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八章 风华正茂的年纪,就像早晨八九点的太阳

“这里会成为抗衡超能集团和科技集团的第三大势力的储备中心,这里的计划会在十年内发展成一座完整的城市,占地大概三千五百平方公里,独立在政府体系之外,跟太平洋上的塔城和大西洋某个岛屿上正在建的超能协会职能中枢分庭抗争,形成在常规人类力量之外的三足鼎立,并使地球文明上升到高级文明程度,不管是独立建院还是魔法大赛,都是为了这个目标进行。”猴爷点上烟看着碧婷:“满意了吗?”
“你是不是喜欢他?”
“婷婷啊,你得过来给老吕唱个小曲儿,他今天可辛苦了。”
“死开。”
“用什么您,听着别扭。”猴爷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变态强的抽屉,然后从里头摸出了一包他隐藏的特别深,看上去舍不得吃的零食,然后毫无自觉的拆开吃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他们能打成什么样,现在看那傻缺的样,他怕不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吧?还有一个钟头就到时间了,他还在腌牛肉。”
在蒋欣同意之后,碧婷笑容灿烂,而接着她继续走到猴爷面前,继续刚才的话题,她小声说道:“老师,您打算把这里发展成什么样?能告诉我吗?”
当然,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旁边那些男男女女也注意到了,让他们惊奇的是平时一贯冷骚的碧婷,居然双手撑在膝盖上坐在女装大佬面前轻声细语,说话的时候眼睛自下而上看着那个男人,满眼的温柔。
“怎么?哥哥还叫不动你了啊?赶紧,别啰嗦。”
“那我很好奇,你比他段位要高,可是任他呼来喝去,这不合逻辑啊。”
“哦,这变态都是些什么破游戏。”猴爷说完,直接Alt加F4了,然后点上烟转过身看着碧婷:“对了,你几岁?”
“三十秒。”碧婷指着自己:“三十秒内我就会输。”
“嗷?有事?”猴爷指着屏幕:“你玩游戏么?”和-图-书
面对这么热情的魔女,蒋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能干的就是抬头求助:“大叔……”
“嗯?”碧婷一愣:“什么?”
“您……不要开玩笑好吗?”碧婷哭笑不得:“他到底还只是个学员。”
“你好,小妹妹。”碧婷转过身朝蒋欣打招呼:“以后多多关照哦。”
“嗨呀,跟我客气什么,都叫我碧婷姐了嘛。放心吧,一间屋子我还供的起。”碧婷走到蒋欣面前,轻轻按了按他的腿:“神经失调?”
“碧碧碧……碧碧碧婷?”蒋欣一愣:“我……我听过这个名字。”
而刚好在这时,外头又进来了两个人,是变态强的一个小弟把可怜巴巴的蒋欣推了进来。蒋欣看到猴爷的瞬间,表情变了好几次,然后才扬起手朝他打招呼:“大叔……我来了。”
猴爷抬头深深看了碧婷一眼,站起身双手插兜走到阳台,碧婷会意立刻跟了上去,然后把门关得死死的。
“嗯……因为……因为我超能失控了。”
“叫碧婷姐就好啦。”
“那……那老师……”碧婷眼睛灼灼发亮:“但是我听说这三个部分……都听命于您啊。”
正说话间,阳台门被突然打开,然后变态强那张充满狐疑的脸出现,他的眼睛在碧婷和猴爷身上来回扫着,嘴角一抹骚:“你们好可疑哦……婷婷,你这满脸红,了不得啊。”
“没……真的没……”
“可是……可是碧婷姐,双人间的住宿费太贵了……”
“别急。”猴爷摆手,然后指了指场上:“他们要开始了。”
听到猴爷的话,碧婷才叫哭笑不得,心说:大叔麻烦别说我好吗,你也不想想你自己下午是怎么穿上女装的,明天还要穿裙子,你告诉我你特么是不是喜欢他啊!
约定的时间到了,看场子的老师走入场中,开始布置防御法阵,然后开始宣读决斗标和图书准。虽然这都是过场,但场面气氛陡然严肃了起来,嘈杂的声音顿时平息,整个演武场一片安静,仿佛空无一人。
猴爷手掌撑在变态强脸上把他按在门上,自顾自的走进屋里,而变态强却仍然一脸奸笑的跟了过来,还不停朝碧婷飞眼神,看上去贱的不行。
这一下,这个穿女装的初级班学院立刻被人注意了起来,他们悄悄的咬耳朵,在互相询问猴爷的来历,但除了知道他是灵魂初级班的学员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信息。哦……他还喜欢穿女装。
碧婷慢慢挪到猴爷身边,但一贯风骚的她在猴爷面前甚至不敢太接近,而且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跟平时大相径庭。
“我十九。”
这怕不是恋爱了吧!因为只有一个女孩恋爱的时候才会放下一贯的高冷,配合对方的脚步、听从对方的旨意,就连张爱玲都说过爱情是一个人低到泥土里之后生出的花。现在看来,这个全院排名第三的魔女,真的恋爱了啊!
但奇怪的是不管是黄皮肤的姑娘还是白皮肤的姑娘都是为了变态强来的,声浪涛涛的。搞得跟过来看流川枫和樱木花道Solo的迷妹似的。
她走之后,围着围裙的变态强走到猴爷身边,朝他竖起大拇指:“你是不知道碧婷眼光多高,你行!”
