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四章 跟鸡的区别在哪里?

说的也有道理,在毓卿的印象里,塔娜只是一个精明市侩的女商人,任何信息里都没有说她还是个学者,也许她在某些方面还能够被称为聪明人,但绝对不可能有资格被UMP的数据库完整收藏她的著作。
这几天他好像在掉头发,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挺无奈的,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吧,那种没什么办法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干的感觉,真的难受。
毓卿闭上眼,静静靠在床上思考着,想了一会儿,他再次开始阅读。沉浸在书本里的毓卿感觉自己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既新奇又刺激。
“你为什么要干服务业?服务业不好干。”猴爷晃着手指:“虽然都是开面包房,但服务业和文化业是不一样的。哪怕你就是开在马路边上,但你要觉得你是服务业,就会有傻逼消费者走过来对你指手画脚,他们会告诉你,你这块蛋糕为什么不加一点芝麻、那块面包里头是不是应该加一点香肠,这跟去做鸡有什么区别?嫖客来了,给你几百块钱,一会儿让你把腿分开一点一会儿让你撅起屁股还得沉下腰。而你换个角度,你把你的面包定位在那些喜欢吃它的人身上,生意会差一点么?我告诉你,绝对不会差,为什么?因为这才是创立品牌的一种方式,你就明着用态度告诉他们,我操你妈爱吃吃不吃滚,你不爱吃就代表老子的面包跟你没缘,没缘就别你妈BB,你BB老子也不会做出你喜欢的面包。你得有这样的态度和心理,会倒闭吗?不会的。反而你看那些菜市场里专门迎合大众的面包房,其实也就红火一阵子吧。”
没有再废话,毓卿立刻打开了微终端,开始搜索起这本残留在数据库里的灵魂学说,居然还真让他搜到了,而他看到书的作者有些眼熟……
造船是一件复杂的事情,特别是这里几万人,需要十万吨级的邮轮最少两艘,而其他吨位的则需要更多。再加上UMP的最后通牒时间渐渐临近,这个任务几乎变成了不可和图书能完成的任务,所有的一切都进入了一个死局。
毓卿信!真的信,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然以他的学识、能力,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轻信一本都不知道是谁写的也没验证过的杂书的。
“可以这么说吧。”毓卿说着说着,突然笑出了声:“你知道吗,我曾经一直以自己是个说单口相声的人自居。那时候我跟……”
“嗷……还有,你听到外头直升机的声音了吗?”
没错,是这个世界的灵魂被篡改了。按照这本书上的理论,世界本身就是一只缓慢生长的巨兽,它同样具有灵魂,而它的灵魂一旦被修改,那么整个世界上所有的低级、次级的灵魂生物都会被连带着修改,然后并以同步方式显示出来。
但刚才毓卿突然发病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显然不对劲。
“我的记忆为什么在这里被强行阻断了?机械性阻断记忆?”毓卿皱着眉头,抹掉自己流出的鲜血:“为什么?”
“好的,先生。”
其中关于灵魂的一段话让毓卿豁然开朗——每个生物都有着属于自己如同DNA构造一般的灵魂,它寄宿在生物的体内,没有灵魂并不会死去,但会失去一切属于它自己的特质。灵魂的强大在于它不会随着躯体的老去而老去,反而会随着生物的衰弱而愈发强大。但它同样存在着弱点,它是一种亚空间的生物,非常容易被篡改和修改,而灵魂的载体是记忆和其衍生物,一旦灵魂被篡改,记忆会出现紊乱。
是的,毓卿现在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记忆其实已经紊乱了,但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紊乱,而从这个理论上来看,大概真的就是整个世界的灵魂都被更改了。
“先生!”
“你说你那时候跟……”
“也许……是重名?那个女魔头怎么可能写出神秘学的书。”
猴爷摆摆手:“那不是直升机啦,是武装直升机。”
身后的秘书走上前,给毓卿递上茶杯。就像所有的老干部一样,以前热衷于喝可乐的毓http://m.hetushu.com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喝白开水了。现在想想,这大概就是年龄带来的变化吧。
那么……谁动了这个世界的灵魂?
