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七章 因为刚好遇见你

“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不能找回场子,你退学吧。”
“啊个屁,她肯定这么说了。”猴爷无奈摇头:“算了算了,看你可怜兮兮的。中午去楼顶,从食堂给我带饭,我在上头等你。”
“我们只是打算做个测试,两个不同世界体系的交融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也是。”流苏也站了起来:“晚上不回来啦,锁妖塔要奠基典礼。”
“说。”
“不为什么,他就那样。”流苏仍然噘着嘴,带着不满:“我们不就被骂了一早上吗。”
这是谁?东西两院的掌院啊,而且抛开掌院身份,塔娜还是这所学校的捐助者和实际所有者,外面都叫她世界第一公主。而流苏,这个全名叫流苏花研的女子,据说是一个比塔娜还要厉害的人,她不但长得像从画里出来的一样,那气质也是像从书里走出来的。如果说塔娜是全学院的偶像,那流苏老师就是所有男学生的梦中情人。
“啊……塔娜老师。”
“我没办法告诉你怎么办,你自己想办法。”塔娜指了指自己胸口:“你的投影项链已经足够强了。在原来,如果一个法阵师有这样的项链,那么他足够晋升为顶级宫廷魔法师,真的是科技改变命运。法阵师虽然处在被淘汰的边缘,但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没有几个人真正能把法阵的威力发挥到最大,而且法阵学枯燥无味。只要你能坚持下去,也许三五天之后,你就能够发现新的世界。”
猴爷当然也不会主动撩她们,只是三两口把稀饭吃完之后,指着小蒋欣说:“你今天别去上课了,想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欺负再说。”
小蒋欣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她比较笨,所以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昨晚要找大叔求助,或者是因为他看上去比较可靠?
“因为啊,她当妈妈啦。”戴微走在前头,声音里带着笑意:“要专心带孩子了。”
“我不吃鱼啊。”
塔娜说的话引来蒋欣一阵点头和*图*书,但她在认同完毕之后却显得非常迷茫,仰起头问道:“塔娜老师,那我该怎么办?”
“知道啦,大叔。”
当然,他确实也很可靠,大叔不但让她不至于流落街头,还给了她一间属于单独的房间,很干净也很安静。
“为什么会说你是垃圾呢?”塔娜饶有兴致的笑着,然后对流苏说:“我以前在宫廷魔法学院的时候,有个公爵的女儿也这么说过我。”
“我……我……我……我想……”蒋欣双手绞着衣角:“你教我怎么报仇。”
“这么神奇吗?”
“初级十一班,那不就跟我老公一个班啊。”
“该吃饭了,下来吧。”
“对,做饭你就会炸鸡腿。”
“年轻人,杀心不要这么重。”塔娜用手指沾着睡在桌子上画了个法阵:“后来我跟她发起决斗了,她输了,我父皇就把她流放到贝佳宁岛上嫁给了当地的土人王子。”
“对啊。”戴微扭过头朝她眨了一下眼睛:“不像吗?”
