其看见英雄,我更期望看到的是我所守护的人们绽放出属于他们自己的闪光。老师,真的很耀眼。”
冤吗?不冤。它如果要怪,大概只能怪自己时运不好吧,而对于猴爷来说,他才不会在乎这个钢铁暴君的进化多么的不容易、多么的艰辛,在他和他的同类眼里,这种东西和试验用的小白鼠、兔子、狗、鸭子、兔子没有区别。
“你最喜欢那句台词?”猴爷用显微镜和滴管在哪做调配,但看上去好像有些漫不经心:“我比较喜欢那句人类是什么?不过是一群小小的可怜虫罢了。”
“没了。”
“端木是谁?”
澳洲总部里的工作人员其实根本想不到为什么自己会成为被总部放弃的人,因为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了解,以UMP的能力,绝对不需要放弃这些人。
“如果从它的血m.hetushu.com液里提取出血清的话,就可能可以批量打造钢铁暴君了哎。”猴爷在等待离心机分离血浆的时候兴奋的搓着手:“然后我们去找个低级世界试验一下?”
毓卿听完,在屏幕前沉默许久,然后慢慢站起身摘下帽子端放在手中,他站得笔直,表情严肃、目光深沉:“先生。”
“可不,你以为就你玩游戏啊。”奈非天坐在小马扎上,手里拿着PSV,玩着怪物猎人:“我九岁进网吧,十五岁成单机天王,十八岁金盆洗手,二十七岁想起了我的三级狗,上了游戏发现全世界登陆就已经六十级了。”
“首先,我纠正你一下。”奈非天翻起眼睛:“其实严格来说,我们根本不算人。你应该说我们这种东西。”
“哦?除了卡婊和育婊还有啥?”
猴爷呸了一声:“你这是要互相伤害是吧。”
猴爷抬头看了奈非天一眼,然后没有再说话,而奈非天也只是看了猴爷一眼,两个人对视了片刻,便很默契的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对,又是但是!这里需要敲黑板。猴爷不会把数据交给任何人,甚至也不打算保存,只是要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再稍微记下一点也就差不多了。因为这种超进化的分支,总归不能够随便放出去,会出事情的,出大事。还记得挑战规则的种族最后都是什么下场吗?没错了,这东西就是挑战规则级的。在短时间的靠人为快速进化达到别人数万年的进化结果,犯规了,犯规了朋友。
“是啊,不容易。”猴爷有些怀念地说道:“毓卿是那种平时油嘴滑舌但信念坚定、信仰扎实的人,他绝对不会因为外部的原因改变他所信仰的东西,那种坚定是我们无法想象的。而端木跟他刚好相反,一身风尘侠客的味道但骨子里却是个投机客和功利主义者,他的选择永远都是最有利的选择,哪怕眼看着吃亏,但回头看看那孙子都能看出一股阴谋的味道。”
可他妈生活真的是黑色幽默,这么一个澳洲大陆的霸者就这么被生生打死在了路边,死时蜷缩着身体,死因是脑出血。它也许不应该咆哮的,也不应该回那一下手的,但现实没有如果啊,它喊了也挠了,于是它就被打死了。
“您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我的信念却不允许我走上那条不属于我的路,我想您应该能够明白。当然,我也理解您心中的想法,我辜负了您的信任和期待。”毓卿深深鞠躬,九十度,持续了半分钟才重新直起身子:“对不起。”
大量的生理盐水被当成饮料,这让这些人虽然狼狈但至少身体机能不会发生问题,而有一些曾经参加过真正战争的老兵才知道,在战场上还有生理盐水喝是多奢侈的事情。
猴爷要做的就是把这个珍贵的数据研究出来,然后毁掉,彻底毁掉。不留下一丁点的数据线索,然后谁敢瞎特么的研究,连带着那个人一切毁灭掉。
“你知道吧,我突然才想到,其实我身边的人里,有两个人最有个www.hetushu•com性。”猴爷等待着化学分离结果时,叼着烟坐在马扎上翘着二郎腿跟心不在焉的奈非天摆龙门阵:“一个是毓卿,另外一个是叫端木的家伙。”
毓卿面前的屏幕里没有出现谁的面孔,只有一条代表声纹的线,它的跳跃伴随着熟悉的声音,让毓卿显得十分拘谨。
而在这种轻松的氛围中,人类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整份关于生物学的样本数据就这么出来了一大半。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能够完整的数据能呈现出来,人类基本可以直接跨入一个新的纪元。
“因为啊……”猴爷抠了抠鼻孔:“聪明人各有各的聪明,但傻哔却总是相似的。”
不可一世的钢铁暴君啊……说起来真的是一把辛酸泪,辛辛苦苦的不知战斗了多少场,干掉了多少危险的竞争者,本来在这场生存的竞赛中它特么是彻头彻尾的赢家,横扫八荒、席卷六合就是它接下来要干的事。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去追根刨底或者才是最好的选择,说的太明白了,对谁都不是好事不是吗。
但他却毫无悔意,只是拿出钱包看了一眼妻儿的照片,然后把钱包踹进兜里,帽子往头上一扣,转身出门,潇洒决绝。
