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七章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去他妈的,这不科学

“是百分之零点四七。”
他转过身叫住了杰克队长,然后回退到杰克身边,上下打量着他:“你。”
其实在此刻,毓卿也大概意识到了,就是这些丧尸会随着周围环境的改编而改变一些状态,这种天赋真的非常神奇,只需要非常短的时间就能够进化出新的应对方案。
“谢谢。”
“对啊!”猴爷竖起大拇指:“你也不那么蠢嘛。”
他经过多次尝试之后,发现这个版块并非UMP的自有数据版块,从哪里来的谁也不知道,而且这个版块非常隐蔽,如果不是他用实际数据检索进去,在数以亿计的资料目录中想找到这个简直是不可能的是。
不过虽然这个解不开,但其他的相关资料以他的权限居然可以解锁,不过打开之后都是一些奇怪的照片,不过在这些奇怪的照片里,他发现了其中一张最有价值的照片,那就是穿军装、拿着枪、头上戴着红外仪的老婆。
精通行为学和人类学的毓卿,知道这个现象叫身体记忆。但身体记忆最起码的要求是之前经历过或者干过,然而他可以很明确的告诉自己,他从小就特么没吃过鱼香肉丝,在非华语区他们都爱吃的是左宗棠鸡……
“是的,如果您一旦解开,很可能会造成时间冲击,时间冲击会带来巨大的混乱,这种混来并不是人力可以抚平的。”小纪侧过头看着旁边正在沉思的女孩:“Linda,你觉得呢?”
子弹扛不住,就进化出了龟甲,墙壁太滑就进化出了会爬墙的,而现在居然还能飞了。如果按照这样的模式进化下去,保不齐过几天还真能出现那种中国风会武术足尖一点飞跃三百米的李慕白丧尸。
“当然,真的删!”猴爷按住了删除按钮,嘴里絮絮叨叨地说道:“毓卿啊,不是不让你知道,是你真的不能知道。抱歉……”
他用手捏着额头,然后把徽章粘在书桌之前,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徽章陈旧,但只要不瞎都能看出做工精致,上头的纹路是刺绣的手法www.hetushu.com,而且那个猴子头还是用振金拉丝纹上去的,所以才能这么多年没有破损。
“等等!”奈非天突然叫道:“你特么给他个诱导啊,你是不是傻,不能发现你,不是还能发现塔城么。”
“我就说你别把徽章到处送人,现在好了吧。毓卿什么人你不知道啊?你以为他是那种网络小说里愚蠢的配角吗?论聪明,他可不比你差。”
“是的,先生,谢谢您记得我。”
四个年轻人凑在电脑前,开始通过现有的资讯常识解锁,他们的态度十分认真,时不时的回头问一下毓卿。
“如果没猜错,是小红!”
这个疑问让毓卿烦躁的很,从开始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具体就是从那条大蛇出现开始,还有那消失的潜入者。他有一种预感,那两个潜入者并没有离开,但如果是这两个潜入者在帮他,为什么?而如果不是他们,那又会是谁?
也许是情绪太过亢奋,原本还有睡意的他现在简直精神的要起飞了,不过就算亢奋也没办法解开眼前的谜团。
“请稍等。”
“老子只是不爱学习,什么时候蠢过!”
“这帮逼,怕不是要解开了吧?”
“小红?”
匆匆吃完饭,毓卿站起身赶往的实验室,去那等待实验数据分析。而就当他走到拐角的时候,正好和杰克队长打了个照面,他只是扫了一眼便皱起了眉头。
没错,他绝对不会认错,耳边的那颗痣的位置都一样,虽然看上去比现在的老婆年轻许多,但他认为那就是他妻子。
枯坐在电脑前,他绞尽脑汁的想要破解这个徽记之谜,但全无收获。电脑屏幕上也现实着大大的联接超时退出的闪烁图标,那个无法打开的文件夹弹出的密码框让他都快抑郁了。
他隐隐感觉自己的记忆有点偏差,因为他的箱子里有一个母亲留给他的遗物,记忆中是母亲的嫁妆。这本没有什么问题,但这个嫁妆却是明显是本土特色相当明确的物件,但毓卿记得自己从小http://www.hetushu.com就生活在法兰克福,母亲是法兰克福土生土长的ABC,而父亲是在美国外派工作的时遭遇了911去世了。
“操……谁干的,这么恶心?”
