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八章 谁的青春不荡漾

这并不是初学者能够施展的,为什么法阵师那么少,除了需要记忆的东西太多之外,还有就是准备时间问题,如果遇到敌人魔法师可能扬起法器就能迎敌,而法阵师还要先准备法阵。
“不然我给你瞎下啥指标,能量使用者的食物必须严格控制。”猴爷都快咆哮出来了:“更重要的是,合成奶油简直就是喂狗的东西,能吃?”
“算了算了。”猴爷用草莓形状的勺子挑起一块西瓜:“这勺子什么鬼?”
“你管呢,激活它!”
当然,阵法的转换并不会简单到哪里去,同样要花大量的时间,释放时间却几乎等于没有,猴爷甚至已经在着手研究一键组合了,不过这并不容易,运算量太大,没有没有小红本体的那台处理器,根本吃不住,但是小红正在整理系统垃圾中,苏醒还有一段时间呢。
“你再给我哔哔一句,老子转头就走。”
“算了算了算了,真的算了。”猴爷用力的拍着脑袋:“你绝对是我见过最笨的,真的。我家五岁的小姑娘都比你聪明。”
猴爷打开饭盒,发现里头居然是奶油蛋糕和鲜草莓、哈密瓜、西瓜沙拉,一股子青春少女风扑面而来好吗。讲真,猴爷这辈子到现在都没吃过如此小粉红的午餐,简直没谁了。
“过来。”
像吃饭一样,三口两口吃掉饭盒里沙拉,猴爷翘起一条腿,点上烟滋了一口:“这个仇你打算怎么报。”
没错,是真的伤疤!密密麻麻的伤疤!
“嗯嗯嗯。”
“啊!!!我忘在食堂了!我买了!真的买了!!!”
凤凰悬停在半空,每次忽闪翅膀都带起狂风和呼呼的声响,它低着头看着召唤它出来的人,一动也不动,仿佛在等待着命令。
“我都说算了。”猴爷叹了口气:“你来这是干什么的?”
亲测有效。
想猴爷纵横四海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如此愚蠢的人,当年他以为流苏是最笨的,没想到强中自有强中手,流苏现在都显得不那么笨了,但突然之间又有和-图-书这么个蠢货出来制裁他。
小姑娘虽然还不能释放法阵,但是基本的激活还是没问题的,她闭着眼睛站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嘀嘀咕咕,然后就看到她的记忆项链开始微微发亮,魔法开始注入猴爷笔记本上的阵法中,紧接着法阵亮起了呼吸灯,随着蒋欣的呼吸节奏慢慢发亮。
“这才是重点吧。”塔娜叹了口气:“行行行,你说的算,我这就去办。”
“那你要给这四个人一个人一百巴掌,打掉她们的牙,懂么。”
“哦……”
当灵魂链接成功连接之后奈非天和蒋欣同时惊叫了起来……
猴爷继续说道:“这看上去非常复杂,但其实任何技术都是可以取巧的。虽然基本功很重要,但现在都有了取巧的方法。什么叫取巧,就是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实现一个复杂的目的,这就是捷径。魔法是一门技能,那就有取巧的方式,而这个方式是需要学习和总结的。现在,我要教你的,就是怎么在这里取巧。”
“哦……”
“可是它们问我要代价怎么办啊?我都给不起。”蒋欣有些迷茫的问猴爷:“还有……这种组合方式,别人也能使用啊,那法阵师不就不值钱了吗?”
“但越级同时也伴随着危险,法阵是不允许有错误的,基础法阵的失误带来的失效,而高级的复合法阵带来的是反噬和毁灭。还有一点,不是什么法阵都能互相叠加,瞎B叠的结果就是发生元素动荡然后来一场大爆炸。”
猴爷指着长椅:“坐那。”
但这是不是无解了呢?显然不是啊,猴爷就发现了一种很捷径的方式,既然记不住,那就不要记了。直接进电脑就好了。
猴爷扔掉蛋糕,然后直接一通电话打给塔娜:“把蛋糕房给我清理出去,老子说了多少次,绝对不能用人造奶油和代可可脂。食堂绝对不允许使用人工合成物,这特么会影响能量传导,让他们滚出去,不管是谁。”
“狗屁的主神,都是邪神。”猴爷晃着和*图*书手指:“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真神,你见到的神只是更高次元和维度的生物。”
“给……给你送吃的?”