相比较而言,安德鲁那边就安静了许多,只有几个死党在演武场中陪他聊天,在双方进场之后,维持现场的老师也进了过来,然后观众也开始陆续入场。
正坐在旁边看视频的碧婷翻了个白眼:“你好大的胆子。”
“对了,老师……”碧婷一时想不到该怎么称呼猴爷,只能用老师来称呼他:“我有点疑问想请教您啊。”
而且她还知道了一个秘密……就是女装大佬居然还在筹建一个在大西洋上的超能中枢。当然,这个秘密她不会去说,因为如果这不是秘密她说了也没用http://m.hetushu.com,如果是秘密的话,会杀头的。
“知……知道了老师。”
猴爷坐在后头,他旁边坐着的就是碧婷。而碧婷旁边坐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这个男人年纪看上去要比碧婷大一些,让猴爷比较关注的是他的瞳色,红色眸子让他显得很是凶悍。而当他发现猴爷在看他时,也只是转过头很礼貌的轻轻一笑。
“营养真好。”
“你……你好。”
“并不是,他们只是臣服在我的淫威之下。”
“啊!!!”蒋欣突然惊叫了起来:“魔女碧婷!”
“休息一下准备吃饭了,今天开始你就跟碧婷一个寝室吧。”
变态强从厨房探出脑袋:“你好好陪陪他啊。”
一顿饭吃了四十五分钟,本来远不止这个时间的,但因为变态强和安德鲁决斗的时间实在是迫在眉睫了,再不去可是要被判输的,所以他们用保鲜膜把没吃完的东西一罩,然后变态强手一挥:“走,大家出发了。”
今天的碧婷出奇的平和,让屋子里其他人都惊奇的不得了,往日的碧婷可不是好说话的主啊,宿舍有三个档次,双人间、四人间和八人间,价格都不同,最高级的双人间一年的住宿费大概要上百万,但配置什么的是想象不到的好,里头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还配有24小时的管家服务,全院只有碧婷一个人是住单人间,除了有钱之外就是因为难说话了,她赶走了超过七个室友了,霸道的不行,而现在却主动接纳这个坐轮椅的小姑娘?这不科学啊……
人还真的是多,猴爷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这两个家伙的表演,不过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大部分的粉丝居然都是变态强的,明明论帅气安德鲁要更帅一点而且更具异国风味,而论气质……那更不用比了,变态强有个球的气质。
“他一贯就是这样的,什么都不上心。”
“那跟我呢?”hetushu.com
碧婷此刻的心情一点都不轻松,因为她面对的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BOSS,而她的梦想是成为这里的一员,而面前的人则是这里真正的老板。现在她的心情就像应届大学生在面试一样。
“哦哦哦,前几天的魔法暴动就是你吧,没事我可以帮你调理。”
没想到猴爷也有一天混入了少年人的群体之中,这是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曾经足够靠名字让人颤抖的大破坏者,现在却和一群小朋友在变态强的宿舍里煮火锅吃。
说完,猴爷还用他的空间构建技术在碧婷面前构建了一座宏伟的城市效果图,随着他的手不停的滑动,宏伟的城市即刻展现在了碧婷面前。
很好……碧婷第一次听见用淫威来形容自己统治的人,不过这从侧面来看,大破坏者绝对不像传言中的那样是靠力量的,他对自己对力量体系的认知都非常深刻。
碧婷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回头朝猴爷甜甜一笑,然后推开变态强:“滚开滚开。”
“学院排名第一,据说达到双S级的变态,不过人挺好的,很低调,就是有点生人勿进。”
十九岁?天呐!现在的小姑娘发育都这么好吗?之前蒋欣那个白斩鸡的身材猴爷认为是正常的样子,可碧婷根本不一样啊,她可以说是相当丰满,看上去就跟二十四五岁刚结婚没多久的成熟女子,哪里看得出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
变态强以为是他让碧婷去卖唱,碧婷不乐意。而实际上呢,碧婷是在说他让猴爷穿上女装站台的事,真的是不知者无畏啊……那可是活生生的大破坏者呢。
面前的一切让碧婷激动得浑身颤栗,她以前大概想过一些,但完全没有想象到如此的规模。
“这家伙是谁?”
而今天,他却货真价实的穿了女装,而且据说明天还要穿……这颠覆了碧婷的世界观唉,着几乎是不可理解的。
“可能您对他还不够了和图书解,他身上有一种很特别气质,很容易让人跟着他的步调走下去,也许是因为他的善意吧。”
“哦哦哦……”
“您等会对子强和安德鲁的对战有什么意见?”
其实下午的时候,碧婷已经到了塔城情报处去证实了这件事,那些人甚至没有考核碧婷的话是真是假,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猴爷的特征和一些细节,就直接把他录取的,这还有什么问题么?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个正在凳子上坐着,用变态强笔记本玩游戏的看上去吊儿郎当的男人是货真价实的大破坏者,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号称世界上最残忍的人,没有之一。
“因为我好奇,而且……我喜欢这里,我打算毕业之后就在这里工作,我希望它变得更好。”
看着女孩子们欢快的坐在垫子上玩扑克,然后充满欢笑的打闹着,男孩子们则在厨房忙碌着做饭做菜,四个人的寝室里生生塞了十二三个人,拥挤不堪但特别有人味儿。
猴爷摇摇头,凑到碧婷耳边说:“这人不简单。”
“我……我不玩。”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让你答应就答应。”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演武场走,越走人越多,最后弄得就跟送霍元甲去打擂台一样,一堆人浩浩荡荡的往前走,乍一看要去示威游行一样。
“当有一天我淫威不再,一家独大或者两家轮换,都会出大问题。三角形是自然界最稳定的形状,不是吗?”猴爷拍了拍碧婷的头:“你就在塔城吧,三个势力互相融合联姻是不可避免的,谁都希望未来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你好好学习吧。”
“你跟他打呢?”
听了猴爷的话,碧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沟,然后尴尬的把衣服往上拉了拉,她可不敢在这爷爷面前卖骚,下午的时候已经有人告诫过她了,面前这家伙是个活生生的暴君,亦正亦邪,思维捉摸不定,至今为止没有成功色诱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