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四章 十五级大佬的中年危机

“我知道你想有平淡的生活,但我用我惨痛的经历告诉你,平淡真的不适合你。”
他话还没说完,已经被猴爷拽着领子甩到了地上,他身后几个人冲上来帮忙,几乎是眨眼就已经倒下了一片,而从始至终猴爷都只用了一只手。
魔法学院理论上是不限制除低龄班之外学员的行动的,所以每天下午放学之后这里都非常热闹,外国人在这里学会了用筷子、小姑娘则在地摊上挑选一些亮晶晶的小饰品。虽然学院里有大超市,但这种魔法世界跑过来卖小东西的小贩却更喜欢在学院周围兜售那个世界才有的小东西。而绝大部分的姑娘也更喜欢讨价还价这个过程中的乐趣,所以这条街每天这个时候都是最热闹的时候。
“我有过平淡生活。”猴爷笑着再次打开了一瓶啤酒:“跟流苏,在那个世界。我也有过孩子,不过都是流苏在照顾。”
“你知道新来的那些王八蛋背后说我什么吗?”张群从猴爷手上拽下烟放进嘴里深吸一口:“你肯定想不到。”
“老板,再来八个羊腰子。”
“这么说你啊?那你没证明给他们看一下?”
“那女人笨手笨手,能照顾得好孩子?”张群一只胳膊撑在桌子上:“我来你这出差之后,我姐就帮我带孩子去了,可也不能老让我姐帮忙啊,所以到底还是得我来。白天工作,晚上带孩子,没日没夜。哪怕一分钟都不属于自己,真的……我特别怀念最开始碰见你的日子,咱们在外头胡搞瞎搞,不计后果的搞事,碰见人就能打个天昏地暗,一招荡平数百平方公里,那才是人过的日子。”
“不能用纸尿裤?”
“督……督查……”长腿大哥哥也蒙了,虽然手很疼,但更让他惊讶的是这里居然会有超能督查……
而这时,超能督查从黑影中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走到这几个人面前,然后依次拍了拍他们懵逼的脸:“你们能活着,真的是感谢你们祖宗的坟地埋的好,记www.hetushu.com住这次教训。”
以前猴爷不觉得落寞,大概是因为他不需要克制,可以用自己所希望的那样来生活,纵情肆意、无拘无束。而现在,一旦他下定决心去恪守某件事情的时候,这种百无聊赖、力不从心的感觉就透出来了,虽然还不明显,但被张群这么一提醒,就显得格外凸显。
“你老婆呢?”
“昂,是督查。怎么?”
见到这几个不懂事的家伙离开后,亚人督查才重新隐没到了黑暗之中,而现在那些自以为很拽的家伙才算是明白,原来学院每一个角落里都隐藏着督查,想想就很可怕……
这段直接让猴爷Get到了笑点,他笑得快活不了了,坐在那里浑身都在颤。没想到张群现在已经沦落到连那群小逼崽子都敢在背后这么说他了。想当年他刚出道那会儿,那可是出了名的坏小子,蔫坏蔫坏的那种,执行任务从未失手,在他能操控自己的精神力之后,他是地球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十五级灵能者,评价等级超过了毓卿。塔城给他更新的代号是苍龙,超能协会给他的代号是瘟疫,称号等级上调到了T2,能力评价3S2A。可以说在地球上,除了两个大能力者之外,就算张群比较生猛的,甚至连建刚本人都承认自己并不是张群的对手。
原来大能力者也会有中年危机啊,这一点倒是让猴爷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好笑过后又有些宽慰,因为以前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他会想了,也就是说他离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更近了一步,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
“我难受……”张群一只手死死握着酒杯,睁开眼一片血红:“我就是过的不顺心。”
看着路灯把自己形单影只的身形拉得老长,他在这个时刻突然明白了拉古大师当年的选择,他为什么会放下自己传奇法师的身份加入到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低阶佣兵团,其实说白了也不hetushu•com过是想要寻找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你以前不爱说话。”
“那不一样,如果换成你现在,你肯定会走上我的路。”张群闭着眼睛已经有些摇晃了:“我有时候特想消失一阵,随便去哪个世界当个灭世大魔王,神不知鬼不觉的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