“那我就这么定位?”奈非天在本子上记了一笔:“还有什么指导的么,猴老师。”
但毓卿似乎已经决心已下,他完全不再想回到UMP内部去了,他只想在人类末日里,把这一批人类精英带到安全的地方繁衍生息,然后在稳定下来之后再把妻儿带到身边。
“嗯?我不太明白。”小纪摇摇头:“您说说看。”
“还有,就是你的面包一定要认真烤,允许有瑕疵,但千万别夹生,这算是对自己的尊重。”
但怎么跑?内陆全是丧尸,海上却一片空荡荡。难道要每个人都去扎木筏,划着船越过太平洋吗?
UMP总部这次的反应出奇的慢,也许是实在舍不得丢掉毓卿这样优秀的指挥官,所以他们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规劝着。
没有再多废话,毓卿被搀扶回了总部中,然后立刻就有医护人员开始给他做全身检查,但检查结果出来之后,他除了血糖有点高但仍然在健康范围之外,其他一切正常。不管是核磁共振还是脑光谱分析都非常正常,丝毫看不出任何一点病变。
“先生……你怎么了?!”
炙热的叫人生不如死。
“先生,我们先回去吧,先给你检查一下身体。”
“不急。”毓卿拿过保温杯,喝了一口:“小纪,你知道吗。其实人真的是个很神奇的生物。”
而虽然只是看了个皮毛,但毓卿这才意识到,这本书就和从数据库里解密出的高层次科技一样,绝对是瑰宝级的财富。
仲夏的夜晚,海边的热浪蒸腾的让人有些烦躁,今年应该是几十年来最热的一年了,还没到盛夏,气温却已经上升到了四十二摄氏度,即使在夜晚温度仍然能保持在三十六七度左右。
这句话说完,毓卿的眼球突然充血,满面涨红并且伴随着浑身颤抖,并且鼻腔中开始渗出鲜血,看那和图书样子就跟要死了一样。
“你啊,不懂事,这么跟你说吧,你得明白不管你干什么总会有一堆人不喜欢你,那么那些不喜欢你的,他们当你是屎你就把他们当屎,相看两厌就再也不看,你只需要为喜欢你的人去服务,明白吗?你得把自己的定位人群分出来,千万别去试图迎合所有人的口味。我这么跟你说,别看表面,喜欢吃你面包的人都是默默拿着自己那份走出去,只有那些破逼事贼几把多还不打算跟你做生意的人才会不厌其烦的逼逼叨叨,甭搭理就对了。”
但这一次他算是彻底把自己的念想给断绝了,最后的通牒下达了,这代表着不出几天这里将迎来最可怕噩梦洗礼。
“抱歉,先生。我只是曾经看一本神秘学的著作里看到的,那本书似乎未曾出版,但好像我们的数据库里有。”
说起来既无奈又可笑。
“能查到这本书的作者吗?我想看看她其他的著作。”
“埃里克博士,不要紧张,您先坐。”毓卿指着旁边的椅子:“我有几件事来问你。”
“人其实是一直在变化的物种,七年是一个周期。七年后的你回头看七年前的你,你会发现那个自己比任何人都让你陌生,因为七年后的你其实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有,人是会本能厌恶一个跟自己过份相似的人的,所以大部分人都会无比厌恶过去的那个自己。你懂我的意思吗?”
“先生,回去吧。”
这就是差距好吗,虽然跟建刚、流苏这些姑娘比有些没存在感,但那是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钻进了学术问题里了,宅在某个地方搞研究之类的,加上她又有大量的资金支持,所以没存在感是正常的。
UMP比丧尸可怕,真的可怕。而毓卿甚至已经知道了UMP会开启怎么样的地狱,可现在除了想办法逃跑之外,别无他法。
“把埃里克博士叫来。”
毓卿眯着眼睛想了一阵:“这怎么样才能做到?”
