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一章 大佬,你怎么了大佬!

闰土大神的钢叉一叉一叉往触手怪身上戳,而触手冠也伸出了无数条触手缠绕在闰土天神身上。
所以,猴爷不得不感叹暗精灵的这手棋下的够漂亮啊,在这里埋下一颗种子然后等着它发芽,而且利用这种邪神的力量。
但凡是需要高天赋的行业从来都是稀少的,现在整个狮子帝国,祭司不过数十人,塔娜也是唯一一个传奇祭司。不过相比较其他职业需要随着时间推移的而变得愈发牛逼,祭司是个出生就满级的职业,唯一的差别就是看能不能随缘出神降。
咪娜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相比较他来看要好上了不少,但也是疲惫的不行,靠在一座小雕像上就不再动弹了,胸口起伏着,连一直停不下来甩来甩去的尾巴都不再动弹了。
如果用自下而上的视角,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的斗争看上去非常慢,但非常震撼,毕竟神仙打架,场面特效超过了一切好莱坞和*图*书特效。
巨大无比的闰土冲着上古邪神就过去了,它金光闪闪的钢叉一叉子就的扎进了上古之神的体内。
说完,他突然就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这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么毫无预兆的倒了……
本来这个时候,正常的祭司应该跪在地上不断的吟诵祝福箴言,以感谢万能的天神协助卑微的人类对抗邪恶。
“运气好吧。”猴爷低下头看着他:“我就按照我笔记上写的那么干了,然后就成功了。”
假如猴爷没有在今天来到这个地方,那么这里将在一夜之间被上古之神所控制,所有的人,包括亚人、包括邦加拉什都会成为暗精灵手中的傀儡。
“昨天?”塔娜嗤笑起来:“你睡了整整三天。”
而成为傀儡之后,这些人仍然能以正常状态工作生活,但实际上却已经被控制,而如果不进行专业的灵魂检测,谁也不可能发现他www.hetushu.com们身上出现的问题。
根据猴爷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现阶段并没有常规的方法来解决这种邪神的存在,除了祭司。但祭司因为成型难度非常高,比起魔法师的悟性和阵法师的刻苦、牧师的虔诚,祭司需求的更多则是天赋。
“等等。”猴爷从床上坐了起来:“现在是白天?昨天的记忆去哪了。”
而当猴爷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天鹅绒的被子,面前则坐着熟悉的塔娜公主。
可是猴爷此刻却坐在镇公馆的台阶上点着眼,抬头看着两个庞然巨物的打架,而周围那些不时传来的惨叫声让他十分享受,甚至嘴角都绽放出奸邪的笑容,哪里像是个圣洁祭司,根本就是一个混入圣职人员内部的深渊恶魔。
“老吕……你怎么做到的。”
“你终于醒了。”
这可是一个军镇的人,包括了大量魔法武器和攻城器和图书械,他们如果在无形中被转化了,那么对王城的威胁简直是可怕的。
“你知道我在等答案。”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两个庞然大物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闰土巨人到底还是不敌上古之神而被寸寸碾碎,但上古之神却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一点点的缩回了裂缝之中。
两百多公里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进也不进,虽然是最靠近王城的军镇,但居然却没有惊扰到任何一个周围兄弟单位,预警系统完全失效。
但丑归丑,战斗力可不是吹牛的,这种东西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精神构造体,再加上圣光法阵赋予它的加持,这个金光闪闪的闰土着实还真有些战神的感觉。
神降可不是闹着玩的哦,这是通过祭司投影在真实世界的至高无上的神,相比较别的祭司需要通过漫长和痛苦的冥想来进入灵魂世界来构造这个搞笑的神,猴爷可以直接强制自身精神离体,这简直就是和图书一个BUG嘛。
触手怪剧烈的扭动着,仿佛很痛苦的样子,而它的痛苦很快就传达到了那些被它控制的人们身上,原本还气势汹汹过来攻击猴爷的着魔村民纷纷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身体的某个部分痛苦的嚎叫。
只不过他弄出来的神降有点丑,手上拿着一把叉,心里想着那个瓜……
“求助吧。”猴爷伸展了一下胳膊:“我有点累了,回去睡了。”
想象一下,当有一天战争来临,环绕王城的十二个军镇中有一条线突然发生了叛乱,这在局势瞬息万变的战场,可以说是致命的。
而随着上古之神的退却,镇子里一切关于魔法的东西都恢复了正常运转,就好像没有出故障一样。
“老吕……”
正在他享受绝望时,变态强和咪娜互相搀扶着从外围走了过来,他们的样子很狼狈,这是因为过度消耗体力的后遗症,毕竟就算龙王神力没有后遗症,但人的身体到底还是有极限的和-图-书,他们两个现在就像一个基本不运动的人冷不丁跑了十五公里似的,欲仙欲死。
变态强过来之后,直接就瘫软在了猴爷脚底下,他平躺在地上,仰面朝天看着触手怪和持叉闰土之间的恶斗,甚至连点评的力气都没有了。
月光重新从云层中出现,照亮了原本昏暗的大地,周围的人躺在那里不再动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绝对都没有死,但被控制之后的深度睡眠却让他们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清醒过来。
这一下可把咪娜和变态强急坏了,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联系上了魔法师协会,虽然已是更深露重,但当魔法协会一听到上古邪神入侵这个敏感话题之后,立刻启动了锁定程序,接着大量的魔法师甚至包括塔娜在内都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青山镇。
“久违的绝望啊。”猴爷叼着烟,站起身,看着台阶下密密麻麻在地上翻滚的人群,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展开双手:“再痛苦点。”