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章 顺腰中我就掏出了两块大银元呀

“不一样。”猴爷甩手把筷子扔了出去,打穿了窗外碗口粗的梧桐树:“我说可以,她说不行。”
初级区里的菜鸡很快就成为了大家调侃的对象,小团体也渐渐的建立了起来,哪怕是仁慈的祭祀班这种情况都不可避免,不过建立小团体的大部分都是女生,一个班级一般都有两到三个团体,他们明争暗斗,表面一团和气、背地却是勾心斗角,班上的人必须选择一方势力加入,不然就会被所有人排挤,甚至欺负。
“道歉?为什么啊?我什么也……”
“除了你。”
不对……不是猴爷,而是那个灵魂班看上去凶巴巴不像好人而且可能是家里势力很大开后门进来的大龄怪蜀黍的女朋友。
“给老子滚,别叫得这么油腻腻的。”
不用说了,暗精灵绝对已经渗透到了地球,从他们的行动方式就能看出来,这帮人根本就是冲着破坏两个世界的交融而来的,所以他们的任务重点八成就集中在地球这方面。
流苏那天因为要监工,所以并没有去庆典现场,当她从猴爷那得到这个事件的本末之后,不由陷入了沉思,然后告诉猴爷,如果当时她在场的话根本不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甚至可能一个人都不会死,比起进攻性极强的魔法,她的剑术可是攻守兼备,一个人足够用剑阵抵御进攻了。
关于未来,他知道的够多了但也知道的不够多,他不知道节点在哪里,但他知道如果一直以跟他行为模式相反的路线去走,肯定不会出问题,要这样都能出现殊途同归,那就真的是命中注定了好吧……
而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继续干他干的事,除了鱼龙之外,其他任何事跟他都没有关系,以他灾星的体质,如果过度参与很可能倒是事情往奇怪的方向滑落。
这种怪物……哪里会有朋友,所以到现在班级上都没有人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名字,甚至跟他说过话的人都寥寥无几。hetushu.com
“什么过家家啊……”
猴爷说完把吃干净的饭盒往蒋欣面前一推,这是习惯动作,自从蒋欣上半身恢复知觉之后,她每天都得给猴爷洗碗。
“高位截瘫变成半身不遂之后你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这个套路很神奇对吧……就像是三流韩剧或着是普通大学里的故事,它本不应该发生在魔法学院,但它就是发生了,就好像被人刻意安排好的剧情一样。
“其实我当时还真有办法阻止。”
当然,这里头他唯一确定的节点之一就是蒋欣,那个未来被改造成了伪大能力者的姑娘,被改造之后的她猴爷没仔细看,但现在想来似乎脸上的确是带着蒋欣的模样。
她话还没说完,一根筷子就从她耳朵边擦了过去,擦破了她耳朵上的皮,直直插入了她身后的墙,迅雷不及掩耳。
学校里的安保升级,现在学校周围方圆五十公里都被纳入了安保范围,所有陌生面孔都需要进行彻查,而且学校里的人也要经过各种排查。不过这种排查的力度倒是不那么严,毕竟在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这里蹲着一个大能力者,那些人再猖狂也不怎么敢到这地方来撒野。
霸凌现象每天发生着,但没有任何一个被欺负的学生愿意把自己身上的事情说出去,因为上一个说出去的人在那些霸凌者被处分之后也被劝退了。为什么?因为连抗争意识都没有,当个鸡毛法师,回去学数理化就好了啊。
而这时,那个班花不知道为啥今天不跟男神出去吃饭,反而带着几个狗腿子回到了班级,她进来之后看到蒋欣,然后侧过头窃窃私语两声,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
“哦……”
对此蒋欣从不反驳,而也没有人敢来问猴爷……