“这是谁?”
但不敢跟猴爷要,还不敢跟人家要么?所以召唤阵大部分都是禁止使用的,但猴爷在这偏偏教给蒋欣的就是召唤阵。
“大叔……我没见过神。”
“咿,你带的都是什么玩意啊!”
“你特么见过!”猴爷轻笑一声,然后低着头继续讲解:“我刚才说什么来着?让你闭嘴。”
所以猴爷的办法就是直接用手机!事先把组合好的阵法存入手机,然后用文字标注好图片,该是什么法阵就是什么法阵,开打前只需要拿出手机,调出那个法阵就可以了。
蒋欣也抬头看着凤凰,嘴巴张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更不敢相信这东西是自己召唤出来的。
“我……”蒋欣抿着嘴:“我……真的很笨吗?”
“这是什么?”
蒋欣迈着小碎步蹭蹭来到长椅边,小心翼翼的坐了半个屁股在上头,然后忐忑的看着猴爷。
“哦?软妹子?”奈非天一愣:“你给连了个妹子进来?”
“你才上了几天学。”猴爷坐下去,点上烟继续说道:“一般情况东西方法阵的构成都是大同小异,就是利用特殊的图案将大自然的某种力量集中起来然后爆发出来。你也看到了,你的力量可以召出七级魔法生物,你的评定才是2级。这就是法阵的神奇,越级。”
“四个人……”
十六七岁的小孩子,其实想法还是很单纯的,大概很多人都有那种体验,就是固执的认为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给别人就代表真诚了,这种毛病一直到他们长大了、不再认为自己对的那个人时才会改变。
真实世界的敌人可不会像动画片里那样给主角长达三分钟的变形时间和准备时间好吗,所有的东西都是即时的、立刻的,阵法师却非常难做到这一点。即使是有记忆项链,但瞬间要把它们没有差错的组合起来,这也是非常难的http://m•hetushu•com事情,而通常在法阵师思考的这段时间里,他们都已经死了二十多次。
猴爷匝吧两下嘴:“自己感受吧,你教教她。”
这一声滚,杀气纵横,本来小情侣里的男方还有点不服气,但还没走近呢就被女朋友生生拽走了,而猴爷在看着他们离开之后,径直走了进去,把饭盒放在里头的小桌子上,一边吃一边说:“握草,怎么这么甜?特么的这的蛋糕房用的人造奶油?妈卖批。”
“大叔……对不起哦。”
“哦哦……我记起来了,是要报仇来的。”
“大叔,抽烟不好……”
“骂你妈个头啊!”猴爷一拍桌子站起来:“你可算是气死我了。”
“闭嘴!”
“知道!上课的时候老师讲过,是通过精神力转化为魔力,然后利用魔力激活法阵,理论上法阵可以释放出激活者十倍以上的魔法能量。”
虽说用布布给她比有点欺负人,而且布布也已经快七岁了,但话倒是没错,蒋欣真的是笨,看面相就透着一股子呆劲。
“你别给老子乱连人,你特么有病吧?”
“哇!快看!”
“死笨。”猴爷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转头看着离他们不远处的小凉棚里看热闹的情侣,眼睛一眯,伸手一指:“滚。”
“没有就行,我得纠正一下,我不是不吃鱼,只是这破地方的鱼太难吃了。”
“想的美。”猴爷冷笑道:“基础阵法他们都记不住,只要你别发朋友圈,什么事都没有。至于代价么。”
“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
“没有……”
“没事没事。”猴爷一只手拍了拍脑袋:“你怎么这么笨啊。”
在很多西方玄幻小说中,把什么光啊、阴影啊、灵魂啊都算成元素,这其实是不正确的,正儿八经的元素只有四个,风、火、水、土,其余的都是非元素。而还有可怕的分解类和更可怕的召唤类,特别是召唤类,如果随机召唤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召唤出什么,大部分召唤物是需要代价的,如果代价是什么食物hetushu.com、金钱还好,但如果是召唤者身体的某一个部分呢?那除了嘿嘿嘿,还能怎样……
“啊呀,行行行,没事了。”
猴爷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把奈非天的灵魂链接给蒋欣连上了:“让那些东西去找这家伙要。”
“一……一巴掌。”
“我……我的勺子。”
“我骂回去?”