“可你麻痹人家红火一阵子把你一辈子的钱都赚完了,我做m.hetushu.com生意是赚钱来的。”
“抱歉,先生。原谅我用词不准确,准确的应该是说像电影剪辑那样把记忆中的某些片段剪辑到另外一段记忆上,并且中间这段空白就由大脑自动以逻辑能力补全,而那段被删减的记忆则像梦一样深藏在潜意识中,即使偶尔脑海里闪现出片段也会被我们误认为是梦或者白日梦。”
“删除?”
“请说。”
小纪匆匆把这里唯一的人工智能大师叫到病房,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科学家看着病床上的毓卿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首先,人类的记忆有没有可能被人工篡改?”
里头虽然没有教人怎么去施放咒语,但却很科学、可观的论证了神秘学的存在和与自然科学的结合后的一系列化学反应。
“这个问题还在验证阶段,但理论上是可行,不过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因为人的大脑太过于精密,精密即使我们已经可以创造一个元素却仍然没有办法去解密人类的大脑。想要更改大脑的记忆系统,就要破坏整个区域,不但智商、反应速度和协调能力会被影响,甚至还可能影响到语言能力、理解能力、创造性思维和逻辑思维能力。除非能够在重新打乱大脑的记忆顺序之后,还能严丝合缝的把它装回去。但实际上,直接删除或者更简单。”
“我去查查看,先生。”小纪在同样在看,看完之后甚至比毓卿还要激动:“我没想到换个角度看世界,能够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但这些理论您觉得可信吗?”
突然间,毓卿说到一半,他的神态完全变了样子,表情变得狰狞无比,甚至透着痛苦的样子。小纪看到领导突然出现状况,他连忙走上前搀扶起了毓卿。
而在另外一边,猴爷正在跟奈非天讨论做生意……并确立退休之后自己要去干某件事情。这和毓卿想的事情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毕竟毓卿完全不担心退休之后干什么,放在原来的话,他是打算退休之后去华东交大当个老师什么的。
可信?这个谁知道。但可信不可信已和*图*书经不重要了,这些理论还没有被论证吗?里头描述的种种状况毓卿不是已经发现了吗?记忆的错位、凭空出现的不属于过去的遗产、会造成大脑超负荷运算芜杂信息和对过去任何事情都显示出来的不确定感。
“我懂。”小纪找了一块石头坐下:“过去和未来本来就是互相排斥的,对吗。”
当然,塔娜这本书真的可以说是颠覆性的著作,她是神学天才,这一点绝对不吹牛,因为灵魂学说是她十四岁开始研究,十五岁动笔十六岁成书然后慢慢完善的著作,前后从论文似的小段变成二三十万字的书本,这其中前前后后用了整整十二年。而一般大部分十五六岁的女孩在干啥?撩汉子、被汉子撩、学习或者浑浑噩噩。
“《灵魂学说》”
这本书大概也就二十万字多一点,并不长。放在网络小说里也就是两个小时的事,然而毓卿却整整读了一个通宵,而且还只是读了不到三万字。有时看到某个让他豁然开朗的观点,他甚至会拍着大腿爽快非常。
“塔娜利维坦。”毓卿问旁边的小纪:“这是不是就是女皇那个女主人。”
毓卿一个人走在沙滩上,随着丧尸的减少,一堵墙重新把海滩给围拢了起来,沙滩也被清理了干净,但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船却始终得不到解决。
而塔娜这个丫头干了什么?她除了成为他们国家最强的神女祭祀之外,还当上了女皇、成立了宗教,并写了一本让全知全能的大能力者奉为信条的书。
“没有……”毓卿脸色苍白,满头虚汗:“我突然头疼的厉害,我刚才说到什么地方了?”
“嗯?叫什么?”
跑或者不跑,这已经不再是个悬念了,因为这里的人必须全部转移,离开这个地方,躲开UMP的围剿。
这都不是已经验证了吗!
明天是毓卿五十岁的生日了,五十岁了,人的一辈子也大概快走到尾声了,站在他现在的高度回望过去的一声,倒也算是波澜壮阔,只是他当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就会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走下神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