班级已经分过了,蒋欣不再坐在猴爷身边。她去了法阵班而猴爷则来到了灵魂学专修班,修习灵魂学的基本上都是女孩子,而且都是有意http://www•hetushu•com向到魔法世界去当祭祀的女孩,而猴爷这个一看就是跟仁慈祭祀没关系的家伙跟这个班级格格不入。
“大头,你好歹反抗一下。”端着饭盒坐在位置上翘着二郎腿:“你应该是这个班上最强的了。”
“那我先去忙了。”
每天到了下课的时候,就会有几个女孩子围坐在四眼仔的旁边,撕毁他的笔记、扔掉他的眼镜,反正每天变着法的恶作剧。
而猴爷微微抬头,视线对上了班花,然后冷冷的说:“道个歉。”
猴爷坐在课堂上跟塔娜视频:“不过当时我有点蒙,没反应过来。”
今天午饭时间,猴爷一个人默默的把饭打到教室吃,一边吃一边琢磨灵魂学奥妙,而转头一看居然发现四眼仔正坐在位置上小心翼翼的粘着被撕掉的笔记本,大脑袋低垂着,不言不语,仿佛没看到猴爷进来一样。
塔娜匆忙挂掉电话,而猴爷在新老师的讲课声中开始睡觉。虽然别的学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不管这个看上去就是流氓的人,但他打扰到别人听课的行为着实非常可恨,但他却根本没有自觉似的。
面对小姑娘的倔强,猴爷扬起了筷子,而蒋欣却连忙挡住了她:“大叔算了算了……她不就说我是残废嘛,你不是照样每天说我高位截瘫么。”
叶菲也因为暗精灵入侵的事同样忙的后脚跟不着地,几乎是三班倒连轴转,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调配和协调各种信息,庞大的数据有时三个小时就能堆满她的办公桌,可以说是密密麻麻。
“你就为了跟我说这个?没什么,这种情况反应不过来很正常,他们咏唱到施法一共不过三秒钟。而且你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塔娜在视频中的样子有些疲惫,声音也从甜腻腻变得有些沙哑:“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多多照看一下吧。”
“对啊对啊,我今天早上哦,已经能感觉到双腿啦,我觉得我能很快http://www.hetushu.com恢复了。”蒋欣把饭盒放在猴爷桌子上,然后在口袋里掏啊掏,掏了半天才弄出一块牛肉干:“大叔……本来留了一口袋给你吃的,我嘴馋没忍住,就剩一块了。”
“你是因为上厕所很麻烦,所以索性吃成便秘是么。”
“噗……大叔……你的嘴好毒啊。”
当然,他也确实格格不入。分班的第一天人家都去自我介绍,唯独他不去。人家冲他打招呼,他爱答不理。甚至连班上公认的班花,甚至可以说是魔法学院里排的上号的温柔大美女亲自去问他,得到了却是一句低沉的滚蛋。
“我不信,你敢!!!”
破坏还是要搞的,不然让两个世界完全交融在一起的话,魔法、超能加科技,他们恐怕就没的玩了,而且如果他们真的跟鱼龙有关系的话,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一旦凭空出现了一个异常强大的混合型世界,这对于他来说恐怕也是不小的麻烦吧。毕竟鱼龙和猴爷就像是核弹,在你有我也有的情况下,这东西就只能起到个威慑作用了。
这是他的习惯,猴爷也懒得管,教蒋欣的时候顺便也给他一块教了。不过四眼仔很懂事,他从不提问,遇到不懂的时候会用记号笔描下来,然后自己回去琢磨,琢磨不通的第二天就悄咪咪的偷看蒋欣的笔记。
不过两个人唯一的差别就是四眼仔经常被欺负,而猴爷却无人敢惹。
“好的。”猴爷拍着胸脯说道:“放心。”
“随便你咯。”
猴爷转头继续吃饭,而这时隔壁班的蒋欣推着轮椅笑嘻嘻的从门口钻了进来,看到猴爷之后傻乎乎的一乐:“大叔,我又来啦。”
说完,猴爷下巴一扬,凶神恶煞的说:“不道歉,明天你也得坐轮椅。”
“我这还有一根。”
她因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已经不重要了,至少从现在开始是不可能了,绝对不可能,大能力者强行逆天改命那是说着玩的?