“傻孩子。”电脑里的声音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我会提出回避要求的。”
“你好残忍。”
“我不会啊,但把重要器官保存下来还是可以的。到时候可以找个机会来分析一下,这个真的太珍贵了。”
所以不要埋怨这里的紧张和颓废,因为哪怕指挥官毓卿在内,谁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能活。
“你知道吧,我有天匿名在微博里发起了一个#你认为神应该是什么样#的讨论。”奈非天突然说道:“答案五花八门。”
而离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都是晃动着身体嗷嗷叫的丧尸……丧尸和他们中间唯一的障碍物是用来隔绝外部污染的临时塑料大棚。
“你会个屁,给我弄一套设备,我来。”
换个角度想一下,恐怕就能身临其境在恐惧的海洋中了吧,想想僵尸世界大战里耶路撒冷圣城外的那一圈围墙,在里头的人真的安全?要知道,那个围墙可不止三十米。
希望这个东西,说起来很缥缈,往日里说出来不免有些假大空的感觉,但此刻却能让人清晰的感觉到,希望是那么的实际,它就是一团火,一团在死斗的夜晚点亮每一个人绝望的心的火,在防线上的每一个人都清晰的知道自己的使命,因为哪怕有一个角落失守,那么很快这里就会被那些狂暴的行尸走肉占领。
“行啊,骚话一套一套的。”
“是一个老友。”
“喂食。”
“残忍不对吗?我又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对他们善良啊。”猴爷指着自己:“如果我是低级物种,你会在乎我的感受?”
矛盾?矛盾就特么对了!不矛盾要猴爷等一众大能力者干毛,大家坐在一张圆桌子上开个会举手表个决不就他妈过去了么。
虽然两个人要不沉默要不就是对喷,毕竟都是大能力者http://m.hetushu.com,也不存在谁干掉谁的问题,所以聊天的氛围还算是轻松愉快。
“当然不会,实际上老子现在也不在乎你的感受。”奈非天额头上的青筋爆起:“你这个孽障!你简直是世界道德底线的破坏者,你收手吧。”
破坏者的职责所在,没有办法哦,么么哒。
“圣母婊。”
奈非天听完一愣:“喂食?”
“不容易,你能有朋友。”
“你突然发这个感慨?”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气氛轻松愉快。但澳洲总部那边却紧张到不行,轮换上来的人已经严阵以待,看着远处以及更远处的游荡的尸群,没有的头皮不是麻的。白天的时候还好,紫外线能抑制丧尸的身体活性。但一到晚上,它们的敏捷、力量几乎翻倍,三十米的墙真的不容易抵挡,如果不是整晚都有人在防守,想靠这防御墙,近乎痴心妄想。
“你说。”
当然,世界也就是这样了。高层次的对低层次的予取予夺,就像它能轻易撕碎一个人的身体,嚼碎一个人的脑袋。在面对远比他更高级的存在时,它能做的也只是像一条野狗似的被人用棍棒和拳头打得苦苦哀嚎。
尸潮在黎明退去,空气中弥漫着让人窒息的恶臭,城下的尸体有的还在燃烧有的则早已经变成了灰烬,冒着散发着蛋白质烧焦的味道。
不过呢,聪明人之间的聊天从来不会说的太明,点到即止。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谁知道呢,非线性时间不是谁都能当一个预言家。
“是不是你说把神应该是怎么样的说出来之后一堆傻X蹦出来说你是那个说皇帝一定是用金锄头种地的农民?”
医疗小组在人群中穿梭,一夜的高度紧张导致不少人虚脱,而在燃烧弹的高温炙烤下许多人也脱水严重,虽然暂时还没有战损,但如果出现非正常减员的话,会对士气造成沉重打击。
“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怪您,即使我注定要死,即使我注定化作尘埃。您背负的东西远比我沉重,我理解您。而我,只是想单纯的任性一回,畅快的当一回理想中的自己。也许我不能再像往常一样照顾您了,希望您能好好照顾自己。”毓卿微笑着的再次鞠躬:“我快五十岁了,在这个岁数还能纵情肆意的燃烧一回,也算是不枉此生。”
刚才是不是出现了两次兔子?没关系了,没有差别。
“你交朋友的风格还真特别。”
很多人以为睥睨天下需要有高贵的气质、锦衣华服和位高权重。但有种睥睨天下被称之为冷漠,这种冷漠是对其他生物生存权的淡漠、是对它们痛苦的无所谓、是对它们挣扎的视若无睹。这种冷漠和残忍,才是上位者需要具备的,且深入骨髓的,在森林法则中是绝对没有温软的童话故事的,不可奢望。
“喂食最好的办法……”奈非天眯起眼睛:“用活人。”
“行!不错不错。”猴爷搓着手笑道:“UMP是干大事的料,很可以的。难怪毓卿会留下来,这家伙说的好听点,就是现代的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