“嗯……”蒋欣轻声嗯了一嗓子:“她们说我是垃圾,我就跟他们争,后来就被他们赶出来了。”
猴爷正低头玩手机,听到她的呼唤之后,淡淡的应了一句。可应完之后却没有听见后续的声音,这让强迫症的猴爷皱起眉头:“你倒是说啊。”
“大……大叔。”
被猴爷一提,她也想起来昨天自己实实在在被人欺负了,还挨巴掌了。可是听大叔的话,感觉她才是犯错的那个人,一时间不由得委屈再次涌上心头,嘴里塞着包子但眼泪却已经流了出来。
“那……那我该怎么说?”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法阵能够亮起来,就代表刻画成功,而实际上一个法阵的刻画难度非常高,就像密码锁一样,每一个细节都代表着密码的一部分,只要有一个细节不正确法阵都不能成立。当然,随手画一个法阵并不是非常困难的,真正困难的是用水来画,这是什么概http://m.hetushu.com念?水是液体,有张力、会流动、会蒸发,任何一个细节都能决定阵法成败。
“所以,蒋欣。你自己的场子,只有你自己才能找回来,你别指望别人。鸟之所以能够心安理得的站在树枝上,靠的不是树枝而是它自己有翅膀。”塔娜手一挥,桌子上用水画出的法阵顿时亮了起来:“法阵师并不弱,任何魔法师都不弱。”
“这么中二的话,一听就是戴微教你的。”猴爷笑了出来:“她是不是还说哄哄我就行了。”
“你的汤真的是棒,我感觉我都胖了。”塔娜喝了一碗,要弄第二碗的时候,突然停了手:“不行不行,不能再喝了,我都九十三斤了。”
不过等她到了楼下才发现今天的惊喜远不止近距离接触到了自己的偶像,因为楼下的餐桌上除了坐着他熟悉的大叔,还有两个看上去非常好看大姐姐,而这两个人她都认识……
“这都是布布的外婆教我的,我也只会这些了,做饭还是那家伙厉害。”
但塔娜的成功代表什么?代表她不光对法阵信手拈来,还对大自然熟悉到如同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能达到这个程度的,基本都是传奇法师了,可谁能相信塔娜今年才过了二十岁没多久。
“为什么?”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塔娜的呼唤:“戴微!快点啊,我要饿死掉了!”
“有些东西可以交融,有些不行。非要不相容的东西去互相交融,你们这不是胡闹吗!”猴爷眉头一皱:“驳回!策划案给老子拿回去重做!”
塔娜放下勺子,轻笑着看着这个小姑娘:“说说,你为什么被欺负了。”
戴微轻轻敲开大门,探出头带着暖暖的笑容呼唤着穿着睡衣的傻姑娘,活脱脱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你没说完吧,其实就是有人强迫你认同她们的概念,而你不认同,所以被归为异类并被赶出去了对吧。如果我没记错,法阵师只有四个人和图书,你周围的人恐怕都没有法阵师对吧。”
“像谁呢?”
“就是男人和小孩子不适合的汤咯。”塔娜自顾自的盛出一碗:“边喝边说,你到底怎么被欺负了。”
“还不是靠爹。”
“别提了……”戴微笑着摆手:“我都把布布吃吐了。”
“可是没听说她结婚了啊……”
戴微这时把甜汤端出来,笑骂道:“在小朋友面前装有意思吗?忘了刚才怎么挨骂的对吧。”
蒋欣大惊:“您……您老公?”
“真的真的,我可喜欢她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上高中之后她就不演电影了。”
猴爷站起身,冷哼一声就带着两个已经背起书包等在门口的小朋友走了出去,丝毫没有一丁点同情的意思。
他们聊的热闹,而蒋欣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默默喝汤,然后一个人悄咪咪的委屈,看上去楚楚可怜的。
没错,就是训斥人!训斥的还不是别人,正是这两个传奇一般的女子。这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感到世界观都坍塌了。
小姑娘怯生生的穿着毛绒拖鞋走到戴微身边,小心翼翼的大量了一会儿戴微:“像个电影明星呢……”
“得亏你没问为什么。”塔娜朝蒋欣竖起拇指:“你要问他为什么,他能骂你半个小时。”
虽然蒋欣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有用,但既然偶像说了,那就这么办就好了,只是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啊……”
家长……大叔居然是家长?天呐!
“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你们就是不听?是不是如果我没注意到,你们以后就打算这么搞?你们是不知道体系混乱是什么概念吗?那你们知道什么是走火入魔吗?”
蒋欣小妹妹小心翼翼的坐在旁边,抬头求助似的看着戴微,而戴微只是耸耸肩,微笑着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安静点就行了,家长骂人呢。”
“啊!!!塔娜老师,流苏老师!”
“真的?”
“我们都忘了这还有个受委屈的呢。”塔hetushu.com娜侧着头看着蒋欣:“你觉得你被欺负了是么?”
“什么……叫女人汤?”