张群像喷壶一样逮着猴爷一通哔哔,要按照猴爷往常的脾气,他估计已经开骂了,但今天猴爷却出奇的克制,静静的听着张群在诉苦。
张群说完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一口闷了下去:“现在倒好了,任务有下头人出,我只负责给他们安排工作就行。可我每天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端着架子,像尊菩萨一样被人供着。生活没有变化,好像每天爬起来都在重复上一天,每逢周六出去看一场电影、周日下午出去散散步,一周交一次公粮,回到家无话可说,睡醒就起床,起床就上班,下班就回家。锅碗瓢盆、奶粉尿布,我是个十五级灵能者啊,我十五级啊。这个世界除了你和奈非天之外,就属我等级最高了,可你看看我特么都在干些什么事。”
“谁许你让我仰着头的?”猴爷一只脚踩着他的脸:“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超能督查的手臂上是有特殊标记的,别人仿造不了也不敢仿造,看一眼就知道是督查,这些家伙的能力都非常强,而且权利极大,甚至具备先斩后奏的权利。大部分的学生都认识这些家伙,不过他们通常不会轻易出现。
“你行不行啊。”猴爷把一杯带着冰碴子的啤酒一饮而尽:“打个嗝都是尿骚味。”
“结婚很难受?”
“嘿,那边的,过来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事,你是初级班的吧?希望以后你能稍微和蒋欣保持一点距离。”他走到猴爷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然我……”
“你懂啥,有老婆的人跟你不一样。”张群一只脚架在凳子上:“好久没这么松快了。”
“你说说看。”
他走和-图-书之后那几个人才敢从地上爬起来,把身材修长但现在却被打断了一条胳膊的大哥哥从地上搀扶起来,几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因为从刚才开始,他们居然发现自己的魔法根本无法激发,就好像被什么压制了一样,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准高级魔法师了,但却在一个初级版的家伙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是假的吧!
“哈哈。”张群苦笑着摇头,然后把羊腰子塞进嘴里:“他们说,我就是个凭关系上来的废物,没什么本事,除了处理文件什么都不会。”
“这我帮不了你。”猴爷伸手在他脑门上狠狠弹了一下,弹去了那片弑人的杀意:“或者我把你调过来?这里有鲜嫩的女学生、有好看的牧师姐姐、有特别性感的小猫人。”
“成年人的生活,就没有容易的。”猴爷也站了起来,结了账,转身朝校区走去。
就这……到现在居然被属下说是靠关系上来的人,想当初他可是在异世界和一整个131军团对抗的人呢。
“你就是想发泄了呗。”
“要放在原来,我今天就不走了。”张群轻轻一笑,然后站起身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全家福和部门徽记往桌上一拍:“但现在,我做不到。”
正在猴爷往前走的时候,旁边阴暗处突然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他转过头看见阴影处站着几个身材修长的大哥哥,就像日本电影里的不良少年一样,阴森森的。
猴爷和张群就坐在其中一家大排档里,面前堆满了烤串和啤酒,在这个炙热夏天,没有什么比这个组合更让人心旷神怡了。
当然,他们确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不知道猴爷是谁,更不知道猴爷在亚人心目中的地位。这个种族是很纯粹的,他们从被猴爷解放之后就一直把他当神明一般的供这。这几个毛孩子冒犯了猴爷,就等于是触犯了亚人的神啊!这什么概念?这就好比去阿拉伯世界坐在清真寺里吃猪肉喝酒一个性质。如果这个亚人不是督和_图_书查,现场活剐了他们都算轻的。
“没什么的,因为我来警告你们忘记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你的胳膊是自己摔的,不然别怪我没提醒。”督查蹲在长腿大哥哥的面前,啪啪打着他被踩过的脸:“还有,你们知道如果我现在不是督查,你们是什么下场吗?”