而她在这边和-图-书的工作就全部交给了她的骑士队长代为管理,魔法学院一切如常,那些牺牲的教室对外宣称是轮班回国了,新来的魔法导师也以非常快的速度补充了进来,甚至没有人发现了有什么异常。
所以就在这种气氛下,不想被人欺负,就必须努力做大自己。而猴爷班上也有类似这种的小团体,而且领头的居然是俩姑娘。一个是长得非常好看的班花,另外一个是个天赋挺不错的女孩。
在的道歉之后她羞愤的冲出教室,而蒋欣看猴爷的眼睛都冒金光了:“大叔……”
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早就变得面目全非了,一个人改变战局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不管是正面战场还是在那些阴暗的战场。
后续问题的处理并没有什么难的,悄悄的把死去的法师运送回他们自己的故乡然后风光大葬,然后一边在举办庆典的同时一边开始着手调查暗精灵入侵的始末。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吃。”蒋欣端起饭哗哗的吃,哪怕噎着了也不敢矫情,喝口水继续塞,毫无淑女形象。
“没什么,你赶紧给老子吃,吃完了给你补课。”
在庆典开幕式的第一天之后,人们的生活除了因为增加了一些异世界的特色之外,并没有受到影响,但魔法大厦的里却已经处于一级战备的状态,所有的魔法师和可战斗人员都忙了个底掉。
至于猴爷……他没有救人的技能,更不会什么防御性的能力,虽然当时身在魔力爆发中心的他可以做到毫发无损,但不代表他能帮别人抵抗住那场损失惨重的进攻。
当他快给蒋欣上完一课时,外头突然吵吵嚷嚷起来,接着一个年轻男人背着手走进房间,看到猴爷之后,轻笑道:“请问刚才是你恐吓雯雯吗?”
“真麻烦。”猴爷扔下笔,抱起胳膊:“我真的没兴趣跟你们这些小瘪三折腾。”
而当猴爷开始给蒋欣讲课的时候,四眼仔居然悄咪咪的站在了他身后,拿着笔记本不发一言http://www•hetushu•com的记录着。
吓坏了……真的吓坏了,虽然是个小团体里的女王,而且是班上最霸道的人,但她还真就吃猴爷这一套,被吓唬一圈之后,生生被威慑了,然后慢慢的走到蒋欣面前,弯腰鞠躬……带着哭腔赔礼道歉了。
不过这说的是屁话,整体等级要高上一级,再加上灵鸢是地脉宝具以防御著称,所以她的话不能够作为参考,毕竟她是没有赶上,如果要真都能有如果的话,当时把奈非天拉回来,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当然,班上也有例外,那就是猴爷和一个四眼仔。那个四眼仔看上去非常弱,明明已经二十岁了,但却跟少年时的哈利波特一样,瘦瘦弱弱,挂着一个大眼镜子,脖子上盯着个大脑袋,摘了眼镜像马云。
塔娜暂时回到帝国,她需要召开元老院会议并将国家状态调整为非正常状态,加强反间谍、反渗透工作,并且还要同时部署可能发生的第二次魔法战争,所以有一段时间是没办法回来了。
初级班在学院的东区,整个区都是各个学科的初级区,但即便都是初级,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了江湖就有三六九等。这就好像一本武侠小说,虽然都是练武的人,田伯光就是下九流而风清扬就是一代宗师。
说起来,这人啊是真贱,本来应该被照顾的蒋欣却被强迫着洗碗,这放谁身上都该觉得委屈吧,然而她却乐此不疲,甚至外头都疯传说她是猴爷的女朋友。
“这帮人,整天在老子面前过家家,看着就烦。”猴爷点上一根饭后烟:“真是烦不胜烦。”
除了在排查可疑人员之外,还有就是在追查给他们发预警信号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但却仍然和刚开始一样,渺无音讯。
四眼仔微微抬起头,看着猴爷轻轻一笑:“卑微的灵魂不值得面对。”
不过到底是长了一张凶巴巴的脸,所以在这个大部分都是女孩子的班上根本没人找他麻烦,仅有的几个男学生看上去还都是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