但……
“密码……密码……密码……”毓卿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我特么哪知道密码!”
“不要用数学来衡量这个世界。”
“我们现在所作出的一切假设都是不确定的,但以先生现在的状态来看,我认为或许解开之后才会迎来转机。这是一场百分之五十的赌博。”
接过杰克队长手里的猴子头纹章,毓卿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他是个处女座,就是那种追求极致完美的人,而现在……从他拿着这个纹章开始,他的感觉就很糟糕,就是那种明明有什么东西梗在脑子里,却无法叙述的感觉,就在嘴边却吐不出来。
很多时候他们除了是助理,更多的像是智囊团。毕竟UMP的助理可不是那些明星的助理,只会端茶送水撑伞搬凳子,他们可都是著作等身的年轻人,甚至小纪还号称最年轻的量子物理天才。
“行了,你们都已经结婚了,不要吵。”毓卿眉头一皱:“再吵就给我滚出去!”
战场上的火光渐渐熄灭,今天的战斗算是结束了,但因为地方出现的空军的关系,毓卿的一点都没感觉到放松,虽然一夜未睡,但他现在却怎么都合不上眼睛。
当然,这只是冲突之一。而冲突之二就是自己明明完全没有吃过鱼香肉丝,但却无时无刻怀念那个味道,去中国执行任务的时候无意中吃到过一次,立刻就知道了它叫鱼香肉丝虽然跟记忆中的味道有出入,不够酸,但他知道那就是。
甚至毓卿都记得他们婚礼时的场景,场景里没有这个嫁妆,它就像凭空突兀出现的一样,毫无记忆就这么赤裸裸的放在那里。真的,毓卿都不记得什么时候母亲把这个交给他的,完全不记得。按照常理来说,这种记忆根本不会忘才对,特别是毓卿对自己的记忆力非常有信心。
和*图*书现在,当他看到这个徽记的时候,他这种感觉愈发的强烈,那个感觉就是这个徽记是属于自己的!或者自己曾经也有过,但自己为什么会有,他却浑然不知。
“先生,根据您的情况,我认为是出现了某种关于世界线的巨大变迁。”小纪推了推眼镜:“我的记忆似乎也出现了问题,但并没有您这么强烈。但我并不推荐您去破解它,这很危险。”
其实不管从空气动力学还是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任何特么的长翅膀的人形生物都是不可能起飞的。因为人类身体的结构是非常脆弱的,胸口和肩膀的肌肉也不够强壮,比例并不够大。当然,硬要说装发动机那也无话可说,毕竟装个好发动机,就算是一台电冰箱也能飞出四马赫。
这不对……不对,真的不对。这个世界是不是发生过什么?
可是……振金拉丝的工艺去年才被研发出来,可这个纹章看上去最少得有二十年了。毓卿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二十年前到底在干什么,后来发现……二十年前自己三十岁左右的时候,正在跟着老师研究人类行为学。
猴爷可怜巴巴的把文件夹打开:“我的个人写真……”
“真的删?”
还有就是它的骨骼已经变得细长,和鸟类的特征无比相似。接着还有它们的体重,虽然看不到下半身,但从它上半身的状态来看,这个丧尸全身重绝对不超过四十斤。
当然……刚才是谁特么把他们打下来的?
这里就光说人类的形态,就人类这尿性想要飞起来,最少先得有个一米厚的胸肌,还得有中空的骨头、腹腔中的气囊和没什么卵用的消化系统。
“是这个时代的小红,它可能某个原因被我束缚了,但却隐藏的机制还存在,她在她男朋友的数据库里留了后门。”猴爷用力拍着脑袋:“删掉删掉。”
“危险?”