“哈哈。”戴微眼睛笑得像个弯月亮:“真的啊?”
还有还有,那两个好看的小女孩是他的孩子吗?他已经有孩子了吗?虽然他看上去要大一些,可怎么看都不像有这么大孩子的人啊。
“嘁,说的好像你圆过啊。”
“知道了知道了。”戴微挥手赶走这俩人,然后坐在位置上又给蒋欣弄了一碗汤:“别听她吓唬你。”
“这……这样有用吗?”
“好好好!”蒋欣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搞定了,忙不迭的点头:“我一定到。”
蒋欣看着桌上的那个法阵眼睛都亮了起来,都说外行看热闹,蒋欣算是半个内行了。就刚才,刚才塔娜用水画出来的那个法阵亮起来来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显示了她高超的魔法技巧。
蒋欣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可是错的都不是我。”
“啊,今天是黑糖红枣啊,我喜欢我喜欢!”塔娜看到戴微端出来散发着甜香味的糖:“来,小妹妹,喝点女人汤。”
“可是……学院里所有人都要听她的啊。”
不过蒋欣在惊叫完之后才发现,这两个老师好像都不怎么高兴,而她熟悉的那个大叔却满脸气愤的样子正在训斥人。
“当然。”戴微笑道:“别跟别人说哦,这是个秘密。还有,你的大叔呢,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吃软不吃硬,你哄哄他,他能教你特别多。”
“像像像!我就说一看就像呢!”
带着疑问,她一晚上没睡好,甚至连昨天晚上被欺负的事都被她到了一边,只不过虽然她有一肚子的疑问,但她又有些不好意思下去直接问,甚至不好意思下去吃早点。
看到偶像的激动已经完全让她忘记了昨天被欺负的可怜样子,欢快的跟在戴微身后窸窸窣窣的问个没完。
而流苏也是噘着嘴满脸不乐意拿回了自己的预案,然后两个人斗气似的,谁也不理猴爷,和*图*书默默的低头吃饭。
“你错了哦。”塔娜眉头一挑:“如果是我输了,嫁给土人王子的,就是我。”
“我……我……”蒋欣突然紧张了起来:“我是初级十一班的蒋欣……”
抛开塔娜秀气的外表,其实这个姑娘的世界观透着一股简单粗暴,她那种以暴易暴的思维有时显得特别极端,这也许跟她的教育历程有关,毕竟生在帝王家。
塔娜站起身,擦了擦嘴:“戴姐姐,我走啦。晚上别准备我的饭啊,有饭局。”
只是她到现在都不清楚为什么大叔会住在别墅区,这不是高级教员才能住的地方吗?当初入学时她还恨恨的羡慕过这些漂亮的小别墅。
蒋欣顿时愣在了当场:“你就是戴微啊!”
不过虽然小姑娘有些害羞,但想到昨天受到的羞辱,她还是决定去试试看,所以在午饭之前,她悄咪咪的回到了班上,然后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偷瞄着猴爷。
“那你有砍她吗?”流苏比了个剑指:“要是我,我定要叫她有来无回。”
“戴微!我可喜欢她了。”
“嗯……我想想啊。”戴微靠在桌子上想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响指:“你就说啊,你不服气,想要找回场子。”
“别理她,她们只是假结婚。”流苏哼了一声:“初心都没跟你圆过房。”
虽然戴微是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也没有参加过幽灵训练,但她在某些时候绝对是这间屋子里的女主人级的,别的不说就她每天变着花样煲汤,就足够征服这帮家伙了。
“哦……知道了。”塔娜不情不愿的拿回自己那份。
“当然啦,相信我就对了。去找他,一定没有办不成的事。”
“姐姐,你看上去好眼熟哦。”
戴微眯起眼睛像只小猫似的笑着:“对别人可能没用,对他肯定有用。”
“但是她要听你的大叔的啊。”
“是我。”塔娜扬起下巴:“你还没自我介绍呢。”
“啊?”蒋欣冷不丁一愣:“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