转过身的猴爷逆着光,看上去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那种校园一霸似的,他在阳台上没有穿外衣,衬衫下若隐若现的伤疤让他看上去历尽沧桑。小姑娘想问但不敢问,只是在把饭递给猴爷的时候,偷偷瞄上几眼。
“你有不早拿出来。”猴爷翻着眼睛看了看她:“下次要自觉懂吗?”
“啊……这些老师都没讲过啊。”
“我……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中午就吃了这个,就……就……就给你带了一样的。”
挂上电话,旁边被吓得不敢动的蒋欣,指着饭盒里剩下的一点点沙拉:“大叔……这些够吃吗?我包里还有蚕豆。”
“大叔,我来啦。”
当然……法阵是大叔画的。
拿过蚕豆,猴爷吃了两颗,突然抬头:“你没给我带喝的?”
但由于这个方式会让所有人都变成懒汉,而且太过依赖手机的话,万一出现什么故障,那可是要扑街的。
猴爷的脑子里响起了奈非天的声音,然后接着蒋欣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这是哪,我怎么退出啊?”
“我曾经听说过主神召唤阵,那是什么啊?”
小姑娘没有想到在班上很冷酷安静的大叔居然有这样火爆的脾气,她站在那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低着头用手指绞着衣角。
突然,法阵猛然透亮,巨大的声响从四周传来,一只数十米长的燃烧着烈焰的凤凰从法阵中像井喷似的喷涌了出来并站在半空中展开双翼,遮云蔽日。
“我洗过了……真的,我洗的可干净了。”
“十倍?十倍那都是最低级的。”猴爷从怀里拿出他的本子,翻到一个他画的法阵页,摊在桌子上:“激和_图_书活它。”
猴爷合上本子,凤凰化作漫天火星消散空中,仿佛没有出现过。然后他把本子收进自己的怀里:“法阵是一种借用外力的终极方式。一般分为六大类:非元素类、元素类、组合类、分解类、召唤类和次元类。法阵不分高低级,所有的复杂法阵都是由简单的基础法阵组合而成。”
塔娜在电话里愣了一下:“这么严重?”
猴爷听完,一脑袋撞在桌子上:“妈卖批……你给我好好想想!”
小姑娘抱着饭盒站在楼顶,看着前面那个带着漫不经心和一股痞子气,穿着白衬衫阳台边吹着风的大叔,她其实感觉很奇怪,因为这个大叔不苟言笑,但一点都不可怕,这是很神奇的事。
“我能吃了你啊?坐好!”
而猴爷则在旁边哈哈哈大笑……
当然了,猴爷召唤出来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也没啥问猴爷要代价的,有俩不开眼的要了,被猴爷捆起来泡进了化粪池,到现在还没出来。
“啪!”
魔法阵其实是非常复杂的,就拿刚才的元素召唤阵来说,这个阵法里一共有超过一万一千根线条,如果单纯的一万一千根线条还不算什么,这些线条的构成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它们没有一根是出现了重叠,每一根都出现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上,但乍一看就仿佛是一个平面,然而这并不是平面,而是一个非常立体的线段空间。
“几个人?”
“你要打回去,打回去知道吗?他们打你几巴掌?”
“没打鱼吧。”
“哦哦哦……知道了。”
等到这个蠢货小姑娘做好之后,猴爷把桌子上的饭盒扔到一边,然后指着桌子:“你知道法阵是怎么产生作用的吗?”
当然,这种打印不是用A4纸,不然出去打个架还要抱着一叠白纸,看着就很蠢好吗,气势顿时就比人家弱了一截,还打个毛啊打。
中午校园里的学生不多,但仍然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那只巨大的能量凤凰在清空朗朗中显得格外显眼,展开翅膀后几十米的宽度也让人想不看到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