然而找到了是找到了,就是打不开……打不开!他之前还觉得是因为自己的权限受限了,但后来发现他的权限并没有被限制,也许是因为总部那http://m•hetushu.com边现在也是一大堆事,还来不及处理他,也许是因为某些事情导致忽略了他,又或者这是老师给他留下的最后的保命后门。
“这文件夹里是什么?”奈非天凑过来问道。
不过现在最关键的是怎样应对这些空军了吧,毕竟如果任由其发展的话,过不了几天漫天飞着这玩意可就真恶心了。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还穿过战斗服好吗……战斗服!而且从那熟练的姿势来看,这绝对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而且背景也绝对不是抠图,从一个上过战场的专业人士的分析来看,这张照片是在完成某个暗杀任务之后照片。
但照片上的妻子让他有些不敢相认,战斗服、单兵光谱和脉冲武器,看上去完全像是外星科技。但在他的记忆里,老婆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从麻省理工毕业之后就进入了UMP工作,她当时是个文秘,当时的毓卿的老师已经成为了UMP的高层,毓卿也就成为了太子爷级别的存在,两个人的恋爱还挺偶像剧的。
毓卿往后滑动了一段距离:“现在是你们表演的时候了。”
他在试了九次之后,颓然的靠在椅子上,用拳头猛烈的锤击墙壁,直到墙都被他砸出了个坑才算停下。
再加上它们身体构造上的奇异,都不用实测,那绝对是高机动性的产物,虽然战斗力不一定能有那些在地上爬的同事那么强,但这种高机动真的会让人非常头疼。
而此刻,猴爷正在另外一台电脑上皱着眉头看着他们折腾,目光深邃……
这种恶心的如鲠在喉的感觉让毓卿恨不得用头撞墙,可无论怎么想都无法想出个所以然。
但现在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这些丧尸就特么能飞了,怎么解释?不过从地上这半截尸体来看,它们还真的极速的改变着自己的形态,这个丧尸的残骸,后背的肌肉非常发达,虽然没有达到一米后,但结构密度非常高,放在水里八成是沉底的。
“不然呢?用你那骗人的哲学吗?任何事都是百分之五十,真是可笑。”
和图书卿点点头,然后指着他胸口的纹章:“这个……能送给我吗?”
他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这个徽章扫描进了电脑,然后开始在UMP的数据库中检索,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至今都掌握着UMP核心数据库的最高权限,然而他却发现有一个版块他根本无法进入!
独自一个人坐在饭厅中吃饭,几片面包几块肉和一根炸得焦黄的香肠和一点蔬菜沙拉,这就是所有人的早餐配给,虽然口味很烂,但在这种时候有这些吃已经是幸福的了,没有任何人会去抱怨。
毓卿没有立刻接话,只是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男人:“你是杰克,对吧。是我的保安队长之一。”
反正不管怎么样,权限还在但却浏览不了文件,这就让强迫症毓卿更难受了,那欲仙欲死的感觉当真的是让人头疼欲裂。
“现在麻烦了喂。”
“可以试试,我认为先生的权限能解开一部分,代表着密码就隐藏在其中,我们需要玩一个解谜游戏。”
两个人见领导发飙,就没有再说什么了,而小纪则再次推了推眼镜:“米高,你能试着解开这个文件夹吗?”
杰克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胸口那陈旧的猴子纹章,不明所以的挠挠头,但还是顺手把纹章从胸口解下:“这是我一位朋友送给我的护身符,如果您喜欢,这就是您的了。”
毓卿揉着太阳穴,他现在已经糊涂了,因为很多事情和记忆中的冲突越来越大,开始还不觉得,但现在一汇总,事情就不对了,感觉就好像记忆中的自己有一个同位异形体,活在两个次元之中但相互影响一样。
毓卿使用紧急通讯器,把他四个助理全部叫了过来,决定开一个私人会议。别小看这些助理,每一个都是某个领域的高材生,在哲学、量子物理、人类学、数学这四个领域里都是拿出去可以独当一面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先生,有什么问题吗?”杰克队长一身尘土和硝烟味,看上去很狼狈也很疲惫,但毕竟毓卿是长官,所以他还是按耐住了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