张群的没有回头,走了几十米之后,高高举手朝猴爷道了个别就消失在了苍茫的夜幕中,只剩下猴爷坐在原地,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渐渐隐去,不无感慨。
中年危机是么……
在这时,这些中级班的学生才发现这个督查居然是个亚人,他有着尖尖的狐狸耳朵和蓬松的大尾巴,但眼睛里残忍的光却让他们不敢多看,至于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他们不敢问,这个时候除了逃跑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女性亚人大多美丽而男性亚人可是都是为了战斗而生的,一个能当上超能督查的亚人,绝对绝对不是区区几个中级魔法师能对付的……
学校的发展带动了周围基础产业的快速崛起,原来穷困的山村短时间内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娱乐场所,简陋的KTV也好、四处开花的农家乐小院也好、路边的大排档也好,都是因为有需求才会这样快速的茁壮起来。
还没等这大哥哥说完,猴爷突然抬起脚冲着他的头就要踩下去,不过踩到一半,他耸耸肩,吹了声口哨,转过头离开了,边走还边说:“你今天运气真好,真的。”
“我走了,你结账。晚上回去还得伺候孩子,明天还有个会要主持。”
“为什么这里会有督查……”
“我现在更不爱说话,我老婆上个礼拜跟我吵架,你知道为了什么吗?她说我一周跟她说话不到一百句。一百句啊,这一百句还包括了‘我走了’、‘我回来了’、‘吃饭了’、‘孩子哭了’、‘该睡觉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做希腊葱油饼的,我是个宪兵大队长,我能跟她说什么?工作上的事她不能知道,生活上无话可和_图_书说,撑死了就是我今天加班晚点回来。”张群弹开一瓶啤酒的盖子,对着瓶子就是一口闷了下去:“你知道我多想你给我派个任务么,心心念念。可是我一走,孩子没人照顾,宪兵队没人管,我能怎么办?”
“难受?”张群伸展了一下胳膊:“其实也不算难受吧,只是要用很久才能适应自己的中年生活吧,孩子出生之后我就没有过任何娱乐了,那小兔崽子可不管你是不是十五级灵能者,该哭哭该闹闹,你就算是齐天大圣照样得晚上爬起来给小兔崽子泡奶粉、换尿布。”
“有事?”
说完,他突然转身一脚踢断了这大哥哥正在凝聚魔法的手,听着他躺在地上发出的惨叫,猴爷狰狞的笑了,笑得开怀:“问你啊,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我怎么证明?跑到单位的操场上去胸口碎大石?我是他们的领导者啊,我不能够再跟过去一样那么急着证明自己了,我除了装成没听到这些闲言碎语,然后继续干我自己的事。就这,他们还说我是外行领导内行,不懂瞎指挥,说什么我不了解灵能者的办事方法。我去他妈的灵能者的办事方法,老子不都是想让他们活着回来?”
“我妈说了,纸尿裤憋得慌,不如自家做的布尿布好用。”张群摆摆手:“别提了,人啊,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对于我来说,这大恐怖就是家里的兔崽子亮嗓子,揪着一颗心放不下来,我都感觉我幻听了,有点风吹草动都觉得是崽子在召唤。”
猴爷背着手走过去,仰起头看着为首的那个大哥哥,这家伙八成能有一米九五,个头倒是不小,不过猴爷看着眼生,对这个高个子帅帅的大哥哥并没有什么印象。
倾听了张群的一阵唠叨之后,猴爷其实也感觉到了,其实自己和他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有要应付的东西,但那东西还很远,一时半会不会落在自己头上,没有什么烦心的事也没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每天除了没事找事之外,也就那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